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四十章 真身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328 2017-05-27 23:09:19

  伊什塔尔本来就激动无比听到奥尔伽的话那还了得:“凭什么来讥讽别人,难道你没有暗恋思朵儿小姐吗?”奥尔加一阵无语脸色不善道:“看来我们之间的恩怨必须要提前解决一下了!”紧接着两人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起来。

霸阳的铁棍在地上一顿咚的一声制止了就要大打出手的两人:“紧要的关头还是把切磋放一放吧。”声音很平淡与温和,但是两人知道霸阳是认真的。霸阳伴随着和语气一样的眼神看向城防将军:“我们需要一张去沃伦尔旦的地图和一个向导。”一直看着闹剧听着对话的将军轻笑出声:“你脑袋进水了,一个杀害我儿子的臭小子在我面前跪了一跪,就想让我原谅他吗?况且,你刚刚让我们的城主生死不明,而做了这一切的你还要向我要东西,简直笑死人了。”

奥尔伽听到城防将军的话也轻笑一声看向伊什塔尔:“喂!貌似,刚才跪地的行为毫无效果可言!”“哼!”伊什塔尔不可能不为自己辩解:“让别人有所损失我们必然要道歉,接不接受是别人的事,但是如果期望补偿损失,那就要看心情了!”

城防将军的眼神绝对不会温和:“小子,前半句还像句人话,怎么后半句就混蛋起来了?不过没关系!我突然想到除了杀人偿命之外还有一个方法叫陪葬,你们三个既然是同伙那还是一起到那个地方去吧!”像是在说着最后的审判,不过霸阳丝毫没有理睬只是不紧不慢道:“最后一次我们要地图和向导。”

城防将军变了脸色:“还想继续开玩笑吗?赶快束手就擒,不然让你死无全尸!”“咳咳??”。一个士兵大呼城主醒了城主醒了??。听到这个消息城防将军马上扔下霸阳他们急忙跑到城主身边急切的问道:“城主大人你没事吧?”城主的下巴已经断裂尽管如此他还是勉强说道:“没事,还没死。”城防将军愤愤道:“太可恶了,尽然搞偷袭,不但如此,在你昏迷的时候他们竟然还敢和我们要去沃伦尔旦的地图和向导,真是不知死活!”城主艰难的摇摇手打断将军的话虚弱道:“他们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不要再去惹他们。”城防将军听到这话大为不解:“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吗?他们不但杀了我的儿子,而且还将你重伤!”城主无奈道:“没有办法,我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我的下场你也看到了,他们既然要去沃伦尔旦,那我们何不借王国的力量消灭他们呢?这样同样是为你我报仇,不是吗?”

城防将军握紧拳头恨恨道:“虽说如此,但是不能亲手报仇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卡斯伍德用手掌拍拍将军的拳头:“照着他们说的做。”之后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传达了一个信息。读懂国王的信息后城防将军会意的点点头就叫来一个士兵:“去准备一张去王国的地图!”士兵领命按着吩咐去做。之后城防将军又叫来一名士兵伏在士兵耳旁耳语了几句。

之后不久就有一名士兵骑一快马悄悄从城门溜了出去,这一切霸阳并不知道。

这个时候已经走出城门的塞提斯牵着一匹马差一点被身后一个骑马的撞倒,塞提斯跳开之后就要骂人,却突然意识到现在自己孤身一人,凡事都要小心就忍了下来却在心中骂道:“不就骑个破马吗?老子也有拽什么拽!”接着就继续自己的思绪‘真是不知死活,竟然单枪匹马要去挑战一个王国,就算傻子也不会做出这种事,着急救人没有错但是总也要想一些对策吧?贸然而去根本就是送死。况且在我看来这也许对思朵儿是件好事,进了王宫锦食玉衣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知道是多少少女削尖了脑袋都去不了的地方。不过思朵儿应该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吧,尽管那女的视钱如命。哎???现在想这些已经没用了还不如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未来,茫茫异世总也要风光一把不敢说异界纵横但也要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塞提斯的思绪飞舞到九霄天际却突然自己将之拉了回来。回想刚才从城门跑出的快马敏感的塞提斯突然意识到这有可能是针对霸阳他们的一个阴谋,根本没加思索跨上马背就要去追,不料自己不熟马性这头上去了,从那头就掉了下来。被摔得够呛的塞提斯揉着屁股一下子想到自己已经不是自由战队的一员了,但是塞提斯沉思了片刻后毅然再次跨上马背朝着先前的士兵追去。如此可见塞提斯对霸阳他们还是有感情的。

霸阳他们已经来到城门口,只是你会发现他们依旧只是徒步没有任何的代步工具,而没有经验的他们丝毫没有发现这一点,这就让他们速度缓慢了起来而缓慢的速度,会改变很多事情。

本来快马加鞭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到达沃伦尔旦的,但是在向导的有意拖延下硬是在第四天才看到一个城墙的轮廓。

这时,这个聪明的向导停了下来:“相信你们来这里绝不会有好事,所以我可不想被牵扯进去,不过临走之前祝你们好运!”带着不易察觉的浅笑向导转身离开。没有人对向导说上一句谢谢???

