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梦尘缘

第二十五章 他失恋了

一梦尘缘 晨曦♀释梦 4381 2017-08-17 22:41:47

  “陈溪,你在想什么?”

  “哦,没,只是觉得……没事,可能是我想多了。”他努力平静下心,勉强地笑着安慰着自己说。

  是啊,整个中国那么大,一模一样的手表多了去了,这么会那么巧呢?或许是记错了,记错了。

  陈溪脸色突然有点难看起来,却很努力地安慰着自己躁动受惊的心,寻求平静地祈祷着: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对了,”陈溪转移了注意力,淡笑着,想起什么般,伸手从包里取出一张小纸条。

  看样子,仿佛还是提前特意准备好的呢!

  “这个,是我的电话号码,有需要的话就联系我吧,会方便很多。”他温和笑着向她递去。

  她轻轻巧巧接住,眼底满是半露出来的欢喜之意,眉眼动人,犹带笑意。

  她声音满满是温情:“嗯!好,谢谢你,陈溪~”

  简单的“谢谢”二字,是藏了多少分羞涩的爱意啊。

  “别客气。”他暖暖而笑。

  释梦到家了,陈溪看着她的背影,与她挥手而别。

  *

  释梦回到家,瞬时就眉开眼笑的,一下子把自己内心的激动与无比欢喜的心情释放了出来……

  是的!他真的是回来了。

  那个他,不再遥远,而就在眼前。

  她看着那张写满数字的纸条,不由衷真心一赞:“他的字真好看!”

  那美美的小眼神啊,甚至有点花痴的感觉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情人眼里出西施。”

  但事实确实,陈溪的字是挺好看的来着,字如其人,朴实有力,字迹俊秀,很是一股正气流露其间。

  “183166……”她笑着滚到床上,无比温柔地念着。

  “183166……”

  ……

  “183166……好了!”她的心情是无比地舒畅与开心,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的天真。

  仅仅念了3遍,释梦就把陈溪的手机号码背得滚瓜烂熟了。

  容易满足,傻笑着而执着的女孩子。

  青春期懵懵懂懂处于暗恋期的女孩子。

  一切都是因为,那青涩的爱意。

  因为是他。

  因为放在心尖上,所以很在乎。

  “啊呀……怎么把梦灵给忘了?”释梦乐昏了头,于是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让白嫩嫩的小脚丫穿上天蓝色拖鞋,跑到奶奶空了的房间,那尊小小的观音金身前。

  “梦灵,你可以出来了。”

  一阵微蓝色的光云从释梦身上逸出,进入到观音小金身的眼睛里。

  释梦跟梦灵约定好了,每每到夜晚,梦灵就离开江释梦的身体,回归入到观音娘娘身上补充灵气,也是留给彼此一个独立的个人空间。到早上再重新附身。

  这个很需要。

  “释梦,你今天放学后都去做了什么呀?我在里面睡觉都能感觉到,你心跳好快啊,害得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释梦脸一红,淡淡的羞笑在脸上溢开来,“没……没有啊,或许是你可能是感觉错了。”

  “对了梦灵,我,我想求你个事。”释梦温温然,语气中透着真诚的恳求。

  “什么?”

  “你有没有办法能找到一个,名叫若晴的老奶奶?”

  “若晴?……这个名字好熟悉啊,我好像有听过。大概是怎么样的情况?”

  “嗯,若晴奶奶今年大概六十二岁左右,精通医术,脖子后左侧有一个太阳般圆圆的胎记,还有的就不太清楚了……梦灵,我求求你,一定得帮我找到她可不可以?”释梦无比真挚地哀求她说。

  “好好好,答应你便是,我回头找找小书灵帮忙就简单啦!”

  “谢谢谢谢你啦……”释梦心花怒放,笑得不知多么开心,撒娇似得跟梦灵感谢着。

  “释梦,你今天干嘛了?怎么这么开心?”梦灵笑着很是惊讶她的欢喜。

  “没有没有……就是见了个好久不见的朋友而已。”

  “是吗?”她半信半疑玩笑地问。

  “嗯嗯,当然。”她依旧笑得美美,心也美美。

  因为他回到南阳,也在这个城市,她的心里多了很多稳稳暖暖的踏实的感觉。

  而且,这种感觉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能给的,特别的存在。

  是爱。

  ……

  “梦灵……”释梦仿佛想起了什么,渐渐收敛了笑意,转了脸色,突然变得黯淡了起来,神情恍惚了一下,似乎遇到不大妙的事情。

  “怎么了?”

