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那小妞职场蜕变记之爱在初遇里

【62】钉子事故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妞妞,这一生我只愿能与你相伴终生。”

  “你以为借着我最爱的席慕容的一首《一颗开花的树》就能让我乖乖就范,别忘了,我可是那小妞。”那小妞根本就不买账。

  “可是,昨天的昨天我们浪漫的雨中热吻,今天的现在的我们,你又主动献吻,当然以前的估计你也还没有忘记,难倒这些还不足以让你对我死心踏地百般依赖?”

  “你错了,我可是清楚的记得我们的三个月之约,你刚刚所说的种种不过是你作为流氓混蛋大色狼欺负我的一种手段,而我也相应的回应罢了,我可没有说我接受你了,再说,你忘了吗?我的手上并没有任何的戒指!”那小妞坏笑的分析。

  “要不要对我如此的残忍?我们还能不能快乐的排舞?”

  “说好的三个月,如果你觉得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约定,你可以退出,这完全是你的权利,成功从来都不属于胆小鬼。”那小妞忍不住拿话来激他,让他全身而退。因为经历过与贝宁的一段短暂的情感,她已经变得非常的小心翼翼,对于赖洋,她似乎是被他慢慢的感动,但是她依然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

  “既然我已经来了,就没有打算再放开你。你刚刚的吻就当作是我成功的一小步,我不是胆小鬼,学不会退缩!”赖洋坚定的眼神里满满的全是自信。

  “我想我不是要来听你病恹恹的说梦话,赶紧去换鞋,可没有什么时间练习了。”话虽那么说,但是那小妞的心里是很暖和的。

  赖洋看得出来经过昨天的事情,那小妞明显的没有那么的排斥他,虽然话语依然还是那么的犀利,但犀利中却带着一丝的温柔。

  **************

  他们各自安静的换鞋,然而当赖洋站起来的时候,却又突然表情痛苦的坐下来。

  “怎么了?不舒服?”

  那小妞放下还来不及穿上的另一只鞋跑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像…鞋里有什么东西扎到脚了。”

  “我看看!”

  那小妞轻轻的把他的鞋子脱掉,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他的脚底竟然有血迹,好大的一个口子在冒血,她连忙检查鞋子,发现里面竟然有图钉。

  “怎么会?”

  “看来是有人不希望我们完成这一支舞蹈。”赖洋反倒变得特别的淡定。

  “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恶劣。还好我包里有一些棉签和创可贴,先帮你简单处理一下,预防感染。”那小妞此刻特别的心疼。

  赖洋看着一脸焦急的那小妞安静的为自己清理伤口,他真的希望这一刻可以静止,那么他就可以永远如此静距离的看着她。

  “钉子扎得有些深,看来你需要休息,不能练舞了,否则伤口不仅容易感染,也很难愈合。”

  “我们最后的ending舞步还不是太熟悉,如果我休息的话,你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练习,这点小伤对于我一个大男人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何况现在有你的爱心创可贴的呵护。”赖洋知道如果现在选择休息,那么这支舞蹈根本完成不了,何况现在已经到了非常时期。

  “可是我没有办法让已经受伤的你再如此的折磨。”

  “你心疼吗?”

  “都已经这个时候,你怎么还嬉皮笑脸?你这是对你自己身体的不负责。我不会跟你练习,除非我看到你的脚已经安然无恙。”那小妞真的没有想到他可以像个没事人儿一般淡定。

  “突然觉得此刻的你像个孩子般可爱。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可不希望大家期待已久的舞蹈最后变成泡沫,更重要的是,这是我和你第一次在舞台上演绎只属于我们的舞蹈,它的意义对于我来说非常的重大。”

  最终那小妞还是拗不过执着的赖洋,只是看着他的每一次舞步都感觉脚底流血,她的心在疼…

  ***************

  “对啊,我也是觉得非常的奇怪,你说他的舞鞋里面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一枚图钉?”那小妞跟慕容蓝说出自己的疑问。

  “那你是有怀疑什么?”

  “目前我也没有什么证据,但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一定是不希望我和赖洋的舞蹈出现在公司晚会上,所以我心烦,特别想要知道答案,又无从下手。”

  “按理说会不会只是一个意外?如果说是故意,那么是不是你或者小师弟招惹了什么人?”

  “意外是不可能,我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

  “小师弟现在怎样?严重吗?”

  “真的没有想到原来他真的那么的执拗,明明已经受伤还要坚持排练。不过还好,已经去医务室看过了,幸好没有感染,不过必须要休息。”

  “他不仅仅是对待工作如此,对感情也是如此的执拗。那你要多加的照顾照顾他,毕竟一个大男人身边还是需要一个女人的照顾。”

  “二师姐,我又不是他保姆更不是他女朋友,不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但是我保证作为一个同事,我会多去看看,再说说不定已经有人在照顾他了吧。”那小妞口中的她无非就是苏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