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梦尘缘

第三十一章 有一点甜

一梦尘缘 晨曦♀释梦 5101 2017-08-28 13:11:49

  陈溪释梦渐渐醒来。

  刚刚发生的事情全都忘记了。

  不知道,为什么,江释梦看见自己很快就跑了……

  陈溪有点懵……刚刚,不是释梦书包的挂饰掉了,她还未察觉到的时候,陈溪想走过去提醒她帮她捡起。然后突然的,自己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论:怎么才能在一个月内追到一个女孩。

  陈溪眼里满是恳挚静静的诚意,从来没想过这样去俘获一个姑娘的芳心嘛……也是极其毫无经验的,他只好无比虔诚地看着高高帅帅的小表弟,夏清绞尽脑汁,最后,得出一个超土超烂超老套超无语的追女第一招法式:英雄救美!

  首先,夏清就是想得很美的。

  第一步,找齐自己的篮球队兄弟,放学路上,让兄弟们假装小坏蛋要调戏小姑娘江释梦,咳咳,第二步,陈溪就出现了,神勇帅酷无比地从众“坏人”手中救下小美人……

  酷~相信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小丫头一定会爱上这样的智勇双全的俊气英雄boy的!

  话说,陈溪也……居然不愿意,理由是,万一不小心真伤害到那心爱的小姑娘怎么办?夏清赔?

  唉(摇头~),释梦可宝贵了,这个夏清可能赔不起。

  “陈溪!”夏清耷拉着脸一喊,哀怨无奈极了,“怎么会伤到她呢?我的兄弟耶,他们演技也肯定得像我一样好的啊!哎呦~只是吓唬吓唬假装调戏而已,不会碰到你释梦一根汗毛的~我就这一个办法了,我能怎么办,你说我能怎么办?啊?啊?”

  结果,陈溪还是满不情愿地点头了,试一试吧,反正……

  这个女孩,早抢晚抢,他都是得抢!

  回忆……

  “陈溪、孩子呀~这女孩子嘛~在她还没真正结婚前呀,一般,你还有法律权利~可以争取一下的,你不去~试一试~你怎么,知道,那姑娘……心里~有没有你?你怎么,知道?你~追不到她呢?努力~试试吧!山神奶奶呀~相信你”,也~相信,释梦孩子呀……(笑笑)心里~会有你的~只要你勇敢地~去~追!”山神奶奶梦里其中有一段话就是这么鼓励说的。

  陈溪信了。

  其实,内敛的男孩子是很需要鼓励的,或许,你的一句满满正能量的鼓励支持的话,就能给他无与伦比的力量……让他跨越自我,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七彩天空,走向属于自己的成功!

  是啊是啊,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为了把她抢回来啊,他一定得成功!

  不过有点是蛮奇怪的,陈溪从来……不会这样,明知她和陆……在一起后还想抢她回来,陈溪那么正人君子朴实的一个男孩子,乖巧到炸!是绝对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

  都是因为那个梦。

  把一些跨越了这辈子的,很多天机、玄妙的东西,牵引了出来,仿佛心里有股力量……哪怕真的有点怪怪的像做坏事的感觉,但,那种强大的隐形力量压迫着他的心,让他不得不这么“抢”一次。

  其实,他那正义细腻的心里真的蛮觉得特别对不起陆煜罗的。

  不过,陈溪也只要一个月而已,他想知道要她真正的心意,或者……自己死心。

  only 这两条路。

  追就追!

  抢就抢!

  救美去!

  英雄陈溪,上场了。

  (我在这里祈祷一下哈,天灵灵,地灵灵,希望那帮篮球兄弟不要遇到陆梦灵~)

  呸呸呸,江梦灵。

  梦灵说过,小精灵没有父母没有姓,自己就跟最爱的一梦姓江了。

  她从此以后就叫江梦灵。姓江,和释梦一样。

  什么陆梦灵,说错了,说错了。

  嗨~现在管她什么姓,反正以后也得姓陆。

  *

  那天放学路上,那一幕,真的发生了。

  江释梦一个人拿着书边走便复习,认真的样子很是清纯迷人,一路安安静静地走回家,步伐轻盈文静,安分温然地不得了。

  冬天静寂偏冷的风,仿佛也是善意满满的,轻轻抚弄着释梦这个也很善良的姑娘……

  昨天之后,她不知道为什么,好几次都不自觉轻轻抚上自己的唇……

  好像……有一点点甜。

  发生什么了?

