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四十四章 王宫

大天圣 七色花火 2998 2017-06-08 22:36:21

  门将左右踱步,重新回想霸阳进城时的举动,之后猛一跺脚:“肯定是他们!”门将看着墙上的通缉画像分析道:“把所有的士兵以赏金币的理由骗到门洞里,再故意磨蹭时间,好为其余的同伙翻墙争取时间,而当士兵回到岗位上时,他们早在城内会合了,真是蠢呀我,可是现在又该怎么办?”门将寻思着怎么推卸自己的责任。

回到王宫大殿内,这里已经不成了昔日恢弘大气的样子,而是以很多大小不一的坑洞代替,两处的战斗各自进行着。无论是巴巴纳达还是国王沃伦尔旦都对自己的对手越来越慎重起来,不是他们的招数多么精妙,而是他们不知疲惫的战斗力,和神迹一般的恢复力,还有惊人的战斗天赋。起先频频受伤,后来受伤的次数一点点减少,再过一会儿已经可以攻守兼备了进步的速度简直令人发指。

沃伦尔旦和霸阳碰撞一记各自分开,沃伦尔旦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骄傲:“果然有两下子,怪不得敢单枪匹马来救人,可是这点力量是不够的,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接近五星神通的实力,怎么会输给你这样的毛头小子,接下来我可要动真格的了!”霸阳哼一声:“有多大能耐尽管使出来,看我怎么接着就是了!不是说国王是一个国家最强大的人吗?依我看来也不过如此!”

沃伦尔旦没有废话只是“看招!”一个鹰赴扑向霸阳,先前这招可是让霸阳受过伤,可是现在霸阳已经可以从容应对了。霸阳两手握棍挡住砍向左肋的长刀,不料这一次对方放弃了原先继续快刀的攻势反而屈臂以肘击打霸阳的胸膛,霸阳被击中后退几步,还没站稳,紧跟而来的沃伦尔旦一个旋风腿将霸阳扫倒,沃伦尔旦单膝跪地双手举刀向着霸阳胸口刺去,霸阳就势一滚躲开这一刀。沃伦尔旦还没完,插进大殿理石里的刀向着霸阳的方向一划,寸宽的沟壑急速的向霸阳蔓延,霸阳眼见着剑气临近,急忙一个鲤鱼打挺蹲立起来,可是还是被剑气斩下一缕脑后的头发,连忙站起身跳离沟壑几步说道:“这招我以前见过,应该叫剑气吧?”沃伦尔旦也站直身体:“算你有见识,没错!就叫剑气!怎么后悔这次来了吗?不过已经为时太晚了,今天必然结果了你的性命!”??

巴巴纳达又一次划伤奥尔伽的胸膛,并且紧跟的一脚将奥尔伽踹出老远,略有些喘息的说道:“光皮厚是没用的,就算你再经打,碰不到我也是无能为力,所以你今天没有赢的可能!还是束手就擒吧!”咳嗽了两声奥尔伽捂着胸口坐了起来,剑伤在恢复着:“解决你,也不过是分秒的事情,只是难得有机会锻炼我那几乎为零的架势,虽说皮肉受点苦,但也是受益匪浅呢!”

“哼!使劲的嘴硬吧,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打死要面子的那种。”

奥尔伽像没事一样拍拍尘土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面子嘛?我确实很在意,不过没到你说的那种程度。因为我知道有一些东西远大于面子,比如生命,情谊和良心。”

巴巴纳达有些无奈道:“都死到临头了,还来对我说教,以为这样就可以感化我了吗?你看我哪儿像个善男信女!”奥尔伽:“不是感化的问题,而是还没有收到全力以赴的命令!”巴巴纳达:“笑话!为自己的无能找个理由吗?”

就在这时,伊什塔尔和塞提斯回来了。塞提斯有些紧张:“不好了,我们找遍了整个后宫没有发现思朵儿的踪影!”伊什塔尔的脸色已经开始冰冷起来:“你个狗屁国王,你把思朵儿小姐藏到哪儿去了?”霸阳和奥尔伽也眉头一凝等着沃伦尔旦的回答。

沃伦尔旦和巴巴纳达同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沃伦尔旦白痴一般看着自由战队的人:“就你们这样还想救人,早在三天前我就派人把她送到公国王波多各那里去了!哈哈哈???一群白痴!”

霸阳不动声色:“原来这一些时间你一直在耍我们,因为我们要救的人根本就不在这里。”沃伦尔旦:“那只能怨你们蠢,况且,你们是自己找上门来的,既然来了也把小命留下吧!”

