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梦尘缘

第二十二章 情谊渐深

一梦尘缘 晨曦♀释梦 6888 2017-07-25 15:06:37

  “梦灵,我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正式提一下。”煜罗说得一脸正经,温柔款款地看着她淡笑。

  “哦?什么?”她眨着亮如星辰的眼睛好奇一问。

  他很是郑重与情深脉脉地看着她:“你是否愿意答应--做我陆煜罗的女朋友?”

  他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像流动的钢琴音一般,如水地进入她的耳里,她的心里,清澈的,温暖的,像一个承诺,一个属于此刻与未来的约定。

  “我……”她眼神一怔,静凝着,有点微微被那样的温柔触动了,然后……剩下莫名的迟疑。

  “不愿意吗?”他研究着她的怪怪的表情,心里有点疑惑。

  “当然不是。只是,我……”她很快肯定自己对他的真心,“煜罗,我想三个月之后,我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说,你要等我等到那一天,我再答应你,好吗?”

  她眼里仿佛装满了月亮似温温的柔光,无比诚恳地跟他说道。

  “好吧,那我答应你。”他的语气很是宠溺与纵容。因为在他心里,她的一切要求,只要他能做到,他都会答应。

  因为啊,喜欢的人,就是要来宠爱的呀!

  煜罗梦灵两两相望,凝眸而笑,那画面淡若清风却带着微微的甜丝丝。

  后来,他们又约定了这段时间为了好好复习,少点联系,争取专心考个好成绩!

  这个,其实是释梦提议的。梦灵虽然觉得,爱情跟学习不相悖,但是现在这身体,是释梦跟梦灵两个人的。就得相互迁就一下,更有,释梦虽然很开心自己那几次很高分的成绩,但是,她还是希望,课还是自己上回来,比较踏实。

  于是课堂上出现了那么一幕,释梦逾越不过自己上数学课与英语课就犯困走神的旧习惯,每每到释梦上课莫名想睡觉的时候,梦灵就会醒来,

  “释梦坚持住,先不要睡,好好听完课先吧。”

  一个声音在释梦心里响起,春雨般落入她那上课的枯燥的心……

  “其实,我是怕……”释梦微微无奈着在心里渐渐跟梦灵敞开心扉诉说,

  “我小时候数学英语被老师吓坏过……一直有阴影,我……”

  “你别怕,我在呢,”梦灵亲切地鼓励她道。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而且你可以把老师想象成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试试~”梦灵笑着安慰引导着释梦温声在心里说。

  释梦听到她那句“你不是一个人”时候,心里有一种暖暖的感动,莫名地悄然间有了力量的感觉……

  友情,萌生了?

  “谢谢你,那我一点一点试试……”她回答得甜甜,比起以前有了更大的决心与动力。

  在梦灵的陪伴下,释梦开始慢慢地适应起来,抬头认真看着黑板,听着老师讲课,手里边开始慢慢写起了笔记……神情静静,心里边生起两分勇气,一点一点跨过了心里的那个疙瘩……

  原来,认真地上好一节课,也不是那么难嘛!

  江释梦的世界,开始有了实质的变化,她开始被梦灵那积极的性格感染,在她的带领下,不仅仅是以前那个单独霸占了释梦身体奋发的梦灵了,而是真正的江释梦,开始认真学习数学英语,上课认真听课,积极向老师问问题,下课复习,回家也复习。

  那房间床头的墙上,开始贴满又撕下又重新贴满的一遍又一遍的便利贴,别小看它们哦~那是梦灵跟释梦共同讨论过最适合那时候的学习复习方法,那释梦开始认真踏实地背公式背单词短语,发现只要多花点时间,多花点精力,再认真一点,还是很有收获的!

  那个向上爬的过程很艰难,同时却又是累并快乐着的。

  释梦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可以逾越过那么多她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东西。

  重要的是,在那个过程里,释梦跟梦灵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了……

  从两个人相互提出不同的意见,到商量,到理解到对方那新的角度看法,还有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最后到达成共同协议,然后两个人一起努力有所行动,一起并肩作战地实施,那种明明是两个人却可以合作成一个人的体验,很是美妙与新奇呢!默契就一点一点在两个人之间产生了!

