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梦尘缘

第十八章 奶奶归来

一梦尘缘 晨曦♀释梦 3955 2017-07-25 14:56:09

  真的?没有挽留的机会了吗?

  静静的夜里,梦灵无助地失意着,呆呆地想。

  明天,再见他。会是最后一面?

  不可能,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对了!一丝希望的火花在她心里闪过:小书灵不是说,有一个未知的办法,可以让她拥有她自己的身体吗?

  哪怕是未知,也是希望啊!

  这么一想,她寞然的心中又生起了可以依靠的力量,对啊,也可以暂回寺庙,然后找到那个办法!

  一定会有办法的!

  梦灵嘴角微上扬,终于有了欢喜的颜色。

  ……

  “奶奶!奶奶!奶奶你怎么了?奶奶你醒醒啊!……”

  周三一早上梦灵竟被释梦哀痛的哭喊声吵醒了。

  奶奶回来了,而且被清灵放在扁架上送回来的。

  梦灵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释梦哭得伤心欲绝……万分紧张地守在奶奶床前,一声一声的“奶奶醒醒”喊的痛彻心扉,无助至极地只剩下哭,那难过的神色漾堆砌满了释梦的脸上,柔弱到让人看见都会心疼地不得了,真真催人泪下,释梦真的都哭成一个泪人了。

  清灵法师一身灰白色的道法长衣,高高束起的长发已被一路的风尘仆仆弄得些许凌乱,神色疲惫,却也难掩他双眼的睿智与目视一切都淡淡然的气质。

  但这回,清灵却失了他的淡静,满脸都是深深歉意与自责,他眉头深锁,很是担忧在乎地看向尊灵师姐……

  “释梦孩子,我对不起你,没能好好保护好你奶奶,我,……抱歉。”清灵目光装满了歉意,看向哭得泪如雨下的释梦。

  “我奶奶……”释梦呜咽地抽泣着讲不出话来,“我奶奶这是怎么了?她到底是怎么了?”

  释梦满心悲哀,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那么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目紧闭,面色如纸一样苍白,那种心痛的感觉就塞满了心头。

  “我们……”清灵欲言又止,若有所思地思考了片刻。

  “您说呀……”释梦伤心地哀求他道。

  事到如此,恐怕隐瞒不下去了。

  清灵叹了一口气,“恶鬼,恶鬼所伤的。”

  “恶鬼?”释梦哭红的眼睛里装满了诧异,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说,“什……什么恶鬼?”

  “18年前的恶鬼,当年,你妈杜云凝怀着你的时候,恶鬼第一次复生,后来被我和你奶奶用法术封印了17年,如今的18年期限到来,恶鬼恐怕会冲破封印,重新出世,那日我和你奶奶是一起去到封印恶鬼的地方--恶鬼之地重新封印他,但没想到他的怨念越来越大,加之你奶奶离开寺庙太旧,用法生疏,竟被恶鬼偷袭……都怪我,没能好好保护她……”

  “那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释梦声音弱弱地在乎地问了一句。

  “恐怕……”清灵也悲伤着脸,不忍说出那四个字来,“回天乏术了。”

  最后那5个字,像重石般的击落到释梦心里。

  释梦一愣,脸上几乎是石化地绝望着了,没有半点生气,像是花朵枯萎了般,将要倒下……

  一阵哀惨的哭声再次响彻屋子。

  “我不相信,沈医生,沈医生!我要去找找沈医生……”释梦含着泪,执着得让人心疼,直直跑出门外,冲着沈医生的医馆飞一般地奔去。

  梦灵被刚刚房间里的忧伤的气氛感染着,躲在那小盆栽里静静地看着刚刚的一切。

  清灵难过地看着自己的尊灵师姐,但一向敏锐的他似乎察觉到了屋子里似乎不平常,隐隐觉得屋子里有一股灵气。

  他警惕地转头看了看四周,想把屋子看个遍。

  糟了,清灵法师,会不会发现自己?梦灵不安地意识到。

  梦灵把自己的气息收紧,忐忑地尽力隐蔽着自己,担忧着下一秒会被他看出来。

  清灵精明极了,一步一步朝着梦灵的方向寻去。

  “对了,那灵气就是这个方向……”清灵小声地自言自语一句说。

  只见他步步逼近,那势在必得的气势着实慎人。

  只见他走到释梦房间,那盆栽面前,梦灵的心怕的砰砰直跳,十分地不自在。

  为什么要怕他?很简单,历届法师都有一个任务,就是保护寺庙的灵物不离开寺庙,如果让清灵发现梦灵,一定会把她抓走,扔进天池,洗去灵物在人间的所有记忆,然后重新让灵物回归到观音娘娘身上修行。

