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江河入海流

江河入海流

葫芦歌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8上架
  • 176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吃饭

江河入海流 葫芦歌 1768 2017-04-28 11:17:14

  房岭中学,建在高岭上,往东是大下坡,往西是个大下坡。算命的风水先生说,站高地,出人才。此言不假,房岭中学,连续几年都考上十来个中转,十来个一中。这是一所农村中学,也是这个平岭镇唯一一所中学,平岭镇所有的孩子都在这里上中学,包括校长家的孩子,镇长家的孩子。

放学铃已经响过好一会了,候老师才慢吞吞的说下课。原本还算安静的教室一下就咋开了。男同学嗷嗷叫的冲出教室。

学校北面的食堂,一下子涌起了一个大疙瘩。卖馒头的窗口这个时间点永远是做拥挤的。前面的同学买完了想挤出来,后面的同学想挤进去。一群人就这样形成一蠕动的个大怪物,一会吐出一个人,一会又吐出一个人。

小猴子,双手抱着热气腾腾的馒头,把脚蹬在墙上,用尽了全身力气想撑开这厚厚的人墙,可这瘦瘦小小的个头,被挤在人群里,像落叶一样身不由己。馒头仿佛越来越热,双手都烫的发红,小猴子脸拧成了一块,眼泪都掉了下来带着哭腔喊着:“让我出去!让我出去”!食堂卖馒头的大婶实在看不下去脸都气红了厉声道:“让开,让开,把人家小孩挤成什么样了!让开----让开!”人群一下松了气,小猴子赶紧挤了出来。林云,赶紧把菜缸子放到地上,接过小猴子手上的馒头。小猴子,又是搓手又是哈气;“娘来,我差点没死里面。”林云嘿嘿坏笑了起来。林云和小猴子,吃饭搭伙的,两个人四个馒头,一份菜。两人分工不同,一个负责打菜,一个负责买饭。轮流着来。

卖菜的窗口永远是不挤的,两毛五一份的菜,对大多数的同学来说是昂贵的。食堂的菜整年无非就是白菜萝卜茄子豆角的上,当然是地里结什么的时候卖什么菜。好了有个豆芽炒肉,当然一份菜里能挑到两条肉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这里肉为什么用条呢,因为实际上就是细细的一条。所有的菜看上去失去颜色似的,就像是一件鲜艳的衣服穿的时间长了,洗的遍数多了,掉了色了,旧了。炖菜的大盆里通常能看到飘着的油星子,有明白的同学说那是使的明油。所谓明油,就是菜炖熟后,在倒点油。这样油漂在上面,看上去油水多。

热水是不用自己每天去打,这是轮值日的。每两个人一天,三顿饭的水,一个大水桶,一根木棍,去食堂后面的水房抬过来。这里通常也是拥挤的。水龙头就那几个,全校好几百个学生,不挤就等最后呗。笤帚大婶在这里是最出的名的。笤帚大婶个不高,衣服永远是干干净净的。她看到乱挤的同学就会骤然发急,轮起还在滴答着水的的大笤帚,照腚就捂:“奶奶个腿,烫死你这帮小龟孙”拥挤的人群突一下子散开,有的同学把桶直接扔地上,人蹦一边子去了。后来以至于大家一看到笤帚大婶在水房,就自觉了起来。

吃饭的地方是在寝室,那在校园的南边,操场边上。那是三间瓦房,砖头是青色的,里面打着水泥地。床是上下铺,一排排的,三四十个同学,就住在这里,大多数同学是三个人两张铺,也有个别同学是一个人一个铺。饭桌就是床,把被子掀起来,卷到床头,下面就是一张编织的席子,盆啊,缸啊,馒头啊,就放在上面。林云和小猴子就坐在床边吃饭。这天是星期三,通常这天家里的大人会送点好吃的来犒劳一下自己的孩子。小猴子从身后的背包里摸出一个罐头瓶神神秘秘的说;“看看这是什么?”“什么呀?什么呀?林云真没有见过。“肉冻,狗肉冻!”林云,小心翼翼的从瓶子里夹出一块,放到嘴里。这是他长这么大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从那以后林云才知道有种叫肉冻的美食。

林云和小猴子还是吃的稍好点的,林云的父亲是公办老师,每月能拿一百多块钱,小猴子的父亲,也是老师,只是是民办的,一月几十元。不过林云家姊妹多花销大。这样两家情况到是相仿。林云和小猴子,也不是顿顿打菜的,每个星期天下午返校都会带点菜的,有时家里的大人还路过学校会送上一罐子菜。

其实大多数同学是生活是这样的,星期六下午放学回家,星期天下午返回学校的时候身上会背着一个用布做的一个包袱,里面装着三十左右个煎饼,手里提着一个黑色人造革的提包,包里面装着两罐头瓶子菜,一罐头瓶子是咸菜,一罐头瓶子是炒菜。床头上的纸箱子是天然的冰箱。煎饼和咸菜是要吃一星期的。炒菜天冷的时候可以多吃几顿,天热的时候要赶紧吃完,不然就嗖在瓶子里了。所以星期天下午的这段饭最热闹,也最丰盛,同学们会三五一群围在一块,你尝尝我的菜,我尝尝你的菜,有嘴馋的同学,会从挨个看看,谁的好吃就挨着谁吃口。还有最馋的那种,会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溜进寝室,偷吃别人的菜。这种同学是大家比较讨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