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梦尘缘

第三十四章 我在想他

一梦尘缘 晨曦♀释梦 2605 2017-10-02 17:52:45

  《一梦尘缘》第三十四章我在想他

  南阳的雪,下得诗意漫漫……白皑皑的一片,一尘不染的,飘落红尘。雪是白的,被染成了红尘的妍红,雪是凉的,被世间的人染成了温热。初冬里的一切仿佛都是纯净的,圣洁的一种润洗,是流动婉转的冰雪挚爱。飘着舞着的雪花,传说,那是天境寄予人间的信物,是极具灵性的,像小精灵,会笑,会告诉人,爱,是至暖的。雪花来到人间,就是为了找寻温暖的爱来融化自己……也为此重生。

  听说过吗?传说在一万年前,冬天,才是一切的开始。

  毛绒绒的清凉之意……融化在释梦的手心里,她的手从热渐渐幻变成了微凉,那是雪花的味道,从掌心渗透到骨子里,而后缓缓沁入心脾,隐隐在血液里留下梅花似的丝丝淡香……独独到了额上,是热的,烫的。

  释梦的眼里闪过一丝柔美的讶异,楚然想起,才发觉额上,曾经落下过他的吻……

  雪中的回忆……是香甜的,释梦的手依然如梅枝一般柔挺地伸展开来,轻轻接住雪花,思绪悄然发了神,佳人静立不觉,凉的越发凉,烫的越发烫,脸红得隐隐发晕……陷入回忆,释梦似乎没发现自己发烧了……

  “释梦,不好意思呀,等了那么久,我们赶紧回去吧。”简月抱歉地说,就拉起释梦的手准备离开教室回家。

  释梦倩笑:“没事,你作业抄完就好,那我们走吧。”

  “嗯。”简月满意地笑着,那个计划要开始了。只是不知道他准备好没有。

  小雪,漫漫纷飞,天地间弥漫着一种宁静的安然美,轻微的风雪声像极了放小了的钢琴音,歌似的唱着,时光闲逸得美好,恍若无声……

  路上,释梦的脸红热得越发厉害,面色微微开始苍白,模糊的晕感淡淡铺在她的眼底,她终于开始觉得有点不舒服了。

  模模糊糊之中,听见简月很有兴致得聊起学校的各种八卦,说哪个男生怎么样哪个女生又怎么样……释梦只是听着,不时微笑。

  突然,眼前迎来一个奔跑来的少年,目光清澈,宛如星色,璀璨耀眼,他背着手来到简月释梦跟前,认真沉默,眼中带着柔意,看着释梦。

  释梦定神一看才看清是陈溪,虚弱中隐隐有点疑惑。

  她看着他,心底有万般滋味,已经不知该怎么做了?告诉也不是,也不能告诉。爱也不是,不爱也不是。渴望见到是真的欣喜的,避免见到也是她需要的做的。见与不见,他就真的在眼前了,为了梦灵避开陈溪。

  释梦的苦衷,让她没办法,睁眼闭眼见,她把梦灵呼唤了出来……

  梦灵一睁眼看见陈溪,只觉得奇怪,直接开口问了:“陈溪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陈溪淡笑不语,把背着的手伸出来,温柔地递给释梦一根红色的冰糖葫芦,梦灵讶异,只好接住,“谢谢。”

  梦灵认真地盯着陈溪看,看着他对释梦的深情模样,微微动容,忍不住有点小愧疚,这是他特意送给释梦的惊喜吗?

  “我听说你爱吃冰糖葫芦,这是南巷的王伯伯刚刚新鲜做的,你尝尝。”陈溪温然笑着说。

  梦灵清醒地道了谢,心里有点小歉意,但也笑了,她总得学着释梦的样子对他笑笑。

  嗯,回去就把这冰糖葫芦给释梦吃。

  陈溪见她轻轻笑了笑,有点开心了,简月说得没错,释梦果然最喜欢冰糖葫芦,这一招似乎真的有用。

  回了家,梦灵用灵力让自己的身体退了热,唤醒释梦并把冰糖葫芦给了她。释梦有点小惊喜,笑着问梦灵怎么买了她最喜欢的冰糖葫芦?

