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独宠小娇妻

003警察局

独宠小娇妻 思芃芃 2682 2017-04-30 00:53:29

  “铃铃……。”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谈论中的会议室。霍启麟好看的眉头一皱,对于被打断的思路很是无奈。公司规定开会期间一律不准接电话,是他第一天任职总经理就发布的第一条命令,看来林秘书通知的还不到位。“铃…铃……!”手机的声音还在响,在安静的会议室里格外的清晰,众人都停止了动作。“霍总,是您的手机响!”林秘书硬着头皮提醒。

“喂!”看了众人一眼,低头拿起抽屉里的手机。声音冷得像冬天的冰碴子,看来霍启麟气得不清。众人都纷纷好奇是谁那么没眼力见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公司所有人只要踏入会议室一步就是老婆生孩子都得开完了会后出议室门才敢接电话。谁也不想被霍启麟那不耐烦的眼神盯着看,在他眼神下没几个人能坚持住几分钟。最后还得被勒令写一份一千字的保证书发表在公司的论坛上让公司几千员工瞻仰,谁的老脸也抵不住这样的。别说这个办法一时倒是在孟氏公司上下得到一致认可,开会期间谁也不敢再接手机,还真是对会议质量的提高起了小小的辅助。私下公司员工都觉得霍总也没有那么得高不可攀人还是挺接地气的。此时被员工觉得接地气的霍总周身气质越来越冷,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看得众人都为手机那边的人默默点根蜡烛。还不知道已经被人同情的某人还在手机里滔滔不绝的诉说着她遇到得不平之事。

孟婳也是一肚子火气没地方发“老霍你说这件事是我的错吗?明明我是做好事怎么在警察叔叔口中成了罪恶的同伙,诶老霍你来评评理,你在再听?”孟婳这边乱糟糟的只能大声喊。

“说重点!”

“呃……那个你能过来警察局一趟吗?”孟婳觉得有些丢脸,小声的恳求。

“好了我知道了,你乖乖的再那里等着我,我一会去接你。”又问清楚了地址,霍启麟才挂掉了手机抬手看了眼腕上的表,“今天的会议先到这,下面的留到明天早上继续。陆副总接待的工作由你负责让林秘书跟你去。”手边不停的收拾桌上散落的文件。

“好的,霍总!”

霍启麟在满眼八卦的众人目送中走出了会议室,留下一甘好奇的众人谈论着,她们好像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人人心中的小人儿都在咆哮跺脚着。是谁―是谁能让霍总丢下工作二话不说就出去。

一股浓浓奸情的味道一下子就弥漫了整个公司。林秘书被好几批女同胞堵在卫生间门口逼问,“林秘书,刚刚是霍总的女朋友打来的电话吗?”“霍总都有主了!”“我们的男神又少了一个了!”女同胞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而被围在其中的林秘书情况就不是那么美好了,。原来以前被好几个美女包围着还会觉得是一种享受的话,现在的林秘书内心是拒绝的。怪只怪自己以前还是太单纯无知,“各位大姐,你们放过小的吧,我也不知道霍总的私事,霍总也不能告诉我一个小小的秘书!”

“撒谎,你天天跟着霍总怎么也能比我们知道多一点吧。”企划部的一个美女不信,拉着林秘书就是不放手,幸好现在是下班时间公司的卫生间没有人过来,堵着林秘书的都是公司里有能力有美貌并且还是单身的美女们,从霍启麟一进公司来她们就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能攻克霍启麟的方法,谁都想把这样一个高富帅据为己有。可惜空等了这么些年,不过只要他还是单身大家都还是有机会的,现在突然被告知霍总疑是有女朋友呢这下真是引起一片哗然。众女难得空前团结一心要找出抢走她们金龟婿的是何许人也。

