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溺水三千 取几瓢

第四章 车内风光无限好

溺水三千 取几瓢 17685895798 2872 2017-04-28 13:04:29

  次日清晨

早早起了床“古代天儿黑就睡,想不早起都难呀”

来到厨房忙活了一番

蛋花粥撒了点葱花,烙了几个油饼,外加一盘凉拌小青菜,一顿还算丰盛的早餐便做好了,没办法食材有限

“哈哈大功告成”

端着早餐爬上夹板,只见那主仆二人正在练剑,一黑一白两帅比衣衫飞舞,长发飘飘,上窜下跳飞来飞去

羡慕的我眼睛bulingbuling直放光

哎呀~什么时候我也会耍这么几下子呀?那就真成女虾啦,嘿~飞来飞去的,没事还能蹲个墙角,偷窥个美男,咔咔想想就带劲“嘿嘿”

肖子墨朝这边看了眼,收了剑,朝屋内走去,风影紧随其后,某色女嘴一咧颠颠的跟了上去。

摆好碗筷盛好粥,招呼他们吃早饭,正托着下巴笑眯眯打算欣赏美男吃饭(要脸不?明明就是色眯眯)。

肖子墨一愣,瞟了一眼没有说话。

风影却炸了毛“放肆,还不起身”

尼玛!吓我一机灵,差点没跪喽。

瞅他一眼慌忙站起,耷拉着脑袋,像偷吃了屎的狗。

肖子墨见状心头一软“罢了,没外人,你们也坐下吃吧”

风影听了这话一脸的震惊“属下不敢”

肖子墨眉梢一挑,阴阳怪气说到“违抗命令你倒是不含糊”

只见“嗖”的一声

风影便坐在了肖子墨的左手边,全身紧绷表情严肃,直挺挺的像块木头,不知道的以为要上夹棍呢,有呢么吓人么?汗了一下

我屁股粘个凳子边(你不没呢么吓人吗?蔑视),坐是坐下了也不敢动呀,搞得跟最后的早餐似的,气氛这叫一个紧张。

肖子墨左右瞟了一眼说到“吃吧,味道不错”

这厮心情貌似不错

互看一眼,端起粥微微转身小口喝着,当然只喝粥了,要你你敢动筷子?跟王爷一个一个盘子抢菜吃,想死啊?

妈的!当王爷还真威风

吃完早饭,我被叫到了书房,肖子墨丢了本书,居高临下的瞅着我“识字吗?”

我暗暗咋舌,这他妈谁发明的,简直是人类奇迹呀,鬼画符样滴。

摇摇头“不认识”

肖子墨交代一句,屁股一扭走了。

瞪着这些它们认我,不认识它们的玩意,一脸苦逼“这都是什么鬼,一天一百字还要写十遍、这得画到何年何月呀?”不抄会不会砍头?

嘴一撇抄就抄吧,全当画画了。

看着满地纸团我又烦躁了“妈妈咪呀!来人啊救命呀…毛笔为什么不听话呢?妹的!一张纸只装那么一两个,一千个能给我埋了”。脸贴在桌子上欲哭无泪。

想起前世曾呢么努力,希望能像其他孩子一样,跟同伴嬉笑打闹,穿梭在校园的小径、谈一场说分手就分手的恋爱,呢么平常自然的事情,在我这里却成了奢求。

母老虎的话打碎了我的梦

“女孩子上什么大学,都是赔钱货,嫁了人什么都是别人的,想上大学找你男人要钱去,我可没钱供你这赔钱的东西,供你吃供你住,还嫌我不够累是不是,你个没良心的的狗东西,你最好乖乖的给我赚钱去,养你这么多年,本钱给我赚回来,爱死哪去死哪去哼!!”

就这样已经录取的大学没上成。我扭头走了,再也没回去。

可我一直都在努力的学习,除了打工最多去的就是图书馆。希望有一天能圆自己的梦。

现在有人给我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气馁

“拼了,就不信玩不转你”拿起毛笔认真的写认真的画。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给俩帅比做饭、吃饭,几乎一直闷在书房里,挥舞着毛笔跟鬼画符奋斗。

肖子墨偶尔来看一眼,便默不作声的走了。

这天早晨,刚准备做饭,出门却遇到风影“小色,收拾一下准备上岸了”

跟你们说,色家饭饭可不是白吃的,俩帅比都滋润了不少,嘿嘿养俊了好下手。

风影虽然话少,其实人还不错,只是比较木乃,像根木头,这几日熟络了,跟我话也多了。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一直在船上确实闷坏了,一听要上岸,麻溜的蹦哒回房收了包袱,其实也没啥要拿的就纸笔还有几本书。

爬上夹板,肖子墨已经站在船头背手而立

青丝飞舞,衣带飘飘,似神似仙骚包无比,哎,适应这么多天,还是会被这厮迷的五迷三道,妖孽呀妖孽。姐姐我发誓,总有一天要为民除害。

风木头背了个包袱站在他身旁,我小跑上前,趴在船沿往远处看。

此时船进了河道,天雾蒙蒙的,隐约可见不远处有个码头,太阳还没出来,便有不少晃荡的人影。古代的人就是勤劳呀,呵呵!

