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青春为谁而读书

第四章 关于爱情: 早恋像朵美丽的罂粟花2

青春为谁而读书 见龙在田1977 5802 2017-06-09 09:31:37

  之后陈妍似乎变了,她不再和一些爱玩的同学到处瞎混,而且曾经故意穿戴的一些成人化服装也渐渐远离了她的视线,用张卉的话就是她要回归“邻家女孩”路线,在今天非主流行为肆虐的形势下,陈妍的回归一方面有为王林刻意打扮的意思,但也是一种相应年龄本性的回归,毕竟这时的她们还在一条不稳定的发展路线上,他们身边的一种正确的审美也可以随时修正他们。

王林却没有变,因为他还是他,在他的位置,孤独而自由。只不过有时回想起那一天发生的事,当陈妍每次进班的时候,他会看上一眼,心头也闪现一丝温暖的感觉,以及自豪感,但是他对于女生似乎还没有到那种爱慕的程度,在他眼中,像陈妍一样的女孩子,就像他的妹妹,天生的大男子主义让王林有一种掌控感,当然,王林的确很喜欢现在陈妍的打扮,以及收敛的行为。

于是,就这样两个人若即若离,甚至可以说心照不宣的游离着彼此的好感。

陈妍很爱看那些泡沫化的爱情小说,床头,书包里都是这些杂志,看着看着故事情节眼前就会浮现很多和某个男生的美好画面,有邂逅,有约会,有分手,有郊游,有树林边,有星光下,一切的一切,都是最真实的梦;而王林所有的感觉都是源自心底,他很少读那些不现实的文字,他喜欢畅想,喜欢奔跑和漂泊的感觉,因为父亲当兵的原因,总感觉自己是一名将军,而对于顺其自然产生的情愫有觉察,却没有发挥,因此一冷一热,朦朦胧胧,就到了初三九年级。

也因为上回的事情,陈妍和张卉也和王林交上了朋友,后来张卉也让王林办了几回事,王林不拘小节和不拘小礼的态度也让人觉得安全,有几次张卉和王林热聊的时候说起陈妍的好感,王林都打马虎眼过去了,因为那个时候正好是王林觉醒的时候,虚度了两年多,王林打算证明一下自己,成绩的回归不是很明显,但王林认准了的事情,就是坚持,其他的都会变成耳旁风,包括所谓的爱情。

而王林的不冷不热,却让陈妍感觉很舒服,她喜欢有责任心的人,而她就认为王林是一个可以保护自己的人,即使她还不知道什么叫社会,什么是风雨。

尽管初三并不像高三那样激烈,但是面对市里重点高中和未来大学的诱惑,在王林所在的二十三中也还是掀起了一个学校的小曲折。林子的玩世不恭让他尝到了学习的艰辛,但因为自己的倔强,也就死磕了;而这时的陈妍却没有找到王林类似的冲动,却还是沉浸在对家庭的叛逆和泡沫爱情的幻想中。

因此,当中考成绩出来后,王林离一中的录取线仅遗憾的2分之遥,而陈妍和张卉她们就失之千里且谬以千里了,去最差的七中还差一大截分数。

由于没有实现最终的目标,王林陷入自我的沉默中,一个大暑假他几乎都宅在家里,更厉害的是张卉给他打电话,他都是多在关机状态中。

中考结束,大家就都作鸟兽散了,一个城市,却如隔天涯,陈妍尽管也会常常想起王林,但倔强的她却还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打给王林电话,仅是偶尔从张卉那里了解一些关于王林的信息。

长久以来,陈妍对自己对将来对大学都已经麻木,没有感觉了。甚至当知道自己可怜的中考分数的时候,真的达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程度;而且她还明白,父亲虽然嘴里说自己不争气,但对于他们姐俩,父亲一直是刀子嘴豆腐心,一定会给她安排高中事宜,对于对未来模糊的自己,哪所学校都一样。

当儿女把父母吃透的时候,也许就是孩子良心发现的时候,或许也是孩子走向歧途的时候。

直到一天,陈妍爸从外边回来,满嘴酒气,拉着女儿的手说:“你可需要感谢我呀,闺女。”

