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你还不懂我

(三)

你还不懂我 lsr3344 2010 2017-04-28 12:14:19

  联谊活动开始的时候下了点小雨,不过很快就出太阳了。

幸悠晚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躲回家偷懒去了,跟着她回家的还有一个苏颜,美其名曰固溶老弱病残,实则是想去填饱她的肚子罢了。

“悠晚你知道吗,刚才好多人都夸你布置得好,就只有咱们班那个老顽固不高兴,说什么像是要风光大葬了谁似的,反正就是说的不好听。”苏颜撕下了第四包辣条,还兴奋的递给幸悠晚叫她也尝尝,不过幸悠晚就看了两眼没伸手,“但是你不用理她,我听说圣卡那边的人给的评价都很高。”

苏颜很没形象地打了个饱嗝,又笑眯眯地靠向幸悠晚:“你要出名了美女。”

“你还是出去吃吧。”幸悠晚实在受不了整个房子的辣条味,捏着鼻子就下了逐客令,“我受不了。”

“别啊悠晚,你怎么可以一出名就不要我呢?”苏颜死皮赖脸的窝进了沙发,“臣妾做不到啊。”

幸悠晚顿了一下,笑到:“这个设计不是我想出来的。”

“难道还有比你更厉害的人?”苏颜吃了一惊,立马坐直了作恭听状,“愿闻其详!”

“……”幸悠晚刚要开口门铃就响了,“门没关,直接推进来就可以了。”幸悠晚懒得动,翻了个身冲着门喊。

“曹操来了。”一看到来人,幸悠晚就扭头对苏颜说到。

“他?”苏颜瞪大眼睛盯着从门口走进的那个男生,一脸的难以置信,“是……篮球社社长胥言泽?”

“是我。”胥言泽一手拿着外套,一手拿着矿泉水,点了点头,坐在了幸悠晚的身边。大概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幸悠晚起身拿水壶烧了水后就坐在了苏颜的身边。

“哦,哦那你们……”苏颜欲言又止,不知道该不该问。

“朋友。”幸悠晚匆匆接了一句,别过脸不去看胥言泽,“我们只是朋友。”

“哦……”苏颜探究的看着默不吭声的胥言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懂的。”

“对了,都没问你怎么会有空到我这来,学校不忙吗?”幸悠晚假装没听到苏颜的话,顺其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差点就忘了正事。”胥言泽忽然皱起了眉,“你好像又有哪里出了差错,学校派我把你叫回去兴师问罪。”

“又出错?”幸悠晚跳了起来,瞬间变了脸色,“我明明……”

“想让你不安生的方法有很多种,你不会是没有想到吧?”果然幸悠晚下意识的伸手盖住了刘海,没有任何的表情,“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苏颜苦闷的抓了两下头发,“不就是出了点差错么,重新安排一下就可以啦。”

幸悠晚苦涩一笑:“你不懂。”

原以为真的只是小事,没想到竟然差点引发的命案。

“昨天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次,绝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幸悠晚冷静的分析掉下的水晶塔和一地的高脚杯碎片,“而且装饰水晶塔和摆放高脚杯的是不同的两批人,他们几乎是同时工作的,完全没有时间可以布置这些。”

“如果你是等他们都离开了,再偷偷布置这一切呢?”一个中年妇女尖锐的问到,“如果凶手就是你呢?”

“你们可以查监控,昨天下午5:40左右,我离开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幸悠晚好脾气的回应道。

“监控已经被破坏了,所以没有办法成为你不在场的证明。”一个警察说到,“你需要更好的人证。”

幸悠晚错愕,昨天会场布置完后她就直接回了家,没有和任何人见面,也没有看见任何人,所以她抬起头,神色平静地看着面前的警察:“我没有人证。”

“你本身就是凶手,当然不可能会有人证了。”中年妇女得意的笑了,“警察同志,这种女人心狠手辣,差点就害死我女儿,你可一定要秉公处理,把她关起来,最好是别再放出来,免得将来害死更多的人。”

“幸小姐,如果你没有证人可以证明你有不在场的证据,那就只能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了。”刚才说话的警察示意身边的人中停记录,准备站起身,这时校长室的虚掩着的门忽然被推开,幸悠晚回头,看到来人后心里一阵苦涩。

“她可能没有办法和你们一起走了。”顾北齐径直走到幸悠晚的身侧,对警察说,“昨天晚上,她是和我在一起的。”

“你胡扯!”那个女人听到他的话后激动的跳了起来,“她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你这是做伪证!”

“阿姨,你何必咄咄逼人。”幸悠晚摇头,整个人突然很疲惫。

“这位同学,你刚才说昨晚幸小姐是和你在一起的,有什么证据吗?”警察又问到。

“这是我家的监控录像。”顾北齐将手中的黑色U盘放在了办公桌上,“你可以随时调看,既然我已经拿出了证据,那我们应该可以离开了吧?”警察拿过U盘,和身边的人交谈的几句就点头同意了。

“怎么就同意了呢!”门被用力的关上,女人的尖叫声也随之被阻隔在了里面。

从放下U盘到牵起她的手走出学校,这一系列动作都连贯的不像话,直到顾北齐松开幸悠晚的手,她还是处于刚才被调查的状态中,云里雾里。

“别以为我很想帮你,只不过是不想看到,我还没出手你就已经受伤了。”顾北齐冷漠地对她说,“这样,我根本得不到报复的快感。”说完就朝他的车子走去。

“难道这一次不是你吗?”幸悠晚忽然在他身后喊到。

顾北齐拉开车门,最后看了她一眼:“不是。”

车子从她身边奔驰而过时,幸悠晚仿佛听到自己重新跳动的心跳声,她用双手捂住胸口,看着汽车离开的方向,忽然湿了眼眶。

你应该,至少,还有一点点,在乎我的吧?

lsr3344

曾经那么刻骨铭心的爱过,即使你再怎么恨她,你也不能够否认你的心告诉你的,你从来就没忘过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