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青春为谁而读书

第四章 关于爱情: 早恋像朵美丽的罂粟花4

青春为谁而读书 见龙在田1977 4776 2017-06-12 16:33:57

  晚上,王林回到家,推门一看林子妈和林子爸都在家。

林子妈的工作依然很清闲,林子爸的工作依然很忐忑,而两个人脸上洋溢的都是疲倦,直到看到儿子,在他们这个年纪,也需要找到一些生活的念想,似乎儿子成了他们公共的人生奋斗主题。

饭桌上,三口围拢一块儿,林子妈不住的给儿子碗里夹着菜,林子爸也不时提醒儿子多吃菜,尤其绿色蔬菜,对于大脑健康发育有好处。

林子爸追问了一句:“林子,听说你们该考试了,这可是第一场考试啊,有信心吗?”

王林支吾着没有说什么,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

林子妈瞪了丈夫一眼,对林子说:“儿子,别听你爸的,你们班本来就高手如云,全是全市的尖子生,考好考赖都没事儿,尽力就行,别有思想包袱,妈看好你啊。”

王林一嘴饭差点没喷出来,使劲咽下去,笑着说:“哎呦我的妈呀,你这还不叫给思想包袱,你看好我什么呀,我就这点儿料,这次考不好是必然的,要不你们把我调出实验班得了。所以啊,你们要相信我,我什么基础,我尽力就行了。”

林子爸本身是军人出身,一心希望儿子可以活得像军人一样,但是看着越来越肉的儿子,气就不打一处来,然而看到渐渐长大的儿子,再想到他已经步入叛逆期,也怕压力太大会适得其反和事与愿违,所以还是尽量给彼此一个交流的余地,但是他也感觉到单位的压力已经让他在将一部分怨气发泄到了家里,这是很危险的,因此他在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父亲的角色形象,尽管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他这些时候也在不断的反省,应该如何理解儿子,理解他认为已经丧失理想和信念的这批孩子,纯的时候像一杯清水,可浑的时候也让人感到无可救药。林子妈已经观察到丈夫对儿子的期待的衍生出来的极端的认识,所以她在一个夜晚告诉丈夫两个词,来解决问题至少不激化矛盾,即宽容和距离。

在家庭两代人处理矛盾问题上,距离不仅代表一种美丽,更代表一种余地,只要有余地,问题的解决就不会成为问题。

林子爸然后平心静气的说:“林子,爸同意你的看法,其实我知道我理解,谁让你是我儿子,我当兵的时候就做什么都不服气,别看农村出来的,我照样考军校,班里的事儿,连里的事儿,团里的事儿,都在尽力去做,最后不也混的不错嘛,回来复员进了单位,还是埋头干活,这不也算半个部长吗,对不对?”

林子妈接过话茬:“是啊,儿子,你爸说的没错,咱们家的情况也算不错,所以我们也不求你将来大富大贵,你认为你在学校在实验班没有给咱们王家丢份,甚至很争脸,我们就很满足很欣慰很高兴,我们最后要的还是一个健康的好儿子,不是个书呆子,再说上大学的就会飞黄腾达吗,就会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吗,我看不尽然。”

王林从母亲的眼神里可以感觉到母亲的话是发自肺腑的,瞬间鼻子有些发酸。突然感觉话题有些沉重,忙着岔开话题:“爸也值得表扬,最近很少闻到酒气了,戒酒了还是另有隐情啊?”林子爸一听,嘴往林子妈一边一个劲的撅,但也接上一句:“喝酒这东西不能上瘾,我原来也是应酬,最近局里倡导绿色招待,所以劝酒的少了。”

林子妈嘴一撇:“得了吧,怎么不实话实说呢。儿子,别听你爸的,他们这是活该,前几天你爸单位里的一个副局长出去陪席,结果喝死在了酒桌上,现在你爸的单位门口还一堆花圈呢,家属非要单位出个因公殉职的证明,你说你爸还敢喝酒?”

王林差点又没把饭喷出来,顿了顿,问:“爸,是真的吗?”

