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逍遥妃

第四章 美人入宫

逍遥妃 夜白三生 3755 2017-04-28 07:48:06

  官兵将宫门打开,走出来一队早已等待的宫女太监,接过花名册,一一清点人数,对上了之后,那太监微微一皱眉:“这怎么少了四个?”

立刻有一个人附耳对太监说了几句话,那太监露出了然的神情,然后一扬手,官兵放行,众美人分成两队,浩浩荡荡进入皇宫。云儿站在赢月旁边小声说:“小姐,这宫里可真大真气派。”

初入皇宫,只见那一栋栋精美建筑上有无数条金色巨型降龙穿樑绕栋,雕工精美,栩栩如生。远远看去金碧辉煌,气派非常。每一处房屋的建设都不大相同,又都那么相得益彰,更显恢宏气派。

看着眼前恢宏的建筑群,赢月忽然觉得有些冷,连忙抓住云儿的手:“怕么?云儿?”

云儿抖着音回道“恩!有点。”

“不要怕,有我呢。”赢月悄悄拉住云儿的手,给她力度,也是给自己一些鼓励。这一切对她来说就像梦一样。她无力挣脱。

走到一处宫苑停了下来。领头的太监清了清喉咙说道:你们都是要送去他国的美人,所以对你们的要求也会非常严格。现在你们轮流进去验明正身,不是处子之身的视为欺君之罪直接拉出去杖毙。

自古女子都视自己的名节比生命更重要,这些碧玉年华的少女们当然也不例外。很快验身完毕,全部合格。紧接着又走来一些上了年纪的宫女来教导宫规。

折腾一大天总算分配到房间可以休息了,两人一间房,赢月和云儿分得一处。

云儿捶着双腿嘟囔着:“小姐……这宫里可太能折腾人了,可把我累坏了。我也不图能当什么娘娘主子的,能给我一张床让我好好睡一觉就行了。但是一定要和小姐在一起。”说完整个人依偎在赢月身上撒娇。

这时房间门口传来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道:“切!我说,你以为这是你们府里呢?这里是皇宫,我可没听说过皇宫里还有什么小姐的,到了这里就都是一样的人,跟谁显摆呢?”

云儿看见站在门口说话的人,知道也是选送的美人之一,便不服气的回嘴到:“你是谁呀?我又没有跟你说话,我叫我们小姐,你来什么劲啊?”

赢月赶紧挡在中间试图把云儿拉到一边:“云儿不要同她争吵。”

谁知那美人反倒更加生气,气鼓鼓的说道:“怎么?觉得我不配和你们说话是么?装什么清高。”

听她这样一说赢月不怒反苦笑道:“我没有装清高,我和你一样,都是要被自己国家送给别的国家的礼物。说的好听点是礼物,说的不好听点,就是供别人随意支配的奴仆,我虽是什么小姐,但还是不一样得来。因为这是圣旨。可是你出身平民本可以在家嫁人,然后相夫教子度过自己的一生,可你为什么还要往这坑里跳。将来到了异国,人家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得干什么。你没得选择,我也没得选择。”

那美人一听赢月这么说扑通一下坐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我那该死的的爹,就因为听说只要送我去当美人,家里能够得到宫里发的补偿款,就把我送到了这里来。为了钱,他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就可怜我自己是个女儿家。什么都做不得主。”

云儿和赢月互看一样,谁也没有想到,刚才嚣张跋扈的她下一秒会变成这样。赢月登时就心软了下来,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重了,连忙扶起她劝慰道:“快别哭了,大家都是可怜人,好端端的谁愿意背井离乡。我们如今既然已经出去了,就想开些。没准会有好的际遇也说不准呢,你说是不是。”

那女孩泪眼模糊,经赢月这么软言细语的一劝也不好意思起来:“这位美人,你说的有道理。你也别介意,我刚才就是气不顺,想找个人撒撒气。我嘴坏,你别和我一样。我看出来了你们也是好人,也不和我这样的人一般见识。我给你们赔个不是吧。”

赢月拉住要俯身赔礼的她笑着说:“可千万别,以后互相照应就好了。”三个人相视而笑

连着一个月,赢月每天都要被教导宫规的宫女早早的从床榻上拽起来,学习宫规,从站姿、坐姿、说话、吃饭、喝水、拿东西、行礼参拜,一样样的学,回到房间,整个人都像散了架子一样。

傍晚吃完饭后,赢月这些美人可以在屋外的小花园里散散步,这也是每天这些美人最开心的时间。

赢月和云儿在花园里采摘一些玫瑰花瓣,准备有时间拿来做口脂,带来的口脂前日就用完了,皇宫里的花都是最好的,正好可以拿来用。

只听花丛里两个美人在闲聊:“我听说我们要在这里学习宫矩一个月,然后再分批送往两国,宫里还会举行一个盛大的宴会,来为我们送行。”

“宴会?到时候皇帝也会来么?”

“是啊,我还没见过皇帝呢。要是皇帝一见到我,就喜欢上了我,那我就不用去别的国家了直接留下来当娘娘该多好。”

“切!做你的春秋大梦吧。皇帝怎么会看上你,就是看上,也是看上我,我可比你漂亮多了。”

“那就把我们两个都留下,到时候我们要打扮的漂亮一些……”花丛里的两个美人越聊越兴奋。

赢月若有所思的摘下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放在鼻子底下,轻轻嗅了嗅玫瑰独有的香气——好香。轻轻把玫瑰放进自己的花篮里:“云儿,你高兴么?”

