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四十三章 其中有诈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018 2017-06-06 01:42:52

  霸阳接过话:“你的地盘?如果不速速把我们的财务管家还回来,很快这里就不是你的地盘了!”还不待沃伦尔旦回话伊什塔尔已经撸起袖子:“还磨蹭什么?直接解决了他不就万事搞定?,并且可不可以不不叫她管家而是我们的女神!”

看着这一出,沃伦尔旦哈哈大笑起来:“果然乳臭未干,靠耍小聪明来到这里,就以为凡事都在掌控之中了吗?”说完这些沃伦尔旦随意一摆手:“出来吧!柏丽!当初带走绝世美女的时候就是他们想阻拦吗?”

姗姗走出一位女子拥有着不错的姿色。叫柏丽的女子也开口道:“不错,确实是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伊什塔尔面目冷酷的看着柏丽:“是你?”柏丽略一凝目,伊什塔尔:“那天掳走女神的那个混蛋!”柏丽一笑:“怎么看出来的?我长得像男人吗?”伊什塔尔没有笑,却是冷下了眼向某种动物的眼神:“别以为女扮男装就能迷惑狼的嗅觉!”柏丽不屑:“狼????”之后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脖子部位已经被十把爪剑贯穿,并不是七窍仅仅只是口鼻鲜血涌出,此刻柏丽生命只是旦夕,瞳孔缓慢扩大:“你是????”

抽出爪剑习惯性的梳理一下头发,伊什塔尔俯下脑袋在快死的柏丽耳边:“没错!我就是兽族的奇迹—曜日天狼,你最大的不该就是掳了我的心上人。”

临死的柏丽没有退缩,努力地呼吸,血水涌出:“你最大错误就是说出你的真身,世界九大强者都在想方设法找到你并除掉你,只因为你不是正常的物种,是传说中的灭世之物,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怪物!”

此话一出沃伦尔旦国王色变:“竟然是兽族几千年一出的曜日天狼!传说会给世界带来生灵涂炭的混世妖物!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自由战队竟然会有这样大来头的队员,还真是小瞧了你们。不过,似乎还没有成年,否者绝不止这点本事,也好,就让我将你扼杀在摇篮之中。”

这个时候霸阳和塞提斯浑然不知沃伦尔旦国王的话是什么意思,而是围着伊什塔尔转,并且时不时的摸摸这儿摸摸哪儿像是发现了宝贝。而奥尔伽当然不会这么做,反而反驳了沃伦尔旦的话:“你说他没成年?怎么可能,他都已经精虫上脑了!”

伊什塔尔咬起牙:“你说什么呢?是不是我抢了你的风头你就开始诋毁我的声誉?”奥尔伽看都没看伊什塔尔只是淡淡道:“你有声誉吗?”伊什塔尔气急:“你???”

霸阳才不管他们闹得多僵开始问起自己的问题:“刚才连影子都没看见,你就出现在那人面前,你是怎么做到的?”伊什塔尔也不藏拙:“那是我被逼无奈学的一种技艺名叫瞬闪,极短的距离可以瞬移,是保命的绝招,没学会之前我是不允许出家门的。”

霸阳:“现在看来也是杀人的绝招。”“没错,记得有一次遇到一个怪人,超级强大的怪人,我被追杀的到处跑,每一次我都是在最后关头躲开致命杀招,终于有一天我发现,我不但可以利用这招拉远和敌人的距离,同样我也可以用这招拉近距离作出攻击,当我明白这一点时,那个怪人也离开了我。现在想来,他好像是故意帮我想透这一点。”伊什塔尔解释道。

“喂喂喂!现在还不是做讲解的时候,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救思朵儿吗?”奥尔伽。

伊什塔尔突然兴奋起来:“啊哈,救思朵儿小姐比我还心切,还敢说你不暗恋她?”这次轮到奥尔伽咬牙:“你果然适合被砍!”

而沃伦尔旦国王的脸色越发难看,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自己的宫殿里几个不成气候的无名小卒竟然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竟然在那里拉起了没有养分的家常,所以他愤怒了:“够了!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霸阳接过话:“坏人的家。”沃伦尔旦:“是宫殿!”霸阳:“哦,坏人的宫殿。”沃伦尔旦:“你???”深吸了几口气后沃伦尔旦平复心情:“我堂堂一国之王,没有必要和将死之人置气,选择吧,是自行了断,还是让我动手!”

