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逍遥妃

第二章驿站杀人案

逍遥妃 夜白三生 3390 2017-04-28 07:40:55

  路途不算遥远颠簸了一路到了傍晚,管家刘福在轿外说道:“小姐,前方不远处便是驿站了,咱们这赶了一天的路,总算是到了。”

赢月掀开轿帘,果然看到不远处人头攒动,二层楼的驿站灯火通明,里外人流进出川流不息,灯火通明。都是各家送女孩前来驿站报道的。然后再由各地驿站同意带领进宫验身,合格的分别送往两国。

不多时候,马车嘎吱一声便停了下来,云儿轻唤赢月,打乱了赢月的思绪。“小姐到了。”云儿掀开轿帘,管家刘福拿来小凳子让赢月下车,赢月踌躇片刻终是下了车,她知道,这一步迈出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管家牵着马车去驿站后院停放,很多人都聚集在门口,大多都是前来送别的。有的高兴女儿某得了出路,在不用在家挨饿,分食他们本来就不多的口粮。有的悲痛不忍,今后骨肉亲人分离。这驿站门口的一幕竟看透了世间人性。赢月不愿再多看,只觉心下烦闷的很。皱着眉头扭过头不去看。

云儿跟着赢月世间长了,自是懂得赢月的心中所想,登下便催促道:“刘管家您快点。”

“好!”刘管家一路小跑一边应和着:“小姐这里人太多,我们移步进去吧。”

一进驿馆赢月就被这人山人海的场面吓了一跳。这里人更多。找了一个靠角落的地方坐了下来!一位佩刀官差一看有人进来,立刻迎了上来,几位,可是送选进宫面圣的美人?”

云儿答道:“正是,我们是选送的美人”说完递上两份进选美人文书”

官差看了一下送还,笑着答言道:“是了是了,例行共事,几位见谅,各位想吃什么随便点,都是免费的吃食!费用都由官家出!”说是随便选,却都是简单的吃食,赢月也不挑剔,只要充饥便可。现下也实在是吃不下什么,只觉得实在放心不下家中的父母,他们年岁大了,将来也没有人陪在身边,想到这里就觉得眼睛酸得很,直要哭出来。

三人刚吃上,就看见一个美貌的红衣女子跳上桌子高声说道:“各位姐妹们,这里每一个女子都是美艳绝色,不知道各位美人都姓甚名谁,不如我们互换庚贴,以后在他国也好互相有个照应!我先说,小女子名叫夏蔻丹,山东人氏,今年十七。”

夏寇丹的声音刚落,就有个性格活跃的女子站起身来报上姓名,哪里人氏好不热闹。只见那女子身着七彩锦缎的娇俏小姐俯身施礼施施然道:”妹妹柳沁颜,河南人氏,16岁。以后还望姐姐多多照拂,看姐姐貌美,日后必定有所作为。”

不多时又有一女子站起身道:“我叫完颜晴,北方人,家里不好玩,出来见见世面,也是十七。”红衣女子慧心一笑发话道:“两位姐妹,不如我们三个人同桌而食怎样?”其余两位女孩相视一笑,眼中对彼此的容貌也是一脸的赞赏。果然,那三个姑娘便挪在一处同桌而饮,一时间欢声笑语,谈笑自如,好不惬意。

云儿一脸羡慕的兴奋说道:“小姐你快看,好热闹,真好玩,不如你也去报上姓名和她们互换庚帖。”

赢月见她们无拘无束,性格豪爽,心底里也是默默的喜欢这三个女孩。但是她内心里却清楚的知道这样非常不妥,她理解云儿现在向往的心情,温言道:“她们几个如此活跃我也喜欢,但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出门在外还是小心谨慎些的好,这样大的动作只怕有心人看在眼里,不知日后要如何算计她们几个呢,我们还是小心一些罢!”

云儿被赢月这样一说乖乖的点点头:“小姐思虑的及时,是云儿鲁莽了,那我们吃完就回房睡觉吧。”

看着云儿乖巧的模样,赢月疼爱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转过头看着刘福说:“管家,今夜天黑你就不要走了,夜路不安全。住一宿明日一早再赶路吧。”

管家刘福连忙应道:“一会我和驿站官差们打个招呼。今夜我睡在小姐门口给小姐看门,小姐您就放心吧。”

赢月点点头带着云儿上楼休息。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一声尖叫打破了驿站里的宁静。

“杀人了……杀人了……”

赢月被尖叫声吓得从床上惊醒过来。正巧云儿端着洗脸水慌慌张张的回来,赢月一边穿衣服一边问:“这外面怎么了?恍惚听着说杀人了?”

云儿放下洗脸水,赶紧和赢月说:“可是不好了,昨夜出大事情了。刚才我在后院打洗脸水,听得一声尖叫,赶过去一看,斜对面靠北的那件客房门口血流成河,慌的我一盆水洒了一半,也没看清屋里什么光景,就赶紧回来了。唬的我现在心还慌的不行。外面血腥气可重了。”

赢月听云儿这样一说连忙穿好衣服,便唤刘管家进屋问清楚。

刘管家昨夜一直在门口守夜,听小姐叫他便进得屋来道:“幸亏昨夜老奴没有走,没想到今日一早就发生这样的事。刚刚我去看了,杀人现场血流成河,到处都是血。许是昨夜太累了,老奴竟没听得任何声响。不想,这官家的地面上竟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真不太平的紧,小姐往后您可要当心的呐,处处多留心才是。”

赢月皱眉问答:“那你可知昨夜是谁被杀了?”

