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梦尘缘

第三十五章 虐恋升级

一梦尘缘 晨曦♀释梦 3189 2017-10-02 17:55:02

  梦灵见了陆煜罗,有种淡淡的忧伤,她内心还是怕的,怕他真的喜欢上江释梦的容貌,故此这段时间一直不与他亲近,见面也少了,但是那种不舍还是让她见了他,这一次,陆煜罗却问了她了。

  “梦灵,你最近为什么避开我?”他语气有点在乎。

  “我没有。”她低头抿唇道。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陈溪?你还记得约定那天你答应过我什么吗?”陆煜罗莫名吃了一口醋。

  “我没有喜欢他,我……我当然记得我们的约定,我只喜欢过你一个人,陆郎。”她有点委屈,又不知道怎么说。

  陆煜罗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拥上去,抱住了她,眉宇间皆是温柔:“那你这段时间为什么都不愿意来见我?你一定有什么心事,对吗?告诉我。”

  梦灵依恋地窝在他怀里,留住那阵阵暖意,咬了咬唇,抬眼看着他,“你喜欢我的样子吗?你是不是很喜欢我的容貌?喜欢得不可自拔?”

  他浅笑,呆呆看着她的可爱像是吃醋的模样,眼神沉醉得发了光,不解地爱抚摸摸她的脑袋,笑问:“你干嘛了呀?”

  梦灵天真地噘着嘴,再问了一遍:“我的样子,好看吗?”

  “好看啊。”

  “那你是不是很喜欢?”

  “喜欢。”

  “那如果我不是我呢?”

  “什么话?”陆煜罗笑着,听得有点糊涂,他真的懂她话里的话吗?

  “你不是说你最喜欢我的……”梦灵小生气地撒着娇,看了他一眼。

  他只是无比释然地欢心一笑,点点她的鼻子,“傻瓜,我最喜欢你的眼睛啊,水灵灵的,有神而明艳,像星星和火花。我见过最美的眼睛。”他笑着真心赞道。

  她低声问:“真的?”

  “真的。”

  “没有骗我?”

  “我的心可以见证,你要不要看看?”他笑得可得意了。

  “那你以后可不可以宁可忘记我的样子也不要忘记我的眼睛,答应我。”梦灵恳挚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道。

  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话?陆煜罗包容地笑着,诺言般记在心里了,“好,我答应你。”

  她的心也觉得安了,微微满意了,也抱着他,“陆郎,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梦灵放开他,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睛,四目相视,深情无限:“你看着我眼睛,你要永远永远永远记住它,无论我以后是不是变了个人,变了容貌,你都要记得我的眼睛,这是命令,陆郎……”

  “梦灵,你今天都是些什么奇怪的话?”陆煜罗察觉到她隐隐的忧伤,觉得疑惑。

  “答应我。”梦灵仿佛怕失去陆煜罗似得,眼睛也不舍得眨一下地一动不动看着他,强调说。

  “那你看好我陆煜罗的眼睛了,我陆煜罗对天发誓,永永远远记得梦灵的眼睛,此生不换。”他肃静而认真,话说得温柔绝对,转而静静看着她,她的眼睛。

  梦灵这才满足地莞尔一笑。

  “那你现在看着我,看一分钟。”梦灵笑着说道。

  陆煜罗乖巧地看,开始安静地凝视她的碧清的双眼起来。

  她的眼睛里好像燃着一团明亮的火,照进他心里,暖暖的踏实的,让陆煜罗倍感安心与幸福。

  就那么静静看着,那满怀的向往与深情就从眉眼里溢了出来,甜到空气里。心跳有点热得快。温柔对视是蜜的。

  他又一个低头吻了她的唇。

  梦灵被陆煜罗吻着,心里也是美好,闭上眼睛,眼睛在笑,风在笑,雪也在笑,时间在笑,世界都在笑。

  很突然的,她一睁开眼,迅速猛力一把推开了陆煜罗,眼底都是惊讶……

  陆煜罗也被她的抗拒深深惊讶到了,忙着问:“怎么呢?怎么突然推开我?”

  梦灵惊得愣着,差点把真话说了出来:不是她推的,是释梦推的。

  江释梦推开了靠近自己身体的陆煜罗,释梦她越过的梦灵的千年灵力,猛力推开了他。

  梦灵惊讶之余,眼光感受到了有人在注视自己,转头一看,发现陈溪正红着眼眶无比难受地看向了自己和陆煜罗……

  糟了,落入陈溪眼里,是释梦跟陆煜罗接吻呢,不是那样的,陈溪,你听释梦解释啊。

  陈溪愣着震惊地看着陆煜罗和释梦在一起的样子,眼里尽是难言的痛楚,酸了的,醋,陈溪吃醋了,他怎么允许别人这样接近自己的释梦。然而释梦真的喜欢陆煜罗吗?自己又算什么?

