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逍遥妃

第十四章 鸩酒

逍遥妃 夜白三生 2826 2017-05-02 14:46:07

  忽有一日,一个小太监来到永安宫门口唤道:“永安宫的,你们出一个人,到前面去帮个忙,近日来宫里的人手紧缺的很,只能到你们这里来借个人了。”

赢月正字奥院子里拨弄炭火,听那小太监的话,放下手里的炭火钩子跟紫嫣低声说道:“你在这吧,我跟这位公公去一趟。顺便寻寻和我一同来的人。”

紫嫣连忙接过赢月递过来的炭火钩子道:“多穿些,别冻着了。”

赢月心里一直惦记着云儿她们。看看能不能看到云儿或者是欧阳雪,看看她们二人在哪个宫里干活,来了冷宫这么久一直无法打听二人的消息。

在出冷宫的路上,那带路的小太监对赢月说:“也没什么活,主要就是良贵妃娘娘在花园里赏雪,赏花。要扫出一条路来,万万不可弄湿了娘娘的鞋子,再有雪地路滑摔了那可就是大罪过了,我有几个屁股也不够给打的,你千万要认真仔细。”

赢月连忙应是。

霓澜殿

良贵妃示意贴身婢女荷衣拿进一个漆盒交给支宝莹,扬了扬脸:“宝莹,你去把这盒我亲手做的点心送给皇后娘娘。让皇后娘娘品尝。”

良贵妃穿上大毛的斗篷又吩咐道:“芳儿你们几个跟我去赏雪后梅花吧,送完东西宝莹你就过来找我们。”

“是娘娘。”支宝莹拿着糕点快步前往皇后处。支宝莹之前被评为三等宫女,良贵妃身边的贴身大宫女荷衣看支宝莹还算机灵,便要到身边当差。

梅林很大,有几条路已经被扫出来了,还有一些路没有清扫,赢月到了一个多时辰还没有清扫完,一双手冻得红肿,还有些钻心的痒,想来是冻疮的原因。

远远的就看到一众宫女簇拥着一位衣着穿着奢华女子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赢月加紧了扫雪的速度。

游走在御花园的梅林,良贵妃不由得感叹起来:“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这雪后的梅花,香气更显凛冽,真是铮铮傲骨,唯有暗香来。”

不远处的赢月看到良贵妃娘娘正投入的欣赏梅林的美景的时候不留意间一个镶各色宝石的发簪从发间滑落掉在了雪地上。

赢月连忙放下手中的工具,疾步走过去拾起雪中的发簪:“娘娘,您的发簪掉了。”赢月跪在在石子路上将良贵妃的发簪拾起双手递给良贵妃。良贵妃先是略微一愣,用手一摸发现自己发簪果然不在发上,看向赢月的眼中有着一丝赞赏。

宫女芳儿赶紧接过赢月递上来的发簪收好。

良贵妃笑着说:“多谢你拾到了还给本宫,不然掉入雪中一时间肯定是难以寻到。”

良贵妃对眼前这个不贪财的奴婢心生好感,便多看了一眼,立时发现赢月的手冻得通,诧道:“哟,看你这双手冻得,红红紫紫的。”

良贵妃身边的太监孙达立刻纳罕道:“咦?这怎么是宫女在扫雪啊,宫中的太监都哪里去了?娘娘,宫中向来出劳力的事情都是由太监干的,这原不该是宫女来干的活儿。娘娘,依奴才看,这指不定就是哪个太监偷懒耍滑,让个小宫女来干这活。”

良贵妃发话道:“去叫几个人来帮她扫。”

又看了赢月一眼甚是喜爱,抿嘴笑道:“你叫什么名字?有劳你帮我拾到这发簪。这样吧,这有一盒点心,你拿回去吃吧。”

荷衣笑着说:“这可都是娘娘亲手做的。”

赢月恭声道:“奴婢赢月,谢娘娘的赏赐,奴婢不敢收。物归原主本就是奴婢应该做的。奴婢只是恪守本分。”

良贵妃娘娘执意道:“收下吧,这是我的一片心意,这只发簪还是我在家做女儿的时候,母亲送我的,对我很重要。所以,本宫很感谢你。”

芳儿把点心盒交到赢月的手上笑着说道:“你就收下吧。只是有一样,这装点心的漆盒子金贵,记得吃完了把盒子还回来就好了。”

赢月躬身一礼拜谢良贵妃赏赐。

回得永安宫,赢月拿出点心盒交给紫嫣笑意渐浓:“紫嫣你看!今天我拾到良贵妃的发簪,娘娘赏给我的,拿去分给她们几个吃吧,李氏因为董氏的离去,这些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了。”

紫嫣也十分高兴,打开点心盒子,瞧见里面都是自己没吃过的点心样子:“恩,大家一起吃点吧,我们难得能吃到这些。只是你这次出去,找到你要找的人了么?”

