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梦尘缘

第三十六章 同床之梦

一梦尘缘 晨曦♀释梦 5069 2017-10-03 18:52:23

  人群中,他又黯然把眼神从她身上挪移开。

  他失意,他难过。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篮球场上打得激烈,夏清英勇猛战,3分球打得一个叫一个响亮!许小庭他们和夏清默契感十足,兄弟的配合相当出彩……一抛一接球,纵身一跃,篮球以一个超乎完美的弧度……夏清队帅气爆棚就完胜了!

  “啊!啊啊啊!夏清帅呆了……二中队真棒啊!!!”简月欢呼道……

  释梦微虚弱地站在一旁,泛白的脸是一阵一阵地笑着,简月的小心思啊……太明显了,释梦额头发烫,笑得喜伤参半……一边心里留着陈溪的痛,一边笑自己为什么不早些撮合夏清简月呢……

  释梦苍白笑着笑着,忽的觉得头晕,忍不住素手扶额,眼睛也渐渐模糊起来……连简月的身影也越来越远而淡影……她想去找简月……而傻乎乎的简月却忍不住靠近了夏清那边,落下了高烧复发的释梦……

  陈溪已不知不觉悄步来到了释梦身旁……不知是处于不舍还是担心……

  释梦忽觉眼前一黑,眼皮一沉,人无比虚弱地要倒下了……瞬间,出现了一只铁一样强悍的手臂温柔地接住了她,释梦倒了在陈溪怀里。他还是抱住了她。无论他的心被她伤成什么样,他还是那么爱她的。

  陈溪低垂目光,默默凝视着她,清秀的眉眼写满了担心与关怀,在意地摸摸她发烫的额头,他就皱着眉,脸上是挡不住的浩然正气与怜惜,打横抱起她蒲柳似的纤瘦身子,又把自己的大衣给她披上,急急忙忙就抱她回了她的家……

  忽然……一团淡淡的蓝光从她身上溢出……飞回了寺庙。

  抱着她回到了她家,陈溪轻轻放下她在床上,而后烧热水,找药,给她退烧……

  没用?烧的太要紧了,根本很难退怎么办?

  陈溪父母都从医,自己自然也懂很多治普通病的办法,甚至很多次都自己当起小医生,无论对什么发烧感冒拉肚子,都是从从容容势在必得的,如今面对释梦的高烧,他用了许多法子都不见好,陈溪是第一次手急无措,却慌了……因为眼前的是他无比在乎的人,他原本死了的那颗心,又被释梦的病牵动起来了……

  释梦好像晕得很厉害……

  陈溪没有办法了,他好像记得父亲挚友沈青留医生就在释梦家附近,对,找他来一定能治退释梦的烧。

  那么一线希望闪过陈溪双眼……他轻轻伏下身子,轻声说了一句:“释梦,我这就去找沈医生过来,你等我……”

  释梦的脸色如梨花般苍白……静静闭着眼……安静地好像没有了呼吸一样,睫毛长长,双颊因为高烧而染上了粉红……虽是病态,却有些醉意的娇美,静静地沉睡着……有着一分让人窒息的仙气美……

  陈溪漠然认真地看着她,清冷的眼底尽是怜惜与心疼……

  她说不了话,像是答应了似的。于是陈溪不舍地准备离开……

  “不要走……”

  那么一瞬间,释梦竟然牵住了陈溪的手,他惊愣一回头,就看见释梦的睡着的神情写满了不舍与担忧……虚软的手却十分有力地抓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陈溪人就软化了……就被她深深震惊与感动到了。

  他只看见她的眉眼很好看……淡墨似的黑染过一般,绝美宛如青黛色……秀气而温婉动人极了,使他着迷,那一直都是他爱的她。而他被她那样牵着,是那苦中唯一的甜,所以也倍感珍贵。

  他是个刚阳的男孩,却始终挣脱不了她牵住自己的手,他感动而又好笑地想了一下:她哪儿来的力气,竟然那般倔强……难道她是真的对他不舍了吗?

