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仲裁官之缘定流年

第九章

仲裁官之缘定流年 炎垚 4728 2017-05-05 21:35:51

  二十一、离别

镇上商场

小镇上最具贸易气息的地方,

几乎可以买到所有想的到的东西,

大多都产自外地,为保护本地工商业,

政府对这些商品征了很高的税,

导致,这里的东西很贵。

除了镇上少数有消费实力的人外,

普通人都不会来这儿,平时人庭冷落。

美兴奋地四处跑动看着这些奢侈的商品,

大声感叹着:等以后我有钱了...我有钱了...

林则哈哈大笑,嘲弄着美。

我站在收音机柜台前,从来都不知道会有这么多种,

我的眼睛有些不够看。

柜台对面是个梳着长辫子、长相很温柔的店员姐姐。

店员:小妹,想要什么样的收音机?

我:能收听外语广播的那种,可以跟着练外语。

店员微笑着:好努力啊,那么...这几款都不错。

我小心的用手触摸着这些昂贵的宝贝儿,

我:我打算送别人的,他外语基础不大好,

我又没用过,姐姐能帮我选吗?

店员:这样啊,可我也没用过...

她看到我失望的表情,又说:

这样好不好,我来帮你调台,你自己来选...

反正今天客人也不多,你可以慢慢挑。

往回走时,美和林都空着手,只饱了眼福。

林不满地推了我一把:呆,我不高兴了。

我一愣:为什么?

林白我一眼,指指我手里捧着包装的很漂亮的收音机,

说:我没有礼物。

我愕然:是我要走,该你送我礼物吧。

林恨恨地:那干嘛送别人礼物?!

我无奈:我答应过要帮他...

林:怎么不见你这么热心帮过我啊?!

我:...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会变,

你和他对我的意义完全不一样!我对他...

并不像你想的那样...或者不完全...你懂吗?

林很干脆地说:不懂。别说我没提醒你啊,

感情本来就很难界定清楚,同情很容易变质。

就算不考虑出身,他经历也太复杂,不适合你。

我有些失神:林,你真的明白自己的感情吗?

林怔住:...

我:人类的感情只是虚构的飘渺...

女人尤其...脆弱而嬗变...

这是他告诉我的...所以,他是不相信感情的。

所以...其实你不用担心。

林咂舌:这种话也说得出,根本不正常嘛!

我看你还是离他远点儿比较好。

美凑过来:离谁远点儿?

我和林都笑。

篮球馆

SKY镇每年一度的高中校际篮球赛正式开幕

篮球宝贝们--穿着迷你裙,挺胸翘臀的少女们,

是道不可或缺的风景。

观众1:哇,人好像比往年都多哎!

观众2:果然,决赛只可能在NO1和NO2高中之中!

观众3:不过,听说今年情况可不同哦。

观众1:哦?什么啊?

观众3:今年NO2高中可是有来自BLUE镇的强援!

观众2:才不是什么外援,是转学生啦。

好像是BLUE镇了不起的贵族子弟呢!

观众1:很强吗?我可是骏的铁杆球迷!

场内,比数牌:32:21

NO1高中休息场

中锋熊:喂,田,身为后卫,太差劲了吧!

球基本都被NO2高中截走了。

后卫田:我也不想啊,可昊和贝的组合太可怕,

尤其是那个昊!

截球和控球都超强,还有很好的得分能力,

简直就是无敌得分后卫嘛!

熊吼道:那个混蛋哪里强了?只会一个劲儿耍宝!

那种轻浮的招式哪里像在打篮球了?!

只能蒙骗无知的小女生!

田嘟囔着:人家打得确实超帅的啊!

难怪连平时迷骏的那些个小女生都...

田忽地住口。

骏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

熊:骏郁闷是当然的,

他明明比对方的那个前锋腾强得多,

却因为你,拿到球的机会也减少了,

要么就被对方那个中锋洋盖住...

田:所以啊,别只顾着说我,

你还不是被洋完全压制住了!

熊眉头竖起,骏霍然起身:好了,时间到。

下半场的球...我会自己去抢。

所有人都怔住。

一个声音:果然还是老样子。

另一个声音:篮球可是五个人打的团体运动。

众人循声看去,是翼和苏。

田跳起来:翼少,加入我们吧!

NO2他们这次真的很强啊!

其他人没说话,都望着骏。

翼也看着骏...

托苏的帮忙,美、林和我坐在第一排中间位置。

上半场,美一直在拼命给骏加油,

林笑:痴心不改啊!

美白林一眼:你是NO1高中的吗?

男女同学间的纯洁友谊,你这种人是不会懂得啦,

对吧,呆?!

我一愣:干嘛问我?

下半场开场哨一响,篮球宝贝们便尖叫:昊...

美忿忿地:为什么几乎一半的女生都这么迷那个昊?!

明明是我们学校的对头嘛!...