  唉,该死的记性。

  其实昨天吧,在今天她突然丢失的记忆里,她在他的吻中,好像迷迷糊糊找到一点熟悉的感觉……明明,江释梦本来是一个很淡定很淡定,很理智的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会?……

  沦陷了?……

  或许也可能因为她本来就对陈溪有好感?她也在她的心事日记本上承认过:她有点暗恋陈溪的。

  但……那种熟悉的感觉,很震撼,又好像不止那么简单。

  少女时期,那样温柔的吻,有点小悸动,很正常。

  释梦,你那么主动抱住了吻着你的陈溪,还回吻了他,嘘……嗯,可以原谅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嘻嘻,不要害羞,反正你也不记得了,除了山神奶奶。

  偷笑、偷笑。

  此刻,释梦却在很专注地看着书本:“问世间情为何物,指教人生死相许……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她轻轻读起书上的诗词,微微抬头,美眸中泛着清澈的光,若有所思。

  小姑娘,你在想什么呢?

  青春里17岁,18岁的花季,本就怀着人生最美好的梦,想象着,那将是一个怎样美好的一个少年,爱情有多远多近?

  她微微一笑,甜甜的,也不知道,只是稚嫩而感性的少女心里一种向往,一种对未来的情怀,与憧憬……

  那份小悸动仿佛越发强烈了……

  陈溪。陈溪。

  释梦心里再次默念起了他的名字。

  像晨曦般美好炫目,是吗?

  “晨曦?”

  她泛着嘴角的浅笑有点明媚起来了,蜜似的甜。

  ……

  “砰咙……砰砰……扑通……”忽然传来几声粗鲁无比的脚步落地声,倏地打破了这份安然的优雅。

  从路边跑来几个牛高马大满是少年肌肉穿着校服的大男孩,一脸邪笑地盯着江释梦……

  如夏清所言,那帮兄弟们果然演技高超。

  于是,按照剧本那样,演了起来。

  一个得到导演夏清赏识的反派一号,许小庭妖孽地喊了起来:“哟!小美女,长得真仙气呀!小仙女~一个人走呢?要不要哥几个陪陪你呀?一起过来玩玩呀!来来来,哥看看,多标志水灵的一张脸啊……看着就喜欢,小仙女……让哥亲一口……”

  “啊!--”她愣着,面对靠近自己的陌生男生,突然无比警惕一惊,惨叫了一声……

  妈呀妈呀!一不小心,差点就亲上了,还好还好,没碰到,不然老大(夏清)和陈溪老大一定会砍了我的!!!

  许小庭无比敬业地懊悔道。

  不过,这江释梦本来就有这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干净气质,长得也太纯美了,他真的忍不住流口水了……

  呸呸呸,陈溪大哥的女票,谁敢觊觎!

  倒吸一口凉气,旁边的洪小湖,顾临,小翔,莫北,常玮,站在一旁演着一脸怀笑地看着的样子,准备上……

  唉!他们其实……只不过想一本正经打个篮球,谁知跟错了队长老大,活生生当起了演员,根本不用演,那男孩气息一稳住,加上坏笑,那调戏的感觉就出来了……

  正打算一起走近江释梦,很忽然地,就来了七八个更高大魁梧的装逼到爆炸的男孩……不过有点坏坏的瘪子气……

  许小庭他们转头一愣,为什么感觉他们有点熟悉,是老大(夏清)另有安排了嘛?

  释梦呆了,为什么……今天忽然有这么多人过来为难自己的?

  那来人堆里一个很嚣张的声音叫起:“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篮球队男孩演员们看在眼里,气的就……哇哇哇!来者那副拽拽的嚣张嘴脸,看着真的很欠揍啊!

