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青春为谁而读书

第一章 关于读书一: 书怎一个“读”字了得1

青春为谁而读书 见龙在田1977 5538 2017-05-02 20:52:05

  他,叫王林,林是树林的林,父亲的意思是希望他成为林中之王,学会勇敢和征服,有意思的是同学们和父母都爱称他为林子,他很喜欢大家这样称呼他,他觉得人应该低调,就像隐没在森林中,无需成为所谓的森林之王。

林子今年的岁数不大不小,快16岁了,即将进入理论值上的成人行列,而16岁其实已经在法理上进入了一个新的生命阶段。不知什么时候,他已不喜欢按父母的意思留短发了,已经开始习惯敞着怀儿穿着瘦瘦的裤子展现自己了,嘴角要习惯的上扬一下,那种傲娇不是冷酷胜似冷酷。

尽管烦恼越来越多,但林子还有一个习惯,经常莫名的站在空旷的地方,楼顶或阳台或操场,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对于自己日益无味和重复的岁月,他总说,太阳每天都该是新的。

有一句名言也是这样说的,太阳每天都是新的,那么意味着被太阳恩泽的万物每天都是新的,当然也包括我们人类,我们每一个真实而存在的生命体。每一个写实的青春都应该明白,这样的一种发展繁衍是势不可挡的,是无法被掩盖否认的,因此我们需要的一种态度不应该是逃避,而应该是面对。

林子早就有写日记的习惯,最早是在小学,从几个字到几百字,日记本也有了几本,然而随着时代的进步,厚厚的日记本已经被虚拟的微博和QQ空间日志代替,那里不仅可以写自己的心灵感受,还可以加密上锁,尽管他的大部分日志都是公开的,林子说人活得应该磊落一些,即使自我,也该磊落。

这个时代的孩子总是这样磊落的展示自己的青春和个性,甚至问题。

林子并不喜欢在QQ聊天上花费时间,倒喜欢神经质的写些段落化的文字,及时更新,及时发布,他有一个志向,等老的那一天自费出一本自己的日志集子,或者写一部自传性的回忆录,让所有他的朋友和亲人有一个了解他的机会,每次想到这些,林子都会心潮澎湃起来,甚至开始设计回忆录的封面了。

林子的日志很少转载别人的文章,因为他很自信自己的文字和想法,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曾经一度迷恋韩寒和郭敬明,以及唐家三少,但自信的他却从未沉迷其中,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故事也很精彩。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是这样诠释自己的作品,他说自己就是讲故事的人,讲自己经历的故事,讲别人给他讲过的故事。的确如此,我们既是看故事的人,同时又都是演绎故事的人,但问题在于我们很多经历者在自己人生的故事情节中并没有特意的摆出一个很酷的造型,或者说往往都来不及摆出一个流传千古的POSE,历史就已经给你载入史册了。这,既是我们人生很无奈的一面,也是很精彩的一面,无奈于无法重来,精彩于不需要重来,真实的存在不就是最精彩的一幕吗,大家可以想想,花絮往往比片子本身更真实更有趣,一群朋友在一起回忆胡侃,往往是故事背后的新闻,其实就是花絮部分嘛,林子把自己的文字称为一种花絮式的反思,他说这样可以让他和一些空间上的朋友慢慢捕捉那些飞越迷雾的光辉岁月。

林子的空间经常有人光临,有认识的,更多是不认识的,有的甚至连个像样的头像都没有,但这些都没有关系,每次打开空间首页,看到这么多的到访者和只言片语,他有种莫名的成就感,虚荣也罢,满足也罢,有故事的人不仅希望记载,还希望被欣赏,尤其像林子这个年龄的少男少女,有一句话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不无道理。随着林子QQ上的太阳星星的增多,林子发现他空间邮箱里也渐渐多了些东西,即一些陌生朋友的信件,所以林子每天及时不发日志也都要打开QQ邮箱看看,即使是一张贺卡。林子在自己的邮箱里喜欢捞一些漂流瓶或者心情瓶,一者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二者可以善意的给一些素昧平生却有些困惑的朋友一些安慰和劝解,尽管更多的时候那些回答石沉大海,而林子还是执着的不时捞一些瓶子打开解读,当然有时也扔几个进去,看着自己这些心灵的寄语在陌生的海域溅起几朵属于自己的浪花。