赢月摇摇头:“没有,扫完雪天都已经快黑了。幸好碰到了良贵妃,不然还不知道扫到什么时候,以后再说吧。我想一定能找到的。”

桐香殿

用过午饭,岚贵妃慵懒的倚在铺着狼皮的贵妃榻上方想起一事:“我怎么听说近日里宫中又出了个什么美人的,把皇帝迷得七晕八素的,本宫倒是小觑了这些帝国来的小妖精。”

绿雪一边给岚贵妃捶腿一边说道:“娘娘不要担心,平日里咱们宫里的妖精也不少,不是都没敌得过娘娘的风采,皇帝对她们也就几日新鲜。”

岚贵妃嗤笑道:“什么呀,那都是你家娘娘我劳心劳力的结果。不然哪有现在的安稳日子。这后宫里就永远都没个消停的时候。有时候真是觉得累。厌烦着呐。”

“那娘娘就好好想想,让那美人不再得皇帝的宠。”

“恩,为了本宫的儿子,本宫还不能休息。”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计上心头,目光一敛:“冷宫里的那个贱人还活着吗?”

绿雪心头一震,微微颤抖的回道:“回娘娘的话,还活着呢。”

岚贵妃觉察到绿雪的惧怕,眉毛一扬,白了绿雪一眼:“没用的东西,你怕什么?”

绿雪低垂着脑袋不敢做声。

岚贵妃把玩着手里的羊脂白玉得意的说道:“当初留着她就是为了到时候用上一用。近日来后宫里的狐媚子愈发的多了,是时候立立威,让皇帝收收心了。”说完嘴角不自禁的露出一丝冷笑。

“娘娘睿智.”绿雪赶紧低头恭维道。

岚贵妃盯着绿雪,双目如潭,幽幽道:“绿雪,进了宫,这就是我该走的路,别的我自然也不考虑了。”看着绿雪抖得更加厉害,岚贵妃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开脚下的绿雪恨恨道道:“你给我下去!”

岚贵妃独自躺在榻上揉搓着手中的白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后便沉沉的睡去。

绿雪走到殿外,看着宫墙上那一方小小的天,叹了口气,心里想着:常言道青天有眼,可是这皇宫内院,高墙伫立,哪里能见着天呢……

三日后岚贵妃摆带着随身的太监宫女站在永安宫的宫门口,看着荒凉的宫苑,破败的宫墙,甚至连个门都没有,只觉得心下一阵畅快。

岚贵妃抬眼瞅了一眼门额上挂着的牌匾撇嘴冷笑:“永安宫?这个宫名儿好!”

随侍的太监刘福恭敬的回道:“回主子,取永享安宁平和之意。皇上有宽宥之心,希望来这里的罪人能够化解戾气,保持平和。”

岚贵妃不以为意朗声道“本宫倒不觉,似是寓意永远安静,取帝王不愿再见之意。安安静静的闭嘴等死才是。啧啧,真是可怜。”

刘福立刻奉迎道:“是是是,娘娘说的对。您看我笨的,怎么不解这意思。这些废人,早都应该死了。”

刘福清了清嗓子唱道:“岚贵妃娘娘驾到,永安宫众人还不快出来跪迎参见。”

听见外面的声响,一众废妃连着两个宫女早已迎了出来,看到是岚贵妃,众人都虎了一跳。紫嫣拉着赢月赶紧跪倒悄声说道:“月儿,快跪下,这位是岚贵妃娘娘。位分仅次于皇后。”赢月偷偷抬眼打量眼前的华贵女子,这岚贵妃果真是貌美,早之前听紫嫣说过,看贵妃今年三十多岁,为皇帝育有一子。看岚贵妃的样貌,风韵犹存,柔媚娇俏,鲜艳妩媚,风姿袅娜。

听岚贵妃如此言语,一旁的安嫔冷冷的说道:“只是一个宫名儿而已,何故引来贵妃娘娘这么多恶毒的言辞,我已至此,何苦再来羞辱相激。”

岚贵妃冷然笑道:“羞辱你?光是羞辱你怎能解我心头恨??本宫今日是来了解你的。来人,给我处理了她!她活着碍我的眼!”岚贵妃看向刘福,刘福走上前把手里的托盘往安嫔面前一递,示意安嫔喝了盘中的鸩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