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冥府异闻录

叁序 梦魇天国2

冥府异闻录 匡剑 1000 2017-05-14 10:39:38

  以鸩鸟之毒羽为引,浸在毒草汁液中,羽比毒恶,浸七七四十九日之后,羽毛化为暗红色,而毒草汁液却清澈无比,可食可药。可是,此毒之残忍在于毒存于羽中,非人血不能逼出。将鸩羽植入人体,每一日,鸩羽颜色便淡一分,可被植入鸩羽的人却要承受万般痛苦。十日蜕皮不止,三十日皮肤溃烂,五十日骨肉皆融,待九九八十一日后便化为血水。九九八十一日后,死亡,便是解脱······

而这毒,便存于血水之中,谓之鸩红引!

此时柳伯还会因为受伤流血,待不久之后,全身血液干涸。如若幸运,至少是变为干尸,若不幸······

她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愿再想下去。

她甩甩头,抹了把已夺框的眼泪,吃力地拖着柳伯沉重的身子向光亮处移去。

长明灯千年不灭,而这里,少说也燃着上百盏,目光所能及的地方,皆是一片明亮。她不清楚这里的主人生前多么辉煌,只清楚如若不赶快离开,他们一定会死,死在那超脱人世间的东西上。

她用水壶中的水清洗柳伯的伤口,幸好,她因受了伤,力气不大,伤口也不算深。

她走来的黑暗处传来一阵窸窣,心立刻又提到了嗓子眼,这次又要出来什么鬼东西!所幸奋力一搏,大不了鱼死网破。柳伯、江叔、小平子······苏儿不会让你们孤单的!

她抄起匕首,轻步走过去,隐约看到地上趴着一个人影,但究竟是不是人类,还未可知。

她轻唤了一声:“喂!”

······无人回应。

她又试探性地问了问:“你是人吗?”

······仍是无人作答。

她心里发毛,嘴上却愈加不依不饶:“告诉你告诉你,我也是没有办法,装神弄鬼是你不对,如若你真是什么怪玩意儿,我杀了你,也算是为民除害。如若你是人,也怨不得我,大不了,大不了我以后每年都给你少些纸钱,不过你在天之灵也要保佑我出得去!”

······短暂的沉默过后,是一阵枯哑的声音:“渴······我渴······”

她看清楚了,那身影是一个极瘦弱、极苍老的老人。她可以闻出来,这老人身上的气很正常,且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看来没问题,极有可能是个人了!

她忙搀起老人,将他带至光明下,靠墙而坐。老人意外的轻,感觉只套了一层皮,骨头和肉似乎都不存在。

而他也仅仅是在重复:“渴······我渴······”

“老伯等等,我去取水。”她取来水壶,置于老人面前,老人枯木般无神的目光始终没有落在水壶上。她正感到奇怪,老人却抓过她还未来的及处理的右臂,咬了下去。水壶被打翻在地,他挣扎着,想推开他,却惊讶于他的力气之大。

他想喝的,竟是她的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