城门已经越来越近了,在城门后是一支精良的王国.军队蓄势待发,王宫之中也有人向沃伦尔旦国王报告。这人手里一张便条递给了国王后就退下了。待到国王看完便条上的字‘已到城外,三人’将便条揉成一团撇掉后:“本来只是要柏力警告一下他们,好让他们知难而退,没想到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单签匹马的来了!那个叫思朵儿的女人真的对他们那么重要吗?还是他们不知道女人不过是玩物罢了,真是幼稚的可怜!这样的人是没有活着的意义的,我也只好为世界做出点贡献了,死在我最强的王国.军队手下,为这个世界节省点养分吧!”

边走向城门,三个排成一排的小子边对着话,其中一个腰间两把刀的:“这次可要大闹一场!”一个超级帅气的用指剑梳理着头发:“大闹一场可不是目的,目的是救出我心中的女神,思朵儿小姐,不过??城门怎么能是紧闭的呢?这可不同寻常!难道有什么阴谋?”一个稍矮的小子扛着根铁棍:“哼!因为做了亏心事而躲在城里而已,没什么值得担心!”这本来是霸阳三人的对话,可是,突然又一个声音接过话:“如果你真的是这样认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循声而去原来是塞提斯!

塞提斯牵着一匹马出现在霸阳身后不远,霸阳转身目光与另一对目光相对,两道目光都很平静。

是霸阳先开的口:“一个人觉得没意思了吗?所以想回来了?”塞提斯哼了一声:“还没贱到那种程度,只不过是思朵儿我也一定要救,不然会被你们认为我是临阵逃脱,这样的大帽子我可不愿意戴,况且没有我你们是救不了思朵儿的!等到救了思朵儿我们再说再见也不迟。”霸阳:“哼!尽管去找那些理由吧,不过还好,看在救思朵儿的份上!成功之前还叫你一声老三,不过之后,还请你自行离开,别以为我这里是城门,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听这话时要看霸阳的表情和动作,那是拳头紧握并且横眉冷对,这落在塞提斯的眼中无疑是一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眼神狠狠的出卖了塞提斯,至少奥尔伽没有错过。

塞提斯咬了咬牙:“哈,不用担心那个,其实不是因为思朵儿,现在你是不会看到我的。”伊什塔尔再次梳理了一下头发:“注定要离开的你准备为这个战队做出什么贡献,可别像以前一样净帮些倒忙?”塞提斯惺惺:“看来这个战队都是一副德行。不过,为了救思朵儿跟我来吧!”说完塞提斯将马的鞍解下伏在马的耳朵:“你自由了,去你想去的地方!”霸阳等人和塞提斯看着马儿高兴的跳起前身嘶鸣了一下就朝着不远处的林间撒开四蹄,塞提斯很开心的咧嘴,霸阳的眼睛睁得老大。难道塞提斯是在向霸阳展现一种人道的美德吗?尊重生命?让我们来放生????。

看!马儿奔腾的愉快啊,四个蹄子都要没节奏了,可是!突然????马儿倒在了地上矫健的脖子正被一只剑齿虎的利牙贯穿,还没死透,因为肢体还在抽搐着,这让人更痛苦!不,是马儿更痛苦!

奥尔伽看着抽搐的马儿:“诶!??貌似你做了一件好事!”同时握紧刀柄。

塞提斯表情呆滞:“我只是想让它自由!怎么会???这里怎么会有一只剑齿虎?”伊什塔尔白痴一样看向塞提斯:“没看到小强之前,你会知道你家有小强吗?”塞提斯不甘心的反驳道:“可是??可是??那片树林我也是在那里待了好久,那畜生怎么不来害我?”伊什塔尔怀疑道:“之前听说过你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并且同时知道你觉得我们这个世界还处于原始的年代,如此高大尚的你难道不知道人是会有‘精气神’的吗?那些都是动物惧怕人类的因素,在它们的眼中人类是最可怕的,因为还没有什么勾当人类做不出来。”

塞提斯的眼神凝聚:“能有这样的独到见解,难道你也和动物有些渊源?”

伊什塔尔看了塞提斯一眼:“还不错!还不错!??看来你的优点就是脑袋比较快了!没错!我的真身就是一个‘兽人’!”“啊???”霸阳,奥尔伽,塞提斯:“有进化这么好的兽人?开玩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