陈妍白了一眼父亲,只是静静的从饮水机里倒了一杯凉白开给他。

陈妍爸强打着精神,继续说:“今天在谈生意的时候,和市里的领导在一起,有个副市长一个劲地套近乎,我就猛灌了他两杯,最后我想起了我的闺女上学的事情,于是让他给市教育局长打了电话,给你安排了,去一中吧,哪也不行,你说你这点分儿一中门儿也没有啊,但是,可是,可但是你爸爸我做到了,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啊。”

陈妍妈忙着打圆场,一边拉陈妍爸进屋,一边对坐在一旁的陈妍说:“感谢,感谢,你可是咱们闺女的大功臣啊,看你喝的,快进屋睡会儿吧。”

就这样陈妍也来到了一中,但是酒归酒,事情在酒醒后还要清醒的办,于是陈妍爸开始不断斡旋,而且陈妍身体不是很好,索性军训也没有参加,直到遇到王林的时候才入学。

王林在路上骑着车,脑海里浮现出曾经的一幕幕,既然没有明确过也就无所谓什么爱不爱的,充其量就是一种喜欢把,王林提醒自己,对啊,这仅仅是喜欢的范畴,如此而已,但是当看到陈妍的时候,他也无法否认自己是很高兴的,对于陈妍,王林自我认为更多是一种神秘感和个性的认可及在乎。

呜——,因为高兴,王林竟然吹起了口哨。

比赛的时日终于到来了,一大早操场上人流如梭,就像过节一般,同学们也都在昨天晚上把自己的迷彩服洗了晾干,今天穿在身上都感觉很给力,这几天军训下来大家脸上多的几分沧桑感却更见光鲜,青春的气息无限释放。

这就是学生时代特有的精神产物,多年之后依然可以回忆、品味。

主席台上挂着条幅,上写“市一中高一新生军训会操表演赛”的字样,今天每个班的班主任也许是统一要求,也都正装出席,尤其男班主任各个西装革履,就像新郎,分外精神。军队的教官们也换上了自己崭新的军服,在主席台前整齐的站立。

王林和其他同学一样,早早来到学校,坐在教室里等待着梁天带领他们奔赴青春的战场,当梁天西装革履出现的刹那,大家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女生更是发出“老师真帅”的尖叫,梁天一挥手:“同学们,今天是我们的节日,是值得纪念的日子,这是你们在进入一中后迎来的第一场竞技,当然重在参与,但我希望看到你们敢于战胜能够战胜的一种精神,别去想结果,只要班级在你心中,我就是最幸福的人。”大家再次发出欢呼声。

随后大家出教室去操场,在高一楼和操场外围甬路的交会位置,很多人都在操场栏杆的外围看着一年一度的军训盛况,一定是高二高三的师哥师姐们,枯燥的学习生活之余,这样的活动无疑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

擦肩而过的时候王林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陈妍和张卉。张卉把手举过头顶,嘴里含着棒棒糖,使劲的挥着,大声喊了句“王林”;陈妍微笑着看着,右手也在胸前挥了一下手,依旧是不张扬,依旧是嘴角一丝不易觉察的倔强,好像嘴里发出了一句唇语,王林感觉应该是“加油”。

王林有一种预感,这两个人都已经来到了一中,但是究竟是进哪一个班还是未知数,但一个念头一闪,不会也进实验班吧?

上午九时军训会操准时开始,第一项,校长检阅,只见刘校长在一位军队代表的陪伴下,开始从一侧的一班徐徐走来,随着班长一声“立正”指令发出,校长拿着话筒大声说出“同学们好——同学们辛苦了”,随即同学们大声回复:“校长好——为学校争光!”一时间,学校上空一遍遍回荡着校长和同学们的呼应,这些孩子就真的如同一支支精锐,在接受着来自时代来自国家的检阅。

第二项,会操表演比赛。

各班方阵由班长体委带领依次通过主席台,从跑步到正步,从步伐到口号,接受站在主席台上所有领导和班主任的检阅,孩子们卖力的走着喊着,他们的全力以赴日月可鉴啊。主席台两侧是两排打分的评委,既有军队的代表,也有学校的体育老师。