这件事的确让林子爸在儿子面前有些尴尬,毕竟自己也是当事人和当局者,他倒不是担心局里的这些烂事给社会造成的影响,主要是怕孩子们有了错误的认识,以及坏了自己在儿子心中的美好形象。

于是林子爸忙着对王林说:“你妈说的基本属实,但也不全对,那个局长本身身体不是很好,早有三高的毛病,心脏也不好,那天喝的酒也是多了,因此心脏病突发,送到医院也没有抢救过来,其实也算牺牲在了岗位上,就当因公殉职吧,直到今天单位也没有给出定论,毕竟好说不好听嘛。儿子,这些事儿你不要瞎猜,也不要乱讲,你就管好自己的学习就行。”

王林“嗯”了一声,然后说:“我才不管你们单位那些破事儿呢,我只担心您的身体,我就感觉这样往死里整自己,没有价值,不值得,有这样的父亲,如果换成我并不感到光彩。”

林子爸和林子妈听着,有些愕然。其实孩子就是取了一个人之常情的角度,却在这只言片语中击中了夫妻俩的要害,不是吗,孩子对于父母期待的并不是什么高物质性的享受,更多是家庭可以提供的一种安全感,其中父母的健康就是一种安全感。

这时,林子妈岔开了话:“今天我在先天下商场遇到你们单位的几个同事,我话里话外好像听到他们在念叨什么孙主任,是不是你前一阵说的那个家里出问题的孙主任啊?”

林子爸脸色一沉:“净瞎念叨人家的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

林子妈一摔筷子,反问:“不就是说说吗,你瞎着急什么,莫非你也有这样的破事儿?”

“越说越不着边,好了,满足你的好奇心,我告诉你,人家离不了婚。”林子爸一看媳妇着了急,忙着降低音量灭火。

王林说:“你说的孙叔叔我认识吧,是不是你们档案科里的孙主任,他为什么离婚?”

林子爸一看坏了,嘟囔着:“怎么小孩子家也对这感兴趣,不许瞎打听。我告诉你们这两个好奇心重的人说吧,孙主任因为个人的问题处理不慎导致家庭出现裂痕,甚至到了破裂离婚的边缘,但是两口子考虑到儿子快上高中了,打算为了儿子退让一步,协商后不离,怕给孩子造成进一步伤害。”

王林吃了一口饭,搭话道:“你们大人就是没劲,过不到一起还硬粘在一起,还把理由放到孩子身上,你以为他们的儿子就在乎呀?”

夫妻二人异口同声的问:“难道不在乎吗?”

“有什么可在乎的,现在电视和网络如此发达,我们什么没见过,什么没思考过,什么还不能接受的呢,就是你们大人老师这样自作多情。再说,不离婚就可以让孩子感觉到家庭的和谐和完整吗,一天要么冷战,要么打架,那不更没劲吗?有时候大人们太过复杂,简单一些,你们没听说过强拧的瓜不甜吗?”林子侃侃而谈,而夫妻二人已经目瞪口呆。

讲这番话时,林子是如此的平静。

林子妈干咳了一声,说:“对了,孙主任夫妻俩不是大学同学吗,据说高中就认识,怎么走到了这一步?”

林子爸接过话茬:“高中怎么了,大学又如何,那叫早恋,你忘了赵本山小品里的那句台词了,初恋的根本不懂爱情,你以为写几句诗送几回饭就是爱的深刻了而且了解对方了,不尽然吧,谁都不了解谁,最终谁也不认可谁,社会会改变很多的人和事的,其实孙主任走到今天谁也不知道他在外边究竟有没有事,一个劲的闹,没有也都成了有了。”

林子妈还很执着:“那你说有还是没有呢?”

林子爸有些气急败坏,但还是不敢奋起反击,只好接着说:“这不是有没有的问题,我在说,两个人需要进一步沟通,而且主要是早恋的危害。人家的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也不需要胡猜乱说,你看我们这多好,有了工作再了解,都知道对方什么样的人了。”

“我看不是,我怎么就不了解你呢,不过你一点说得对,上学早恋真的有些不妥,或者说不理智。儿子,你说呢?”

林子把筷子一放,说了句“我吃饱了”,回身进了自己的屋。

林子妈低声说:“这叫什么?”

林子爸回答说:“这叫敏感,可疑啊。”

第一次月考最终还是如约而至,老师们很重视,毕竟也是自己一段时间教学之后的检验和比较,班主任们很重视,作为班级之间进行平均分和优秀生单挑也是理所当然和在所难免的,同学们更很重视,一个多月的时间的磨刀霍霍毕竟要真的刀出鞘箭上弦,谁不希望给自己一个有说服力的证明呢?因此,在月考之前的周日班会,梁天进行了最后的动员。