“哼,我们手上的命案可不缺乏国王这一例,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和那个贝勒到底那个更强一些!”奥尔伽说完话拔刀冲向沃伦尔旦却半路受阻,一个同样使剑的人截住了奥尔伽的去路,这人是沃伦尔旦的另一大将‘巴巴纳达’。

巴巴纳达以剑抵住奥尔伽的刀锋轻描淡写道:“以为干掉了一个以易容术和逃遁术的女流之辈就能肆意妄为了吗?似乎太天真了一点。”奥尔伽:“待会儿等我把你砍成肉酱看你还会不会这么说!”???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中刀来剑去???

霸阳从奥尔伽的方向移开视线落在沃伦尔旦的脸上:“还有什么帮手,就都叫出来吧,省的耽误时间。”沃伦尔旦哈哈大笑:“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到舌头。”霸阳:“那只能说明你的宫殿实在是破不遮风”“少在哪里油嘴滑舌,现在就解决了你!”刀光闪现沃伦尔旦直直的一刀下劈,此等的攻击如果霸阳接不住就不要再混了。所以霸阳横棍接下沃伦尔旦的劈砍对着身后的伊什塔尔和塞提斯说道:“这个家伙交给我了,你们先去找思朵儿,一定要安全的带她回来!”二人应允迅速的进入了后宫开始寻找思朵儿。

将视线转移,回到门将的所在。

此时门将正抛着一枚金币喜滋滋的笑:“今天还真是好收成啊,一句大人,一把金币,哈哈哈!不过,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妥,到底是什么呢?还是从新锊顺一下吧,第一,因为是私生子所以安置在外面,这个合乎常理;第二,私生子总是意外得宠,所以经济上富裕没什么好怀疑的;第三,知道自己生身父亲重病要来探望并借机夺得继承权,这样的场景比比皆是,这根本就是典型。因为久居城外,自己的儿子难得相见心中本就有愧,这个时候那小子再拿出一件当年风花雪夜时的一件信物,在自责和见到骨肉欣喜的双重作用下在临终前突然下达了一个谁谁谁继承的遗言,万事搞定,万贯家财据为己有,期间内还要有这个私生子无微不至的照顾等等一些桥段。嗯,似乎没什么漏掉的,应该是这样了。看来是自己突来横财心中发秫吧。哼哼,自己还真是越来越胆小了!”

在这段自言自语结束时,突然一个土里土气老帽向着城门走来。“干什么的?这个时候进城?”土老帽的双手插在袖管里恭敬地回答道:“爷,我们那闹饥荒我是来投奔亲戚的,还望爷能放行,我已经两天两夜裹腹未食了,身体现在虚的厉害啊!”门将眼神不屑:“投亲?这里可是王城你当什么人都在这有亲戚吗?少给我来这种蒙混过关把戏,赶紧哪来的哪去!”

土老帽很委屈:“可是官爷我真的有亲戚在城里啊!”“少来那套!像你这样的每天有几百例,如果我把那些难民都放进城里,我这职位早被撤了,赶紧有多远滚多远,看你身上臭的,快走快走??”

土老帽没有走而是屹立在那里回忆着母亲临终的遗言‘我儿,当有一天活不下去了,就带着这个腰牌到王城去去找你的亲生父亲,但是,切记,不到万不得已,切勿显露腰牌???’

门将见土老帽还不走开始恼怒起来:“唉!你怎么还不走?讨打不成?”

土老帽看向门将:“你们之所以不让我进城,是因为我是一个难民吗?可是,我说过了我是来投亲的,并且我投的亲是佩戴这样的腰牌的!”一枚晶莹的玉石腰牌从土老帽的怀里掏了出来,换来的是门将的傻眼,这不是先前那个私生子的老爹的腰牌吗?

门将心中思想着,那位大人的社会关系还真是复杂,刚来一个私生子,又来一个远房亲戚,看来都是来分一杯羹的。

眨巴下眼睛门将:“既然是那位大人的亲戚,你就进去吧,可要抓紧时间了,否则就要后悔了。”土老帽:“那是当然,当然,谢了兵爷,我这就去,去了。”考虑到那家的家世,门将也礼貌的:“去吧去吧,看着点路!”

土老帽走过门洞自言自语道:“先向右,过两条街,再左转????”

目送着土老帽离开,门将也自言自语:“看来是第一次来王城呢?不然还要像记公式一样的记路线吗???”突然,门将睁大眼睛口中喃喃自语:“先向右!左边?对了!那位大人的住址在城的右边,可是,那个自称私生子的小子却向左边去了!这是????其中有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