不过...昊...的确太帅了!

林讥嘲:美,你的友谊变得还真是快啊!

与昊的挥斥方遒同时与美女互动调笑不同,

骏始终对那些炽热的或痴情的美少女们不理不睬。

美尖叫:骏...要赢哦!

然后转头得意地对林说:友谊可以分很多种的...

林却顾不上理她,因为她看见翼也穿上了球衣,

美:咦?翼和苏也加入了?太棒了!

林大喊:翼...加油!

翼回身向林挥挥手,林激动得满脸通红。

有了翼和苏的加入,情势果然发生了变化,

腾的进球明显受阻,洋在篮下对抗中也被翼压制。

林的眼睛亮晶晶地,一眨不眨地关注着翼的每个动作,甚至表情。

然而很快,昊就发挥了球队领导者的威力,

一声清亮的口哨、一个眼神、一个手势,

NO2篮球队战术突变,球集中传给了昊,

他颀长的身材,漂亮的远投,近乎完美的球线弧度,

引起观众席一阵阵骚动,

篮球宝贝们疯了似的狂喊:昊...我爱你!!

美的眼睛也直勾勾地盯着昊。

最要命的是,昊存心撩拨场内观众的心,

作出的动作既有威力,又华丽十足,

就像是一场炫目的个人球技表演。

翼“嘁”了声:这家伙是在卖杂耍吗?

骏:...我去对付他。

苏:...那腾呢?...我一个人应付的话...

球场的比赛越发激烈,我却溜号了,

几个着工人制服的送水工扛着桶装水放在球员休息区

其中一个穿着校服的熟悉身影,是胥。

胥放好水,和其他工人一道站在场边,

边喝汽水边近距离看着比赛。

翼跑到场边,对胥说:情况不大妙,

骏没法同时应付昊和腾两个人,

你的老对手昊不仅球打得好,还很会犯规...

翼略带夸张地揉着被撞的肩膀,说:

...来吧,一起打一场篮球赛...

苏也跑过来:是啊,不然我们打输的话...

你也很没面子的吧!

骏看着他们,沉默片刻,对球队经理喊:

给他拿件球衣...

...如果他要上场的话!

NO1高中要求换人

美惊讶地问:这不已经是他们的最佳阵容了吗?

难道还有其他王牌选手?

林只关注着翼的动向。

我站起身,注视着穿着7号球衣的胥,

他站在高大的翼和帅气的骏他们中间,

并不显得如何突出,整个人也依旧很漠然的样子,

对观众们或是热切或是不屑的声浪毫无反应。

观众1:那个7号是谁啊?从来没见过,

是NO1高中的吗?

观众3:好像是刚才送水的,一个送水工吗?

NO1高中真的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观众2:不是吧?他刚才穿着NO1高中的校服,

是学生吧!

不同于骏对人群的冷漠,那出于一种绝对的自信,

和性格上的原因。

胥的漠然有着阅历的沧桑和洞察世事后的无所畏惧,

还有与年龄极不相符的对人生的思考。

我聚拢双手,放在唇边,喊道:胥...加油!

胥一愣,看向我,白皙的脸上竟泛起一丝红晕,

他对我点点头,就迅速把视线移开了。

美推推我,调笑道:呆,他...好像不好意思了呢!

林有些诧异:这种人...也会害羞的吗?

然而就是这个对一切都看似很漠然的胥,

上场后令所有场内和场外的人体会到窒息的感觉。

其疾如风,攻势如火,不动如山。

截球、运球、传球几乎一气呵成,无人可挡。

他带球过人的气势,在场外也感受得到,

虽然动作明显并不属于篮球该有,

却也并不违规,且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

观众3:...那个人...真的只是高中生吗?

观众2:那种气势...好可怕!

观众1:可...那根本就不是在打篮球嘛!

只是个门外汉!虽然...真的...很厉害!

观众2:那有什么关系,

他不是一直把球传给骏和翼吗!

他只要守住昊和贝,然后把球传给队友,

篮球本来就是互相协作的运动嘛!

观众3:是啊,自从他上场,昊连球都碰不到了!

我被球场激烈的快节奏所感,心中充斥着无名的兴奋,

不自觉地走下观众席,来到入口处。

那里此时也有个人,坐在轮椅上,

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赛场。

我太过投入看比赛,

以至于没有发现他何时将视线转向我。

他的五官很精致,气质也非常出众,

有着出身普通的人一辈子也学不来的高贵。

只是脸上很阴郁,混合着深度的憎恨和恐惧,

让俊秀的面孔变得有些扭曲。

我看到他的脸,本能地想离开,他却叫住我:

你是水淼吧?...那个让胥很在意的女生!