王林和李子博都没有被淘汰,实验二班全员参加,每个人都抡动着胳臂大声喊着口号,尽管那几句话已经烂熟于胸,但这次喊出来却发现如此激动,林子想,这就是集体的荣誉感吧,在即将成年的时刻,这样的一种感觉就像一次洗礼,让自己的青春如此有力而辉煌,瞬间,曾经懈怠慵懒的态度是那么的卑微,或许这也是读书岁月特有的一种纯洁而纯粹的精神境界啊,需要珍惜且发扬。

二十个班很快会操完毕,大家整齐的站在操场上,等待着政教副校长宣布比赛结果。

在一阵静静的等待后,二十个班评出了六个优胜班,几家欢乐几家愁,王林和班里其他同学一样焦急的等待着比赛结果,直到第四名才听到实验二班的名号,尽管不是一等奖,但已经来之不易了,大家发自肺腑的一阵欢呼,同学们被太阳晒黑的脸上洋溢着纯洁的孩子般的微笑,主席台上列席的班主任群里的梁天的脸上,也闪过一丝骄傲的神情。

最后,在大家的掌声中刘校长走到主席台前的话筒旁,清了清嗓子,说:“同学们,刚才我听到了你们对一中对于我的欢呼,我很兴奋,与其说这是一种礼节,不如说这是一种性情。刚才有六个班同学拿了奖状,很高兴,很兴奋,也有不少班没有拿奖,我看到有些同学有些沮丧,在抱怨,在埋怨,在撅嘴,我看没有必要嘛,因为在我刘某眼中啊,你们都是No.1呀,你们都是我心中的Superstar啊。”顿时,操场上掌声雷动。

刘校长继续说:“人生就是一场比赛,甚至是一次战役,有比较,有前后,有胜利,有失败,甚至有牺牲,但问题在于我们无法避免这样的一种优胜劣汰,但幸运的是我们还有机会,还有时间,还有青春,还有雄心壮志,我的名字有青山二字,就是取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意思,一个敢于接受失败反思失败的人才会等到胜利的到来。同学们,成败言之尚早,将来你们还有春运会、秋运会、迎新越野赛,等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坚信只要不倒下,你就是自己明天的英雄。”

还是掌声,掌声雷动,如春天的雷声,预示着希望和未来。

刘校长接着说:“在这里我们不要忘了我市军队的领导和教会我们坚强团结的教官们,一周来他们和我们一起摸爬滚打,一起风雨同舟,你们就像兵一样勇敢,你们就像斗士一般坚持,作为校长很高兴接纳你们这样的人进入一中学习,因为缘分我们走到一起,又因为勇敢我们聚在一处,看看你们的小脸上多了几分黝黑,我已经是你们的爷爷辈的人了,真的喜欢你们这样的颜色,不需要化妆,这是你们青春的颜色,因为最美丽的人绝不需要伪装,我希望你们做天下最干净的人。”

此处依然有掌声,而且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刘校长最后说:“但是,同学们,你们的主阵地还是在教室,从今天开始你们将转入主战场,开始自己三年的学习苦旅,我相信那时的比赛会更加残酷更加激烈更加真实,我也希望你们更加勇敢更加坚韧更加优秀,有的人不读书可以去做买卖赚大钱,但我可以告诉你们人类之所以伟大就在于在物质基础上拥有更加丰富的精神财富,读书绝不仅仅是为了一张录取通知书,读书是为了让自己发现和享受更美好更幸福的境界和生命瞬间。同学们,也许你进入一中没有到录取分数线,但是不要在乎,只要人生的分数线你是及格的,你就永远是一中的骄傲和自豪,一中欢迎你!”