  清灵的眼珠细心地看遍了释梦房间的每个角落,最后眼神落在那盆花上……

  他竟把手放在那盆花上,轻轻抚弄着,梦灵心跳几乎是要炸了般的快!他眼神深深,意味深长地对着花说了一句。

  “怎么找不到呢……感觉明明就在这里!”说完他竟单纯转身离去。

  梦灵不敢相信地懵着:他没有发现自己?

  对了,自己可是千年灵物呢!怎么可能被一个只有40年道行的小小法师看出来呢?

  是的,清灵今年不过60多岁,花甲未及,虽有慧根,但而且开悟太晚,修为当然比不上铸灵。

  清灵是20多岁才进的寺庙,放下了他曾今生最放不下的东西,最放不下的人,才进的寺庙。

  而铸灵不同,铸灵从小被师爷高灵法师留在身边,2岁懂事以来便一直学法,加之天资聪颖,深有慧根。至今已96岁,就已有九十多年的修为。

  梦灵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自己的千年修为还这么厉害!小书灵说过自己还能制服恶鬼呢,这下还能不让法师看出,至于到时候铸灵能不能看出,她就不知道了,管他呢,现在,她不禁只为自己的千年灵力而感到自豪。

  这千年灵力啊,真是好极了!

  释梦抓着沈医生的手轻轻喘着气跑了进来。

  沈医生的确被释梦那哭了的着急的样子吓坏了,因为从小到大,释梦在她眼里都是从容安静的小女孩,今天,这是怎么了?

  沈医生镇定地从药箱取出一些诊断的用具跟各式奇特释梦从来都没见过的药,他把手指娴熟地放在奶奶手上的脉上,开始为奶奶诊断起来。

  释梦着紧关怀地紧紧看着奶奶,拧着两道挂满忧伤的清眉,两滴眼泪刷的就流淌了下来。

  “噢,对,我得请假。”释梦呜咽着,拿出手机给班主任打去。

  “喂-老师,”释梦那泪音沙哑地轻声说:“老师,我奶奶……我奶奶出事了,我得请假。”

  老师安慰了她并答应了。

  “恐怕……”沈医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的神色,眼里满是抱歉。

  释梦担忧地皱着眉,恳求地看着沈医生。

  “恐怕……活不过明天。”

  释梦彭的一声绝望地晕倒在地上……

  沈医生连忙扶起她那文弱的身子。

  清灵忍不住也小声哭了……

  梦灵惊讶地也跟着悲伤着。

  “沈医生……”清灵哀哀地问一句。

  “她心脉断了,五脏六腑都被震伤了。恐怕不是简单的外力所伤。是……”沈医生认真地问。

  “你猜的没错,是恶鬼。”

  “我医的只是人的病,这些伤,我没有办法。实在抱歉……”沈医生低低回复一句。

  “好,多谢。”清灵流下眼泪,感恩地回答。

  “释梦只是受到了太大刺激,暂时晕过去,我给她开点安神的药,一会她就会醒的。”沈医生以长辈的疼惜看着面色像梨花般苍白的释梦说。

  “我先告辞了。”沈医生默默收拾好东西,一脸伤心,歉然离开。

  “尊灵师姐,当年我就劝你,不要为了江尘天放下那么多,违背对佛的诺言,这一切,该来的也总会来,师弟我也救不了你了……”清灵是深深的自责。

  “可怜的释梦孩子,连你的那份苦也要继续承担下去。18岁的生死劫,怕也是逃不了了……唉……”