我的尖叫声打破了正在进行中的比赛节奏,

胥首先冲过来,

却在距离我们十五米远的地方被迫站住。

阴郁男子手中的三棱刀抵在我的右脸颊,

他刚才稍一用力,血珠已渗出滴落,

其实当时我并不觉得如何痛,

只是极度的恐惧挟住了我的理智。

胥:峰,你要报复的人是我吧。

峰-BLUE之蛊的老大,怨毒地盯着胥:报复有很多种..

你喜欢这个小女孩儿对吗?嘿嘿...不错..很可爱...

胥:...如果她有什么...你永远离不开这儿!

我说得出做得到,你该知道。

峰的眼睛泛起丝丝红线,他狞笑着凑近我滴血的右脸,

胥的脚刚一动,峰的右手骤然多了一把枪,

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胥的头。

峰:你玩儿火药很厉害,看看躲不躲得过子弹!

翼叫道:峰,这是在SKY镇的体育场,

你公然劫持人质行凶,有考虑过后果吗?

峰狂笑:我有的是钱,可以请最好的律师给我做辩护,

我的神经还受过强刺激,就是被他害的!

哎呀...这会儿我好像正神志不清呢...

骏突然说:你看大屏幕。

大屏幕上正回放着峰的狂笑,人被放大了几十倍,

表情更显狰狞。

峰被大屏幕的景象分神,

就在这几秒钟胥已到,一枪射偏脱手,

可峰毕竟是BLUE之蛊的老大,打架的行家,

一早他就用手铐将我和他锁在一起,

此时一手把我死死按住,一手高举起三棱刀,

阴森森地笑:没用的,胥,我太了解你,

不论你对我怎样,她都会和我一起受着,哈哈...

别客气,你不是很行吗?!

当时的情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寒光闪闪的刀刃从高处落下,我的脑中一片空白,

恍惚中一双温暖的手轻轻遮住我的双眼...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可当时的感觉却无比漫长,

当意识再次恢复时,

我发觉自己的身体被胥好好的护在身前,

可他...刀自他的后背插入直透前胸...

混乱中我已不记得手铐是怎样解开的,或峰怎样,

直到胥被推进抢救室的那一刻,

我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抓着他的手,那么紧...

之后的几天里我一直陪在胥的床边,

翼和骏,还有猴子晚上会来替我,

林和美白天也会来陪我。

可我一直很恍惚,不确定眼前的一切是否真实,

真实与虚幻,我第一次怀疑它们是否有明确的界限。

当我坐在床边,轻轻握住胥的手时,

感受着温暖变为冰凉,我很害怕...

又接到COUNTRY大学预科班教务室的电话,

催我去办入学手续,已经迟到一周了,

那边说...不论什么样的理由,如果迟到两周...

按自动弃权处理。

我坐在胥的床边,轻轻地抓着他的手哭泣,

我:果然...女人的感情...好脆弱...

身后一个声音:那个...如果是担心他的身体的话,

我也许可以帮忙哦。

我回头,是辅助医师格尔。

我问:医生,他为什么还醒不过来,会不会...

格尔:他的身体依然很虚弱,毕竟受了那么重的伤,

不过现在看来各项指标已趋正常,

如果没有意外,醒过来只是时间问题。

我:真的?...那样的话...早上我给他擦脸时,

看到...胡须...有些扎...

我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低着头:

是不是也是身体在恢复的表现?

格尔微笑着,温和又慈祥:是啊,你们的感情真好,

他在深度昏迷前最后一句话是要你按时去报到...

他那么坚强,拔刀时好多医生都不敢动手,

伤口是贯通伤,内脏大部分受损,

拔刀相当于在同一个地方再刺一刀,万一触及其他...

后果不堪设想...

可他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就这样拔刀...

所以...你也要坚强。

我准备出发了,去那个陌生的国度,实现自己的理想。

虽然胥还没有醒,可我相信他。

早上我很早来到医院,不想让别人发觉,

我想在离开前为他做件事。

昨天练了好久,跟同楼的美发店大姐姐,

听到我要学给男人剃须,她差点惊掉下巴,

呵呵,分享秘密的感觉很好,她同意了。

手触及胥的脸,还是会不受控制的脸发烧,心砰砰跳..

我开始明白胥为什么不愿我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了,

昏迷中的他..只是个脆弱的、需要人保护的小男孩儿,

脸上还带着稚气...

我情不自禁地俯下身,亲亲他的脸。

我走了,留下说不清的牵绊,还有一封信...

...胥,上面是我对考试的一点心得,

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比起你过于厚重的经历,

考试和成绩只是一页纸的轻浮,那么的不足道,

但它可以为你打开一扇门,通往一条完全不同的路...

感情是一种虚幻,人生何尝不是。

我们都太年轻,容易在别人的悲欢中寻找自己的意义,

也让别人的阴影投射进来...

可我,想用自己的岁月、生命,

去验证一段感情、一种信念,

不论结果如何,至少试过...

那才是属于我的人生。

胥,你愿意等我吗?

..................你的朋友: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