  陆煜罗觉得气氛尴尬。梦灵觉得无比抱歉,于是顾不上灵气损耗,把释梦叫了出来,两魂一个身体,两个心爱的男孩都在眼前,释梦一睁眼,就看见陈溪眼红的伤心模样,也跟着心疼起来,不舍地看着陈溪。再看看近在咫尺的陆煜罗,很快明白了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虐恋要来了。

  陈溪又把眼泪咽了下去,努力压制好心底的那份沉痛的不甘与失落,走近去,问江释梦:

  “江释梦,我陈溪和陆煜罗,你到底爱的是谁?”

  释梦一听,低下头,眼里就涌上来了,梦灵也实在没有办法,陆煜罗也好想听见她说一句真话。

  释梦很伤心,她的苦衷……

  释梦纵然心痛也无奈,梦灵救了奶奶命,无论如何她都要护住梦灵和陆煜罗之间的感情。于是,她的心就被撕扯地痛了,闭上眼,眼泪就掉了下来:“我江释梦,爱的,是陆煜罗。”

  释梦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痛过,好像死了一遍似得,低着头,谁都没有看,眼泪吧啦吧啦地流下……

  陈溪一听怔住了,悲伤瞬时笼罩了他的心,心都停止跳动了,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当场心碎离开……

  你尝过绝望是滋味么?

  陆煜罗抱住江释梦,释梦呜咽,哭得没有声音,但悲痛,眼泪直直弄湿了陆煜罗的衣服,哭得晕,哭得头痛发热,那发烧的劲就又上来了。

  梦灵也哭了,因为释梦的话,释梦为了她,舍弃了自己的爱情……梦灵除了感动,还有满怀的歉意……

  “梦灵,谢谢你爱我,只是你当真不喜欢陈溪吗?”陆煜罗如获珍宝地抱着她,却不知道她是江释梦。

  “不喜欢。”释梦心伤地失了魂,面无表情骗着自己说。一阵晕厥,她倒在他怀里,莫名的高烧,梦灵就在释梦体内昏死了过去,沉睡了起来。

  今天是农历十五。月圆之夜。

  过了一会,释梦醒了,醒来来看到一个男孩正坐在自己面前,喂自己喝热水……虚弱之下,释梦下意识就轻声喊了:“陈溪……”

  “梦灵,你醒啦?怎么了?”陆煜罗很欣喜地看着她,释梦模糊之中看见帅气绝伦的陆煜罗正温柔细心地照顾着她。她有点小惊讶,而后小失落,如果是陈溪多好。

  释梦醒来便入了神,陆煜罗问她在想什么呢,她在想他。

  “我在想他。”释梦淡淡地说。

  陆煜罗突然的觉得她的语气变了,眼神也变了样,目光变得文静了,不像使他深深着迷的明艳之色,好像突然有点陌生了……他想牵住她的手,释梦温温然却警惕礼貌地闪退了……

  “梦灵,梦灵,梦灵……”他一连喊了好多声释梦才听见。

  “……嗯?”

  释梦一愣才反应过来应着他。

  “你在想谁?”陆煜罗问。

  ……

  这时简月跑了过来,“她在想我,释梦在想我呢……陆煜罗,我昨天约好了释梦一起去社区看比赛,释梦我想借走了哈,我会好好照顾她的。”简月像救命稻草一般来了牵住释梦的手,释梦感恩地笑看了简月一眼,陆煜罗也只好让简月把她带走。只是一向睿智的他总觉得,今天的梦灵好奇怪,一开始是奇奇怪怪的话和诺言,而后又是刚刚变了一个人似的陌生……她这是怎么了?

  简月把退烧药喂释梦吃过以后放心地和她漫步在冬天的街上,释梦问她为什么会随身带着退烧药的?简月说:“是陈溪让我带着的,说怕你会发烧,让我时刻照顾你……”

  释梦一听便顿住了脚步,眼泪涌了上来,眼里流露着满满的感动,一瞬间两颗眼泪就掉出来了。

  陈溪,陈溪,释梦一下子软化了,她知道对不起他。

  突然转念一想,释梦淡淡一酸的:“简月,陈溪……他……好像跟你走得很近?”

  “没有啊,”简月坦白地说了真话,“……释梦我摸摸看,你烧退了不少,我们这就过去社区看他们打篮球赛吧!听说是市级比赛,以后冠军的还会去参加省赛呢……”

  “好啊……那我们走吧。”释梦淡淡笑着,弯弯的嫩唇微微泛白,却答应了。

  普通的退烧药,能压抑住灵魂的生动吗?

  人世间的情热,是止不住的。

  简月太过放心那退烧药,因为她一心渴望去看夏清打比赛……不然她一定不放心释梦的发烧……

  社区的球赛打得如火如荼……人山人海地样子,陈溪失恋,但也无法不顾兄弟情谊……表弟打篮球比赛,本是冬天下午4点。陈溪没有再流泪,他只是异常沉默地站在人群里……世界的喧嚣声淹没了他……他以为她不爱他,他就失去了全世界的阳光。

  偏偏,释梦的身影出现了再陈溪的眼里……人群里……陈溪还是不敢相信地看了过去,看见她的那个侧影……那天晚上,他想吻下去的释梦的侧影……

  惊鸿一瞥,陈溪看着她,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下她,其他都成了陪衬……

  人海里,我只认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