  释梦开始接受梦灵了,渐渐会因为梦灵的一句话而笑,而梦灵也越来越被释梦那乖巧善良的性格所感动,越来越喜欢这个身体,与这个身体里的灵魂--江释梦了!

  其实更多时候,是梦灵在一旁提醒释梦,而释梦刻苦踏实地用自己的行动完成那一切……合作得十分融洽与和美!

  以前梦灵做过的努力,现在全部一点点换成了释梦,早上早早起床背书,中午做两个多小时的数学习题,晚上被床头上的便利贴……每一天都是繁忙而充实的,释梦那青春着的认真的模样,更是迷人有魅力的!

  努力的样子最是有魅力了!

  因为梦灵,释梦的世界好像真的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仿佛渐渐有了色彩斑斓的明媚的颜色……

  就像陆煜罗初见梦灵时,她那双宛如点燃着温暖火光的眼睛一般,美好,热烈。

  认真勤奋用功的日子真的过得特别快乐而踏实!每一次完成学习任务的体验,都是清朗而愉悦的!

  连苏颜跟简月两个人看到了也震惊释梦那认真学习的样子。她们还是呆呆地不敢相信地看着释梦手不释卷地每时每刻专注入神的样子……愣着,惊着……

  与一个半月之前的“她”的变化不同,梦灵的奋发是突然的,不可思议的,判若两人而热烈的;性格大变的奋发。

  而此刻的江释梦则是踏实地自己改变自己,这是一步一步来的,渐渐改好坏习惯,渐渐喜欢上学习的,有个一点一点的过程,但她那认真起来的样子着实让人震惊。踏实的,那是一种让人心服口服的震惊,江释梦,是真的努力起来了耶~!

  欢喜这样的努力与进步之余,释梦心底清澈澄明地明白,梦灵的存在,其实真的改变了自己很多很多~

  而且还是,好的改变!

  除了偶尔,梦灵跟陆煜罗偶尔拥抱亲吻的时候,释梦会被梦灵施法深深沉睡,其他时候,这两姐妹,相处得也太融洽了!

  哎?不对,什么时候,成两姐妹了?

  嗨,差不多,梦灵比释梦大不了多少,也就,一千两百多年而已……

  哦,好吧,大很多。

  有一点是真的,如果,让释梦发现梦灵借着自己的身体跟别的男生那么亲密地亲吻与拥抱,释梦一定会深深抵抗与拒绝,然后发疯傻掉的……

  等等,什么叫“别的男生”?

  难道本来就有一个男生?

  噢,当然不不不,释梦可是个乖乖巧巧,暂时还不想对感情感兴趣的纯洁善良的女孩子呢!

  文静乖巧,温顺善良,执着起来偶尔会倔强得可怕,这是这段日子梦灵对江释梦新的认知。

  积极热情,对生活满怀希望与憧憬,敢爱敢恨,勇敢面对一切困难,这也是这段日子释梦对梦灵更深的了解。

  无论哪种,都是魅力深深的,然后都逐渐一点一点带有温和力量般感染了对方的。

  *

  奶奶并没有发现释梦的异常,因为梦灵找过小书灵要过屏蔽灵气的方法,除了阿月婆婆仔细了解过释梦的生辰八字,她也知天机不可泄露,所以绝对不会说出来。世上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一体二魂的事了。

  梦灵更想的,更是希望能拥有自己身体的事啊!

  只可惜,毫无头绪,怎么办?

  干等?

  无奈,等,能等来个什么方法?

  别想了,明天就期中考试了,和释梦一起面对好才对!

  *

  星期四,下午放学,释梦上完课,在回家路上,心情很是愉快,奶奶身体恢复得很快,这让她笑得灿烂,那样踏实的努力,还有梦灵的小小陪伴,时光有点美好,温暖了她内心深处那份深藏的孤冷,生命变得开始有意义,有了不一样的颜色……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从盛夏换成初秋,再从初遇梦灵的秋初到如今的初冬……释梦已经满了17岁,向着18岁的成人青春迈去,是朝气蓬勃活力四射的年轻的单纯懵懂的花季……

  未来的,18岁,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字眼。

  特别特别美好。

  *

  又饿了,释梦路过家附近的小超市,一天吃两个人的饭的她终于明白,饿到吃两份饭的感觉是什么了。

  因为她每天都是这种感觉。。。

  进了超市,释梦拿来两瓶红枣酸奶就付钱,收银员小哥依然笑着熟悉地寒暄道:“小妹妹,最近好久都没来买酸奶啦,去哪里了呀?”