  清灵独自安静了半个时辰,准备离开释梦家。

  “释梦!释梦!”门外来了两个女孩子,关怀地喊着她的名字。

  是简月和苏颜。

  “伯伯您好,我们在学校听说释梦奶奶出事了,立刻向老师请假,过来陪着释梦。释梦奶奶怎么样了?”苏颜着急地问清灵法师。

  “释梦刚刚晕倒了,现在在里面休息,她奶奶,恐怕活不过来了……”清灵无奈地回复着两个孩子。

  “释梦~”两人冲了进去。

  清灵走回屋里,想等孩子醒来。

  听到两个好朋友的呼唤,释梦很快醒来,才刚刚睁开眼睛,看着苏颜简月便看见了依靠似的无助地抱上去,伤心欲绝地被悲伤掩埋,呜呜呜大哭起来……

  两人安慰着她,眼泪也跟着上了来。

  “对了释梦,我这里有一本‘留魂法’,是一个世外高人给我们的,现在我们只要找到一个叫清灵法师的人,或者可以先救活你奶奶。别怕别怕,还有希望的。我跟简月都在。”苏颜暖暖地安慰她道。

  释梦睁着红红的眼睛,无比感动地看着苏颜,眼里燃起了两分希望,“留魂法?”

  清灵听到自己的名字,一脸难以置信,想要说话,但被简月抢先了一步。

  “是啊,那世外高人托我们给清灵法师,说能救人性命,这不,苏颜一听到你奶奶出事就飞回家找了出来带了过来,但问题是我们要怎么找到那个什么什么清灵法师啊?怎么办?”简月微微皱眉,茫然地问道。

  “我就是清灵,给我吧。”清灵法师淡静地回答。

  “你……那就是清灵法师?”简月苏颜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苏颜把旧书笺递给他。

  什么也顾不上解释,清灵就扶起尊灵,两人在床榻上盘腿而坐,运起法来。

  三个女孩惊奇地心中充满圣意地看着那个画面,清灵念起“留魂法”上的咒语,与尊灵两人身上起漫起一阵金黄色的光云,像神话一般,金黄色的光芒仿佛有着神力,像种能量似的治愈着奶奶。

  不一会儿,做法完毕。但清灵法师那凝重的神色并没有散去多少。

  释梦充满希望地敬重看着清灵问:“怎么样了?”

  “伤得太重,只能保她10日的命。10天后,命……”清灵不忍心说出那几个字来。

  “十天也行,十天也行……”释梦安慰自己道。她热泪盈眶,“简月苏颜谢谢你们……谢谢……谢谢。”她无比感恩地抱住了她们。

  “傻瓜释梦,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简月苏颜笑着安慰她道。

  “谢谢您,清灵伯伯。”释梦感激地看着他。

  “不客气,孩子。”清灵答。

  “这本法书,谁给你们的?他现在人呢?”清灵在乎地问道。

  “啊……我们答应了她不说的。”简月看看苏颜,难为情地回答清灵。

  “好吧,那这书笺我给回你们了。”

  清灵深深的怀疑:是铸灵回来了。

  “你们可知道,这本‘留魂法’是我寺庙的东西,我只想知道,是不是我师父铸灵法师回来了?能不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清灵几乎是恳求着的。

  “铸灵师父?”简月苏颜疑惑地相视着,“不是,她是个老婆婆。”

  一个不小心,简月说漏了嘴。

  简月一反应回来,又无辜地看了看苏颜,悔意悄悄地捂上了自己的嘴。

  “老婆婆?”清灵疑惑极了。

  难道是她?

  “她还活着?”清灵自言自语地惊喜道。

  释梦一脸懵然地看着她们跟清灵法师的对话。

  三个女孩此刻更是面面相觑,清灵难道认识“她”?

  “如果她还活着,如今也有90多岁了吧?你们见过她是不是?如果我师父知道她还活着,一定会很开心的!能不能告诉我,她身体依旧安康吗?”清灵脸上绽开了喜悦的笑容。

  “好,她身体很好。”简月单纯地回答他。她又说漏嘴了。

  下一秒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真恨不得马上挖个地洞钻进去……

  铸灵,为什么会开心?

  铸灵跟阿月婆婆,认识吗?

  10天后,又将是怎样的一片新的天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