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仲裁官之缘定流年

第二章

仲裁官之缘定流年 炎垚 2867 2017-04-28 11:23:19

  六、财富的力量

篮球场,比数70:72

人群嗡嗡:这哪儿来的球队啊?把骏追到这个程度...

骏的比赛,从来都是三位数分值拿下...

那个高个子是谁啊?我们学校的吗?好帅啊...

骏眯着眼睛,看着对面高个男孩伸过来的手...

他自我介绍:我叫腾,NO2高校转学生,刚来就听说你,忍不住过来会会,果然不赖。

“不赖?”骏冷笑:先打赢我再说吧!

腾的脸微红:你是世恒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吧?

骏:你想说什么?

腾:我是迅腾集团未来的继任者。

骏明白了,迅腾是世恒的对手。

骏:那又怎么样?

腾:你不觉得今天的比赛有些怪吗?其实我并不擅长打篮球,却能让你陷入苦战!

骏心一沉:你收买了他们?!

腾得意:没错,你的队友,还有执勤的老师,五百块就打发了,哈哈...

骏盯着腾的脸:他们不是我的队友!

腾止住笑:我以为你会更了解钱的用途。

千万别跟我说这是作弊什么的废话,

规矩要我来定!

骏慢腾腾地说:迅腾集团是吧?不足为惧了!

腾急道:慢着,你什么意思?

骏说:知道真正的企业家和暴发户的区别吗?

企业家懂得财富的力量和局限,

暴发户嘛,耍点小把戏,拿钱来满足可怜的虚荣心!

骏已经走远了,还听到背后腾气急败坏的声音:别得意得太早...矿...

骏摇摇头,没在意。

七、BLUE之蛊

镇医院,病房门口

BLUE之蛊的三个人,昊、洋、腾

洋问:大哥怎么样?什么时候能上学?

昊抽出支烟,洋忙点上火。

昊深吸了一口:他知道ZORRO在NO1高中,晚上都不敢睡觉,怎么可能去上学!

三人沉默

腾说:也难怪,大哥的腿骨是被ZORRO一块块敲碎的...

想到当时的情景,腾不自觉地哆嗦了下。

半晌,昊狠狠地掐灭烟头:还没找到ZORRO吗?都一个月了!

洋说:NO1高中上个月有十五个转学生,高二的有五个...

昊打断:他被教养的时候是高一,现在只能复读,重点查高一!

洋说:是...如果有照片的话就好了,毕竟不知道他真名...

腾忽地笑了:谁叫他那么有名,在BLUE,ZORRO是不需要名字和介绍的...

昊再次打断:好了!腾,矿场的收购谈了几家?这才是你的正经事!

腾挠了下头:公司已经安排人手去谈,不过不大顺利,大多矿主都是挂名股东,背后实际控制人是世恒集团。

昊说:这早猜到了,世恒财大气粗,这又是它的地盘,不会轻易放手。不过...

外贸现在不景气,世恒资金压力也很大...

腾,你去接触下世恒那个少东家!

洋插话:腾今天就是被那个少东给教训了!

昊一愣:怎么回事?

腾脸红:没...其实不是...

洋说:那人说腾是拿钱耍把戏的暴发户!

昊听了腾和洋的叙述,想了想,说:这个人不简单。

要拿下镇里所有的矿绕不开世恒,腾得继续关注他。

洋,通知贝,今晚BLUE镇长过来,让他镇长老爹做好准备。

八、盗亦有道

24小时便利店

林:看吧,这家便利店是新开的,有好多特价品哦!

我:嗯,还不错啦,在放学路上,可以顺路看。

林一头扎进小饰品堆,我倚着货柜喝汽水,打量四周。

一个穿着NO1高中校服的男生在收银台后面写东西。

我有些好奇,凑上去看。

我:立体几何作业啊...你也高二?

男生抬起头,眼睛机警而灵活,脸上带着服务生标准的微笑: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我看着他的作业本,有些心不在焉:没...哎,这个这样解不开的...辅助线要这么引...看...

林说过我有学习强迫症,此时又发作了。

我夺过男生手里的笔和尺子,自顾自地做着辅助线。

男生有些吃惊,盯着我校服胸前的名牌,问:你就是水淼?

我几乎无意识地“嗯”了声,很快沉浸在解题的喜悦中:其实还有另外两种解法...看,如果不用辅助线呢?我想想...对了...