  释梦笑得很甜萌,“谢谢小哥,最近忙着家里的事……”她说得有点不好意思,对他的态度亲切又友好。

  “啊,红枣酸奶~”梦灵欢喜的声音在释梦心中响起。

  “你也喜欢喝?”释梦忍不住出声地惊喜问。

  这可把小哥给吓坏了,正一脸懵逼地看着释梦莫名地自言自语。

  “嗯嗯!”梦灵笑着应了释梦。

  释梦也笑了,转身拿来一支瓶的半升的红枣酸奶,付钱。

  把小哥再次吓坏了!

  两个人一个身体一瓶大酸奶快乐而满足地喝着……享受着静静的舒服悠闲的时光。

  释梦心里甜甜的,想不到,有了梦灵,自己的生活竟变得如此平淡而快乐。

  梦灵心里也暖暖的,相不到,释梦竟会那么疼爱自己。

  “谢谢你,释梦。”

  “嗯……”释梦摇头,“梦灵,是我谢谢你才对……”

  “我们都帮了对方!”

  “嗯嗯,对!”

  “对了,梦灵,我有个事想问你很久了,上次投稿的那个是你帮我的吗?”释梦问得温温然。

  “是啊,其实,是我觉得你应该迈出那一步,就帮你擅做主张了。现在,你是愿意的吗?”

  “当然,我要谢谢你,投稿成功了,我用了那两千块钱买了补药熬给了奶奶喝,这次多亏了你呢!谢谢你梦灵~”

  “不用客气……哎呀释梦,我们两个之间可不可以不要动不动就说谢谢的啊,都好腻了。”梦灵笑着哀求一句道。

  “嗯嗯,那好,那以后我们之间就不说谢谢了!那这是我们的约定哦!”释梦满怀天真单纯地讲。

  “嗯嗯!”

  “还有,”释梦善意地眨着眼,接着温柔认真地问起,“一梦,这个笔名,是你起的吗?”

  “嗯?……”梦灵一时反应不过来,有点呆,“一梦,嗯,是啊,我们名字都有个梦字,现在又在同一个身体里,所以就叫一梦吧!”

  释梦笑得温婉如水,心里被暖暖触动着,“那你就是说,我们就是一梦的意思吗?”

  “可以吗?”

  “可以。”释梦笑着回答地稳稳而笃定。

  梦灵像被人肯定与赞许了一般,笑得开心极了,得意可爱地笑着说:“释梦,那你要记住,我们永远是一梦。!”

  “嗯嗯,永远是一梦!”释梦开始很信任梦灵,渐渐能接受她与自己共存的事实了,那种浓浓的友情仿佛被“一梦”这个笔名变得更像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总之啊,释梦跟梦灵的感情是越来越好了!亲亲甜甜的,给了人以温暖的陪伴的力量。

  两个人都在欢快地笑着。

  “对了,释梦,我上次从你脑中取走我跟陆煜罗的记忆的时候,不小心把我在你身上的其他部分记忆也弄丢了,你现在能不能跟我好好介绍一下有关你生活的一切啊?”她问得真诚。

  “嗯嗯,当然可以。”

  “首先,我有两个很好的朋友,分别是简月跟苏颜,简月是初中以来就是好同学,她呀,是个单纯到有点傻的姑娘,很容易相处,但是有一点要注意的是,她家教很严的,因为她爸爸是某中学的领导主任,妈妈则是初中的地理老师,所以简月地理成绩很好,考过全级第一,但是其他科就一般,在班里级里排名中上水平,喜欢打篮球的男孩,因为她小时候被一个打篮球的教练在马路上救过一次性命,所以有着喜欢篮球男孩的情怀。

  “其实说起来蛮愧疚的,她以前总是约我去看篮球赛,结果每次我都碰巧有事要忙,没能陪上她……”说到这里,释梦又自责地摸摸后脑勺,微觉歉意地低下头。

  “等到下次我一定得好好补偿她一次,狠狠陪她看个够!”释梦又很有义气地许诺说。

  哦~原来是这样。

  “那苏颜呢?”