这段讲话就这样深深印在王林心底,他没有听到过如此激动人心的讲话,在那个瞬间,他深化和升华了自己,他决定好好读书,为了自己的未来好好读书。同时,操场外的陈妍也听到了刘校长的讲话,她从心里后悔没有参加军训。

刘校长讲完话后,接下来的操场属于沸腾,每个班的同学都把自己的教官围在当中,不知从哪里拿出那么多的相机和手机,留下了一张张感动的瞬间,一样的是每张瞬间都是泪流满面,沸腾着幸福的泪水。不知是哪个班带头把教官抛向空中,于是在此起彼伏的欢呼和人浪中,教官被一个个抛向空中。

王林其实对这样的场面是排斥的,但这次却投入其中,强烈的疯狂了一回,他想他会记得这次的感动和冲动,这是他进入一中读书以来最被感动的一次。

不知大家狂欢了多久,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最终军队领导带着所有教官排着整齐的队伍离开了操场,身后是哭的稀里哗啦的一群孩子,即使广播里传来年级主任要求队伍解散以及回班安排的指令,大家还是不愿离去。

在上午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大家似乎已经整理好情绪,利用大课间又开始搞串联,主要是原来学校的开始打听在哪个班什么的,王林没有出教室,这时有人叫“王林,有人找”,王林一出教室,见是张卉和陈妍。

张卉一摆手,把王林叫到教学楼前的花坛边,笑着说:“林子,怎么样,又是校友了,我们俩都来了,本来我爸让我去技校的,反正也上不出来,但是陈妍对我爸说上高中读书和上技校不一样,怎么也正式一些,说不定三年后上所好大学呢,弄个三本也行,我爸尊重我的意思,也就同意了,这不我爸给他哥们打了个电话,我也就来了,而且我必须和陈妍一个班,搞定了。”

王林一撇嘴,问:“我就纳闷了,你爸到底是哪路神仙呀,这么牛,陈妍你告诉我?”

陈妍笑起来,回答:“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人很好,每次去都很热情,对张卉忒好。”

“那你们分几班了?”

“三班,我俩都不想去实验班,太累,不过你合适,你管得住自己。”张卉抢话说到。

王林笑了:“是够牛的,这一中不是给你们家开的吗?这么吧,我带你们到处走走,介绍一下市一中的风土人情,如何?”

陈妍说:“行啊你,几天就摸清了一中了,走吧。”

张卉大声说:“哎,别这样啊,身边还有人呢,别把我当电灯泡啊,你说怪不怪,我们从二十三中到一中,分开也有段时间了,见了面还是这样亲,这就是缘分啊。我看,你们俩还是别把我甩了,据说这一中的校长是个老传统老封建,对学生早恋打击厉害,这也是很多家长送孩子来的一个原因,因此啊你们俩可别把我抛弃了,别让学校抓个典型。”

三个人来到学校的文化角,走过小桥流水,走进园中的读心亭,王林问:“你刚才说的是刘校长吗?”张卉快嘴说:“对,就是刚才给你们讲话的刘校长,关于他的典故可多了,我有几个好姐妹就是现在上高二的,曾经给我讲过,说这个校长太正,翻脸不认人,大家都躲着他走,而且主要是需要提防,因为他平时有空就一个人在学校里转悠,发现问题就一个电话,校长主任立马到,说开谁就开谁,那叫一个猛。”

陈妍也半信半疑的说了句:“有那么夸张吗?”

王林也插话:“我倒觉得这个刘校长很有意思,首先他不是油盐不进,要不咱们也进不了一中啊,说明他也在乎关系,说明很性情,其次今天他的讲话我听的很好,这个人一定有自己的脾气,但绝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对了,张卉,你不管喜不喜欢上高中,既然来了就要好好上好好学,别弄个年级倒数,那时候丢死人了。”

张卉笑着说:“知道了,知道了。话说回来,上了十几年学,到今天我都不知道我在为谁而读书,为了什么读书,为我爸,为我妈,为了我自己,但为了我什么呀,我不愁吃不愁穿的,将来我的工作早就有着落了,我爸说不要我担心。”

陈妍说:“咱们三个最要劲的就是林子,毕竟你在实验班,一定压力大吧。”

王林回答:“其实我真实的想法就是先随了我爸妈的心愿,等将来成绩一出,不行了,再到文理分班,我就自然而然的顺理成章的离开实验班了。”

陈妍听后,没有说话,一会才说:“既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我倒觉得你既然很厉害,就应该留在实验班,搞出个名堂,大家也信服你,关键是你也认可你自己啊。”

这时铃声响起,周围的同学们跑着奔向自己的教学楼。

三个人也忙着往回跑,在楼前分手,张卉还在喊:“放学大门口见。”王林回头的时候发现陈妍也在看他,于是忙一步跨进教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