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青春为谁而读书

第三章 关于面对: 为自己打一场硬仗,准备好了吗4

青春为谁而读书 见龙在田1977 5405 2017-05-24 19:59:08

  上午8时,一中操场,晴朗无云,阳光已经在渐渐的开始有温度,没有风,操场边旗杆上的旗子无精打采的垂着,每个人在这样的氛围里都似乎有些幻听,似乎是病态的耳鸣,又像是的确远处校外公路上传来的机器的轰鸣声。

林子站在队伍里,用小手指挖了一下耳道,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天空,北方的9月没有一点秋天的苗头,暑意没有一点要退却的意思。

前后两排,高一年级一千多人二十个班在操场上排开,尤其是穿着一色的迷彩服,更显的整齐凛然,孩子们更多是一种好奇和新鲜,等着他们的他们更多还不清楚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较量和体验。梁天站在队伍前边,今天依旧穿着昨天那身衣服,微胖的脸上此刻已经有些汗珠,但是不时的回身欣赏着自己的队伍,自己的孩子自己爱啊,尤其看着这些嫩芽子,真的不知道三年之后会成为什么样子。

梁天也是带过六七届高三的老班主任了,每当高三结束,都要面对一种很纠结的结局,那就是很多孩子已经回头或者正在回头,但是面对高考的残酷,他们很多人只能是心有意而力不足,对于冰冷的分数线,举步维艰,最终只有接受被淘汰的恶果,尽管有些学生经过自己三年的打拼修成正果从而光宗耀祖。

高中就是这样现实,仅凭一时的投机取巧已经不会带给你意外的收获,即高考没有爆发户,而我们的很多同学却不明白,一直以为可以玩上两年,等最后临时抱佛脚,而现实的洪流却不会原谅你的猛回头。

梁老师在阳光下看着这新一批祖国的未来,心里自然是百感交集,他们依旧不知道为谁在读书,因而自私的心理占据了他们的思维,如果可以很早的醒来,如果可以早些唤醒这些沉睡的青春的心,该有多好。他喜欢欣赏他们,其实每一个有责任心的老师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欣赏自己的学生,希望他们三年之后拿下属于自己的大学。

果然是驻市的炮兵部队的官兵军训,主席台上部队的领导在用着自己的方言铿锵的讲着豪言壮语,说实话,林子他们的确很欣赏当兵的整齐划一的军姿,但是怎么也理解不了把自己摆在一个士兵的角色上。

之后是刘校长讲话,看得出刘校长是一个儒将,但是给同学们定的基调很高,似乎未来的中国就是属于他们了,而且民族的生死存亡也已经和这帮孩子休戚相关,生死与共了。林子感觉自己还和这所学校两张皮着呢,根不谈不上什么唇亡齿寒或者浑然一体之类的地步,但是看得出刘校长对于他们的祝福和信任。

后来在几阵掌声后,随着一声沧桑而有劲的士兵的口号声,梁天站在队伍前一挥手,说了声“欢迎教官入列”,林子周围的同学已经开始热烈鼓掌。一名清瘦的士兵已经站在队伍前,一个标准的军礼,一种略带方言口音的腔调,但是从新式的军服上判断,这位哥哥肯定要来真的。

“同学们,我姓张,你们可以叫我张教官,从今天起我们将开始一周的军训,一周之后我们将和其他十九个班的同学比赛队列,希望你们这一周能吃苦,能付出,其他的不多说,首先我们从队列的整理开始。”

梁天也清了清嗓子,大声说:“同学们,上学绝不是简单的读几本书,在这三年里你们将完成知识的储备和自我的塑造,你们已经开始接触社会,开始习惯比较和竞争,个人的优胜劣汰以及为一个集体的荣誉拼杀,你不想做也不行,箭在弦上了,既然我们已经选择了前方,就应该只顾风雨兼程,希望你们在张教官的严格训练下,不当逃兵,给自己一份交代。”

于是,这场远比想象现实而残酷的军训周开始了,开始的如此自然,却又充满刺激。林子不得不承认,这次军训是一次洗礼,一次关于青春关于成长关于读书的洗礼。

知道军训的残酷,是从单调的队形整理和走正步开始,了解军训的残酷,是从太阳的炙烤下半个小时的军姿站立开始的,品味军训的残酷,是从自己白嫩的皮肤慢慢变得黝黑开始的,当那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的液体掉进嘴里的那一刻,像林子一样的孩子都明白自己不仅仅在掉肉换皮,而是在脱胎换骨。

女生已经开始习惯不去过细的梳理自己的头发,也不会去刻意注意自己的坐姿和安静,当教官一声“解散”“原地休息”说出口,这些曾经养尊处优的女孩子立即席地而坐,粗略的梳理一下散了的头发,抹一把额头的汗水,然后就是牛饮般拿起身边的水瓶大口大口喝起来,曾经那种矜持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

对于男孩子来说,很多东西更加残酷,尤其是和尊严有关的面子问题。就像林子一样,其实已经叫苦连天了,身体多次想罢工了,然而看着那么多的女孩子倔强的坚持,这些爷门们也就咬紧牙关坚持着。他们已经明显感觉到这高中的军训和初中的差别,其实并不是教官的差别,而是他们自己,在他们骨子里已经开始有自己的一种追求和塑造,或者说是一种不屈,一种用开始用身体和信念力行的青春。

