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梦尘缘

第十六章 等我回来

一梦尘缘 晨曦♀释梦 2950 2017-07-25 14:51:58

  农历十六的皎皎明月,拥有着十五极盛繁华过后的圆润淡熟之感,明亮的清晖如白纱般轻轻地撒落在苏州城上下一片天地之中。月给人的情怀依旧,尘缘依旧……把红线注定的双双才子佳人的心无形之中牵系在一起。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

  “妈,我回来了~”陈溪回到家朝厨房人忙碌着的贤惠勤劳的母亲温暖问候一声。而父亲则坐在餐桌上打电话,实则是陪着母亲。两人各做各事,但在距离上却很近,看起来却是那么地温情款款,惹人驻足。

  父母的爱情。

  家里干净整洁,灯光明亮地照应在陈溪的脸上,这才仔细看清他那俊朗动人的脸--竟也是个英气坦荡的帅气少年,两弯淡墨染过似的修长的清眉,一双深深亮黑的眸子透着他的凛然正气,坦坦荡荡而又有着几分内敛谦然,丰神俊逸,素爱安静,静默时给人几分腼腆而阳刚之优雅的感觉,少年气息清新而透着一身的浩然正气,有着属于自己特别的魅力。

  陈溪把今晚去市图书馆借的一本《纳兰词》放在自己房间的书桌上,在父母的呼唤下又走到餐桌上坐下吃宵夜,南瓜小米粥。

  陈溪父亲名叫陈远,戴着黑色的眼镜,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中药医师。而母亲芳兰则是市中医院的调药护士,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志趣相投,都面相温和,和蔼可亲,十分疼爱儿子陈溪。

  “阿溪,爸爸要跟你说一件重要的事。”

  “嗯?”陈溪欢喜地吃着那装满母爱的粥,抬头认真地看着父亲,正准备细细聆听。

  “我刚刚接到南阳那边沈医生的电话,他说可能有你奶奶的消息了。”父亲难掩激动地笑着说。

  “奶奶!?”陈溪一个激灵站起,惊喜地看着父亲,又看看母亲问。

  “沈医生说是见过她了,只是远远的就认出她来,但后来去细找又不见踪迹了,正帮着忙在南阳四处打听她的下落呢。所以他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我们。我和你妈打算这几天就辞了现在的工作,也打算给你转学。我们搬回南阳一段日子,这会一定要找到你奶奶!”父亲满怀渴望憧憬地说。

  “搬回南阳?”陈溪平静的脸上抹开了一阵欢心而温柔的笑意。

  那感觉仿佛是“搬回南阳”四个字自带璀璨温暖的光芒一般,深深吸引着陈溪,瞬间点亮了他的心。

  “嗯,对,搬回南阳,一定要找到你的奶奶。”父亲母亲相视笑着,笃定看着陈溪说。

  找到奶奶。?

  奶奶是个怎样的存在?说起来是一段旧事。

  那还是陈溪爸妈很小时候的事情,陈远跟芳兰都是苏州城里的孤儿,在他们6岁的时候,被人贩子拐卖到了河南,那时他们却因水土不服发高烧到快要病死,狠心的人贩子竟然就把他们扔到大山上任其自生自灭。后来被一个年轻貌美的逃婚女子救走,那个逃婚女子就是陈溪的奶奶,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就做若晴,她忘了自己的姓,只记得“若晴”还有一个“远”字的名字,陈溪爸爸为了感恩她,把自己名字改成远字,于是有了陈远一名。

  若晴用自己高超的医术救活了陈溪父母,成为他们的养母并教他们医术。一个善良柔弱的女子,就那么含辛茹苦地把两个孩子养大,与他们相依为命。这对陈远与芳兰是多大的恩情!是再生之恩。

  到后来,两个孩子青梅竹马长大成人,情投意合之下结为夫妻,生下陈溪。奶奶疼爱陈溪入骨,一家四口有着血浓于水的亲情。简单的日子原本过得平淡而幸福,但没想到陈溪6岁那年奶奶突发高烧,生了场大病,病了七日七夜,后来竟自己好了,但痊愈以后已年过半百的若晴仿佛想起了许多以前的事情,竟舍得留下一封书信便走了,从此再没了下落……

  陈溪初中的时候,父亲有朋友说仿佛是在南阳见着了奶奶的踪迹,于是陈溪一家三口二话不说马上搬家搬到了南阳住上了一段时间,挂着打工的名义,实质是寻亲。到最后也只是找到了奶奶曾住过的一间小木屋,里面有她为人治病留下的一下药方,她的字迹,还有她这个“老神医”为百姓治病救人的一些善迹。