  ……于是

  “啊!”的一声,有人被揍了。

  “啊!”

  “啊!”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啊啊,疼!!疼死了!

  打起来了……

  危急!释梦善良着急的心,真想冲上去帮点忙……但她一个个子小小柔弱的女孩子,不被打已经很不错了……怎么帮?怎么帮?

  “别……别打了……求你们了……”释梦苦苦地哀求道。

  释梦在一旁看得心也疼了,眼泪都快出来了,她第一次看到这样暴力的画面……突然地,就哭了……

  *

  此刻,夏清在一中门口都快等疯了……陈溪怎么还没出来?不知道自己那帮兄弟有没有在拖时间……哎呀,着急呀。

  夏清呀,你的那帮兄弟被人打了!赶紧过去帮忙啊。

  陈溪无奈着急透了,该死的拖堂……什么老师,眼看放学都那么久了……啊呀啊呀啊呀!

  又拖了好一会儿,陈溪终于从教室不顾形象地飞奔出来校门口,找到夏清,两个绝帅的少年就飞似的去了找许小庭他们……

  “哇……那跑着的男生真帅!”引来了不少女孩的侧目赞叹。

  救美要紧!

  他们箭似的飞了去回家路上,结果一路上都没看到人……只是远远听见有人被打的声音,听得心惊胆战的。

  “看!他们在那里。”夏清远远看到一片人影歪来歪去地向自己走来,好像……受伤了……

  陈溪夏清向他们奔去。

  许小庭脸上被打得肿了,身上也受了一点伤,其他兄弟也被打伤了,陈溪皱着眉,隐隐觉得不妙,夏清紧张心疼得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情况,许小庭就哀哀地喊了句:“老大,我们遇见王小跃那帮混蛋了!他们带了刀,说要报复我们兄弟几个,硬把我们给打了……”

  “王小跃?!”夏清惊呼一句,“就是上次我们篮球比赛跟社会上那帮小混混打,我们连续赢了他们十场那些人吗?啊!对啊,他们好像说过要报复我们的……怎么会摊上他们呢?”

  陈溪一听“有刀”两个字,心头一惊:

  “不好,释梦有危险!”陈溪脸色一慌,满是紧张担心地冲了过去。

  夏清才想起来,着急地问许小庭:“那江释梦呢?”

  “那小仙女一开始哭了,后来突然变了将军女王般的脸色,让我们先走,她说她要亲自教训那帮坏蛋……”

  夏清听了震惊住,错愕一愣……

  啊?

  就江释梦那小身板……

  跟一群高大个小混混打?

  “你们几个好好休息,我去帮忙!……表哥,等等我!你一个人打不过他们的……

  很快就找到了王小跃他们,陈溪定神一看,也愣住了,释梦(梦灵),正一拳又一拳地往那群高大魁梧的男人脸上狠揍……

  梦灵好勇猛的,最好打不平了!不用灵力,单凭自己的千年力气,一掌一挥拳,小细腿用力一踢……哇,打得那群混蛋哇哇叫疼,“饶命啊……饶命啊姑奶奶……”

  像小兔子发威把老虎打倒的既视感……

  陈溪看傻眼了,呆了。

  “江释梦!”他还是穿过坏蛋,跑到她身旁,想保护着她。

  梦灵一看是陈溪,惊讶地眨眼,他怎么来了……

  梦灵她依旧是一副精神奕奕神气十足的英勇模样,陈溪把释梦护在自己身后,紧紧保护着她……一脸淡定,帅气绝伦得很……

  剧本外的,真正的英雄救美,上演了。

  陈溪一脸镇静,出尘淡然地紧紧保护着释梦,那模样很是俊气……稳稳实实的,高高大大的身躯,给人很有安全感……可惜此刻的释梦未能感受得到。

  “王小跃,你们想干嘛,不许伤害她!”陈溪义正言辞地英气一喊。

  “呦呦呦,英雄救美呢,那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哼!吃我一刀子!……”

  梦灵千年灵物耶,哪用的着陈溪保护,她站在他背后,用手指小幅度地轻轻一挥,那刀子就掉地上了……

  接着,她又轻轻一挥,小坏蛋们全都自己打起来了,打得可狠了……伤惨了……像中了邪一样……把陈溪看呆了。

  最后他们落荒而逃……

  陈溪舒了一口气,转身要看释梦,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连忙在乎地问,“释梦你没事吧?”

