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大天圣

第五十章 冤家路窄

大天圣 七色花火 3202 2017-06-15 23:01:41

  就在迁安公主准备接住回抛而来的绣球时,突然被人打搅,并且同时甩出一把长刀直追绣球,长刀马上就要扎进时“叮”的一声长刀和一颗子弹同时落地。原来是涩赛提在围观的人群中击落了长刀,重新背好阻击枪“他是不是会算呀,真的不敢相信他把我支出来只是巧合!”

甩出长刀的人也惊讶道:“好厉害的暗器手法!”

迁安公主由于受惊没能接住绣球。所以又有声音道:“看来迁安表妹不接受你的回抛啊?说的也是,迁安表妹这等姿色世界上又有几个男人能配得上,何况你这等矮冬瓜,就算轮也轮不到你的!”

霸阳顺着声音望去,就见五个骑着地行兽的家伙一副轻蔑的眼神看着自己“刚才捣乱的就是你们了!”

还不等他们回答闻香扬女王怒斥道:“波隆!你怎么可以搅乱我女儿的绣球大会,还把不把我闻香扬王国放在眼里了!”

波隆哼了一声“好听点的,你是我未来的丈母娘,难听一点闻香扬不过是臣服在我父王脚下的一个普通国王而已!况且,迁安表妹绣球大会这么重大的事,你怎么可以不通知我呢?我想你是存心的吧!难道不知道我这次来就是提亲的吗?这么匆忙的绣球大会,看来是故意让我提不成亲啊!”

闻香扬就要发作,哪想霸阳开了口“你叫波隆?”波隆盛气凌人“是波隆殿下!”霸阳走到地行兽跟前仰起头看着站在上面的波隆“听你刚才话的意思,你应该是波多各的儿子了?”“小子你找死,竟敢直呼我父王大名!”波隆嚣张道。

霸阳对着地行兽轻声的嘀咕着“这头野兽长得真贱。”波隆没有听清“你刚才说什么?”霸阳骤然挥拳砸在地行兽的脑袋上“不过倒是和你的主人很般配!”被砸个正着的地行兽一头扎下,撞到地上脑浆飞溅,其背上的波隆也是毫无准备的被抛了起来,幸好波隆的护卫们接住了他,才避免了屁股墩地的下场。

波隆用手指着霸阳“你竟然敢对我动手,知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这个时候伊什塔尔走到霸阳身边小声道:“还是不要让他知道我们和思朵儿小姐的事情,以免节外生枝。”

霸阳眨巴了两下眼睛看向波隆“你这个人好不讲道理啊!我什么时候动你了?”奥尔伽“对啊!不会是没赶上绣球大会,不但故意搅局,而且还想以身世背景来威胁今天的准驸马吧!”伊什塔尔“如此说来,你今天还真扫了月老的雅兴,小心月老罚你一辈子单身!”

波隆嗤笑一声“少拿那些民间故事来吓人,就算月老真的存在,看到我也要恭恭敬敬的叫我一声殿下,再说了,准驸马?这个我可不承认。”

闻香扬女王“要不是有人从中捣乱,这事恐怕已经定了!”

波隆狂笑“那可没办法,既然你们按照传统举行绣球大会,那么就要遵守传统的规矩,凡回抛未接,就要重新挂绣球,重新进行争抢,这是改不了的规矩!”

“还有这样的规矩!那正好,我们就开始吧,今天就让你心服口服!”霸阳已经想好怎么修理他们了。

波隆摇摇头“我们已经长途跋涉了很长时间了,难道你们还想以逸待劳,胜之不武吗?”伊什塔尔“可是,我们刚才也是进行了激烈的争夺,也是有所消耗的,何来的以逸待劳?”

波隆两手一摊“那岂不是正好,就让我们今天休息一下,明天让我们各自都全力以赴,来一场真正的绣球争夺。”

霸阳转头对着闻香扬女王点了下头。闻香扬女王会意“好,就按殿下说的办,明天再举行一次绣球大会,不过,奉劝殿下一定不要刷什么花招,毕竟这里不是你的寝宫,你在这里除了受到尊重之外,没有任何的权利,如果殿下有什么正当的需求尽管来找我!”

波隆目光亵渎的看着闻香扬女王“早晚都是一家人,何必那么刻薄呢!”

闻香扬女王冷眼看着波隆“你果然是你父亲的儿子,不过,你还只是一个殿下,还没有权利管我,等有一天你真的继承了你父亲,再来这里发号施令!只是,我想那一天会来的很迟!”毫不给面子的拂袖转身“回宫!”

