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三十三章 就等你了塞提斯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104 2017-05-18 23:30:02

  最后一个走出来的霸阳炫耀着手中的旗子这让一些选手很难堪。霸阳等人走到裁判面前交出旗子。裁判就急忙数起来,一会之后,裁判通过扩音器报出每人找到的旗子:“真是太不可思议,一共十五个人参加了这场附加赛,没想到竟然有十一人没有找到旗子,所有50面旗子分别被四个人垄断,他们就是先前比赛的前三甲,和另外一位神秘人物竟然一个人夺得了二十面旗子!”此话一出观众暴动惊呼不已,只有心思紧密的人在快速的计算着,其中直肠人就骂了一声该死,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旗数,略一计算就知道自己已经与第一失之交臂了。

魔法扩音器:“然后,就是直肠人取得九面。”这个时候神秘的人物也现出失望之色,因为虽然他一人独得二十面旗子但是他前面几场比赛的总得分是28分,看来第一不是霸阳就是巨人了。

魔法扩音器:“再就是巨人十面。”伊尔族长再一计算突然爆发欢呼的吼声伊尔部族的人见状也知道了答案也跟着高声呼喊气氛带动之下观众席上彻底沸腾。

魔法扩音器:“是的!没错!这一届的大食赛的冠军就是—伊尔部族的代表,霸阳!”伊尔部族的人已经兴奋到癫狂。裁判的声音再次传出:“但是?”观众席一下子安静下来,伊尔族长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唯恐有什么意外。裁判:“由于最近几天,我们发现冠军国的其中一个奖励品对公国有着巨大的用处,所以我们临时决定不发放这一奖励品,但是作为补偿公国王决定将原来的免三年税收改为五年。”

“吼??”大食赛在一片欢呼中结束,伊尔族长激动的都要留下眼泪。???

之后,在伊尔族内,伊尔族长微笑的将一个钱袋推给霸阳并道:“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代表伊尔部族参加大食赛了,并且最终替我们赢得了冠军,更为重要的是免三年税收竟然变为五年,国王也是相当开心,也将三十万的金币奖励变为五十万,按照我们给你的报酬,这五万金币都是你的了。”霸阳一把抱住钱袋:“哈哈,终于有钱了,这下可以下馆子喽!”伊尔族长额头滑下汗珠心中非议“难道?弄到钱就是为了下馆子?这几天他还没吃够吗?”

佣兵工会里的一张桌子,小黑和奥尔伽坐在那里。奥尔伽虽然是个文盲加路痴在寻找螳螂精的时候就浪费了两天的时间,但是回来的时候有那五个人带路就很快了,在第三天的晚上就回到了佣兵工会。其中在回来的路上奥尔伽发现那五个人不但挖取了螳螂精的内丹,同时还取下了螳螂精的双眼,和锯齿,经过询问才得知原来可以卖大价钱。奥尔伽这个悔啊,接这个任务不就是为了赚点生活费吗?哪知竟然把钱给送人了。这还不算,在回到工会交任务时,柜台后的美女尖叫出声:“竟然完成了七色七叶花的任务?”这可让工会一下子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对奥尔伽送去尊重的眼神,毕竟强者为尊。在给完小黑金币之后,柜台的美女有点风骚的一只手支着下巴问道奥尔伽:“你是将那只螳螂精杀死了,还是赶走了?”奥尔伽没加思索:“砍死了!”美女一捂嘴巴:“那尸体呢?如果你没地方卖,我可以帮你联系,那螳螂精的尸体的价值绝不比这三万佣金低。”就算是奥尔伽听到这话也赶紧朝着美女挤眉弄眼,边用眼角捎着正在数钱的小黑,示意美女快别说了。美女看着奥尔伽的表情心领神会没再说下去心中却暗道:“就算再团结的队伍,也会有私房钱的生存空间!”如果奥尔伽知道这话一定会因冤枉而死。

回到刚才,小黑扳着手指:“已经第六天了,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话刚说完“碰”工会的门被一脚踢开,这是霸阳的开门方式。就见霸阳的身影走进,拎着个大钱袋双手举起来:“我回来了!”工会里的其他人心想,哪来的傻逼。

奥尔伽看到霸阳对着小黑说:“你看,这不回来一个了。”霸阳听到奥尔伽的声音寻声望去:“小黑,奥尔伽原来你们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呢?”由于霸阳的任务是直接与伊尔部族交易所以不需要通过佣兵工会,就直接走向小黑两人最后坐定。工会里其他的人一看是和奥尔伽一伙的,不由的更正了霸阳在心中的印象,毕竟强者又怎么会和白痴为伍呢?这小子一定有着非凡的本事。(就算他们猜对了吧)

