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四十一章 私生子

大天圣 七色花火 2892 2017-05-29 01:42:35

  伊什塔尔不解了:“你们是在说我帅气吗?帅气难道还要分国界和种族吗?”奥尔伽这个时候突然拔出双刀,一记斩击不单结束了马儿的性命同时剑齿虎也见了阎王。

塞提斯和伊什塔尔不由恼怒“你这是干什么?杀害了两个生命?”

奥尔伽:“明明已经看到非死不可,为什么还要让它忍受那份痛苦?冷眼旁观的人才是最残忍的人,我所做的只不过是帮它摆脱痛苦罢了。”

伊什塔尔双手插兜扭过头不屑道:“尽管去美化自己的行为吧,杀人如麻的你会那么好心?”奥尔伽哼一声:“说的我好想恶魔一样,难道我脸上刻着恶人二字?再说我什么时候杀人如麻了?”

这时,霸阳把手朝天一伸:“好了,你们俩就不要再掐了,看看塞提斯为我们带来了什么消息。”停下的两人静静的听着塞提斯的话。塞提斯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啊哼??,通过我这几天的观察发现,三天前王城突然戒严了,城门口更是有重兵把守,对过往的行人进行了严密的盘问,稍有不妥就会被逮捕。而且,就在不久前城门关闭了,通过我手里的这个东西,在城外的远处我观察到有大量的精锐王家军队驻扎在城门里。”塞提斯所说的那个东西自然是望远镜。塞提斯接着道:“由此可见沃伦尔旦国王已经知道你们要来,那么,不难想到一定是卡斯伍德传递的消息,他是想用一招借刀杀人,以为自己报仇!”

霸阳一只手捏着下巴回忆状:“嗯,之前和他们要地图的时候,他们的确有过悄声细语。”想了一会儿霸阳捏着下巴的手握紧成拳击向另一只手的手掌,发出啪的一声:“好了,就这么定了,既然有埋伏,那就冲破埋伏直接打到他们的王宫去,兄弟们!准备带回我们的财务处长吧!”奥尔伽只是抓住刀柄也不作答。伊什塔尔梳理着头发:“是女神才对,”

塞提斯一阵无语心想这几个家伙鲁莽症又犯了眼见着几人就要行动急忙阻拦道:“事情那会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你们没有发现你们都是徒步来的吗?快马加鞭只需要一天的路程你们硬是走了三天,而这三天会发生多少事情?况且,你们倒没事只管一路冲杀过去,熟不知思朵儿还掌握在他们的手里吗?一旦激怒了他们思朵儿是会有危险的!就算你们打到了王宫他们以思朵儿相要挟,那你们可就完全被动了,还如何救得出思朵儿?”

伊什塔尔闭目沉思了一会儿塞提斯的话:“如果是那样,还的确不好办了。”奥尔伽:“那我们也不能一直这样进退维谷下去吧?”霸阳看着塞提斯睁大眼睛问道:“塞提斯既然想的这么周全一定是有了对策了吧?”

塞提斯一下子趾高气昂起来终于可以显摆一下自己那自以为是的才华了:“那是当然,我这三天可是没闲着。”

伊什塔尔一见塞提斯那副嘴脸:“喂喂喂,救思朵儿小姐要紧,你就别卖关子了!”

“哼”塞提斯不紧不慢:“要想救思朵儿,就一定不能和王家军队发生正面冲突,而是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绕到王城的后方。因为前门的防御加强了,那么,其他地方的兵力就一定会被抽调,从敌人力量薄弱的地方下手,会比针锋相对容易得多,而只要我们制服了国王,营救思朵儿的事情就会迎刃而解。”

奥尔伽抱着膀子:“不错的计划,只是不知实践起来会不会奏效?”

塞提斯自信道:“我的计划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只要按我说的做一定不会出错!”

伊什塔尔的眼睛紧紧盯着塞提斯:“姑且信你一回,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塞提斯:“还能怎么办?绕到敌人的后方去!并且设法进城!”????

