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长长长

十一,双篇

长长长 倾言似 1007 2017-05-02 00:38:26

  一五年情人节。双篇共庆。一篇在二月十七,一篇早在一月十号。

永远习惯半夜。

那个时候迷恋港乐。自以为写出的东西很有香港的市民味道。

一:

我不是很想再同你一道了。

我在这里,阳光是,八分钟以前,有些凉了吧。我却,烘得满身是汗。如果就此吻你,吻了尾音就好了。

可是你还是说完了。

我只好翻身,背对你。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已经三点钟了,你的床铺是暗红格子,满是我的痕迹。哦。我说。

那么你会去哪里呢。

好久。你说,也许租间屋,卖点东西,反正是不会再和我一道了。

那你会卖花吗。

你就要发脾气,又是我没忍住在惹你。

趁此机会,我又吻你,你很想咬我,我感觉出了。恨我恨到如此,你好不好过。

九月。阳光是八分钟前的阳光。不新鲜。

电风扇的声音就像火车。咣叽咣叽。

再见你。我侧在你肩头,你皮肤上一道红印子,又是谁留的。

从耳垂开始,一寸一寸往下,冰冰凉。你骤然起身,说去喝茶。

依你的。

我想喝普洱。你觉得如何。

很遗憾的,你不应该红下脸吗。你说便普洱吧。

普洱。抱你。

你说不想再和我见面。

我随你回家,月朗星稀吧。

我躺在你,浅蓝色床单上。寂静无声。你在看我吗。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你很久未言。

然后一个杯子砸过来。觉到疼,算不算破相。

熄灯,你躺在我左侧。问我疼不疼。不落眼泪便还好。

人生第一回,在你旁边不想动,只要就此睡去。

后来再喝普洱,成功抱你。

破相便破相吧。我手冰冰凉,伸入你衣摆,反差是,很撩人。你是否在装作笃定。

其实却热辣辣。

我吻你,你躲得仓皇,摩擦,乱七八糟的。

我在你耳边说,想不想喝普洱。

你伸手在我腰际。一瞬间有些沉沦。这样便很好。

阳光是八分钟以前的阳光。

我将指尖,放在你眉前。一寸寸想下。多几遍,熟能生巧,许可以拓下你侧脸。

去喝茶吧。

你并不是很想起床。

不如就此睡去也挺好。

这样便很好。

二:

阳光从窗口进来。

我吻着她眼。

你会不会同我结婚。

她问。

我想了很久。

会。

她抬头,睁眼。

我想。从前我以为这不是情人。

现在才知道,也许答应她结婚,她才敢爱我。

她很好。

对别人很好。

对我更好。

她头发散湿,笑起来很漂亮。

皮肤很好,很健康。

只是没我在身边,不爱运动。

睡着的时候很安静。醒来很吵。

很喜欢我说想她,很在乎小情话。

曾断言我是她今生最爱的。

我想大概,可以娶她。

我亲吻她鼻梁,嘴唇,下巴,锁骨,一路向下。

矜贵优雅,被我占尽。

会突然抬头看我。然后脸红。像小孩子。

我想,无法再找到像她这样好的。

你会不会同我结婚啊。

不会。

始终后悔这样说。

她一件一件穿衣服,走了。

再也没回来过。

倾言似

我开头说那么多其实就是为了凑个一千字。我迟早给红袖婊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