梁天在黑板上写上了三个词:看清、了解、竞争。

他一脸严肃的说:“同学们,三年高中生活你们的收获是什么呢,很多同学和家长似乎都会说为了拿到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上一所好大学似乎也成了我们读书的最终目标,我可不这样看,其实这里有一个为谁而读书的问题。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黄金屋代表利,说白了就是钱,就是物质享受,颜如玉代表女人,古人女性读书不好,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而千钟粟代表国家公务员的工资,所以指的是名,为名为利为女人,古人宣言明志誓死要读书,似乎悲壮,其实悲剧。然而我们看看今天,如果我们一味为了大学为了工作为了地位而去读书,不也是我们老祖宗的意思了吗,那么我们不就是历史倒退吗,因此我希望我们同学们明白一点,那就是我们读书是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同时更要体现自己的价值,提高自己的生命质量,在这三年中学会共存学会竞争学会提升自己的思想认识,因为我们已经不再一心只读圣贤书,我们手里还有自然、宇宙、科学,天圆地方已经不再是我们愚昧的追求,我们已经不再无知,海枯石烂不再是无稽之谈,海枯那叫枯竭,石烂那叫风化。因此,我希望这次考试的意义不是具有什么划时代的意义,而是达到三个目的,因为我们要看到三年的自己,以及十年后的自己,看清自己,究竟在一种新的斗争中自己属于什么角色,同时了解高中了解知识了解高考,为自己下一步重新起步打下基础,还有就是从现在开始你需要学会和适应竞争,竞争在所难免,竞争是让物种优良最好的手段和方式,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离开竞争就是背叛了生活。同学们,一次考试代表不了什么,但却可以说明一些东西,比如你的奋斗的力度和细度,比如你的情商和智商,有因才有果,准确讲我们每个人都是自食其果啊,备考本身也属于考试。对于这次考试你说我没有争抢之心,那是瞎话,但是我们希望你们学的和活的同样磊落。我们都知道的故事,叫范进中举,为了一个心中的名利,一生付出,最后因为胜利来得突然和漫长所以犯了痴心疯,我可以接受你们学疯了,因为学习可以到一种境界,但我绝不接受你们人疯了,那叫迷失。”

梁天的慷慨激烈的陈词,让很多同学当然包括王林感到释然,按照这个逻辑发展成绩情况来看,似乎成绩差点儿都无所谓,然而当我们真实面对的时候,也就如此了,做好了将来攒够了,也就好了。

可以说,梁天是一个很有理想的老师,面对日渐衰落的教育和越来越多在青春的路上迷失的孩子,他真的希望可以带出一批不再醉生梦死的孩子,让他们像人大附中王金战老师教出的孩子一样,尽管是高考,也需要冷静,也需要策略。对于他来说,他的成功的愉悦感更多来自像王林这样的改进中孩子,而不是那些功成名就的高材生。因此,对于这很重要的第一次月考,他还是保持住了作为一名新锐老师的冷静和敏感,他真的不希望这些孩子成为用药水催红的西红柿,失去本来的酸甜味道。

也就是从梁天的讲话中,王林对于自己心急如焚的状态有了一次清醒的纠正,他没有冒进,他决定和制定了自己高一年级“尊重事实、发掘潜力,循序渐进”的发展理念,因此对于这次月老他已经有心理准备开始迎接一个不爽的结果,但是也不会坐以待毙,他还是需要出击一下。

林子没说什么,但从心里感谢梁天梁老师,关键的一次周会动员指导给了他正确的定位,没有走火入魔。

这段时间王林和陈妍见面的机会减少,即使遇到,也是打趣的三言两语,甚至让张卉都怀疑两个人出了什么问题,来回的打听了好几回,都被两个人很爽快的否认,而且答案统一,都说希望取得月考的好成绩,而张卉却顾不了这么多,因为她已经和石小猛“渐入佳境”,对于高二的石小猛这样的纨绔子弟,早已经将考试扔到了九霄云外,而对于成绩本来就不理想的张卉来说,只有不断坠落,坠落。

其实,问题也就在这里,不同的人从开始往往就走向了不同的结果,最关键的不是犯不犯错误,而是成功和失败都是过程的时候,我们的这些孩子最终要的是一个什么结果。

有时候我们也奇怪张卉为什么会和石小猛这样的跨年级的人走到一起,当打开张卉的课本就知道了,都是空白,没有标注,没有笔记,甚至书本上都没有姓名和班级,满桌堂被零食袋和化妆品塞满;镜头从高一楼跳跃到高二楼,石小猛的班级里,石小猛正趴在书桌上酣然入睡,课桌上没有课本,只有一罐喝剩下的可口可乐。

如此看来,读书已经成了他们的一个伪装,或者是保护色,而学校在他们眼中也成为了一个消磨青春的高级娱乐会所,注定走出校门的刹那,这些孩子们都是一无所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