原来的一些作家沉迷于写作叫做爬格子,而像林子这样喜欢用网络日志抒发自己的恐怕应该叫爬键盘了。

林子其实经常告诉自己,文字功底还差的很,尤其当他读了雨果的《悲惨世界》后,因为他发现雨果的名人名言很多都出自这本书,即使很多章节还读不懂,但是他模糊的思考后认为,他和雨果的差距不在于一部作品,而在于他真的是一个伟大的人。

雨果伟大,在于他可以通过迷惘看到出路看到思想归结出一种叫做价值或者信仰的东西;而林子平凡,在于他的文字是对于青春的一种迷惘式的诉求,更多时候是一种愤青式的发泄,或者穿插一些心碎乌托邦式的憧憬,但我想这已经很有意义了,毕竟林子仅仅是一个将要告别九年级而进入高中的16岁的男孩儿。

林子,依然认为自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因此最近他喜欢上了许巍的一首不新不旧的歌《故事》,源于他的《爱如少年》专辑。林子在他的一篇日志里写道:既然是故事,就该有一个序言,或者叫做开始,但我感觉每天都是新的,那么每天都是人生的一个序言,就让我们精彩的开始吧。

尽管,当然,我们的林子的故事也是在迷惘的起点开始。

父亲经常说:“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可能是,儿子,你将来会是只什么鸟啊?”

小时候,林子都是大声的回答,肯定是一只好鸟。而如今,林子总感觉父亲的这个问题带有歧视的色彩,至少有不理解的成分,所以更多时候都是喃喃的腹语一句:“燕雀焉知鸿鹄之志?”一个人的时候,还会把一句歌词唱出声:“我要飞的更高,飞的更高——”

这是八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星期一,上午九时,天气晴朗。

林子,我们的主角,他那张已经有棱角的脸在他拉开窗帘的瞬间凸显在我们视野中。

阳光显然过于强烈,就像一种出乎意料的邂逅,让林子不由自主用右手遮挡了一下,或许窗外的景色已经司空见惯,他只是将窗帘拉向一边,便睡眼惺忪的推门出了自己的房间。

太阳是新的,但林子认为自己的日子却是无味和重复的,如同这暑假期间每天起床看到的家里的情景一般,空空的客厅,空空的一切。显然这近一百三十平的三室两厅对于一个人的世界还是有些空旷。

林子的家庭是一个标准的三口之家,而且在外人眼中是一个令人艳羡的组合,父亲当兵转业在市政府组织部里工作,母亲继承姥爷的职业被分进了电力局,这两个差事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不错的物质基础,在这个发展中的城市,无疑,是优越的。尽管冰箱里塞满了各种名牌的饮料,但林子却感觉自己的有些方面却空空如也,究竟是哪些方面,真的一下子说不清。面对面前这个精装的家居,林子感到身心都是漂浮的,不知不觉脚尖点地蹦了几下,而这实实在在的几下弹跳却让他感到了自己的存在,以及肚子咕咕的抗议。

这没有底线和标准的暑假生活让林子的作息有些混乱,从九年级中考前的殊死拼杀,再到暑假没有负累的时间打发,一切的一切都让林子有些无法适从。而更大的问题,是他暑假的日子已经到头了,意味着他将以一名高一新生的身份走进市一中的大门。林子不认为自己笨,但学习的冲动感显然一直没有,不管父母怎样刺激他体内的雄性激素诞生的男孩子的尊严底线,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走着自己的路,直到中考前的最后时刻,他想实在的对得起自己一次,于是焚膏继晷的努力了一程,但离一中录取分数线还是戏剧性的差了2分。林子在自己的空间说说里如是写到:“这2分,一说明我有实力,二说明我没福气,嗨,也就算对得起自己了吧,那就当惩罚和鼓励一下自己吧,林子,飞吧,加油。”

