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逍遥妃

逍遥妃

夜白三生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8上架
  • 4547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圣旨

逍遥妃 夜白三生 2745 2017-04-28 07:39:41

  天下一分为三,三国鼎立,余小国各部为三国属国,分布天下。

三国分别为帝国,齐国,鲁国。

帝国建国三百余年,帝国的都城——帝都。帝都建都一百二十年。万景年景仁帝登基一十三载

然齐、鲁两国屡犯边境,两国交界处民不聊生,景仁帝无奈,满朝文武商议,如何平定边疆之乱。最后议定,送百余名美女前往两国充实其后宫,以安抚边境之乱。

圣旨宣:

今选送美女两百名分别前往齐鲁两国,充实后宫。

文武百官,各州县,凡五品以上官位,必选送一名官宦女子。

限五日内送入帝都。分批送往两国

钦此

圣旨一张贴出来,帝国满国沸腾,几多欢喜几多忧,贫民家的子女多半是希望被选中,指望着有朝一日能够一步登天,成为人上人。那些官宦人家的子女可就是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有势力的人家多半是趁着这几天定亲的定亲,办喜事的办喜事,官阶正好卡在五品的官员有女儿的多半是要献出一女的。只因官位大的都是会压下来。五品献不出,就要四品补上,这也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衡州知府外

四人抬着一顶蓝顶软轿停在知府门外,知府赢年,愁眉苦脸的从软轿上下来,抬头看了看门额上的知府牌匾,叹了口气,进了府。

“老爷,你回来了!”赢氏看到赢年回来了,低身福了一礼。

“哎!回来了……”。赢年有气无力的低着声音答道。

“老爷,您这是怎么了?”赢氏看赢年面色不对,似乎是有心事,赶紧上前扶住赢年坐下问道。

“今天太守大人找到了我,是关于进献美女的,他知道咱们的女儿,希望能由我们献出女儿……”说道最后不觉哽咽,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赢夫人一听老爷这么说顿觉五雷轰顶当下也是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个女儿自从生下来便如获至宝,更是对她百般宠爱,不说万中挑一的容颜,便是聪明灵巧也是别人家姑娘不能比的。如今要被送入他国充实后宫,想来,今后再想见面那是不可能的了,年近半百,身边就这么一个独生女儿。想到伤心处,哭的愈发的伤心起来。

哭了一会儿,赢夫人用衣袖擦着泪水哽咽的问道:“老爷,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我们可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赢年一瞬间了似乎老了几岁,低垂着的头无力的摇了摇:“倘若有法,我如何能忍心把自己的女儿送出去,我也舍不得啊!可是,这是圣旨啊,违抗不得。满朝文物都盯着我们这些五品官,谁让我这官阶正好卡在五品,如今懊恼和悔恨都为时已晚,如若可以,我甚至都想买个丫头替月儿去。可是月儿向来不像别人家女儿养在深闺,外面人也大多熟识她的样貌。别无他法……快叫丫鬟去暖翠阁把月儿叫出来吧!早些让她知道,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赢氏听赢年这样说,心中不舍,却别无他法,唯有以泪洗面。

暖翠阁

暖翠阁的小院里,满树的梨花,漫天漫地的飞舞飘零。偶尔吹过一阵微风,洁白的花瓣打着旋飘然落下,荡过一缕幽香。

如花容颜的赢月穿着一袭月白色的纱裙坐正用小银勺子挑弄着胭脂:“粉红的桃花配莹白琉璃碗盏,雪白的梨花配宝蓝琉璃碗盏,冬日里得红梅配翠绿琉璃碗盏。”

赢月的贴身侍女云儿顶着一头的雾水从外面跑进来站在院子里的梨花树下朗声叫道:“小姐,小姐,老爷和夫人叫你去前厅呢,说是有事。”

赢月看着从外面跑进来的云儿,笑着放下手中正在调制桃花胭脂的琉璃碗盏爱惜的笑着说:“疯跑什么,也不怕摔倒,摔坏了又该像上次一样哭鼻子了。”

云儿嬉笑着走到赢月近前:“小姐,老是喜欢笑话我,你快去吧,老爷和夫人还等着呢。”云儿笑着替赢月收好琉璃碗盏放到一旁的实木架子上。

赢月走到院子里站在梨花树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淡地幽香扑鼻而来。忍不住伸了一个懒腰蓄着笑容道:“知道是什么事情么?”

云儿摇摇头“不知道!刚才是夫人身边的莲心过来告诉我的。小姐我们赶紧过去吧。”

前厅

赢氏一看到女儿过来,一把抱住赢月:“我可怜的女儿,为娘的对不起你啊!”

赢月心下一紧,再看看父亲的神色也很是不对,便连忙问道:“母亲,你这是怎么了?父亲,母亲她怎么了?”