波隆满眼阴谋的看着被护驾而回的闻香扬女王心中充满恨意,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闻香扬就看不上他。但是,没关系,明天他就会得到自己想得到的。

早有人前来安顿自由战队和波隆等人,无论如何,闻香扬王国也不能失了礼节,而当主要人物离开之后,广场中的人,以及广场之外看热闹的普通百姓都开始议论起来。“明天可有好戏看了!”“是啊,连公国王子都参合进来了”“看那几个小子也不简单,不过我还是觉得最好是主动放弃稳妥一些,你想啊,那可是公国王子啊!何等的尊贵!和他抢女人,那不是等于自杀吗!”“那可未必,有这么不知廉耻的儿子,我想父亲应该负主要责任吧,毕竟,上梁不正下梁歪!”说完这话塞提斯就按着头盔尽量的挡着脸挤出了喧闹的人群。而在塞提斯走后,一对微眯的目光看向他的背影,之后择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王宫的宴厅之中,主要人物都在场,此刻他们正围坐在一张大圆桌前。女王闻香扬坐主位,自由战队和波隆等人分作两边,只是自由战队中少了一个塞提斯。而塞提斯正坐在一处房顶之上抽着香烟,分析明天会是什么状况,自己能做到什么?一旦事情败坏了,怎么补救?他已经想清楚了,思朵儿一定要救,自由战队也决不能没有他塞提斯!

闻香扬女王已经换上了一身得体的漂亮晚礼服,头上的王冠似乎说话般想要告诉大家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王。

闻香扬女王早已梳理了心情,仪态大方的对波隆殿下说道:“殿下光临,本应该十里长街相迎,不料殿下来的突然,又不事先吱唔,实在是另本王措手不及,本王唯恐公国王怪罪本王不乖,怠慢了殿下,所以,只好借以盛宴,拂去殿下心中不悦。”此一番话给足了波隆面子。

波隆仰望着天花板,不由自主的弯起嘴角“未来岳母,何必见外。”女王虽不动声色,但是在场之人都看出女王眼底的不悦也包括波隆。

抿了一口杯中红色液体波隆轻蔑的看向对面,那里没有一个是聚精会神的,一个在不停的修指甲,一个装若养神,另一个不停的臭美,还别说长得的确帅气,至少波隆自叹不如,可是波隆的自信不是来自这些硬件,而是来自他强大的背景,公国王的儿子,国王也要礼让三分,城主见了他还要三叩大拜。

波隆的目光移开落在女王的胸前极度的不礼貌“终有一天,我们也要坦诚相待的!”听到话,伊什塔尔瞄了一眼波隆心想这混球难不成想来个母女通吃?胃口还真不错!

一丝杀意在女王的眼中一闪即逝,女王当然听懂波隆的话,只是她还不能发作,他把一些希望寄托在圆桌的另一边。所以女王这样说的“本来今天这一宴,不出意外的话,是为这几位年轻人准备的,可是终究还是发生了意外!”说话的女王却看着波隆。

波隆领会女王的意思再抿一口酒无限委屈的说:“这可不能怪我,你们要是再早一点,就算我想做什么也做不了,所以我觉得这是天意,之前对面的帅哥不是说了吗?有可能月老真的掺和进来了也说不定

而且是向着我的!哈哈??”

一直耿直的霸阳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开始恭维起闻香杨女王“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王,因为,你是我迄今为止见到的第一个女王!”一点点灰色的幽默使得女王的嘴角上扬“那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霸阳凝视着女王“但是我喜欢的人一定会超越你,她就是你的女儿,迁安!”女王也严肃了眼神“保证吗?”霸阳“一定!但是在那之前,我们是不是可以开饭了?”霸阳表现的迫不及待,但是,奥尔伽和伊什塔尔都看出了霸阳是不想再让波隆那么得意忘形了。出于配合伊什塔尔深深的记得第一次和自由战队成员会餐的场景,高呼“开饭,开饭???”同时用筷子敲着桌面。奥尔伽也是死性不改,所以“美酒,美酒???”

女王再次看向波隆“你看怎么样?”波隆嘲笑的语气“不过是几个酒囊饭袋,今天岳母大人就满足他们吧!我很想看看低俗人的吃相,只有那样才能对比出我们的尊贵!不是吗?”

女王没有做回答,只是手摆了一下,明白意思的立刻通知厨房,上好的宫宴纷纷端上,无不是难得一见的山珍海味。

波隆夹起一只海参“要知道海参的味道真的很一般,但是出于齐丰富的营养价值,尤其对于男人,很多人还是十分乐意享用他们的,问题是如何让他变得可口,这才是关键。”自以为是的对着海参说了半天的波隆还想继续说下去,可是,只一个闪呼海参消失了踪影。

半截海参还在嘴边的霸阳“做的不错!对面的什么也没吃到”伊什塔尔“还好我进步神速跟上了你们的速度,可是女王大人吃的可好?”

女王惊魂未定“这要我如何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