林子每次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不爱说话的他更加沉默,但林子自己知道不想说话的原因就是累,纯洁的身体疲惫已经让这些孩子们忘记了自己的迷惘,但弄的林子爸妈好一阵子忧郁和犹豫,多次都在劝说儿子以身体有病为理由回家,等军训完了在去,但都被林子一口回绝,林子说话其实很理智,但这次却说出“宁可瘫在操场上也不当逃兵”的话,着实让林子爸兴奋了一回,连说“这才是我的儿子,好样的,坚持”这类的话。但林子也有感觉,暑假里骑车子都感觉慵懒,而军训几天后,回家路上蹬车都感觉轻松,并且感觉自己很有范儿了,尽管累,却有一种充实而真实的感觉,很亲切的感受,好久没有了。

说实话,林子和他的伙伴们真的没有准备好,好像一天就喝了一个暑假的水,兜里的零花钱似乎都买了水,操场上在休息的场所一会就扔满了“康师傅”和“农夫山泉”,让拾垃圾的清洁工忙的不亦乐乎也高兴的不得了,每年这时候他们都可以发一笔小财,仅仅是因为拾垃圾。而林子回到家里,就剩下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了,尽管不说话,但感觉性情一下子豪爽了不少,父母看见孩子这样的吃喝心里也就安慰了许多。

军训的特点就是枯燥而残酷,其中一点就是教官的本色演出,时不时会爆出几句方言性的粗话,林子发现班里本来很个性的一些人也没有办法,最多在厕所里发泄几句,说什么等军训过去找机会暴揍教官一顿,而且还跟真的似的,林子听着想起了一个叫痴人说梦的成语,唉,还是毛主席说得好啊,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啊。

发生最大变化的还是这些孩子的习惯,他们从原来的养尊处优,已经开始大大咧咧,而且在积极的融进这个集体,一个个小黑脸上逐渐从一种冷漠浮现出会心的笑意,一个个小小的恶作剧都够孩子们乐半天的,而这些是无法从过去养尊处优的生活里得来的。

但是实验班这边和非实验班那边的情况不一样,这边尽管热闹,但还是算不上热烈,那些孩子尽管基础知识不是很好,但对于学习之外的东西还是情有独钟,闲暇时间关于市区改造关于游戏关于初中的一些八卦新闻聊起来头头是道,而且很明显和教官的关系处的也很好,甚至有的孩子已经从家里拿来了数码相机,利用休息的间隙开始轮流和教官合影了,操场也因为这些孩子而变的沸腾有生机。

但是越来越多的孩子已经不支了,在高强度的练习下,一些孩子接近中暑状态,而且突然倒地,在这样的情况下,教官只是挥手示意校医对其进行简单的治疗,然后继续严格的实施军训政策。近一个小时的军姿,在太阳下是一种煎熬,学生们都在挑战着自己的忍耐底线,希望在老师和教官面前有一个不错的表现。当一位同学瘫软在地,被校医抬出或者背出是非之地。看着自己的同学倒下,林子就感觉自己是一名战场上的英雄,逐渐失去自己的朋友、队友,寻找着一份安然的情怀。

而对于这些孩子而言,最大的体验恐怕就是被管制了,事实上很多孩子的嘴都是撅着的,他们从抗争已经开始试着学会服从于另一种强大的力量,他们开始明白在家庭之外有些东西自己是无法改变和支配的,自己的面子绝不仅仅是坚持就可以挣来的,而且在军训这样的体能考察下,他们有的只有服从。

林子回到家里,从没有这样真实而实在的累过,不再想着躺在沙发上假寐一会儿,而是只是希望踏实的躺在属于自己的床上好好的安慰一下自己的身体,这无处安放的疲惫的身体,在操场上,林子和其他同学一样可以没有顾及的肆无忌惮的躺在人工草皮上,或者塑胶跑道上,那种伸展的感觉简直太舒服了。然后就是教官的歇斯底里的嘶吼,他们又像包身工一般爬起来机械的站队、军姿、正步走,没有拒绝,没有动容,因为拒绝和动容都没用,最好的就是把规定动作完成,赶着下一次休息,就像一个精疲力竭的人在追赶下一站的列车。

期间,有一次林子在漂流瓶回复中希望看到“小田老师”的应答,但依然没有动静,最终林子还是在留言里搭了几句讪,里面写道,自己很纠结于自己准备好了吗?