赢年眼睛也有些湿润,毕竟是男人,他总不好当着女儿的面哭出来,强忍着说:“月儿,都怪父亲我官职太低,如今只能是把你选送去做美人了。”

“父亲母亲说的莫不是圣旨说的选美人的事?”赢月暗暗心惊,这事她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回轮到自己的头上。

赢年似乎一瞬间老了几岁,无力的点点头:“是啊,如果为父的官阶再高一品,你就不用……”

赢月低头沉思了片刻,如今她去势一定,没有别的办法。现在也只能说些宽心的话,让二老不那么难过罢。赢月抬起头笑了笑哄道:“父亲母亲,不要伤心,能为父分忧,为国家分忧是孩儿的荣幸!如今孩儿此去,能让国家不损一兵一卒,是我朝皇帝的睿智,此实为上上之策。孩儿愿去,如果有朝一日,孩儿能够得到齐国或者是楚国皇帝的欢喜,必定要劝其止边乱,为我国的边境之乱尽一份忠心。”

“为父知道你是怕我和你母亲伤心,说这些个体面话安慰我们。事以至此,我们只能给你多带些金银,为你好好准备一下。从此只怕此生再无缘相见了。呜呜……”说到此处,赢年颇为痛心,再也忍不住,哽咽起来。

一时间,赢月也是忍不住落下泪来,强忍着悲痛,好生劝慰二老。

暖翠阁

夜晚,云儿在帮赢月收拾随身的物品:“小姐你看我把你新调制的桃花胭脂和琉璃碗盏都带上了,这是你平日最最喜欢的。”

“放下吧。如今我们去了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处境呢。”赢月心里明白,今天在前厅说的话都是为了安慰父亲母亲的,如今去是一定要去的,如果不去,只怕是杀头的大罪。

“小姐……你怕么?”看着赢月出神,云儿小心的问道。

“怕……怕有什么用呢,我如今是非去不可,云儿如果你怕的话,你就留下吧!帮我好好照顾父亲母亲!”赢月摸着云儿的头发,爱惜的说。

云儿先是一愣,而后扑通一下跪倒在赢月的脚边急急的说道:“不,小姐,我怎么能让你自己去,就是刀架在云儿的脖子上,云儿也不能让你自己去,当年是你把云儿从人贩子的手里买回来的,不然还不知道云儿被卖到哪个窑子里呢。今生小姐去哪儿,云儿就去哪儿!”云儿抽噎着,晶莹的泪珠子连着串掉下来。

赢月一把拽起云儿只觉心下无比温暖又无比这个云儿是她当年从人贩子手里救回来的,跟着她好多年了,就像妹妹一样疼爱。想到这里赢月不禁伤感道:“傻丫头,快起来。如今既然你打定了主意跟定我,那我就与你主仆一条命,永远不分开。”

赢月疼爱的揉揉云儿的小脸。云儿这样待自己,总算自己没有白白对她好一回。不让她去是担心前途未卜,怕害了她。其实就算她不去,自己也不会怪她的。

三日后

天刚朦朦亮,在家仆的护送下云儿扶着赢月踏出了赢府的大门。

“小姐,为什么老爷和夫人没有出来送你呢?”云儿不解的回头张望。

赢月轻拍着云儿的手说:“是我不让他们来送我的。母亲身体向来不好,如今我这一走,只怕母亲要哭的肝肠寸断,还是让父亲陪着母亲不送的好。”

赢月轻推开云儿,转过身,冲着大门缓缓的跪了下去,泪水沾湿了衣襟,虽然父母没有出来想送,但是赢月还是冲着父母的厢房的方向跪别:“父亲母亲,孩儿走了!不要挂念孩儿,女儿不能尽孝了,还望父母原谅孩儿。”

管家刘福泪眼婆娑的上前扶起赢月,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姐,上车吧。”

赢月忍不住一再叮嘱:“刘叔,以后父亲母亲就拜托您好好照看着了,我这一走,今后怕是再不能回来的了,这个家还要靠你照看操持着。”

“小姐,您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折煞老奴了,我老刘头是看着小姐长大的,对这个家我看的比天都重,我老奴一定尽心尽力服侍主子,小姐请放心。只是小姐你今后也要多多保重,丫鬟云儿你也要好生照看着,你的命是小姐救下来的,咱做奴才的要知恩图报啊。”

云儿重重的点点头:“刘管家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天我一定保小姐周全。”

“好好好,这我就放心了,老爷和夫人也就放心了。走上车,让我老刘头再送你们一程。”

刘福唤过门口的小厮:“放鞭炮,为小姐践行!”

在鞭炮声中,赢月和云儿踏上了怎样的一段旅程,自此之后赢月知道她的生活将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等待她的又将是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