知道分数和分数线的那一天,的确有些纠结,包括林子的爸妈。林子的爸妈是典型的中国式父母,慈母严父。母亲尽管着急,但还是先赞美再叮嘱:“儿子你这次的分数已经超出我的预计了,我就知道你厉害,真的‘电’了我一下,考不上也不要着急,你爸再给你找找,咱们也不用花钱,照样进一中,先歇歇,说吧想去哪里大餐一回,必胜客呀还是肯德基?”

王林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父亲坐在沙发上,一脸阴云,听着林子妈的劝解,脸上的云气更重,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最后终于还是爆发出来:“你说的这都是什么啊,你怎么就不尊重实际呢,溺爱也该有个度吧,读书是儿戏吗,作为一个男孩子,一天吊儿郎当没个正行,我和你妈不用你将来怎么赡养,你马上就要上高中,想想你读书是为了谁呀,为你自己,我可以给你钱,但儿子啊我们给不了你自己的前程啊,你这样没有紧迫感,一天优越着过日子,对自己一点都不好,上学就要读书,读书却不仅仅是为了上学,现在对你来说吃不是问题,但这样下去你将来吃饭会真成了问题。”

林子本能的想捂住耳朵,但看着父亲认真和生气的状况,不得不耐着性子听着。事实上,这些道理他都懂,但问题是对于父母的说法他都是从心里有一种拒绝,扪心自问为了什么,说不清,就是一种莫名的抗议,就拿这个上学读书的话题来说,读书似乎成了现在人成长的必然阶段,他感觉他们这代人就像一条流水生产线上的产品,一种途径,一种模式,生产出来的性能也是一样,没有区别,而他要的不是对和错的问题,要的是标新立异,要的是非主流,即使叛逆,即使错误。

“读书,不就是上学吗,而从幼儿园到初中,上学成了他们如同吃饭上厕所一般的事情,不停的做着,那意义似乎有些纸上谈兵。”林子感觉,大人们有些心口不一,嘴里一个劲的说不为回报不为自己,但为何总感觉孩子的一切都是大人的面子问题呢?如果不读书,我们自己的人生难道真的会一败涂地,真的会一事无成,那颗年轻的心脏本能的发出了“不”的怒吼,当然,在父亲面前,这些都是埋在心底的抗议。但显然,读书这件事已经成为林子心中的一个纠结的迷惘,书都是好的,但我读它干什么啊,难道我要用三角函数算早点的数量吗,而且我为了谁而读书啊,还是有些迷惘。

一句话,书啊,怎一个“读”字了得呀。

林子在窗前又伸了一个懒腰,还是感觉很疲惫的样子。随手打开了电脑桌上的主机开关,随着一声机器的轰鸣,显示器上又出现了林子设计的桌面。那是一只飞翔的鸽子,但背景却是黑色的,鸽子翅膀的白羽在黑暗的衬托下显得精神而鲜明。林子莫名的喜欢这个桌面,他感觉自己就像这只飞在黑暗中的白鸽,自我,尽管前途渺茫,但依然振翅飞翔。

随着指尖的轻敲,密码的输入,小企鹅在蹦跳几下后,林子打开了自己电脑上的个人空间,习惯性的看看最近的访客,然后打开邮箱,浏览一下最近的信件。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林子的网名叫做“林子大了”,而个性签名就是“林子大了,一切皆有可能”,他很欣赏自己这个网名,“大了”既指岁数大了,也指心愿大了,还可以形容自己有容乃大。所以,他时刻告诉自己,一切皆有可能。或许也就是这个名字,引来了很多陌生客,而且很多是经过最近搜索闻名找来的朋友。

