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长长长

四,百里和胥仲玉

长长长 倾言似 3424 2017-05-02 00:06:52

  1.

要入冬了。

她偶然听见马蹄声,也会不经意想起仲玉。然后忘记。

她裹着厚裘衣,今晚的宴她不是不激动。她始终深爱羊肉。

她今夜喝了点小酒。有些发昏。林衍坐在她一侧桌上,同她打了招呼。

她朦胧辨认了一下。头脑有些发热,有句话冲口而出。

“上次回京果是为了看花娘?”

林衍看了她一眼。

“你也知道答案,何必问我。”

她又捞了块羊肉,认认真真啃完,蘸了辣椒粉,她还又拿了一块肉。

她吃得太撑。久久未眠。

2.

大清早被林衍吵醒,她骂着娘,像个汉子。

林衍道,要回京了。她说,“也不是并不知道我不去,作什么还叫我?”

一侧的烟频她认得,回道,“因着,要冬天了,我们此番便不回来了。一则百里你毕竟是中原人,二则我同林衍想来没多久就要成亲,望你来。你还是,一道回京师瞧瞧也好。”

她听着有些恍惚,末了,道,“也好。”

3.

归程有些快。

她别了羊肉,心碎了一地。

夜里她同烟频同宿。林衍同其他人住别间。因只她两个是女子。

她同烟频不熟,但她想着既是林衍看上的女孩儿,定是好姑娘。

烟频给她讲,秋天的时候,她同林衍约了冬日回京城。

林衍爱她极甚。

她含笑听着。她想,林衍与烟频挺相配。

她忽然又一次记起仲玉。

她本能地泪水充盈。好在暗夜,烟频瞧不见。

她声音一如往常没有一样。

“林衍和我算熟,深知她是个好人,你要珍惜。”

她觉着口气有些傲,想悔改一下。

烟频道,“嗯我会。”

是个单纯的小姑娘。

4.

林衍与胥正是挚友。

胥正她小娘子同林衍也成了挚友。

后来,胥正的小娘子生了场病。差错是,竟由林衍照顾着。

林衍他想着自己同烟频的婚事,想想这小娘子有点累赘。

她决定无耻地将小娘子送回胥正处。并诓了她。

5.

林衍将百里裹了一裹送到胥正处。觉得这礼他一定喜欢。

6.

于是她醒的时候,瞧见仲玉。

她以为这是初见。

她身上盖着极厚的被子,有些茫然。她看见他,眼泪自主落了湿了枕头。她却不记得什么。

她想自己大约是失忆了。

他在房间一头燃香,顺个手将门关了,见她醒了,呆了一呆。

他道,“你以为京城不如塞北冷,回来过冬吗?”

见她没说话,续道,“京城冬日其实也很冷。”

她这才发自内心地哭出来,问他,“为什么我什么也不记得。”

“我莫不是失忆了吧,仲玉。”

他顿了一顿,“我以为,你不记得我了。”

“不记得其实也没关系。百里,你不要怕。”

她定了定神,记起来些事。

她去塞北,是有目的的,是为了离开仲玉。

而她不知怎么,回来了。并且她回来了,挺高兴。

他说,“百里,有些事,记不得也没关系。将来,我会一件件讲给你听。”

夜挺深,她应了一声,想起林衍,问他。

他说,林衍把你送过来的。他和烟频一道走了。

她又应了一声,试探道,“你呢?仲玉,又是谁。”

他说,“我姓胥名正,表字仲玉。”

这是她的记忆了。从此与过去的记忆有些牵连,终于。

她记得,仲玉了。

他说,“百里,你记得我多少?”

她抬头,此时他站着,有些高。

他问之前,她什么也不记得。

他问后,她忽然记起来了什么。

7.

是芜杂的草与树荫,她说,仲玉。

那人穿着浅蓝色的袍,蓦地站起,走向她。

然后是窒息,她闭上眼。

他吻她眉,眼。然后,安静地,碰着她的唇。

她说,仲玉。

他保持着肌肤相亲的姿势,说,

百里。

盼相逢,思欲却罢喜却怯。

8.

那夜,她不知何时睡着。

半夜醒来,似乎仲玉始终没睡,在她屋里走着。

这反叫她安心。

9.

清早,她仍旧睡得昏天黑地。

醒时,脱口而出,仲玉。

胥正自书案旁走过来,问,“睡得还好?”

她又一遍问,你是谁。

我是谁。

他想,她的确是个刨根问底的人。

他替她整了整头发,说。

“我挺富有,你和我一道已经多年。我养的起你,并,我只会,爱你一个。”

她定了定。这是给她吃定心丸的意思,约莫。

“那我为何要离开你。”

他说,

“百里,因为你舍不得让我看着你忘了我。”

她被这话绕住了。

但约莫,他们相爱相知。

这挺好。

10.

胥正从前,千方百计想让她记起过往。而今,忽然想开。

他想让她记起,不过为了让她与他亲密如从前。

而今他忽然觉得,重来一遍也没什么。

11.

林衍同烟频似乎,成亲了。

她呆了。她告诉他,也许去能吃到羊肉。

他说,去。

有羊肉便去。

12.

林衍见着胥正,见到他的小娘子。

他暗暗想,当初抛下小娘子,小娘子应不会记恨他吧。

百里同胥正,同出同进。

林衍琢磨,此为善举了。

13.

近日,她过得有滋有味。

对仲玉,她不曾忘记。只是忘了故事,从没忘了感情。

她听见仲玉这名字,便已知他们相爱。

但有件事她挺困惑,还是问出来。

“你怎么每天这么闲?”