  既好笑又甜蜜。

  夜来了,风雪却变温暖了。

  是啊,释梦这样一个小小柔弱女子,竟也有力量可以战胜梦灵千年灵力的封印,猛力推开了陆煜罗。她心中为爱生出的信念,是有多强大。

  陈溪不知道,释梦已经爱他爱到这般倔强执着的田地。

  所有的力量,都来自于爱。

  爱是信念,爱是世界上最大的力量。

  陈溪经历过心碎之后,又重遇了美好,生命有了色彩……

  他弯弯唇弧,释然浅笑,淡然帅气极了……

  是啊……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释梦就成了他生命里全部的美好,成为了他的血,他的心头肉。她是他此生唯一的感动。

  他轻轻低下头,眼里尽是柔情地看着她,无比认真地向她说了一声:

  “别怕,我一直都在呢。”

  她睡着,好像又听得见,才渐渐相信了,很慢很慢地安心松了手……

  陈溪不放心她一个人,也不忍离开她身边片刻,就细腻耐心地重复给她敷毛巾,擦汗,喂热水,抱起她,让她的热气传导到他身上来……

  陈溪如视珍宝地照顾着生病的她,细心至极,敷毛巾换毛巾,煲热水,而后吹凉到刚好不烫细心喂她喝下……一次一次擦汗又探体温……那专注于照顾她的担心认真模样真是一脸帅气,气质俊美得像个不染红尘的仙,清俊绝尘的仙。

  如此一份美好独处的二人时光,但愿把所有的悲伤都忘却,暂时把一切都淡忘吧……

  伤心的事已经不见了,他也已经幸福地忙出了汗……笑了。

  谢天谢地,释梦的烧终于慢慢退了……

  而释梦还不见醒,估计是烧得累了,睡沉了过去。

  而陈溪一直淡淡然的,静静欣赏地看着她的睡态,很美啊!脸红扑扑的,眉眼清纯,美目轻轻闭上,安静纯美极了,秀气得如远山青黛的,而脸则是面若桃花般嫩白的,樱桃小嘴粉嫩嫩的,恢复了血色,有着一种令人不安的美……

  陈溪眼里尽是温柔地看呆了……沉醉地看着,心就扑通扑通狂跳了起来。

  他移开了自己过分痴迷的目光……咽了一口水,徘徊在她房间里……目光不知何处安放……

  忽的,落在书桌上的一个淡蓝色蝴蝶夹上,雅致而熟悉--就是他从前送她的那个。陈溪看见了心里忽然有点小动容……她喜欢吗?她还一直还留着吗?

  这时已经是晚上8点了,陈溪一直陪在她身边,哪里也没去,可能夜太静,今天发生的事又浮现在他眼前……

  释梦说,她爱的是陆煜罗?

  那是他含着泪,亲耳听见释梦说的,她喜欢的是陆煜罗?

  可那点点证据都是,陈溪都感受到了释梦的心,她的心里明明是有陈溪自己的。怎么会?

  陈溪还是无比悲痛地怀疑起来……

  难道……

  难道会是人格分裂症?

  怎么会?

  不可能不可能……

  到底是为什么?

  陈溪睿智却是疑惑,这个问题,太难了。

  这时,夏清和简月敲了敲门,只喊,“释梦,释梦?”

  陈溪静静地给他们开了门。

  夏清简月看见陈溪开门首先是一愣,而后夏清简月相视了片会儿……眼神交流间有种神秘的一顿,眼底隐隐一笑,他们想要干坏事了!

  机会来了呀。

  “陈溪,释梦她怎么样了?真对不起……我……我太迷恋看比赛了,我没注意她,她就不见了……”简月委屈无辜地挠挠头,认真渴望得到原谅道。

  “她现在没事了,不怪你,这里交给我吧,我等她烧完全退了就走。”陈溪宽容一笑,又温柔看了释梦一眼道。

  简月感恩地点点头。

  “好嘞好嘞!表哥,我二中队打比赛赢了,下个月就要去参加省赛了,明天我们一起去庆祝一下!”夏清开心得意地说。

  陈溪赞许笑着应了一下。简月悄悄间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偷偷做了一个小动作,便和夏清两人双双“离开”了……