双手罩在嘴边大喊“嗨,我来了…”

肖子墨侧首瞟了我一眼唇角微挑

风木头却像看到怪物一般,我转头朝他吐吐舌头,做个鬼脸,他一楞“哼”头一甩。

我微笑着挥挥手,虽然知道那边并没有人在等我,可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了

“呜呼…要靠岸喽…嘻嘻…哈哈………靠岸喽…靠岸喽!可以下去玩喽”肖子墨宠溺的摸上了我的脑袋,我嘿嘿傻笑消停了,乖乖的等待靠岸。

船进了码头,我紧随其后下了船,东张西望新鲜的很。

风木头驾来一辆马车,载着我雀跃的心沿路前行,我不时伸出头看外面的风景,两旁草木丛生绿芽初生,斑斑点点一眼望不到边,我感叹“古代真美…”

肖子墨静静的坐着,面闭目养神。

颠簸了半日我无聊的托着下巴端详起他。

几天没听到他的声音了?真是有什么主就有什么仆,两个都是惜字如金的大呆瓜。

不过确实帅啊。。

不知不觉看呆了,哈喇子流一地“什么时候都能扑倒这货呀…”

肖子墨被盯的有点无奈,眼睁开了一条缝,俯视这个盯着自己两眼曾亮的小家伙,眉头一挑

“好看吗?”

某女随口应到“好看”说完还不忘吧嗒吧嗒嘴。

肖子墨看他这傻样甚是可爱,忍俊不禁轻笑出声

某女呆楞的摸上某帅比嘴角“笑起来更好看”

肖子墨不自然的咳嗽一声往后退,打算继续闭目养神

(小墨墨又被调戏了,吼吼)

某女顿感失态忙坐直低头认错“小的该死,都怪王爷您太好看了,小的一时竟看呆了,请王爷赎罪”

肖子墨闻言问到“照你这么说还是本王的不是喽?”

我一听吓的一个哆嗦,跪跌在他双腿间,一只手还摸上了人家腰腹。着不打紧。

着急忙慌猛一后退,又撞上了后面的座位,条件反射的一头扎进人家裤裆。

两手以掰榴莲之势,搭在人家两条修长的大腿上,这姿势要多劲爆有多劲爆(尼玛!着货绝对是故意的,是不是早就想这么干了?)

肖子墨被突来的混乱搞得有点蒙圈,低头一看埋在自己胯间的脑袋,身体僵硬老脸一红。

某个不要脸的色胚还一脸天真的抬起头,眨巴下bulingbuling的大眼睛,仰望着肖大帅哥问到“王爷,小的没弄疼你把?小的给您揉揉”说完爪子就往人家重要部位上摸(啥?下巴掉一地)

肖某人一愣赶紧拿手一挡“没事”老脸又是一红不自然的撇过头去。

本来要发火的,对着这么双纯真的眼睛,愣是没发作

“起来吧”

将他的羞涩尽收眼底,心里偷乐呵,哎呦~冰疙瘩害羞了,不纯洁吆。

某色女嘿嘿傻笑爬起来,整了整衣裳,乖巧的坐在了角落。

肖子墨神情缥缈的看着窗外。

气氛有点尴尬是不是??可是我没觉得,伦家还是个孩子,吼吼。

一路无言进了城,我又开始坐不住了,打来帘子咧着嘴左看右看

肖子墨谨慎的拿眼角扫了我一眼,看来被这货吓得不轻。

没一会车停在了一家客栈门口。掌柜的行了礼,便带路进了楼上客房。

肖子墨让各自回房安顿,留了掌柜的问话,看样子是早有安排,也对王爷出门在外怎会简单。

摆了个大字型躺在床上,这一路又是船又是马车的,都快散架了。望着床顶,思绪飘了出去。

“都说伴君如伴虎,看来以后要事事谨慎了,虽然以前也是一个人闯荡,毕竟是熟悉的环境,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更是步步艰辛,到底有多少未知的事情等着我呢?呵呵还真是无奇不有,我是否会像书上所说,翻云覆雨颠覆江山。是否会有人对我,不离不弃情根深种。还是会有人让我,肝脑涂地粉身碎骨。谁…又会知道呢……!”

回味起马车里的乌龙,乐的我直打滚“冰疙瘩也会被调戏,哈哈哈,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