云儿不假思索的点点头:“高兴啊,普天之下,像我这样的平常人,也能有机会看到当今皇上,而且皇上还专门举行宴会为我们送行,当然高兴了。”

赢月转过身拉过云儿的手皱着眉头说道:“云儿你记住,这是你应得的。因为你为了这个国家奉献了自己的青春乃至生命。

云儿丝毫不在意的说:“不!不对!”云儿看着赢月笑的那么甜撒娇的说道:“我是为了小姐。小姐走到哪里我就要跟到哪里。对我来说,看皇上只是额外的嘉奖。”

赢月只觉眼圈一红,她感谢还有云儿陪着她,这些天她每天都失眠,她觉得这里好陌生,好冰冷。一想到国家的安宁,要靠这些少女去献身才能稳固,就觉得简直是奇耻大辱。但是每当夜晚被噩梦惊醒,看到睡在自己身边的云儿,她就会很安心,老天爷没有夺走她的全部,起码她还有云儿在身边。

“云儿,我是不是太自私了,让你陪着我来,现在我特别后悔。”看着云儿稚嫩的面庞,她还那么小,想到这里鼻子一酸,还是哭了出来。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一向坚强的你今天是怎么哭了?从来都是云儿哭鼻子你哄我的。没有你云儿哪儿都不去,对云儿来书小姐就是云儿的家,所以小姐你不要内疚,是云儿赖着小姐的。”

“你真是我的傻云儿……”

几日后

赢月坐在床畔拿出衣物:“云儿,我们再有三天就要出发了,把衣物都叠好,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忘了东西。”云儿从行李里拿过前几天刚做好的口脂:“哇,小姐,这宫里的花儿果然不一样,做出来的口脂颜色特别的好看。”云儿从盒子里挑出一点点口脂涂在手背上,用指腹慢慢晕染开,红而不妖,瑰丽芳香。

“是啊,这花的颜色好,花瓣也厚实,出的汁子也多,特别托色。涂上也特别润泽好看。而且我还在里面多添加了一两味草药,能够更好的保湿。颜色也好很多。”

“我看看,我看看,不错啊,这个给我吧!”唐敏一把抢过云儿手里的盒子,坐在云儿旁边拿着刚抢来的口脂仔细端详。难得的是唐敏性格爽朗,自从上次和赢月云儿吵起来之后,就变成了她们的好朋友。没事总爱和她们两个腻在一起。

云儿促狭道:“我说唐敏你就不能斯文点,就你这样的性格,回头给你送出去了,人家不要,再给你送回来你得多丢人啊。”

“哎,我说云儿,你这嘴够毒的啊。要把我送回来,我更高兴,求之不得。”

赢月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好了,云儿!你怎么和唐敏一见面就斗嘴。再有三天就要启程了,你们还不养精蓄锐好好休息,这一路上有得你们两个斗。”

唐敏盯着赢月若有所思的问:“赢月,过两天就是圣宴了,你不用打扮么?

赢月不以为意的回道:“有什么好打扮的。”

唐敏用下巴指指外面院子里的女人们:“你看看外面那些女人一个个恨不得把整个花园的花都插脑袋上。”

云儿笑道:“那你怎么不打扮打扮,也插一脑袋花,到时候我再给你涂个大红嘴,那你可不是艳压群芳了?”

唐敏脸上一红,急道:“好啊,云儿,坏丫头,看我非给你涂个大红嘴不可。”唐敏说着就拿手里的口脂往云儿的嘴上凃去。两个人闹成一团,把赢月刚刚叠好的衣物都打乱了一地。赢月没办法,只好捡起来重新叠。

叠好衣服一抬头,看到云儿被唐敏涂了个大花脸,唐敏整个人笑的前仰后合。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女子,也不敲门,径自进了房间,只听她不客气的说道:“赢月,听说你进宫前可是娇小姐,我想你一定有很多漂亮的首饰,不如你借给我怎么样?”赢月打量来人,来的是支宝莹,也是一名美人。平日里在众美人众有些威望,嚣张跋扈了些,赢月不喜欢她的性格,所以和她平时也并无交集。

“支宝莹,你进别人的房间不知道敲门么?这里可是赢月和云儿姑娘的房间,你这样也太没有礼貌了吧?”唐敏不满的说道。

支宝莹并不理会唐敏,用眼角轻轻撇过赢月:“怎么?你不愿意?”

赢月转身要离开,支宝莹上前拦住赢月的去路:“我说话你听到了么?我告诉你,这里我是老大,她们都听我的,你也得听我的。”

赢月不以为然的冷笑道:“哦?是么?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凭什么让我听你的?”

“就凭我的拳头。”支宝莹举了举自己的拳头。

云儿一副拼了的样子赶紧挡在赢月的前面。

赢月转身坐在床上好整以暇的看着支宝莹慢条斯理的说:“若你将我打伤,想来你必定不能全身而退,三天后就是盛宴,到时如果我受伤不能出席,皇上一定会怪罪下来,我想到时候你也不能全身而退吧。支姑娘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支宝莹怒目圆睁,她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竟敢这样跟自己说话,在家里,她可是远近闻名的女霸王,凭着小时候有几天功夫底子,谁敢对她说个不字。可是听她说的确实有道理,自己还真是不能动她,一时间血气上涌,愤而转身离开。临走说一句:“你给我等着!”

唐敏冲过去重重的把门关上:“呸!跟谁使性子。赢月不要怕她,有我呢。”

“恩,是!有你和云儿在我什么都不怕!不过,你们俩个是不是先把脸洗一洗,怪吓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