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梦尘缘

第九章 心的选择

一梦尘缘 晨曦♀释梦 3745 2017-05-07 00:03:46

  梦灵很快地醒来,带着倦意地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她坐了起来,疑惑地扫视了四周,于是很快地明白着:这是一个男生的房间。

“梦灵,你醒啦?”煜罗小心地捧着一杯飘着轻丝暖烟的热水走了进来。

“啊,煜罗,你……这里是你家吗?”

“额,是啊。”煜罗沉静的脸上掩不住流露出两分欢喜来,“你在寺庙晕倒了,我……我也不知道你家在哪里,于是就先把你带回来了。对了,我已经让我爸妈给我们请了下午的假,你好好休息一下先再回家吧。”他用微微宠爱的眼神看着她。

她像个孩子似的笑了:“好啊,谢谢你煜罗。”

“是我谢谢你才对,我的脸上真的好了,斑消失了。”他用手指了指自己光滑白净的脸笑着,感激地看着她,“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做到的吗?”

她仔细一看,果然没事了,心里十分地开心,“噢~我在寺庙……找到了一个,一个旧时的上一任法师,他名叫铸灵法师,他看出来你本性善良,愿意帮你,便施法帮你消去了这块斑。”

铸灵法师确有其人,是清灵与尊灵(释梦奶奶)的师父,但今年已96岁高龄的他,早已云游四海,过着如闲云野鹤一般自在悠然的生活,如今世人已经很少知道他的踪迹了。

“施法?”煜罗惊讶地笑着,“那不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吗?原来现代还会有这么神奇的法术……”

看着他不相信的神情,梦灵一下子平静下来,微微皱起眉头问:“那你相信这世上真的还有那些神话呀,精灵妖怪啊之类的吗?”

煜罗释然地笑着:“我也是半信半不信的。其实我知道你说的铸灵法师这个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奶奶就跟我讲过他的一些事迹,我当时听着当好玩。现在……既然你说起了,那我就跟你说说我说知道的他的故事好不好?”

“好啊好啊!”梦灵也只是知道他一点点的传说。于是她眨着大大的眼睛满怀期待地看向他。

他笑了,留恋地看了一眼她的眼神。很快专注地讲起他小时候听奶奶讲过的故事来。

“传说还是大概70多年前的时候,铸灵法师还是个英俊的少年,长得眉宇清秀,一身的浩然正气,潇洒至极。年纪轻轻便已有着极高的修为,成为方丈之类的僧人。后来他所在的寺庙里来了一个来学佛的貌美如花的姑娘,还是十四五岁的青涩纯稚的模样。他对她一见倾心,这一单恋便是7年。后来那个姑娘迫于现境所迫在他的寺庙里出家为尼。他很高兴,但又因为寺规,铸灵只好装作平常的样子,不敢把自己心意表达出来,就这样又煎熬地过去三年多后,他终于想为了她放弃佛道而表白时,后来……”

“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在一起?”梦灵睁着好奇地眼睛问道。

“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说最后还是没能走到一起。铸灵法师从此便看淡了男女情爱之事,又过了过了十多年,他把自己的位置传给了自己的徒弟,就去云游四海了。”他感慨地说着。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没能在一起,是因为女的不喜欢他吗?”

“这些已经很少人清楚了,甚至我奶奶……我奶奶也是知道听说过一点,所以我才会知道这些传闻,我一直这些只是虚传的故事,没想到真的有铸灵法师这个人,而且还治好了我。”他感恩地笑了,“哎,对了,那么是不是说你今天带我去的寺庙就是当年铸灵法师所在的那个?而如今的那代的法师就是他的徒弟对么?”他猜测着问。

“嗯嗯,如今的是清灵法师,也已是花甲之年,那个铸灵法师也是已经好老好老了,想不到他还这么厉害,还能治好你。”她开心地说。

“谢谢你梦灵。”他认真地看着她笑了。

“哎呀,不用谢啦。我们……我们是好朋友嘛,你说的。”她微微笑着答道,但很快又沉静着脸低下头来。

他也无奈地笑了,“来,喝点热水吧。说了这么多,都快凉了。”他温柔地转过身把水杯捧起小心递给她。

“谢谢,”她目光清澈地看着他,“煜罗,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他沉思着,尽力掩饰着自己的感情,“其实,我的知心朋友并不多……所以,我想好好珍惜你。”

“知心朋友吗?”她目光灼灼,眼神清明地看着他,渴望听到一个真心的答案。

他低下头来静默着,不敢与她对视。表面上风平浪静,内心是波涛翻滚着的。他从来都是乖乖地遵从父母的嘱咐的,高中绝对不会谈恋爱。这也是他曾经与自己的理智的约定。

但另一个声音却更真切地劝着他:惜取眼前人啊!更何况他也已经明白自己的心,早已对眼前的这个她生起爱意……

简直是两个声音之间的决斗啊!

“……啊,梦灵,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你一定也很饿了。”他逃避地笑了,岔开话题地说。

“好啊,我等你。”她明知他不想回答,但也很理解他的心,便也不想为难他,顺着他的意答道。

刚好,因为她也很想吃他亲手给她做的饭菜!