  “苏颜呢,是初中不太熟的隔壁班的同学,但她以前就跟简月熟,高中之后就跟我做了同桌的,她也是很善良的一个人,因为她爸爸是警察,妈妈是律师,所以苏颜性格温和稳静一些,还有可能因为遗传吧,她观察力很敏锐的,什么事都很难逃出她的眼睛,尤其是她妈妈还特意栽培她的,经常带她去法案现场观察寻找一些证据之类的,所以放假我跟简月都很难找到苏颜。她也有着很大的怜悯之心,经常都爱护很多的东西,心地很柔软的。我们三个性格各异却有着共同点,有着志同道合的一面,所以三个人经常约在一起玩,她们对我很好的。嗯……如果轮到你醒着,你也要对她们好点,行吗?”

  “嗯嗯,我会的,而且,我想她们对你好的原因,是因为你对她们也很好吧!”梦灵信心着猜测问。

  “释梦,我看得得出来,你是个很善良很善良的人,对朋友都特别好,你才是心最柔软的那个人,对吗?

  “在我之前附身到你身上的时候,我就能体会到你骨子里的性格,是可以感染我的,善良给人的正气的力量,是融化在血液里的,你有这种力量,我能感受到。”

  释梦被夸得不好意思了,谦然腼腆地笑着:“我哪有你说得那么好~都是奶奶从小教的,奶奶说过的话,我都听。”

  “那……释梦,你的父母呢?”梦灵小心翼翼地问起,

  “他们……很早就过世了。”她脸一失色,淡淡地回答。

  “怎么……去世的?”她问得更小心了。

  “我不知道。奶奶……从来没跟我说过。”释梦脸上浮起一阵伤心的颜色。

  “试试去问问她好吗?”梦灵提议道。

  试试。

  *

  “奶奶……”

  ……

  “傻孩子,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知道太多对你学习不好,而且奶奶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奶奶无奈地笑着,还是不愿意把真相告诉释梦。

  释梦一阵低落。径自离开。

  “释梦,不如考完试后我跟你一起回寺庙查查,我有天书,说不定能知道呢,怎么样?”梦灵提议道。

  “真的吗?”释梦惊讶中带着一分期待的开心,还有一点感恩的激动。

  “当然!”

  “梦灵你真好!”她无比感动地真诚亲呢说一句。

  “嘻嘻哈哈哈~”梦灵甜甜地笑着……

  “梦灵,你的笑好特别!像我第一次在寺庙里遇见你一样,那笑声既好笑又让人听着心里温温热热的。”

  “有吗?有吗?我一千多年都是这么笑得呀……嘻嘻哈哈哈!”

  “哈哈哈……”

  释梦跟梦灵无比欢快地相互甜蜜地笑着,空气里仿佛也漾着醉人的惬意与幸福……

  一梦,有了彼此,日子都渐渐过得特别安稳与开心了呢。

  *

  初冬,天气微冷,人们都换上了冬装,穿起外套,奶奶身体好了之后,收拾好冬天的衣服,与释梦交代好一切和依依不舍告别后,就搬到了寺庙。

  家里就剩下释梦跟梦灵了。

  很快到了周五考试,与以前的考试不同,释梦这次是信心满满的,因为梦灵跟自己一起做好的准备,心里踏踏实实的,有实力,就一步一步坦然地走入了考场……

  释梦从来都没试过,能像这两天一样,那么坦白地考完这次试。

  周六补课,一考完期中试下午放学,煜罗就迫不及待拉着梦灵的手,走到了球场边无人的地方……

  哎呦~是小约会哦!

  “煜罗,你怎么这么快就来找我呀,我还……”她话还没说完,煜罗就用他的手指轻轻印在她的唇上。

  她呆住,直直静静看着他,感受他眉梢间的温柔。

  “梦灵,我想到一个很好听的称呼,”他英俊的脸上露出帅气的笑意,直直把人迷住……

  “什么?”她两分期待,脸上浮现着对他的喜欢与钟爱的颜色,静静凝望着他那双炽烈而神秘的眼睛……

  他双手温柔地拢住她的肩,是一脸正经的深情,“你以后,叫我陆郎好不好?”他满心欢喜地看着她说。

  她呆萌一听,反应过来粉嫩的脸马上变得红红的,轻轻愣着,眼里流露着少女的娇羞:“不要,肉麻死了……”

  她声音甜甜,无比羞涩地温柔地拒绝了。

  他看着她脸红的样子,越加温柔得意,笑得跟盛开的花一样灿烂:“就没人的时候叫嘛,没关系的~”

  她娇嗔看了他一眼,那个眼神仿佛蕴藏了世上所有的温柔:“你怎么能想出这么肉麻的一个称呼来?”