  陈溪以为他们真的走了,自己也准备走了,扶起释梦,抱着她在怀里,自己尝了一口水不烫,喂她喝完最后一杯热水,给她盖好被子,看她像个孩子一样安然睡着,自己也安心了,嘴角一抹微甜的淡笑,后又眼神重归平静,淡漠离开……

  既然,释梦说,她喜欢陆煜罗,那么陈溪知道自己或许该割舍了……

  舍得么他?陈溪心底有点痛,他不会再为她流眼泪了,于一个男孩而言,那需要太多的真心与感情,陈溪顿时觉得茫然了……

  “别走……”

  转身瞬间,他的手再次被释梦抓住。

  陈溪呆住回头,静静凝睇着睡着的她,眼里渐渐生出怜爱……

  这会儿释梦力道更大了,虚弱的手掌很是韧劲地把他往回牵……陈溪就毫无防备地被她扯回了她床前……

  “别走……别走……”释梦闭着眼苦苦央求着。

  “我不走,我不走,别怕。”陈溪还是心疼了,柔声安慰着,双手也握紧了她抓住自己的手。

  他连忙帮她擦擦额上的汗,心疼地皱起眉心想,她该不会是做噩梦了吧?

  突然一个酸溜溜的念头闪过他脑海:她……她该不会把他当成陆煜罗了吧?

  陈溪脸色忽的变得微气幽幽的,变得异常沉默起来。

  转念一看见她瞬间安心的模样,他心里又气又疼……而后是淡淡的冷漠……与冷冷的悲愤。

  陈溪握住释梦的手,目光皆是哀哀的,眼泪涌了上来,看着沉睡的她问:

  “释梦,你的心意到底是怎么样的?告诉我,你真的喜欢陆煜罗吗?他就那么值得你爱吗?那我算什么……你当真是那种一脚踏两船的人吗?你不是,对吗?”

  睡觉的人真的不会说话。

  释梦没有回答,只是皱起了秀美的清眉……

  他忍不住轻轻伸手抚平了她皱成川字型好看的睡眉……

  她忽的抓住他的手,眼睛依然是闭着的。

  她一张苍白的玲珑小脸上点满了伤感的,好小声好小声的喃喃道:“不……不~是……陈,,陈,西,我有苦……苦衷的,相信,相信我……”

  陈溪眼睛一怔,忽的看见希望一般问:“有苦衷?什么苦衷?你跟我说,你告诉我,我听着呢……”

  啊啊啊,释梦不能说啊,别说啊!

  释梦忽的安静了。

  陈溪转而有点失落。

  “我……我喜欢……”

  陈溪又渴望地看着她。

  “……你,喜欢……你……”

  陈溪忽的嘴角抹开一缕无比灿烂的笑。

  “梦…………灵……她,她才喜欢陆……陆…………”释梦忽的睡过去了……一下子无比安静了。

  “陆煜罗?”陈溪惊呼道。“梦灵不是你的小名吗?什么什么?释梦,释梦?梦灵喜欢陆煜罗,你喜欢我对吗?”陈溪忽带感动与惊喜,目光闪闪地凝视着她,无比渴望她的一个肯定答案……

  而她陷入了无尽的安静里。

  “你喜欢谁?”

  陈溪眼里装满了无尽向往与渴望再问。

  释梦没有说话……安静了好久好久……

  陈溪心底燃起的无尽美好又一点有点降落下来了……

  “喜欢……喜欢……陈……”

  陈溪又柔情地全神贯注注视着她。

  “溪……溪…………”

  “真的?”陈溪一下子惊喜感动了,眼睛都笑弯了,衷心欢喜地欢呼一句问。

  “真……真的。”释梦安静得像个乖孩子,无比认真地说了一句。

  陈溪又幸福又糊涂起来了:梦灵不是释梦的小名吗?怎么会?

