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逍遥妃

第七章 魏炎将军

逍遥妃 夜白三生 2957 2017-04-28 07:51:25

  这一路便走了几个月。

时至冬月,正是入冬十分。天气渐渐寒冷起来,已是下过了两场冬雪。下过雪的道路泥泞湿滑,难行的很。

一路由官兵送行。五十辆马车穿越风雪,夜以继日已经走到齐国边境。

狭小的车厢里云儿搓着手哈着气:“小姐,这越走越冷,多亏我们来的时候带来了棉衣,要不然真要冻死人了。”

赢月点点头:“是啊,真的是太冷了。唐敏被分到了鲁国,也不知道她那边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棉衣御寒。”

“放心吧小姐,唐敏那么机灵,不会有事的。”云儿安慰道。

“我们的碳不多了,一会朝那些官兵要点碳来,点个暖手炉,要不真要冻死了,我看这一路走了不少时日,估计也快到齐国边境了。到了齐国就好了。再忍忍。”

忽然马车震动了一下,停了下来,外面熙熙攘攘声音杂乱。

赢月觉得不对劲赶忙说道:“云儿,快看看外面怎么了?怎么停下不走了?”

云儿挑开车帘往外看,这一看吃了一惊。“小姐,外面好多齐国的官兵。”

赢月顺势探出头来向外看,只见领头的一个将军模样的英武男人骑在马上,他手下的官兵把她们的车队团团围住。那些官兵打着齐国的大旗。

帝国护卫队的将领上前问道:“前方拦路的是何人?请報上姓名?”

队伍为首的一位将军打扮的男人上前有礼的说道:“我等是齊國的將士。再往前走就是齊國的邊界了。不能再往前走了。不知將軍是否是護送美人的隊伍?”

“正是,我等護送美人前往齊國,規矩我們都知道,不知我們要和誰交接?”

只见那个骑着高头大马,面容英俊,眼睛里有着萧杀之气的男子驾马上前几步,抱拳示意:“在下是齊國將軍魏炎,在這裡恭候多時了,現在可以進行交接。”

云儿小声对赢月说:“小姐是齐国的将军,来交接的。那我们这是已经到了齐国境内了?”

赢月叹了口气道:“可算是到了。”

不多時候兩國將士交接文書,在魏炎的指挥下,马队重新上路。

傍晚时分,天黑了下来,护送的将士们点起火把,准备安营扎寨。忙着搭建帐篷。并下令马车箱里的美人可以下车。

听到外面说可以下车了,云儿率先跳下马车,转身扶着赢月下来:“小姐你慢些。”

“不打紧,只是不知道雪姐姐怎么样了,我想过去看看她。”

“妹妹不用劳动了,我自己过来了。你怎么样?可有冻着了?”说话的正是欧阳雪。

赢月看到欧阳雪下了车就先过来看自己,连忙拉住欧阳雪的手:“正要过去看姐姐,姐姐的手怎么这样的凉?云儿,快把手炉给姐姐。想来还有点余温。”

“这荒山野岭的,当真是难熬。身上的煤块还是要省着点用。早想到这北方会很冷,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冷。”

“是呀,这一路来我们都是住的驿站,没想到到达齐国的第一个晚上就要露宿。姐姐帐篷搭建好了,夜凉我们进去说话吧。”。

“你看我,光顾着说话,没想到帐篷都已经搭建好了。”

其余的美人陆续的从车厢里下来钻进帐房,都吵着冻坏了,太冷了。

支宝莹抢先冲进帐房:“走开,好狗不挡道。”欧阳雪双脚早已冻得没有了知觉。被横冲直撞的支宝莹一撞,一个趔趄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呀!雪姐姐快起来。”赢月上前赶紧扶起欧阳雪。“啊!好疼啊!”天寒地冻,欧阳雪扭伤了脚腕,一下没站起来又跌坐了回去!”额角隐约有一层细密的薄汗渗出。

赢月心中恼怒,怒声喝道:“支宝莹你太过分了!”

“明明是她自己没站稳,关我什么事!少赖人!”支宝莹白眼一番根本就不承认。

“月儿不要和她争辩,快扶我起来。”欧阳雪疼的脸色煞白。赢月和云儿合力才将欧阳雪扶起。

云儿赶紧把马车上的铺盖拿下来打了个临时的地铺让欧阳雪赶紧坐下。

赢月看欧阳雪疼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不放心道:“雪姐姐,你等一下,我去找人来帮你看看。”

“月儿,回来…”欧阳雪心想要站起来拉她回来,可是脚一疼又跌坐了回去。

帐房外面又飘起了雪花,赢月缩了缩脖子,士兵们忙着搬运粮草准备生火做饭,赢月拉住一个当兵的问道:“这位兵大哥,我想找一下你们随行的军医?”