刘福叹了口气道:“哎!说来也巧了,就是昨夜咱们看到的那三个姑娘。昨天您还说她们张扬来着。就是她们三个,都死了。”说完刘管家也是一脸的不忍。

“啊?”赢月和云儿不禁大吃一惊。

刘管家接着说:“昨夜还欢声笑语,今早就身首异处。这叫什么世道,这还是官家驿站之内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赢月眉头紧皱道:“刘管家我们出去看看。”

“哎!小姐你慢点。”管家刘福和云儿快步跟上。

迈出房门,就能闻到空气中凝漫着浓重的血腥之气,案发现场被人群围着,带刀的官差把守在门口,血迹蔓延至门口,地上黑红色的血迹早已凝固干涸。那样子就和平常吃的血豆腐一样,想到这里,云儿捂住嘴忍不住干呕起来。

赢月透过围观的人群缝隙看到现场,现场都是血迹,三人死在饭桌上,都是一刀毙命。看来昨晚这三人回到房间又接着把酒言欢。还有剩下的酒菜没有吃完。围观的美人们都惶恐不安很害怕。

“让开让开,李大人来了。”就看到一个官差走在头前,拨开人群。赢月循声望去,那官差身后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官员。

只见那官差推开案发现场的门:“大人这是案发现场您请过目。”

只见那李大人并不说话,低头慢慢走近室内,后面跟着一同带来两名仵作验尸,李大人仔细查看了案发现场,示意仵作查验。

只见那仵作拿出随身的工具箱子,对三名女子进行了详细的勘验,只见那三个女子被害部位都是脖子,脖子上被利器所割,均是一刀毙命。仵作又验了桌子上酒菜。片刻功夫过后,仵作得出的结论。走到那李大人的跟前道:“启禀大人,小人验出这三人死于昨夜午时,初步断定是中了蒙汗药,蒙汗药被人下在酒水之中,待三人昏迷之后,被人一刀毙命。所以才没有挣扎的痕迹,也没有呼救的声音。现场干净利落。”

李大人沉吟了片刻道:“那凶手是谁呢……动机又是什么?”

想到这里李大人忽然抬头问道:“这里由谁掌管?”

一个小胡子的矮胖驿站官员连忙下跪,连连叩首道:“下官知罪,驿站仅仅是供传递宫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换马的场所。这次负责选送各州县选出的美人,一来下官实在是没有经验,二来事出突然,谁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胆子大到敢在官家的地方行凶杀人啊。”

“哼!这些都不是你用来推脱责任的说辞,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给我速速查实这三名死者的身份。”

“是!大人,下官知罪。这是花名册,我已经用红笔标注了三名死者,请大人过目。”驿站官员毕恭毕敬的递上花名册。

“昨夜这驿站之中只有这200名美人么?”

“大人,本驿站是离帝都最近最大的驿站,也是最后的集合点,所以昨夜人员非常多而且杂乱,有几人来的特别晚,她们的亲属送来人之后并没有回程。而是选择今天一早走。所以除了200名美人外应该还有四个亲眷留在驿站之内,昨夜也都和我们报备过的。”

“哦?把这四个亲眷给我叫来。我要审审他们。”

刘福管家站在赢月的身后正看大人怎么判案,没想到,官差上来就把刘管家拿住并且五花大绑,刘福刘管家登时就迷糊了脸色大变,连连喊冤。一同被抓来的有一个美人的母亲,另外两个是一位美人年迈的父母。大概都是舍不得孩子,才会留宿一宿。

云儿白着脸拉着赢月的手:“小姐小姐,怎么把刘管家抓起来了,怎么办啊,刘管家怎么可能杀人呢。”

赢月拉着云儿的手轻声安抚:“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云儿,刘管家一定没事的,杀人的事,刘管家是做不出来的,况且远日不远近日无仇的,杀她们做什么。”虽然这样安慰着云儿,可是她心里也实在没有把握,她不是不相信管家刘福是清白的,而是不敢相信这个李大人能找出真凶。

李大人,几句严刑逼供,就吓得一个美人的母亲当场就摊在地上连忙说道:“大人大人我一个老婆子可没胆子杀人啊,我就是舍不得女儿,想再陪女儿一夜,忘大人明察。”

另外的老两口是老实的庄稼人,早已吓得不停的打摆子,如同筛糠一般,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刘福刘管家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面对如此场面也不免胆战心惊,连忙说道:“小人是送小姐来的。看到这里人多杂乱,不放心,就想住下一晚给小姐守个门,所以昨夜就在门外过道合衣睡了一宿。大人开恩,还小人清白啊。”

“哦?你昨晚在门外过道上睡得?”李大人听刘福这么一说,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那你昨晚可听到什么动静?”

“并无任何动静,许是小人昨天赶了一日的路,路途颠簸,有些劳累,加上年纪大了,睡得沉了,所以就没听到什么动静。我也是早上被喊声惊醒才知道昨晚有人死了。”

矮胖驿官陪哭丧着脸打断李大人道:“大人……这送美人的时辰到了,我怕耽搁起来,我这项上人头不保啊。望大人高抬贵手。”

李大人紧皱双眉,心下也是忍不住犯难:是啊!这如果耽误了送选美人的事,这谁都不好办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