  是的,很多人都能看出来,若晴是出生在中医药世家的,且医术高超,但从来都没人知道她家人在哪里,她为什么逃婚,还有那场病令她想起了什么。

  甚至连她的姓氏,也没人知道。

  无奈,生活需要,陈溪爸妈只好又带着陈溪又从南阳搬回了苏州。

  就这样淡淡地离开了。

  自从离开南阳后,陈溪的心便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一样,总会经常做梦,梦见回了古代,那里,陈溪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将军,他有一个很爱很爱的妻子,他们一同来到江南,欣赏着江南那温婉绝色的烟雨,相知相爱相伴。

  神奇的是,那个妻子竟是神似南阳的那个女同学。噢,不,是先认识了那个女同学再有古代妻子的那个梦。

  噢,不,不是那个梦,而是夜夜梦。

  想到这里,陈溪脸上竟微微泛红,眸光温软,仿佛是被那抹深深的思念**了心房……

  为的这个,他已经被表弟夏清笑话过不止一回了。

  半夜醒来居然喊着一个女孩的名字,不止一次,这么安静内敛的表哥居然也有脸红羞涩的模样。

  半夜醒来还要柔情蜜意地安慰自己喊着说:“是梦,是梦,是梦……”

  来苏州探亲与表哥陈溪同床睡的夏清半夜被表哥的梦话吓坏了,“什么是梦?表哥你是不是喜欢南阳那个江释梦啊?”

  陈溪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一听到“江释梦”这个名字,心跳一加速,微觉狼狈地说:“那那……那那那……那有……你别胡说……我说的是是梦,是梦而已……”

  如果不是黑着灯,夏清一定会看到陈溪那涨得通红的脸……

  夏清一脸坏笑……他已经洞悉了一切,唉,这个表哥啊,就不能在面对自己感情的时候坦白点,干嘛要那么内敛啊,唉……

  “好好好,是梦,释梦行了吧,表哥真是的,有喜欢的人就表白嘛,就不怕她被别的男孩抢了去~”夏清打趣他说。

  陈溪一听到这句话,心里微微一紧张,立刻浓浓地泛起一股酸味来,但又强装镇定地怼回去说:“夏清,你再说,你信不信我明天就把你篮球扔到日本海里去……”

  “好好好,我的好表哥,我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吗?表哥求您放过我的篮球吧~”夏清一脸委屈地看着陈溪。

  “睡觉睡觉。”

  每每夏清来到陈溪家,一到半夜,都会听到有人在呢喃梦话:

  “释梦,释梦,释梦,你别走啊,释梦……释梦……释梦……”

  夏清还能说什么,他已无话可说了。表哥的脾性他还不清楚,陈溪哪里都勇敢坦荡,唯独对感情的事,害羞得像个未谙世事的小男孩,什么都不舍得说出来。

  不表白,迟早是要吃苦头的,表哥,你就听我一句劝吧。夏清常常在心里跟陈溪嘱咐。

  说清夏清这个“表弟”,其实也是一段缘分,想当年,夏妈怀着夏清的时候被医院诊断为横胎,医院的大夫劝夏爸夏妈最好把胎给堕了。然而,陈远芳兰用着若晴留下的药方给夏妈开了一个月的中药,胎正了,夏清平安出生,如今已经是个一米七八的健康的大男孩,热爱篮球热爱运动的他令人看着很阳光舒服,与陈溪两个从小成为兄弟一般的好朋友。关系更是好得不得了。于是夏爸夏妈便认了陈溪爸妈做干哥哥干嫂子,陈溪夏清就以表兄弟相称。

  “阿溪,很晚了,去睡觉吧,这两个星期好好收拾一下行李。半个月左右我们就出发。”父亲细心叮嘱儿子说。

  “好,爸妈晚安。”陈溪含笑走进房间。

  陈溪笑得极其灿烂,明明是秋天,但看着他笑,会带给人一种春光明媚盎然的幸福感……极其有感染力。

  “南阳。”陈溪嘴角上扬一个甜甜的弧度,欢心一笑说。

  当晚,陈溪做了个梦,梦见她,躺在自己怀抱里,温温静静对自己说了一句:“我好想你~”

  陈溪那颗心啊,瞬间就酥了~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就是莫名的傻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将要见到她,心里是溢出来的幸福与满足……整个梦都是甜蜜无比的,那个晚上,真是满满都是希望与憧憬……

  他心底有一个控制不住激动的声音在喊着:

  南阳,等我。

  ……

  嘘,安静一点点,听错了?

  陈溪,你坏坏,居然骗人,你的心明明在说的:

  释梦,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