  就那么身体接触的一瞬,梦灵一愣,又变回释梦了……闭眼睁眼间,释梦还是惊慌失措的……一睁开眼,就看见了陈溪站在自己面前,手搭在自己肩上,无比关怀地看着自己。

  她那柔软的心里,忽然有点惊讶,有点小动容。

  陈溪忽然察觉到她的神情,才意识到这种动作太过亲昵,就很快把手收回,不好意思地看着她……

  王小跃伤着……一蹶一蹶地走回去,一回头,怀恨在心,刚走不远就捡起小刀子尖锐一狠地飞了过来……

  惊魂一瞬!

  释梦看见远远飞来的小刀子,冲着陈溪和自己来的,瞪眼一愣,啊啊啊!要伤到陈溪了……她无比紧张他,紧张得心都提到了喉咙眼……

  “陈溪小心!……”

  她很在意担心他的,危急之下一把抱住陈溪,旋转一转身……想替他挡住那一刀……

  她宁愿自己受伤也要救他……

  啊啊啊,极度危险!

  陈溪敏锐一反应……,回头一看,刀子!糟了!释梦有危险!

  他紧紧抱住释梦,暖暖护她于自己怀里,释梦身子轻轻一僵,柔软地贴着他的怀,他瞬间以更快的速度转身,一刹那,刀子划过肉的声音……

  “嘶……”的一声,陈溪手臂被划伤了……鲜红的血,染红了衣服,流了出来……

  陈溪抱着释梦倒地……释梦起身一愣,眼睛看得红红的,心疼死了……

  “啊……陈溪你受伤了……也没有事,疼不疼?流血了……啊……”释梦紧张心疼地掉眼泪了……

  陈溪眉头含痛一皱,看见释梦紧张的神情,忽的就豁然一笑了。

  原来这小丫头这么在乎自己,哈哈~

  有点点甜。

  “啊,嘶……没事,小伤而已。”陈溪随意地笑着,眼睛满是温情,目光带着暖暖的柔情……静静看着她……

  他眼睛忽然一愣,他看见她哭了……

  怎么又哭了,初三那年已经见过一次,那时他已是伤心无奈极了,陈溪什么都不怕,最怕江释梦的眼泪了……

  “我没事……小伤口,你不要哭……”陈溪在乎地微微一笑,满是怜爱地用没受伤的手轻轻帮她擦去眼泪……

  那眼泪湿湿暖暖的,真的特别让人心疼,陈溪的手一碰到她的眼泪,迷迷糊糊就有一种伤感到快要心碎的感觉……好难过,好难过……

  有一种痛到灵魂,痛到骨髓的感觉,因为她的眼泪……

  陈溪觉得心痛而奇怪。

  “呀!好你个王小跃,敢弄伤我的人……我要报警……我要报警!”夏清抓住想逃的混蛋,狠狠就给了他一拳。

  ……

  释梦闻言,擦去眼泪,细心地使劲扶起陈溪,立刻笑着说:“好,我不哭,来,我家就在前面,我给你包扎一下……”

  “表哥,你受伤了?”夏清吃惊担心一问。

  ……

  “夏清,你怎么在这儿?”释梦奇怪一问。

  “啊,释梦,我的伤口疼,先去你家包扎一下吧……”陈溪虚虚为夏清掩饰道。

  “哦……好好。”释梦皱起心疼的眉头,无比疼惜地看着他的伤口,心头隐隐一痛,马上小心翼翼扶着他带回自己家。

  她一直低头,没有看见陈溪偷偷笑得多甜。

  天黑了,陈溪就在释梦家,疗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