终于,王城的另一个城门出现在眼前。

城墙上稀疏的士兵让塞提斯决定就从这里进城,所以,必须演一场戏,这场戏的主人就是霸阳。

“喂喂喂,干什么的?”一个门将粗着嗓子道,却发现来人个子不高,迈着四方步,一副大摇大摆之相,重要的是衣着华丽,这可起到了关键作用。出声的门将看来人可能是个财主,眼睛那个一转,主意便生,连忙出声:“现在已经不允许进城了,你还是明天再来吧!”

霸阳边走边说:“可是我今天必须进城!”那个门将见霸阳还向前走,就跨出几步挡在霸阳的去向:“不是和你说了吗?现在已经不允许进城了!”乔装打扮的霸阳停了下来抬起头看向门将:“兵爷,可是我非得进城呢?”

看着霸阳眼角的急切门将的眼底流露出吃定你了的眼神:“那可不行啊!这位小哥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在城外露宿的确为难了,不过我们公务在身,着实为难呀!???”呀字音拖得老长。

霸阳领会其中的意思:“那,要怎样?兵爷才能不为难呢????”霸阳模仿着门将的语音也把呢字音拖得老长。

门将一见霸阳上道摇头晃脑道:“你说呢????”一只手的食指和拇指却在不停的搓动着。

霸阳心领神会:“殴!??多少呢????”门将一听这话心中暗道这小子太懂事了连忙伸出一根手指。霸阳自以为难道是一枚金币,同样伸出一根指头就要出声询问,不想门将语速很快的说道:“没错就是一枚金币,出得起就让你进城!怎么样?”

霸阳的眼神瞬间发生了变化,发生变化的原因是所发生的一切完全和塞提斯描述的一样。

这一切逃不过门将的眼睛,同时门将也坚信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当门将看到霸阳眼神的变化时,灰心的以为眼前的这个小子拿不出钱,因为内心的活动会有不同的眼神反射出来,但是,有了那样的眼神也要有正确的理解,不然就会曲解人意的。

认为霸阳没钱的门将转过身义正言辞道:“城门已经禁闭,就算是王公贵族也进不了。”“叮”一枚金币从门将的身后飞起,经过了数十周的翻转最后落在门将的脚前。

霸阳首先开口:“记得,兵爷先前说过奉上一枚金币就能进城了?”门将屈身捡起金币,吹口气挪到耳边也不知道能听到什么声音:“成色不错,不过!我又想多要一枚了?因为刚才弯腰耗费好大的体力呢!”

霸阳一笑随手捏出两枚金币:“我加一倍!如何?”“呵呵,倒是会做人,好了好了,进城吧,以后记着啊!没事别老往城外跑,这几天可能会有大事发生,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走吧走吧走吧,进城去吧。”

矗立在原地霸阳没有动,而是戏掳的看向门将:“你爽了?也该我了吧?”门将面色不善起来:“怎么?还想让我送你一程?”

霸阳摇头摆手,然后开始左右踱步,弄得门将不明所以。其实,霸阳之所以左右踱步是因为在回忆着塞提斯告诉他的台词,但是他间断性的忘了,踱步中正在使劲的想,感觉就挂在嘴边,却想不起来。

门将看着霸阳来回踱步心里烦了起来:“要进就进,来回走个什么劲?”

“你对我的大吼大叫,我已经受够了,我不过是想来看看我的父亲,你不但以封门为由勒索我的钱财,还让我的耳朵饱受屈辱,真不知道如果我的父亲知道这件事,你会有什么下场?”

“嗯?”门将眯起眼睛心中暗念王城中能把他当蚂蚁一样捏死的大人物不知有多少,但是却又因为自己的职业,还没有那个王公贵族的子弟自己不认识,腰牌一亮立马放行,但是眼前的这位可是眼生的很啊?

门将小心问道:“说你是贵人之后,可有凭证呢?”

“凭证?”霸阳弯起嘴角,心中却在想着说词,怎么样才能蒙混过关呢?

霸阳突然急中生智反问门将:“最近城内可有那位老爷病危?”门将稍作寻思就回答道:“最近确实有位大人物病的不轻,不过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霸阳不假思索:“我是他的儿子。”“哼”门将怀疑道:“我在这里干了十来年门卫怎么不知道那位大人还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霸阳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像是在自言自语:“要和从未蒙面同父异母的兄弟争夺家产,还真是件麻烦的事!”听到霸阳的话门将体味着其中的意思突然拍手惊叫一声:“你是私生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