  只是,因为释梦的“喜欢”二字,陈溪突然觉得有点甜蜜,气氛有点温温热热起来,空气有点淡淡的暧昧……粉红撩少女心极了,忽的血液沸腾了滚烫起来,心跳怦怦怦地剧烈跳着,陈溪压制住心底那阵猛烈的欣喜与感动,咧着甜甜的嘴笑着,阳光明媚极了,如春天般盎然的七彩灿烂颜色……笑得特别甜与帅……

  他的眉眼温柔如清风,眸光闪闪的,深情地凝视着释梦,不觉有点紧张的,有点小心动。

  心跳加速之际,情动之时,他温柔到了极点,一瞬间轻轻伏下身子深深吻住了她的唇……

  唇与唇轻微的触碰,转而深了,温暖软绵的触觉如火般蔓延了全身……暖的,热的……气息淡淡香香的,陈溪闭着的幸福眉眼就笑得轻轻弯了起来……

  空气是炸开了的心动与浓蜜香甜!

  那么一瞬间,释梦觉得自己的唇被什么轻柔地吮吸,惊讶地一瞬间睁开了眼……竟然醒了……发现自己被吻了……顿时就震惊地睁大了灵灵双眼……呆的愣着……后来又闭上了眼,真真地沉睡了过去。

  那是陈溪第一次吻她……吻她的唇。

  陈溪慢慢地不舍地放开了……目光深深温柔地看着她,他的心怦怦怦的快得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世界安静得仿佛就只剩下他极速的心跳声与呼吸声……陈溪倍感心慌意乱的,又幸福又满足……他下意识舔舔自己红艳至极的唇,一个男子本该有的男孩本色被唤发出来了。

  他终于舍得强吻释梦了!

  释梦的心也极度剧烈地狂跳起来……额角的汗又出来了……

  忽的,陈溪一个晕厥倒在了释梦床边……闭上双眼,睡得不省人事……

  来得早啊不如来得巧啊!

  夏清简月两个家伙的坏心思--安眠药起作用啦!

  多巧啊!夏清父母,简月父母又不在家了!这夏清简月就干起坏事来了……唉~这青春期的男男女女啊!就是那么的躁动!那么的!愿意成人之美呀!

  连陈溪也都傻乎乎地被他俩算计了,被蒙在鼓里完全不知情会有这么一出……

  “简月,你说那安眠药起作用了没?”

  “我觉得,也总该差不多了吧~”

  “那我们赶紧折回去看看!”

  “好啊好啊!”

  夏清兴高采烈一脸兴奋坏笑赶紧拉着简月回了释梦家。

  陈溪没锁门,夏清简月轻易地就进去了,看见陈溪释梦睡在一块儿,特别兴奋与满意!激动的两人连忙合手合脚把陈溪搬上了释梦床上,给他脱了鞋,脱了外套,让他和释梦很亲密很紧贴地睡在一切,他们给入睡的两人盖好杯子,无比快乐地相视笑着,转而不约而同转头看着桌面上的水杯,那里面可是被简月放了两颗安眠药呢!

  那药效呀,可是杠杠的!绝对不是盖的!

  夏清简月相视一笑,扬了扬得意的眉毛,眼底无比开心地顿了顿!任务完成!

  计划呀,让陈溪和释梦同床共枕睡一晚,这绝对绝对是增进感情的最佳方法!

  是吧!夏清和简月功成身退……小步静悄悄离开了了释梦家。

  而陈溪释梦二人,真真在同一张床上双双入睡了呢……睡得很熟很熟,而陈溪很快就下意识抱住了释梦的身子,释梦也不知不觉靠到了他的胸口前,无比安心地窝在了他的怀里温然入睡……陈溪搂住释梦的温软的腰肢,她也乖巧得像个小宠物猫一样依恋地抱住他,好像她从来都是属于他的一样。被窝里超暖的,空气是别样的温暖与香甜……阵阵微风吹来春风似的浓情蜜意……惹人沉醉其中。

  你尝过幸福的滋味么?

  一千多年来,他和她,又再次睡在一起了……

  三生三世的缘分,早早注定了。

  今晚的好梦,是同床之梦,梦回前世……再续前缘!

  陈溪和释梦相拥而睡梦,梦回大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