她觉得,仲玉闲得慌。

胥正闻言,想了一会儿,说,“因为我富有。”

他说,“你为什么这么富有?”

胥正道,“因为我前半生为了养你,努力赚钱。”

她了然。并,觉得自己并不十分祸水。有个十分奋发向上的作用。

14.

她想去塞北。

胥正知了,沉默站在她房门口。

她觉得他似乎,误会了什么。

她问,怎么?

他说,百里,为什么想去塞北?

她直言,因着我想吃羊肉。

他笑了。觉得自己多虑了。

15.

她记起仲玉,又复忘记。

她觉得自己矫情。

因着她翻出旧时一封信来。

她患上这病多时了。

她是祸水,终究。

16.

相爷:

疾已革,无他法。

落款是,白氏。

17.

她始知这遗忘是病。

始知仲玉是当朝宰相。

而近月余,他留在府中陪她,大约是欺君。

她近日记性更差。

18.

她想终日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然后她还是同仲玉坦言道。

“我觉着你还是应做自己的事,不用终日在家陪我。”

他说,“上一次你也是这么会所,然后你就离开了一年。”

她呆了呆道,“我不记得我离开过你。”

他道,“你自然不记得。”

水烧开了,伴随着咕嘟咕嘟,他说,我担心片时不在你身边,你会出什么乱子。

她见他接过自己手里的杯子,装了点茶叶。

仲玉他有个癖好,就是将茶叶装过半。

她一开始觉得这有趣,后来这成了她自己的癖好。

她说,“仲玉,我不想你因着我整日闷在屋里,也不想你因着我放弃了自己所好。”

他说,“百里,不如你同我一起上朝吧。”

她笑了。

“你应是寻了个抱病的托词吧?君君臣臣,你还是诚实些好。”

他说,“我清早出去,傍夜回来,我怕一天下来,你就忘了我。”

或者,你又会一个人去塞北吃羊肉,他想到,其实京城也有好吃的羊肉。

从前他大无畏,觉得没什么事是大不了的,而今他觉得没什么奈得了。

末了她说,“我会在家等你,即使要走,也会当面和你道别。”

他说,“百里你可记着你这句话。”

又想,和她谈什么“记得”。

她说,好,我记着。

然后眼泪,这感觉极熟悉。她记起什么,又忘记。

她环了他脖子,说,“仲玉,我终是舍不得你的。”

她永远记着他名字。

然后其余都忘记。

19.

烟频生了个胖大娃娃。

她拿着请柬,陷入恐慌。

她想,等仲玉回来,他会告诉自己谁是林衍。

只是手不住地抖。

她很害怕。

烟频这名甚熟,她却死活记不起来。

她觉得自己临近崩溃。

后来,暗夜中,她握了仲玉的手,哭得湿了一片。

仲玉道,“我在这里,你不要怕。”

那段时候,她被折腾得瘦了。

连同仲玉陪她瘦了。

她尚能强撑作出亲密态来和林衍。

林衍将手搭在她肩上时,他瞧见她的慌乱。

胥正想,如有一日,她同自己也陌生成这个样子,那该怎么办。

有些事他不是不怕,只是没法子。

他妄图粉饰太平。也是迫于无奈。

20.

林衍那回瞧见胥正的小娘子,她清瘦了许多。

他叹了口气,估摸着是那病。

他忽然记起个人来,向胥正提起时,却听说那人也救不了。

早在三年前就立了诊了。

21.

胥正曾想,如果让她给自己生个孩子,她会不会记得甚。

他思考良久,觉得一年太长。

他没找出个好法子来。

22.

她常估摸着余下的岁月还有多长。

她记得他的岁月。

一个不记得仲玉的她,是不是她,她也不清楚。

她看见黑白的一只燕子,从这头飞到那头。

然后是长久无音的空白。

23.

她说,想去塞北吃羊肉,极想。

仲玉同她言,既这么着,就去吧。

他挑挑拣拣寻了件去塞北的差事,临行前,携她去拜访了林衍,还有烟频。

林衍给了她一个饼的龙井,然后意味深长得瞧了胥正一眼,再瞧了小娘子一眼。

逢着烟频哄着儿子从里厢出来。

她站在他身侧,其实是站在他身后侧。记得林衍是他挚友。

林衍看她一眼,她觉到有几分悲。

烟频儿子好啼。

24.

胥正堪堪死在塞北。

他蓄起胡子来。她忍着笑说,“实是奇怪,”并,“你仍是认得出的。”

他估摸着积蓄是够下半生了。

他瞧着她吃羊肉,忍不住问,“百里,那么好吃?”

她予了个肯定的回答,其时孜然辣子糊了一手,辣的她泪水充盈。

她塞了块他嘴里。

她瞧着他表情,是一个笑,他说,“我一开始吃,这一盘子就都没了。”

她忽然顿住,低声道。

“仲玉。”

他听着。

他瞧见她油腻的手里拿了块肉,长发未敛,不施粉黛。

他瞧见她浅蓝色的长裙。

她站起来走向他。

然后是窒息,他闭上眼。

她吻他眉,眼,然后,安静地碰他的唇。

他说,百里。

她保持肌肤相亲的姿势,说,

仲玉。

盼相逢,思欲却罢喜却怯。

END

倾言似

极爱这种回归的故事。我想写长篇。 算了不写回归。 想写古。 男主名字已想崩溃。最后取了仲玉。表字。感觉真像古。像史记里的名字哈哈哈。 ——我一开始起的林俨。后来出了bug。改成林衍。 这篇文有点暖。 表达我对羊肉深沉的爱。 一个回归+失忆+玛丽苏 的故事。 玛丽苏还好。 以上包括题外话都大约是 写在2015.5.28 10: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