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四十八章 绣球大会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029 2017-06-14 01:06:37

  塞提斯带着满心的不解站向了右边,心中却不停的盘思着,霸阳为何要这样做?

门将看着两边的大队人:“不好意思了,今天从早上进城到现在的普通人们,修行者们,不要怨我,我不过是奉命执行而已。好了,修行者为阳居左,普通人为阴居右,不阴不阳的站到中间。”

不知是哪位艺高人胆大“门爷,你不就站在中间吗?”“哈哈哈,笑声爆发出来。”门将看着修行者这边:“我听到声音是从这边发出的,果然有本事的年轻人都很胆大呢!遇到今天这事,我还真不敢把你们怎么样,不过要是平常??那个欠嘴的可会有的受了!”

区分普通人和修行者实在简单,就刚才门将那一句话,收到的反应就能看得出来。修行者这边几乎是同时一个哼声,一副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表情,而普通人呢,也是几乎同时紧张的退后一步,一副低头猫腰的姿态。

但是,门将接下来的话却让修行者们不爽起来,门将说道:“好了,现在,普通人们,散了吧,在王都中只要不做作奸犯科的事,你们可以自由了,去吧!”

疑惑的修行者们激动起来:“那我们呢?对啊?干什么放他们不放我们?”霸阳也怒喊了一句“难道修行者有罪吗?”然后接连的响应声“修行者有罪吗????”

门将很高明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一个手势,为了形容前弓手的数量,在这里只能用铺天盖地来形容,同样,再一个手势就不知要有多少条箭齐发了,所以,修行者都乖了起来。

门将淡淡一笑:“看来都是没有经过战场的雏儿,还不知道信念大于尊严的道理,不过也没关系,我年轻的时候和你们一样,以为有了点本事就了不得了,其实,当敌人摆出阵势就开始胆怯了,这就是当初的我和现在的你们的表现!”这一番话透着一些道理,绝大数的修行者都在暗暗体会其中的意思,唯独这三个???

伊什塔尔打破修炼者的僵局:“摆出阵势,分明就是吓唬人!”奥尔伽:“管你什么阵势,还不是要真枪实刀的干!”霸阳:“不过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的问题!”

门将满眼轻蔑:“骄纵自大!能有什么出息。好了,不要再啰嗦了,所有的修行者解下兵器放在身前!”

“什么,解下兵器?开玩笑呢!人在剑在,剑毁人亡。对!人在剑在!”

门将:“我只是暂时帮你们保管一下,一会带你们去的地方是不允许配备利器的,什么剑毁人亡,简直笑话,如果就是不愿意那就离开王都,一年之内,不得再进王都!”

威逼之下修行者们只好解下兵刃放在身前,同时有人给他们登记,以免兵刃丢失,当登记到奥尔伽的时候出现了一点意外。

收检官拿起妖刀仔细端量起来:“从那得到的这把刀?”奥尔伽:“没必要告诉你,你不会是见宝起异了吧!”收检官:“那道不是,只是觉得这应该是把好刀,能试试吗?”奥尔伽:“当然可以!”

收检官指着一名士兵道:“抽出腰刀,我们对砍一下。”“是,长官!”士兵领命提刀与收检官对砍一下“锵”士兵的腰刀断裂切口整齐,而收检官的感觉就像是挥刀切豆腐一样毫无阻力:“果然是把好刀,当真是削铁如泥,锋利无比啊!这位兄弟如果我出的起价钱,不知可否割爱?”奥尔伽:“我就说嘛,你果然是见宝起异,不过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收检官可惜的叹了一口:“看来,我是与宝刀无缘啊!兄弟放心吧,我会好好帮你保管的。”奥尔伽突然有一种想立刻要回妖刀的冲动,可是又一想,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就不信他会带着妖刀跑了?

等到所有的兵器被收检之后,成百的修行者们被带到了一处广场,在去广场的这段路上,修行者们都在议论纷纷,到底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同时赛题也在想着霸阳将他支出来的用意,可是却百思不得其解。

终于来到广场,修炼者们胡乱的三五成群,说着悄悄话。

之后不久,一个叫架声:“女王驾到!”随即广场四周跪了一地的士兵口中高呼:“女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雍容华贵的闻香扬女王稍稍一个手势,士兵们就整齐的站起身来。

“本王的小女迁安公主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公主乃千金之躯,需要有实力的人来保护,所以才会召集修行者们参加这场绣球大会。因为唯恐有人从中作梗,所以绣球大会是临时决定的,对所有在场的人都是公平的。自古英雄配美人,郎才配女貌,其中姻缘自有天定,祝各位少年英雄好运了!”女王闻香扬

“哗”广场上的修行者轰动了起来“原来是迁安公主的绣球大会,竟然让我赶上了!”“相传迁安公主长得那可是国色天香,十几岁的时候就被公认为王国第一美女呢?”“听说那个时候前来提亲的王公贵族就已经络绎不绝了,都是女王以年纪尚小推却了。”???

