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长长长

十二,高甜和黄粱

长长长 倾言似 1874 2017-05-02 00:42:23

  高甜:

她很喜欢他。

他学习很好,好到九门全考满分她也没什么惊讶的。她觉得他这么厉害,以后应该还是养得起她的。她要吃的那些东西,他应该买得了。

这样,她很难得的动了尘心。

夏天,她穿得很清凉,绿色一身,手上戴了根红绳。

他遇到她,抱了一大沓本子。穿长裤长袖,校服。

她问他不热吗,又不是穿校服的日子。

他精简回答,我爱校嘛。

她说我也很爱笑。

他便笑了。

这叫她挺开心的,他笑起来挺好看的她觉着。

她记下他的名字了。

黎生。

她总是见他很悠闲的,哼着小曲。

她想必定有一天,他会喜欢她。

期末考试,他哼着小曲,写着卷子。她坐的离他很远她听不清是什么曲子。

后来他年纪第一,年纪第一如此久,他很淡定,很从容。年纪主任叫他介绍经验,他拿着话筒,请了清嗓子,然后,好久,底下仰头望着他的那些人,以为他无话讲,诚然他确实无话讲。

然后他说,“经验是个啥?”

年级主任耐心地看着这个反应迟缓的年级第一。“你的学习方法?”

他想了好久。

“你遇到不会的题怎么办?”

他想啊这个问题很好答。“我还没遇到过我不会的题。”说罢,露出一排洁白的牙。

她这一来真是愈发喜欢他。

后来,中考完,她想如此我可以开始追他了。

她打给他,她说黎生我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他说,你是。。谁?

她的心啪啪啪裂了几条缝。硬着头皮说,“我是顾允。”

“啊。”他顿了好久。

久到他自己都嫌久开始哼小曲。

这回她听清楚了,小曲是卖汤圆。

她欲哭无泪,“黎生,诚然三年来我没和你说过几句话,你也不该忘了我。我可是,你同班同学。”

他说:“啊,那如何?才是好?”

又是夏天,她穿着绿色衣服。

她心碎成玻璃渣,“你便从了我吧。”

他想一想,“无妨。虽说我不大记得你。”

她惨白着一张脸,回想当初自己是如何看上他的。此时他答应她,她开始怀疑他智商。

这算不算成功?

直到好久之后,他才好意思告诉他,那会儿他说他不记得她,明摆着只是逗她玩嘛,换句话说只是欺负她智商低嘛。

她默默了很久,开始想儿子的名字。这个问题还是较趋近的。

高甜end

黄粱:

1

我逐渐逐渐明白,问题的答案在于提问者与被问者的关系。而不是其本身。

2

91年的时候我记得我问过他最喜欢的颜色。他那时眼睛清亮,带着邪气,声音也一样。

红。

然后我记得深了。就忘不掉了。

3

如果能够回到从前你还愿不愿意记得他。

我不大清楚。从前说的是九几年。此时隔了有将近两个十年。也没有什么愿不愿意,因为我已经记不得,所以这故事说来会这样平淡无奇。

我的故事从是不出彩。

4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我爱过许多的人。

记得有几个看不清眼睛,只是很亮晶晶。就烟雾是纷飞破灭身躯下沉。闭上眼可以躲开一切睁开就重头来过。

他是红色的。

他爱的红色。

这个我记得。

因为记得深了,就忘不掉了。然后岁月走过再迁长我也找不到了。大海捞针我回头都找不到海岸只记得掉过针。

有什么用处我也不清楚。

这标志我爱过你。

至少至少。这样挺好。

5

就算。灰飞烟灭也很想再见你一面。

因为。唯一的你唯一地叫我可记低。

邪。

真。

6

有时候很想找个情人。

我一个人去阿姆斯特丹看见了世界杯。然后我请你跳支舞吧。

不要拒绝不要说出。

放松身心啦跳错也没什么关系。只要闭上眼睛。告诉我你最爱的颜色是什么。然后也许我会记一辈子。

喃喃说了个词在我耳边。

我记得那晚的曲子是Lacumparsita,然后我记得他好像与这曲子,有点关系吧。好像好像。

我却不记得那媚色说的词。

我从头至尾只记得他爱红色。

也许因为我也爱红色。

或是因为我也爱他吧。

这就像结局。

也许是没开始。

7

嗯你会不会爱我。

不要嫌我讲它挂在口边。

不要以为它是什么神圣言辞要以心底之暖软来温存呵护。

它只是个词。

动人还不及你的名字。

可是我还是忘记了。我最近。记性不是很好。

也许再见你会记不起。

可是还是一遍遍温习似你的口齿。

如果重拾你要许多福。

也未必就要那样祈求如低到不需要身份。

所以我又一次又一次忘记。

亲爱的。

我忘记为什么。只记得我要问你句话。

你不会回答我。我寻不到你。

8

我知啊。

答案取决于我而不是问题本身。

而我自己我当然知啊。

你说是不是。

送给你我全部的记忆吧。

就当作纪念品。

要纪念的东西在里面。送给你后我便不需要。

只是还是很想留一样给我。不然过去是多么空洞。

你抬起头抬起眼。

你问我想要的。是什么。无所谓,一样就好,以后我不记得一切,就拿着它把玩。

嗯那就。

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吧。

嗯。是红。

9

最后。

窗外边灯火未阑珊。

还未还未。还未阑珊。

然后客厅里我放了歌,我未听过。

然后见到王靖雯我觉得。她的确很漂亮。

然后我看见红。

我记得深了。

那是我爱的。

按:

甜不足够我记住你。或者苦会记得起。宁愿即将失忆的我痴呆地,继续伤心至死。以什么方式再会你。有什么可以更可悲。这片段记录曾经深爱你。但如别人故事。很诡秘。

倾言似

拼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