  “是陈溪送给你的。”梦灵平静地答。

  释梦一愣,眼里净是感动,看着那鲜红欲滴的糖葫芦看了好久,硬是不舍得吃。

  他怎么会知道的?

  然而,最后还是一个不剩地吃光了,甜到心底去。

  陈溪放了一个中午的开心的歌。

  你知道的,当你发现,如果一个内向的男孩,有一天开始喜欢听乐观积极的歌时,要么他就是有了梦想,要么,他就是有了喜欢的人。

  其实要谢谢简月帮他留住释梦在教室,放学铃声一响他才能冲着跑去了南巷王伯伯家,5公里的路程,他甘之如饴。中午一边努力地学习背书,放松之余听了开心的歌,人也是甜的。

  中午释梦喝了几杯热水,总算好点了,下午早早上了学。

  陈溪转学来的,今天终于补上了未发的校服,不用再穿自己的便装。于是下午他便换了蓝白色相间的校服,眼底的一股浩然正气越发迷人,嘴角的笑意勾勒出冬天的暖色。

  下午,释梦在学校里看见了第一次穿南阳一中校服的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而后在日记本写下:“看久了一直穿便装的你,突然穿起校服来,有一种清新脱俗的俊美,让我痴迷了两秒。”而后玲珑的脸上抹开夏花般的浅笑,低着头,眼角漾着淡淡的柔情,面若桃花,眉如青黛。

  体育课上,9般和2班很巧合地一起上,下午出太阳了,释梦和苏颜一起坐在看台上看书……释梦微微觉得还是有点热的晕,而后听见背后人群的欢呼鼓掌尖叫声,不觉被吸引……

  “哇,新来的陈溪打球打得好帅哦!你看?!”“啊啊啊!男神!”“陈溪好man啊!加油加油!”……

  释梦听着,有点傻了眼,有点想过去看,苏颜也有点hold不住了,那呐喊助威的掌声太过激烈而吸引人。

  释梦与苏颜相视一笑,两人就轻步走了过去篮球场那边。

  释梦顺着众女孩的呼喊声与眼光,她的如水目光流转到篮球男孩堆里面的陈溪,他一个穿着校服……下午的太阳很好,温灿灿的柔煦的金色阳光漫撒在他身上,干净的蓝白色也在闪闪发光,让他有着一种阳朗的俊美,他在那一刻是魅力四射的,有力的腿手挥动着,颇有当年驰骋疆场的将军风范,确是个温润如玉的将军,而当年的银铵白马红樱长刀换却了如今手里的篮球,活力漫射,他嘴角迷人一笑,熟练地一跳一投,手臂一举一挥,帅气爆棚地以一个3分球轻松夺冠!

  女生群里炸开了地欢呼着:“陈溪好帅啊!”“陈溪好厉害啊!……”“男神!!……”

  释梦也同样欣喜地绽开了笑花……只是听到那些女孩对他赤裸裸地示爱,心底总是有点酸酸的。她也不落后地低声说了一句:“我早就知道他的帅了……”

  小声到她似乎也听不见的那种,她笑着低头喃喃,对她自己说的:“陈溪好帅……”

  你尝过害羞的味道么?

  冰糖葫芦的味道,原来,一千多年了,还是那么的甜。

  释梦害怕被陈溪看见,低着头拉着苏颜悄悄就从人堆里钻走了,陈溪凝神一看见她的背影,人就软化了,心一静一温柔,嘴角弯起淡然深情的笑,有着说不出的温柔,清秀的眉眼写满痴情,默默看着她离开,努力压下心底的渴望,哪怕是她的一个回眸。

  人群里,她的背影宛如在发着光……

  眼睛会说话么?

  时光静止了的一瞬,于是,什么声音也没有了,眼里只有她,他知道她不会回头,但他一直会在,他愿意一直等,等到她什么时候回眸了,他也就拥有了全世界的阳光。

  因为这里有那个人的存在,世界万物都成了陪衬,人海里,我只喜欢你。

  释梦也努力地忍着,她想那么做,她也盼望地想知道,那么地一丝渴望:如果这个时候她再看他一眼,他会不会很开心?

  他是真的喜欢她么?他是真的在乎她么?

  梦灵见了陆煜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