小黑在霸阳的脸上停顿了一秒,下一秒直接落在霸阳手中的钱袋上:“貌似收获颇丰?”霸阳摇晃着袋子:“那是当然!”小黑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钱袋:“那么是不是该入账了?”霸阳率一停顿就哈哈笑着将钱袋递给了小黑。之后讲述了一下自己比赛的过程。

这个时候,塞提斯的所在。塞提斯刁着香烟看着远处的狼妖心中那个火大:“这只臭狼难道不用吃东西了吗?已经连续好几天在那里了,说来也奇怪它竟然可以口吐人言,难道是什么魔兽或者是成精了云云?可是在这里干耗着可不行,备的干粮也要用完了,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再有四天就必须回去了。相信那三个家伙一定早早的完成了任务,如果我不能完成那可就丢人丢到家了,必须想想办法了。”

塞提斯这几天一直趴在土丘之后偶尔探头也会和狼妖对眼,塞提斯隐隐感觉狼妖似乎对他并没有敌意,就努力壮胆站起身来走到土丘之上,尽管已经壮胆,但是两个小腿肚子还是不断地抖动。狼妖扭下脑袋看向塞提斯:“怎么了,终于想来害我的性命了,人类小子?”塞提斯听到这话吓得差点摔倒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就算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打狼兄的主意的!”狼妖幽蓝的眼睛看着塞提斯:“难道你们人类都是这些话吗?先前一个带着小红帽的人类女子也是这样说的,最后竟然欺骗了我,以至于那伤现在还无法愈合。”

塞提斯怎么听怎么觉得狼妖的话有点不是味道,隐隐约约有一种伤心的滋味。塞提斯在脑海里构思着各种可能,最后像是恍然大悟尖叫道:“你竟然爱上了小红帽?”只见狼妖蹭一下坐起来,伸出一只爪子放在嘴边做嘘声状。这更确定了塞提斯的想法,并且一下子挺直了腰杆,一只手边指着狼妖边打着响指:“啊哈!啊哈!??”

不知是错觉还是幻觉塞提斯竟然感觉狼妖的脸有点红:“难道不是只有人类才应该脸红吗?”狼妖像是最痴情的汉子:“爱情!可以改变一切!”塞提斯:“我吐!??”狼妖:“我知道你们人类那样做是在表达恶心,但是我的的却却爱上了小红帽,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听到这样的话塞提斯发现自己有点过分了连忙道歉:“对不起,我过分了。爱情的确是神圣的!”狼妖突然兴奋起来:“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小红帽说过,就算是人类也很少有人明白爱!”塞提斯吸一口香烟:“至于爱,我也是不太懂的,但是我知道最好不要轻易染指爱情,不然可能就会留下像你心中那样的伤口!”狼妖声泪俱下:“说的太对了,我和她根本就不可能我们之间根本就是人与兽。”塞提斯的表情那个痴呆人与兽你也明白,你不会也是穿越过来的吧?不过,你不去当演员还真是演艺界的一大损失。

仔细的整理着思路塞提斯为了更近的拉好关系不停地在大脑里搜索着关于爱情情伤的诗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狼妖表情瞬间凝固,一会后声音哽咽:“朋友,我就是那个情痴!”塞提斯一听叫朋友了刚要开心,立马又严肃起来心道,必须加点猛料于是又高歌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狼妖已痛哭流涕:“兄弟啊!无绝期啊!无绝期!??”塞提斯心中,再给你最后一个重磅炸弹扯开嗓门:“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只见狼妖一只爪子指着塞提斯,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可怕。塞提斯见状大惊失色,不会是触到霉头了吧,连忙躲开狼妖爪子所指,哪知爪子挪动再次指向塞提斯。塞提斯的心中,怎么样?弄巧成拙了吧,刚才都叫兄弟了,还不知足,来什么重磅炸弹,这下把它炸恼了吧!

狼妖保持着动作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塞提斯捂住心脏部位以防止它从那里跳出来。突然狼妖睁开眼睛看向塞提斯,后者看向狼妖可怕的脸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就立马逃跑。狼妖终于开口了语气是那种平定的:“知己者,非你莫属,因为这些年我的确衣带渐宽终不悔!”塞提斯连忙大口喘气并且做着心脏按摩:“下回说话,能不能别那么多悬念,会有损身心健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