霸阳抓着脑袋:“原来是绣球大会,不就找个对象吗?至于这么麻烦吗?”奥尔伽:“嗯??的确有些怪怪的,就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不过要是你能当上驸马,对于救思朵儿可是有着莫大的帮助的。”霸阳质疑:“为什么一定要是我?你们怎么不去抢那绣球?”奥尔伽:“你忘了吗?我已经有人了。”霸阳一拍脑门:“对啊!有个温蒂对你可是痴心一片。”随后霸阳看向伊什塔尔:“我知道,你是锁定了思朵儿对吗?”伊什塔尔双手插兜一副酷酷样:“那还用说吗?所以为了救思朵儿,你这次也只好献身了。”霸阳憋着嘴:“找媳妇本来是一件好事,可是连发展过程都没有,而且,都不知长得什么样,一旦是个又凶又懒的丑八怪,那我可赔大了。”伊什塔尔分析道:“我想这个大不用担心,你们看,那女王到了这般年龄还这么风韵犹存,想必年轻的时候一定是文明远近的大美人,她的女儿又会差到哪里去。再说我也总觉得这里有些蹊跷,说不定这场绣球大会不过是一个幌子,其中可能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伊什塔尔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王座上的闻香扬朝这边看了一眼,发现伊什塔尔是个大帅哥,同时奥尔伽的气质也没逃过她的眼睛,只是不得其解的是这两个相貌与气质极好的青年为什么以一个相貌平平,气度平凡的少年为中心呢?

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考虑,一个大臣报告后附耳在女王耳边,女王一惊:“这么快,只剩下半天时间了,赶快事不宜迟,绣球大会开始!”

就在修行者们兴奋的时候,锣声响起:“请迁安公主!”

修行者再按耐不住有的已经开始高呼:“赶快让我们看看迁安公主是不是像传闻一样艳冠四海!”“放肆!公主之貌,岂可在广众之下显露!”果然,出现的是一八抬花轿,进入广场落轿。又有唱声:“出绣球!”紧接着轿帘掀开一角一颗通红的绣球从缝隙里递了出来,有专业的侍女接过绣球,之后纤细玉手收回娇中。

这个时候伊什塔尔拍拍霸阳的肩膀:“放心吧!我敢跟你打保票,绝对是超级美女!”霸阳:“怎么见得?”伊什塔尔自信满满的扯了扯领结:“就那一双玉手,就不是普通容颜可以拥有的。”霸阳拍拍胸脯:“既然是这样,为了思朵儿我也只好奉献一次了!”奥尔伽:“怎么听都觉得是得了便宜卖乖的那种。”霸阳再瘪嘴:“说什么呢,奥尔伽,男孩子当然对女孩子感兴趣了,况且这样对救思朵儿也是有助力的!”

在霸阳他们说话的时候,又有唱声:“绣球上架!”“轰隆隆”一架移动的金字塔梯被推到了广场中心,塔梯约高60米,对角线达到十五米,还真是一个大家伙。

待到绣球被结扎在顶端,礼仪看眼女王以示请示。女王略一点头,礼仪连忙:“绣球会开始!”百多个修行者兴奋的跑向金字塔梯,途中可没少你推我打,拳脚相向。同时花轿也被抬走,不一会就有一位年轻蒙面纱女子落座在闻香扬女王身旁。

女子开口:“王母,这样就可以摆脱纠缠了吗?”女王:“形式上已经没问题了,但是最后还是要看是什么人抢了绣球,这才是重中之重!”女子问道:“什么样的男人,才可以帮到我呢?”女王:“不畏强权,意志坚定,拥有实力!”女子:“这么多困难的要求,实在是难为人!”

女王:“为了女儿的幸福只能试试了,不然,就是我两国开战,我决不允许政治婚姻毁了我最后的女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