  “那个,你的陆煜罗……是不是在1班?”释梦心里突然来了个惊颤,几乎是愣着问。

  “是啊,怎么了?”梦灵若无其事地再问。

  “哦,没什么,没什么……”释梦沉静着脸,失神地说。

  释梦退去了所有的笑意,眉心轻拧,神色凝重地回答。

  “晚安。”

  “晚安。”

  一种不安的预感漫上了释梦的心头。

  在欣喜夹着担忧中,释梦心情复杂地睡着了。

  *

  陈溪回到家,忍不住淡淡回忆起刚刚与释梦的重逢相遇,嘴角不觉上扬一个好看迷人的弧度,这一面,真真是等了太久。

  只是心依旧隐隐希望着,那个手表,不是真的。

  “只是巧合而已。”他眼神清亮,无比虔诚地祈求低声说。

  “阿溪~”父亲叫一声。

  “哎,爸,来了。”陈溪应声走出客厅。

  陈远跟芳兰在一起商讨找奶奶的计划,“阿溪,你还记得奶奶上次在南阳的小木屋吗?”

  “记得,爸,你是觉得奶奶曾回过那里吗?”

  “我明天跟你妈回去小木屋看看,明天周四,夏清总想着跟你一起去打篮球,明天晚上你就过去跟他一起吧,等我们找到一点东西,我再回来告诉你。”父亲神色稳重而慈爱。

  “好的,爸。”

  “叮铃铃……”陈溪电话响了,他走回房,心里莫名燃起几分莫名的期待,微微紧张又小鹿乱撞地拿起电话……

  “是江释梦,是江释梦,是江释梦。”

  内心深处就是这样潜意识地说着。

  然而天公不作美,来电图片显示~

  是夏清那货。

  “喂,大表哥,明天过来我家,我们试一下喝喝酒怎么样?”夏清极其热情地邀请他说。

  “我看着你喝就好啦。”陈溪讲得一丝潇洒地仗义而笑。

  “表哥,你不要这么三好学生好不好~”夏清语气是孩子般的调皮。

  ……

  夏清小时候经常闯祸,而陈溪仗义,一腔哥哥情地经常帮他求情甚至抵罪,所以,他俩关系很是好。

  *

  周四,一早上,天就冷冷地落了点微雨,12月1号,风呼啸地冰冰吹着,冬天似乎越来越近,想要把人寒到骨髓里去。

  今天,是特别冷的一天。

  “梦灵,我求你个事,今天,你不要跟陆煜罗走到一块好不好……”晨起附身前,释梦央求说。

  “怎么了?”

  “没什么,总之我求求你一次好吗?”

  “好吧,我尽量……”梦灵有起两分小受伤,想到自己的陆郎,真就有点不舍得了。

  对,她的陆郎,梦灵的陆郎。

  梦灵还真就没跟释梦提起过陆煜罗的事来,就像释梦没有跟梦灵说起陈溪一样。

  小女孩的小心思。

  然而,偏偏天不遂人愿。

  第二天陈溪还是遇见了陆煜罗。

  周四一早,走廊上,陈溪便看见了陆煜罗。

  “陆兄,陆煜罗?真的是你?”

  “陈溪,你怎么……你转学来南阳了?”两人一阵狂热的惊喜……

  ……

  好朋友见面,南方与北方的相会,那缘分妙不可言,他们谈得很合契,真真有几分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知己感。

  陈溪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看陆煜罗的手腕,有没有那只手表,只可惜穿了冬装的外套,把他的手表盖住了。

  陈溪却以为没有,神色淡淡,小小地松了一口气,悬着的那颗心总算微微地安了下来。

  “煜罗,那天晚上在车里灯光太暗,竟没看清楚你的样貌,你长得好生俊朗,气质绝佳,很是阳光儒雅,真是风度翩翩难得的君子啊。”陈溪不由赞叹一句说。

  “陈溪,你别这么说嘛,你也是很帅气的一个人。”陆煜罗谦虚地回赞着。

  “对了,煜罗,那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她,是不是也在一中?”陈溪心里微忐忑,略显在乎地问起。

  “真的什么都瞒不过你,嗯,她也在一中,有空介绍你认识。”煜罗神情很是愉快。

  “好。”

  *

  下午放学路上,陈溪释梦又走到了一起。

  淡淡的诗意,又在两人间悄然燃起。

  “江释梦,我想问你个问题。”陈溪浅浅真挚,认真地提起了那份勇气。

  “什么?”

  “你……”

  但是怎么又迟疑了呢?

  “你……你最喜欢纳兰的哪句诗?”他涩涩然吐出这几个字。

  哦,该死的,怎么会问到这里来了?