打开邮箱首页,看到捞到的漂流瓶,已经有6个了。漂流瓶代表着一种流浪的心态,自由而失落,而林子认为每一个被打捞起的瓶子都是一份缘分,需要认真理解甚至沟通,至少是善待,因为每一份心情都是真实的,值得保护和尊重。

于是打开漂流瓶,信手一点,捞了一个瓶子,是一位来自重庆的朋友,打开,是一段有感而发的文字:“我们活着,既不能没有目标,也不能有太高的目标。人没有目标便没有动力,也就没有希望,甚至会失去生活的勇气。人的目标太高了,人反而容易变得虚无漂渺,没有着陆的根,同样也会导致颓废的结果。”林子自信琢磨了其中的意思,感觉这位朋友应该比自己要成熟,而且好像已经淡化了目标而重要了过程,于是在回复栏中写道:是啊,没有结局的目标是一种羁绊,希望我们不要为目标所累,简单一些,很好。写出这句话,林子都感觉自己有些老道了。

再打开一个,是一个心情瓶,一位来自云南的朋友,上面说,她很想有一部自己的手机,但是当真正拥有时却被人偷了,妈妈知道后说不再给买了,很郁闷,没有手机朋友都没了,没法联系啊,对妈妈也有点意见。

林子想了一下,在回复栏里写道:“不要伤心,一切都会有的,留得青春在,不怕没机买,如果你是一名学生,请关注自己最近的暑假,去打工吧,赚自己人生第一桶金,买属于自己的手机吧,如果你不愿意打工,那只有委曲求全割地赔款,向父母低头不是卑微,总而言之,朋友不要悲伤,一切皆有可能。随着回复的发出,林子感觉心情轻盈了许多。有时候林子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这样的举动究竟是出于一种本能,还是自己的一份善良,总感觉自己到不了那么高尚,但却还有一丝自我欣赏,恐怕这就是属于这个年龄阶段未泯的一份善良的天分吧。”

其实我们小看这份善良的天分,只要我们能够发现,而且敢于发现,或者让这些孩子们看到自己的这样的本真,真的会让一个迷途的灵魂回到阳光下,回到正道上来,更多自负的青春都是源于不自信,而当他们一点点自信起来的时候,也就是他们那份本真开始复苏的时刻。无疑,林子朦胧的感受到了,但却还没有勇气拓展和挖掘。

真应了鲁迅那句话,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而爆发的那一刻,就是这位青春客醒来的时刻。

林子看了看好友,在线的还是那么几个,没亮的也是隐身着,本想说几句无聊的招呼,最终还是作罢,无怪乎还是出去骑赛车溜几圈,或者哥几个泡会儿网吧去,还有就是到市游泳馆爽一会儿,但这大上午的,谁还有这闲心,更主要的是,都快开学了,倒没有疯玩的想法,莫名的想安静下来。

林子惯例还是查看了一下QQ邮箱,除了一些垃圾邮件,就是一些朋友发来的恶作剧的贺卡,当然不乏一些朋友的心灵致辞。

突然一个念头一闪,于是也打开了漂流瓶,想发出去一个,但瓶子的种类很多,有普通瓶、心情瓶、定向瓶、真话瓶、交往瓶、祝愿瓶还有提问瓶,那么该扔哪一个呢,最后还是选中了一个心情瓶,再打开,面对三种选择,分别是好心情、有点糟和有心事,应该是有心事吧,于是再打开,随着手指在键盘上的敲打,林子写上了自己的迷惘:“高中要开学了,高一非上不可吗,都说我的青春我做主,问题是我究竟是为了谁而读书?”手指一点,这个带着林子真实的迷惘的瓶子扔进了他眼前那片虚拟的海洋。

隐约中,他听到了心情瓶掉入大海发出的扑通的声音。

事实上,他也听到了肚子发出咕咕的抗议声,再看表,已经快十点了,得了,还是赶快将就着到楼下的快餐店填饱肚皮吧。

于是,把电脑显示器一关,开门下楼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