  他笑而不语,就静静看着美美害羞无比的她。

  她独自可爱地低下头,轻声试着说:“陆~郎?”

  两个字间顿了顿,很婉转,含着她的一分好奇,流露着淡淡的情意,听着便像蜜似得酥骨~

  他听到不觉悄悄地笑了笑,脸上漾起一丝甜甜的幸福笑意,被她那样叫着,心里顿觉柔暖暖的,很是温馨呢……

  “你在笑什么?”她好奇打量着他那暖若春风的笑,看着他的眸光闪闪,醉人情思全写在秀美的眉眼上……很有少女的初初妩媚的清美在,很是迷人……

  他依然笑着,趁她问完,他便深深吻住了她。

  爱意满满的吻,久久才舍得放开来……

  “你说呢?”他笑得撩人,感觉幸福感爆棚地深情看着她说……

  她被他捧着脸,只能温柔地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脸上是粉红粉红的……一层薄薄的红晕,显得特别好看!

  他微微笑着:“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就叫我陆郎好不好?而且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不要告诉第三个人……这是我们的小秘密跟约定,好不好?”

  “嗯嗯,”她羞笑着轻轻点头,心底幸福到直冒泡……

  “现在叫一遍……”他笑得像个孩子,天真地央求她道。

  “啊?……”她呆住。

  “叫嘛~”他那笑意盈盈的真诚的小眼神特别撩人。

  “陆……陆郎。”她羞到不行,脸是涨红涨红的,声音嫩嫩~无比温柔羞涩……

  他眼里闪起柔光,脸上绽开一抹无比灿烂的笑,得意极了!

  “再叫一遍!”

  ……

  “陆郎~”

  “再叫一遍……”

  “陆郎……”

  “再叫一遍……”

  ……

  陆煜罗似乎玩起劲来了……

  她温柔地笑着推开他……随后一脸羞涩地跑开了。

  “梦灵,等等我……”煜罗笑得无比幸福…,朝少女轻盈的背影追去……

  唉……恋爱中的男孩啊!

  *

  时光很美很美,安然而温暖,因为有着那个人的陪伴,平淡而快乐,因为那个人的给予的点点温情,生活不知不觉多了那个人,人生开始有了光明与温度……

  世人都爱温柔,就像孩子都爱吃糖。

  *

  “183**32****”简月终于提起勇气拨起那个号码。

  “卟,卟,卟……”电话接通中,而简月莫名的是一脸期待,面色是微红而热的,心跳的扑通扑通扑通快……

  “喂,请问是谁啊?”

  电话那头响起了那个很好听的充满磁性的男孩声音。

  简月带着半分羞涩,一听到他的声音瞬间就倩笑了,“喂,是,夏清吗?……我是简月……”

  ……

  *

  周一上午,学校下课,梦灵刚刚见完陆煜罗,笑得甜蜜,欢喜地走回自己教室坐下。

  才一会,简月便激动地飞似得冲过来释梦教室,惊天动地地大声喊着:“释梦--出来一下,有有有有有大事要告诉你……”

  简月仿佛是被自己那消息给吓着了,竟激动地有点结巴了。

  梦灵有点惊讶了,从来没有见过简月这么吓人的激动过。

  她一走出去,简月神情复杂地就一把抓住她的手:“释梦,我有件大大大……大大事情要告诉你!……”

  “嗯嗯,你说。”

  “那个……陈陈陈陈陈陈陈陈……”

  “陈什么?”梦灵好奇地问。

  “陈陈陈……陈溪要回来南阳了!”简月激动地喘着气,终于一口气把话给说清楚了。

  梦灵呆住……

  简月继续一呼一吸地大口喘气……

  ……

  陈溪,要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