  “嗯……”他问得简单,但她却思考地认真……那女孩朦朦胧胧的眼神认真的模样,很是可爱。

  他则静静等着她的回答,因为他最喜欢的是那“一生一代一双人……”

  “嗯……最喜欢纳兰的,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释梦一脸美好地说起。

  那轻轻一听,陈溪微惊地感动着,继而补上:“……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释梦反应过来轻轻呆了,转头一看,巧巧地对上他温柔似水的眼神……“你知道?”

  “我知道,因为我也很喜欢。”他回答得认真而很笃定。

  “释梦,你……”内敛的陈溪还是忍不住问起了。

  “怎么了?”释梦关怀疑问地看向他。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素来安静的陈溪终于提起勇气,问起这一句。

  释梦一愣,傻傻的心里乱了起来……

  他这是在试探她呀。

  既然他都这样问了,那自己也是否勇敢点呢?

  江释梦那迷蒙的眼睛里忽的生起两分坚定:“如果……我说有,你信吗?”

  也只能这样淡淡地回答了。

  陈溪也忽的,迷蒙了起来,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

  ……路总是那么短,话还没聊完,释梦就到家了。

  “拜拜。”

  “嗯,拜拜。”

  陈溪忽然脸上多了几分伤感,她有喜欢的人了。

  去到夏清家,看着夏清一脸开心地偷偷喝酒,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夏清那简单的心思了。

  “夏清,我有点烦……”

  “烦什么?”

  “不知道。”

  “我知道!”夏清举着小酒杯,里面漾着红酒,微醉着,邀功似的说。

  “什么?”陈溪仿佛也是解不懂自己心思的,虔诚着,求解惑似的看着夏清。

  “表哥你应该去表白了!喜欢人家江释梦就直说嘛!干嘛辛辛苦苦憋在心里呀,光难受自己了都……”夏清说得有点直爽的豪气,因为真的喝的有点醉了。

  “表白?……”陈溪心弦颤动,眼放温柔,却是深深迟疑着,那神色……

  “我……应该表白吗?我们才是十多岁的年纪,早恋一般都……不被怎么看好,更何况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欢我?”陈溪说得认真而掏心,脸上浮现着阵阵担忧而温柔的颜色,夏清看得出来,陈溪,真的很紧张江释梦这个女孩。

  “哎呀……不对不对……”夏清一脸傻样地惊呼起,那喝醉的傻里傻气,还要是傻逼得有点帅气的模样。

  属于篮球男孩天生的气质。

  “怎么了,夏清?”

  “表哥!我好像有件很重要的消息忘记告诉你了……但是我又忘了!哎呀,该死的记性,是什么呀什么呀……”夏清真的喝醉了,呆萌地一头抓狂地回忆着。

  “还是想不起来……”夏清喝红了脸,无辜地耷拉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陈溪……

  “好了好了,那就别想了。”陈溪无奈地笑着,很是暖心,满脸纵容地看着夏清,“早点漱口睡觉吧……别让叔叔阿姨加班回来看见你这副模样,不然我都救不了你了。一看呀,你肯定是学喝酒没多久,醉成这样,赶紧收拾一下睡觉去吧。”

  “谢谢表哥!表哥恩情小弟无以回报……他日必当……”夏清醉得可爱劲起来了,演着戏般夸张地鞠躬向陈溪道谢。

  只是话还没说完。人就倒了下来……

  陈溪把夏清拖回床上,自己一个人静静待在客房里,若有所思……

  “表白?”那两个字,深深烙在他的心里。

  *

  周五中午放学,学校的校道上,陈溪远远看见了江释梦。

  “江释梦热情。江释梦又被施法深深沉睡了。

  四个魂的“三角恋”,仿佛如风云般,暗潮涌动,将要开始了……

  煜罗走到陈溪跟梦灵(释梦)跟前,看见了陈溪那一脸暗沉震惊的神色。

  “煜罗……”梦灵还是个热恋中的女孩子,热情地从陈溪身边走向了陆煜罗……走到煜罗身边,贴得很近,笑得甜甜并亲昵地勾住了他的手臂。

  看到这一幕,陈溪眼神呆住,心里仿佛受到了剧烈的打击……脸色一瞬间变得极其难看,身子一下子虚软了下来,不敢相信地看着“江释梦”那热切地扑向另一个男孩的身边……笑得还那么甜蜜灿烂,热情似火。

  陈溪苦涩地震惊着,心里酸意大发……眼神极其暗淡,眉心紧拧,心里是肉绞似的痛苦着……

  心里流着泪似的痛伤着:怎么会?江释梦,怎么会喜欢上陆煜罗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