伊什塔尔:“你究竟对思朵儿小姐做了什么?他怎么会听你的摆布?”“哼哼!说你们蠢你们还不爱听,当然是蒙汗药了!哈哈哈,每天只需要一点点就可以让她昏睡一整天,多方便啊!”伊什塔尔愤怒至极:“我要生撕了你!竟然对思朵儿小姐使用那样劣质的药物!”说着话就要有所行动,可是霸阳这个时候喊停:“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们赶快去公国吧,思朵儿现在可能有危险了!”在霸阳的带领下自由战队就要夺门而出。

“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一个威严的声音来自沃伦尔旦,同时奥尔伽的去路也被巴巴纳达的利剑挡住。

“吱??”门被推开,是沃伦尔旦的一员武将。先前的战斗虽说霸阳等没有尽力,可是,对于普通的武将也是插不上手,所以武将们纷纷离开去召集自己的军队。就见进门的武将对着沃伦尔旦一礼:“吾王受惊了,大军已经在殿外,随时可以救驾!”

“哈哈哈??听到了吗?今天你们必须把尸首留下!”

自由战队静止,看着霸阳等着他的决定。

霸阳语气有点冷:“是吗?一定要留下尸首!”身体不动猛一回头愤怒的眼神射向沃伦尔旦令得后者后退数步一种沃伦尔旦还无法理解的奇怪气场将他向后推着。霸阳声音大涨:“既然要留,那就留你们的尸首吧!”

被人的气势吓得后退,对于一个国王来说,这是何等的耻辱,,所以沃伦尔旦也咆哮起来:“少在那说大话,只有招架而毫无还手之力的你,能掀起什么风浪,别想拿着救人的借口企图从我面前溜走!”

“唰”霸阳彻底的转过身:“速战速决吧,我们在赶时间!”沃伦尔旦:“好!就满足你这个愿望!”真正的战斗一触即发!这一次都尽了全力。

沃伦尔旦的灵光快刀法招招致命,霸阳也不示弱铁棍舞舞生风,遍体棍花当真是防御的滴水不漏。沃伦尔旦不愿意让这样的局面僵持,随即变动了刀招,混合些许的剑气在招数里面,使得霸阳身上多处受伤,没有击中的剑气都砸在大殿的墙壁之上,很快墙上就出现了通透的刀痕,通过刀痕已经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了,可见沃伦尔旦剑气的威力。

巴巴纳达也拿出了看家本领,剑走偏锋更加的飘忽不定了,奥尔伽的妖刀也终于爆发了起来,不再是仅仅的低档,反击不断的在增加,相互交锋调换位置之后,奥尔伽和巴巴纳达背对而立,同时两人的上臂绽开溅出血迹。巴巴纳达:“一下子变强了很多。”奥尔伽:“已经跟你说过原因。”两人缓缓转身再次对立。巴巴纳达:“小看了你!”奥尔伽一笑:“还差得远!”笑过奥尔伽表情严肃起来并慢慢闭上眼睛将妖刀同时插入刀鞘。对面的巴巴纳达,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奥尔伽不知他要做什么?终于奥尔伽的起手式完成双手紧握刀柄“天锋一字”属于奥尔伽的绝招发动,血色弧光呈半弧状带着砍断一切的气势呼啸间来到巴巴纳达跟前,从未见过这招的巴巴纳达只有就势仰躺以躲开这招,可是大殿的墙壁无法躲,血色弧光砍断了大殿的支柱并且几乎砍断了半个大殿的墙壁,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大殿的崩塌,数不尽的大石从殿顶掉落。

大殿的动静外面的军队都看在眼里,不时的有士兵惊呼:“快看!大殿要倒塌了!”;“可是,国王还在里面?”;“放心吧,国王何等的能耐这种坍塌是伤不到他的!”果然如那个士兵所言,在即将倒坍的前一秒,一个人影从殿门冲了出来,不是沃伦尔旦还能是谁!

沃伦尔旦冲出来不到一秒,整个大殿轰然倒塌,变成了一座废墟,瓦片砾石胡乱的堆积成一座小山。

一个武将走到沃伦尔旦身后先是恭敬一礼:“国王洪福齐天,不费吹灰之力就消灭了入侵者者,末将以为,在那样的乱石轰炸下,那几个小子应该没命活了吧!”沃伦尔旦深吸一口气:“但愿如此,可是付出我一座宫殿的代价!”

话音落下废墟的三个地方,一道血色弧光,一处巨石弹飞,一边石块不断的下陷隐隐可以听到石块被切碎的声音。

“沙沙沙??”踩着砖石瓦块的脚步声从三个地方传来。些许之后出现三道人影,正是自由战队成员,几乎完好无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