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花开半夏:你好,猫sir!

花开半夏:你好,猫sir!

2013164235

  • 悬疑灵异

    类型
  • 2017-04-27上架
  • 3760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泪or累

花开半夏:你好,猫sir! 2013164235 2080 2017-04-28 00:06:14

  深夜,A市。

黑影迅速移动,全部朝着霓虹炫目车水马龙的地方涌去……

现在是夜里十一点多,喜欢夜生活的人,这个时间才是他们精彩生活的开始,今天酒吧里的人很多,在舞池中央形形色色的妖媚少女不停的随着震耳的音乐,疯狂晃动着自己的身躯,白皙的躯体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引人注目,长长的头发在左右上下来回摆动。

霎时间,暧昧的气息笼罩着酒吧。

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中,一个满脸醉态却散发着忧伤气息的少女大口大口的喝着手中的红酒,仰起头,红酒鲜红的液体从嘴角溢出,顺着优美的脖颈缓缓流淌下来,妖媚至极。

“哟,小妹妹,长得不错啊,别喝了,哥哥带你去玩玩怎么样?”一个光头大汉挺着那纹着青龙的啤酒肚色眯眯地看着白涵芮。

“去你大爷爷的!”白涵芮刚要仰头喝酒,听到光头大汉恶心的话转头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这光头大汉一看就图谋不轨,白涵芮可不傻。

此时的白涵芮翘着二郎腿,身着黑色蕾丝边的包臀紧身短裙,大红色的露背装勾勒出背部完美的曲线,纤细的白丝带从细长的颈间绕过,遮住迷人的锁骨,白皙的小脸经过精心打扮,越发成熟,酒红色的大波浪卷发披泻下来,惊艳的不可方物。

但是明眸中因为恼怒而燃起的小火苗给她增添了一份霸气。

“哗啦-”酒瓶破碎的声音。

白涵芮双手举起透明圆桌上的红酒瓶准确无误的朝着光头大汉的脑袋砸过去,疼的光头大汉一声惨叫。

“艹,你个##,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砸本爷!”光头大汉朝着后面的一群混混一招手“给我抓住那个小娘们!”

那些人一窝蜂的追了上去,白涵芮知道自己惹了事儿,喝的烂醉如泥地跑了出去。

跌跌撞撞躲到一个黑暗的小角落,一只手扶着墙大口大口的喘气,“妈呀吓死我了,一群暴力分子。”边嘟囔着边慢慢走着。

“哎呦喂!”一个没站稳摔了下去,这摔得可不轻,屁股疼的她嗷嗷直叫,突然,她的手碰到了什么,浑身打了个颤,随之僵住。

漆黑的小巷子,没有一盏灯,只有披着一层轻薄纱的明月。白涵芮不停的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要怕不要怕,千万要冷静。”可是总感觉身边阴森森的,盛夏的夜晚感到一丝丝凉意“完了,我真的是恐怖片看多了,早知道我就不该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白涵芮此时内心是崩溃的,谁叫她这么热衷于刺激恐怖的东西呢?真正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反而不知所措。

吸气……呼气……吸……呼……

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额间溢出来了冷汗,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

她壮着胆子往前摸索着,竟摸到了黏糊糊的东西,借着朦胧的月光细细查看,惊恐的双眼出卖了她的心情。

苍白却又仿佛精雕细琢的脸庞,浓密的双眉微蹙,长长的睫毛遮盖着紧闭的双眼,英挺的鼻梁,惨白的嘴唇,嘴角溢出刺眼的鲜红,都是血!

继而是破碎的衬衫,丝丝缕缕,看不出完整的样子,少年奄奄一息,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

白涵芮在看到血的那一瞬间就立马清醒了过来,再看到少年奄奄一息的样子着实被吓到了,不断往后挪动。

仿佛从画中走出的少年仍然保留着些许意识,嘴里发出虚弱的声音:“泪……我……给我……泪……”

微小的几乎听不见,但白涵芮离得并不算远,再加上这个小巷子没有一个人,安静的可怕,少年的声音自然能听见。

不过,白涵芮倒是懵了,“泪?什么泪?泪or累?”

“给我……一滴眼泪……”少年再次发声,这次白涵芮才算是真正听清楚。

“喂,你要眼泪干嘛,你不会有特殊癖好吧?”白涵芮脑洞大开的对少年说着。

那个少年要是清醒的话,肯定会被白涵芮气的冒烟,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是在浪费时间啊!

白涵芮看少年不再说话,还以为他死掉了,这才反应过来,立即趴到少年旁边,用出那影后级别的演技挤出一小滴眼泪。

“啪嗒-”滚烫的泪水滴落在少年的唇瓣,冰与火的碰撞,产生不可思议的奇妙。

少年的脸渐渐恢复了血色,慢慢睁开眼睛,那金黄色的眸子,深不见底,如万丈深渊,猜不透,摸不准,又仿佛漩涡,要把人的灵魂吸引进去。

白涵芮依旧保持着趴在少年身上的动作,两个人就这样直直对视着,白涵芮只是被那少年惊艳到了,开始犯花痴了。

直到那个姿势保持不住了,白涵芮猛然惊醒,往后撤了老远。

少年一头黑线……我很可怕么?上一秒还盯着我半天,下一秒就跟躲瘟疫似的。

少年不紧不慢的起身,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只是衣衫仍然不整。

“谢谢。”少年轻启薄唇。

那声音让白涵芮入了迷,富有磁性的嗓音,好听的耳朵要怀孕!这是白涵芮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少年转身迈着修长的腿,留给白涵芮一个潇洒的背影。

“诶诶诶!你没事了吗!?”白涵芮冲着那背影喊道。

没有得到回应。

“什么人这是,我救了你一命,连句话都不回答,不知道的以为你是哑巴嘞!”

白涵芮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罢了罢了,本小姐先回家,不跟这种人计较。”

打了辆出租车回到了家,跌跌撞撞坐到沙发上。

刚才的事已经抛到脑后,随之而来的是徘徊在悲伤中。

唉,今天真是个苦逼的日子!!

“封桁”白涵芮嘴里吐出两个字。

“你,真狠心。”

眼角一颗泪珠滑落。

今天可是白涵芮的生日啊!封桁,白涵芮的男朋友,哦不,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如果说一见钟情是最美好的感情,那白涵芮就是这个反例,什么狗屁一见钟情,真是好笑。

白涵芮头轻轻枕着沙发,仰头望向白花花的天花板,打开记忆的闸门,回忆如潮水般涌来,美好的,悲伤的,一一呈现在脑海中。白涵芮睫毛轻轻颤着,双手无力的摊开在沙发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