在军训的第三天的下午,在教室集合后还没有去操场天就下起了雨,看着窗外看来一时半会儿停不了的雨,李子博小声说了句“苍天有眼啊”。梁天也看着门外哗哗的大雨,回身说:“这样吧,我们看天气好转,立即军训,现在我给大家用多媒体先放一部影片,名叫《冲出亚马逊》,讲述两名中国特种兵在国外集训时不辱国威的故事,相信你们会明白其中的含义。”

林子也喜欢看大片,但对于国产的一些影视作品还是不感兴趣的,因此对于这部影片期待值不是很高。于是,随着教室里音响的开放,一部军旅题材的影片开始了。

林子和同学们很快就被紧凑的故事情节和写实的集训内容吸引。值得一提的是,《冲出亚马逊》是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拍摄的一部现代军事动作片。亚马逊是南美洲委内瑞拉的一条古老河流,美国经典惊悚片《狂蟒之灾》就是在这里拍摄的,在这里联合国相中了它的恶劣的气候和艰苦的环境,创办了国际特种兵训练中心,代号"猎人学校"。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某军特种兵大队两名年轻的中尉王亚林、扈华国,参加国际军事组织举办的“猎人学校”的反游击训练中,经历了近乎泯灭人性的残酷考验,圆满完成了38个科目的训练任务,最终荣获了“国际反游击战队员”荣誉勋章。而以王亚林、扈华国为原型在电影中被演绎成角色王晖和小龙。故事中,在以严厉著称的教官“猎人”的指挥下,学员们开始了严格的近乎残酷的训练,最终,两名中国学员以超凡的勇敢和顽强顺利通过最后的“考验”,取得成功且获得了战友的尊重也实现了自我的突破。

当同学们欣赏着主人公王晖和小龙在残酷写实的训练面前勇敢面对的时候,不知不觉窗外的雨已经停了,但孩子们还眼睛不眨的盯着屏幕上的镜头画面。

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最有问题的孩子也有他们最正义的根本,这就是教育的可能。

正这时,窗外传来一声刺耳的哨声,随即听到年级主任在喊:“所有军训新生,立即到操场集合,继续军训。”可以听到,所有的教室一片哗然,颇有起义的前兆。

但是,梁天并没有支持大家的意思,而是大声说:“同学们,我们已经看了影片,作为像军人一样的我们,也应该做到第一服从,第二必须服从,第三是绝对服从,要想成为学生队伍里的特种兵,那就不管外面是刀山火海,也要一往无前,因为这就是生活,你无法回避,你必须承受,即使没有准备好,只要开始了,你已经在过程中开始学会承受,出发!”随着第一排的同学的站起和出教室,林子他们就感觉自己就像机器一般做着机械的冲锋。

雨后的操场显得清爽而整洁,抬头见,天上的乌云其实还没有散去,如同撕扯不开的棉絮般静静的翻滚飘散,时稠时稀,不时还会甩出几滴雨点,打在孩子们的脸上和手臂上,凉凉的,很舒服。尽管下过大雨,但操场人工草皮上却没有水洼,走在上面还很有弹性,孩子们说笑着追逐着。

随着主教官在操场中间一声哨声,下边的班级教官立即开始嘶吼着整队,因为天气的特殊,学校的政教校长和主任也走到操场观操,欣赏着孩子们的集训。班主任们也随即跟在各自的队伍后边,配合着教官喊着叫着,指挥着每一位同学动作到位,没有了酷暑,学生们练的很起劲,似乎突然找到感觉一样。

谁知,就在人们练习正酣的时候,随着一阵风儿的吹拂,也带来了一股云气,没有雷声没有预兆,就在霎那间大雨如泼般从天而降。林子看到政教副校长立即与总教官、年级主任沟通,研究可否马上停止军训,回教室上自习。政教校长否定了这样的一种提案,他希望每个班都向国旗的位置敬礼和注目。

这时,有一个老师给政教校长打开了一把伞,结果校长将伞推开,说了句名著上的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曾益其所不能,与其躲避不如面对,就让我们痛快的面对一回吧。”

就这样,部队的总教官,政教校长和主任、班主任和教官老师原地不动,和所有军训的同学在大雨中一起接受了一次大自然的洗礼,一次惊心动魄的洗礼,一次永远无法磨灭的洗礼。孩子们都被这样的一种形势感染,任凭大雨打在脸上,打湿衣服,如此畅快淋漓,林子也这样站着,嘴角微微翘着,分明是一丝笑意。准确讲,这帮孩子可没有什么高境界,只是在这样的一种洗礼中可以发泄一下,让这样的冲刷可以淋漓尽致的将这段时间的压抑得到释放,而且就在这样的一种千人淋雨的阵势下,多少体会了一把悲壮的氛围,昂头站着,就像一个英雄,在别人面前公开当一回爷们。

雨由大变小,渐渐归于平静,而且云彩分开,几线阳光闪现而出,照在身上,有一种凉凉的惬意,同学们依旧站立着,在他们脸上有一种成就感。女生把散乱的发迹理理,这张张素颜照在被雨水清洗后如此的真实而自信,很是阳光。这时,总教官在队伍一侧大声喊道:“教官作总结,休息十分钟,然后继续操练。”

队伍解散后,林子走到操场边,坐在塑胶跑道上,抬头看了看还有些浮云的天空。看着眼前追着闹着笑着的同学们,林子感觉到生活的真实,是啊,将来的一切就像这场大雨一样,来的突然,走的也无法预料,他们所能做的只是在过程中享受,然后在结果时面对,他真的希望自己的一切可以预料,但是似乎都不是这样,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时刻准备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