“我用我的桃花运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大姐们陆副总还在等小的,小的就先告退了!”林秘书瞄准空隙几步跑进了电梯,那样子真是抱头鼠窜的最佳诠释。等他出了公司大门被马路上凉风一吹,全身一激灵才发觉后背都出汗了。劫后逢生的吁了口气,打车回家。不过他心底也有些好奇一向冷漠的霍总对着谁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孟婳今早起来突然觉得未来要在这里生活三个月怎么也得把附近的地方摸熟了日子才能活的滋润。这个也是孟婳生存指南里的首要。到哪都得先从熟悉门路开始这是从古至今唯一不变的真理。

换好衣服出了门,先沿着公园的林径小道走,一双闲不下来的眼睛一路边走边观察,填饱肚子以后又继续,大下午就见她一个人精神奕奕的在路上闲逛。都说生活处处有风景只是我们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别说还真让孟婳发现了,不过可惜不是美,而是有人“碰瓷”,孟婳双眼立马如探照灯一般亮起来,从来只听说没见过,今天终于见了一回货真价实的“碰瓷”大戏呢。

就见人行道上,一位穿着简单的老大妈躺在路中间,一边哼哼唧唧的喊疼一边有力的拉着从车上下来的少年,非说是他开车把她撞倒了,少年怎么说她都不肯起来。

一看里三层外三层围过来的行人,那速度就只有华国人民群众才有。大妈大爹们纷纷开始开启审案模式,说得那是各抒己见唾沫横飞,被围的少年看这种情况脸上露出了浓浓的不耐烦,他还急着赶飞机,“老太太,你看我的车根本没碰到你,你先起来。我们先去附近的医院照CT观察下……”可不论他怎么说老太太就是不起来,还非说不能跟他走。

“小伙子,你先带老太太去趟医院”

“老太太,我看这小伙根本没撞到你,他车还离你有些距离。”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孟婳是第一批围观的群众之一,她观察了下车的距离,又看老太太这么久只会说两句话眼神呆滞。这种情况还自己一个人小声的嘀嘀咕咕根本就不在乎现在的情况如何,孟婳有些怀疑她可能精神有点问题。在场这么多人包括少年都没伸手把老太太扶起来,孟婳蹲下来扶起老太太,面对少年“别管怎样,老人毕竟摔倒了先扶起来再说吧!我看你也有车先让老太太到你车里休息一下。”孟婳想着不管老太太是不是碰瓷,把人拉到车上看住先离开这里,也能让少年摆脱被围观的困境,最后怎样都在说。可不想生活处处充满了狗血,不知哪位好心人报了警,警察一来少年一口咬定说她也是同伙,老太太又抓着她不放开,警察不由分说把她也一溜带走。

不曾想啊,这狗血淋了她一头不说,到了警局人家少年一字不露说一切等他家律师。老太太明显又精神不济,她就成了警察盘问的对象没有之一,可不论她口才多好,事情也说不清,只好打电话求助霍启麟。

“我作证,警官这小妹妹她不是同伙,老太太也不是这个小帅哥撞倒的……”好巧不巧的案件地点的监控正在维修,幸好有热心群众愿意做目击证人。等霍启麟找过来时,事件已经解决了。霍启麟又和警察沟通了一遍才终于了解了整件事的始末。老太太患有精神病,今早趁家人不注意偷偷跑出来,下午天太热自己体力不支就摔倒在路上,恰好有张车停在面前不知怎么就认定了她是被车撞倒了。而车主明明没撞过,就认为老太太是碰瓷的,而此时孟婳又上前参合。

“谢谢你能来做证明,不知怎么称呼?”霍启麟带着孟婳去道谢。

“小事,我叫何姿。”何姿眼光迅速的看向霍启麟,高大俊挺的身材,俊朗出色的外表,全身溢着冷漠的气质。现在这时代出色的男人难寻,有幸遇到了自然要制造机会加以抓牢,幸福是要靠自己追寻的,不是吗?于是热络的和霍启麟攀谈完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