他明白梦灵的回答,很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你一定会因为我做的东西太过好吃而晕倒的……”他绽开笑颜,玩笑地跟她打趣道。

“好啊,那现在我就乖乖等着能让我‘晕倒的东西’吃,快去做呗~~”她像个孩子似地笑了,眨巴着眼看着他说。

于是厨房里,开始闪烁着他忙碌而又有着满满活力的做饭菜的身影……

她不知道,那是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女孩子做菜。

她也幸福地看着他的背影笑了。那一刻,哪怕是隐匿起来的爱情,也是甜的。

吃完饭后,他送了她回家。

梦灵让煜罗止步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时不过下午三四点。

“哎呀,好饿啊,在他面前我都不敢吃两份饭。”她笑着自言自语起来。是啊,虽然不算很饱,但那一顿饭菜,却是她有生以来吃得最幸福的一顿。

“记得家附近有一家小超市,去看看有些什么好吃的吧!”

她又噔噔噔地跑了进小超市里。

“这个红枣酸奶看起来很不错,”她很随手地拿起一盒来准备付钱。

“小妹妹,好久没过来买酸奶啦,最近都去哪里了呀?”售货收银员小哥熟悉地跟她笑了笑,寒暄道。

“啊?”她反应迟钝地应了声,“我以前经常来买这个吗?”她一回神过来表情呆萌地问。

“哈哈,那是啊。你都是这里三四年的老顾客了,我们这个店里的人都记得你最喜欢喝这个。”他很熟悉地跟她笑着说。

“嗯嗯,是啊,谢谢你小哥~我先回去啦,拜拜~”她的心头忽然泛一丝惊喜,原来她跟释梦还真有着共同的爱好。

收银员小哥暗暗地“噗”一声笑出声来,正准备暗暗观察着梦灵的反应。

她正准备走出门口,手里边把吸管一插,放近小嘴边一吸,她双眼便大大一睁,脸上很快洋溢满了甜甜与满足的滋味“好好喝啊!”她几乎是欢呼着。一个转身便冲回超市里再买多了两盒,拿到收银台那边不好意思地笑着。那小哥也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小妹妹,我就想着你一定会回来再买的,以前的你也是这样的,看来你一直都没变啊……还是那么可爱啊,哈哈……”

她甜甜地笑着:是啊,原来自己很江释梦还有这么奇像的地方。

一路走回家,风很轻和,撩动着她的衣服,悠然安谧的下午时光里,煦阳的光辉随意地洒在铺满小石子的路上,洒碎在一片淡淡的青苔上,散发出浅浅的金色的清绿光。时光静美。树上几只欢快的小鸟清脆地叫着,仿佛也唱着轻快的小曲,点缀了这迷人的安静,交相辉映,仿佛世间万物在那一刻,都是惬意万分的……

梦灵也嘴角上扬一个美美的弧度,欢心地笑了,享受着这美好的一切,享受着为人的所有清释美好的感觉……

她很快地迈着轻盈的步伐回到家。她静静地用柔柔的眼神看着这个家,心里忽然有了一分莫名的触动的感觉:因为江释梦,梦灵才看到了这些美好,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才遇见了心爱的陆煜罗,第一次有了真心的朋友,第一次有了家……

这一切一切,都应该感谢江释梦,她的身体。

“对了,她奶奶呢?”梦灵忽然想起了什么,疑惑地问道。

她的心突然生起一丝微微伤感的情绪来,她开始有点不安与羞愧了。她此刻的一切,都是原本的江释梦的。就是这个身体里被自己一直封锁着的那个人,原本的江释梦。她开始有点后悔了:自己会不会有点自私呢?

“唉,其实娘娘说得没有错,这一切,都是江释梦的,她也应该有她的爱人,她的生活,真真正正属于她的一切,她又是否愿意让我附身呢?”她垂下头来,仿佛是因为感受到了太多的幸福,忽然被这样幸福的正能量感化了,深深地反省自己说。

一时无言,她静静地坐下,沉思于窗前,忽然视线落在一个笔记本上。

她很想打开,但又有所顾虑,毕竟是小隐私。

还是看看吧,反正现在我们也是同一个人了。

第一页,写着,“初中,江释梦”。

第二页是释梦的清秀隽丽的字迹:

初三,星期二,晴。今天老师发下了作文,她跟我说,写得蛮好的,可以试一试去投稿,可以补贴一下家用。我犹豫了很久,因为奶奶的生活也一直都省,但她应该不喜欢我这样,而且……我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所以,我就把老师认为好的几篇抄下来先吧,等再长大一点,再去尝试吧。(毕)

哦~原来释梦有着这样的小心愿。梦灵心里想。

她又继续认真地看下去,释梦写的文章。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哇塞,还真有文采的耶。”她大概看完了10几页的文,她忽然心血来潮:不如就投稿试一下呗!

她一下子间打起了精神,找来信纸和笔,开始把释梦的文抄下来。

从太阳快要下山,梦灵一直奋笔疾书地写写写……一直马不停蹄地写到差不多道晚上九点。终于写完了~

“啊~~~”她放松地呼了一口气,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看着桌面上密密麻麻写满字的10份投稿件,满足地笑了。

明天周六,就去邮局试试吧。天气预报说,这几天可能会下雨,要记得带好伞。嗯!准备洗澡睡觉啦~她满怀期待地笑着,蹦蹦跳跳跑进了浴室……

晚风愉快地从窗外吹进来,吹着江释梦的日记本,不经意间地,吹开到下一页来。

那一页相比于前面布满密密麻麻的文段而言显得很简素,几乎一眼看过去都是空白的。但在那一页中间,却醒目有力地写着8个小巧的字,笔风坚定,却也藏了几分很容易看得出来的羞涩之意,纸上写着8个字的一句话:

“我有一个暗恋的人。”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