那老兵不耐烦的嚷嚷道:“不知道!”

“求求你了,帮我一下好不好?我有急事。”

那老兵正忙着干手里的活,本就累了一天,被这样一问恼怒道:“哎我说你这丫头,听不懂是不是?走开!”

此时魏炎正好路过,看到一个老兵和一名女子起了争执。连忙走过去:“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怎么说也是进献给皇帝的美人,你不得无礼!””

“将军…她要找军医!可是我正忙着呢”那士兵殃殃的小声说道。

“不知这位美人你有什么难处要找军医?”

“对不起,是小女子无礼了,和兵大哥没关系。是我姐姐的脚扭伤了。不知将军的军营里有没有医治的大夫帮我姐姐看看。”

“你姐姐?哦一定也是美人吧。”点头答道:“带我过去看看吧?”

进了帐房,看见地上坐着一位女子正紧皱眉头捂着脚腕,表情十分痛苦。

魏炎走近前拉起欧阳雪的脚查看。

欧阳雪看到一个男人拉自己的脚腕先是一愣,而后连忙缩回脚腕:“你要干嘛?”赢月随后进入帐篷看到欧阳雪正怒目圆睁,赶紧上前解释:姐姐,这位是魏炎魏将军。

听赢月这样一说欧阳雪脸色好了很多:“将军也会看扭伤?”

魏炎点点头说:“行军打仗,跌打损伤,在所难免。不知现在可否让在下看看你的脚伤?”

欧阳雪红着脸点了点头,刚才误会人家要轻薄自己看来是自己矫情了!也不说话,自己把裤脚挽了起来,果然红肿一片,脚腕处肿得像个馒头!

赢月一瞧低呼道:“哎呀!这样严重!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

魏炎用手指按住脚腕,左右活动了下,欧阳雪只觉疼痛难忍,紧紧咬住下唇竟忍住没有出一声。

魏炎抬头看了一眼欧阳雪,眼中满是赞赏之色。他以为眼前的女子一定会哀嚎连连,没想到竟这样坚强倔强。而后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发现没有伤到骨头魏炎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骨头没事,只是扭伤,好好休息两天就没事了。我那里还有跌打损伤的药,一会我让人给你送过来!”说完转身出了帐房!

傍晚,席地而睡。帐篷里四处漏风,但是还是比外面要好的多,中央点着篝火,云儿在一边时不时的添点柴火。

欧阳雪披着被小声和赢月嘀咕:“月儿,这位将军可真是个怪人!”

赢月笑道:“是啊!一点将军的架子都没有!是个好人呢!”

欧阳雪苦笑:“真希望有一个这样的男人爱护我守护我一生一世,那我就是死也心甘情愿了。”

赢月苦笑一声:“只可惜你我都要嫁给那齐国的皇帝,听说那皇帝很老,大概我们此生无缘这样的男子了!雪姐姐你说我们为何要这样命苦…”

云儿倒是对这个话题并不在意,一心摆弄着眼前的篝火:“两位小姐快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呢。我把这哄的暖和点你俩就睡下吧!”

欧阳雪羡慕的说:“云儿你可真好,你家小姐有你在身边可真是福气呢!”云儿会心一笑,丢掉手里的最后一把柴和,起身去外面的雪地里抓了一把雪搓了搓手,算是洗了洗手。呵着气跑回帐房,挨着赢月睡下。

赢月看着云儿可爱的模样爱惜的揉了揉云儿的头发,回头对欧阳雪说:“雪姐姐咱们也睡吧。”

欧阳雪点点头便也睡下了。

第二日清晨,外面的马打着响鼻,士兵们忙着给马车套上马鞍,就有人来帐篷门口叫道:“诸位美人,该起身了。”

云儿最早起来,用外面的雪化成雪水服侍赢月和欧阳雪简单的洗溯。经过一夜,上过药的伤处果然好了很多。赢月索性让欧阳雪上了自己的马车,怕她不方便。这样也能互相照应些。

颠簸了大半日,到了下午,天又阴沉起来,欧阳雪搓着肿胀的脚腕说道:“看这天气,想是又要下雪!”

两人正说着话。这时,忽然一名士兵一把掀开矫帘,美人快下车,前方有暴民的伏击。

赢月几人吃惊不小,来的太突然,乍听还以为听错了。三人愣在原处,不知如何是好!

只听那士兵急道:“赶紧下来,再不下来就走不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