我在自己的思路里手舞足蹈,直到林啪地拍我后背。

走出便利店我想起要去取前天送洗的衣服。

准备给钱时我发现书包里的零钱袋不见了。

林说:准是在便利店,我看到一个猴子样的男生在你身边蹭来蹭去...

我说:我得回去。

林说:贼的话早跑了。

我说:不是,我刚拿走了人家的尺子。

林说:还想着还尺子?你这呆...

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清了,我急急往回走。

远远地看到便利店门口有两个男生,正是柜台男生和那个猴子样的男生。

猴子男低着头,好像在接受教训,然后把一样东西交给柜台男生。

我跑过去,猴子男看到我就跑。

我刚想追,柜台男生叫住我:放过他吧。

我很生气,质问道:为什么?

柜台男生:他妈病了,义务教育只管上学,他没饭吃...

柜台男生递过一个包,正是我的零钱包。他说:他拿了你十元钱...

我说:撒谎!我零钱包里明明有二十五元的...

我即时闭住了嘴,因为发现另外十五元竟在我无知觉时被塞回口袋。

我想:真是奇怪的小偷!把剩下的钱又塞回来不是更危险吗?

柜台男生递过瓶汽水:赔礼。

我瞪着他:你们是一伙儿的?!

柜台男生:不是。但我知道他在店里...

我问:是你逼他还我的吧,为什么?

柜台男生大概本以为我会继续指责偷窃行径,没想到我转了个弯,他愣了下,笑了,指指校服:我也在读NO1高中,而且...辅助线...

你...回来找它?

他指指零钱袋。

我干脆地说:不是。来还你尺子。

他又一楞:你没怀疑我和他是一伙儿的?

我也笑:你笑起来蛮好看,不像个坏人!

我们都笑了,晚上的风清凉而舒适。

我说:他妈妈生病了,他爸爸呢?

他说:他是遗腹子,出生时就没有爸爸。

年纪小,找不到正式工作,也懒得做兼职,就这样了...

我有些感概地想:虽然家里不是有钱,但爸妈从没让我为钱担心过,比较起来真是幸运得多。

我:你们是好朋友吧?认识很久的那种。

他:住得近而已,认识...差不多一个月了吧。

我惊讶,再次端详起眼前的男人,他有种异样的沉稳和淡漠,是我从没见过的。

我问:只拿十元,是你定的?小...一般人才不会那么有良心。

他淡淡地:一般家庭高中生每周会有三十元零花钱...为生存拿走人家十元应该不会太影响到别人...

我一时说不出话。

离开时我问:你叫什么?

指指他校服前本该挂名牌的地方。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牌,别在胸前--“宇胥”。

九、调查

格斗室

翼的运动衫已全湿透,贴在身上,凸出结实的肌肉块。

苏赞道:这身材,要被女生看到,又不知有多少花痴!

翼甩着头发上的汗水,戏谑道:想女人了?

苏咳嗽着掩饰脸红:对了,NO2高中的学生最近在我们学校找ZORRO,难道他转学到这儿了?

翼奇怪地问:ZORRO是谁?

然后猛地拍脑袋:哦,想起来了,那个揍了BLUE之蛊的家伙。他在我们学校?

苏成功转移话题,有些得意:看样子应该是,贝这次的帮手就是BLUE之蛊,看样子他们想报仇。

翼,我们该怎么办?

翼想了想:校外的话没必要得罪他们,

可如果进了学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苏,你也抓紧查一下上个月的转学生。

苏眼睛一亮:你也想会会ZORRO?

翼笑:我对揍了BLUE之蛊的男人感兴趣。

你不知道,他们的老大是个狠角色,还有洋,

最难缠的昊,腾倒是单纯些。

这四个人的组合很可怕,加上他们显赫的家世,

几乎可以横扫BLUE镇。

可就是这样的蛊...

我怀疑这次他们转学的目的不单纯,

所以有必要好好调查一下ZORRO。

骏拿起响了很久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提示:士恒。

接起:喂,有事吗?

话筒:爸爸给儿子电话需要有事情才能打吗?骏,你越来越...

骏:我还有课,没事的话挂了...

话筒:迅腾正着手收购我们的矿山...

本来这种事我也不该跟你说...毕竟你还只是个高中生...

可最近两年矿山的事都是你在管,所以...

我的想法是只要价格合适,可以考虑...昨天镇长也给我打了电话...

骏有些吃惊:镇长?

话筒:有些事你这个年龄是不会懂的...

做企业...其实很复杂...

即使卖掉矿山...你...

不论我在外面有几个孩子,你始终是士恒集团唯一的继承人...

骏面无表情地挂断了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