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请删除

此文已在其他发表,请删除

请删除 江漫言 3035 2017-04-29 20:39:17

  五天前的早晨,沈竹风乘沈宅的人还在熟睡的时候就早早的出了门,他在大街上晃了半天不知该往哪里去消遣今日的时光。

随处可见叫卖早点的声音,在包子铺门口他听到一个奶声奶气的童声:“娘,我想吃肉包子。”他随着声音看过去,一对衣衫破旧的母子,见那孩子的衣服上已是补丁摞着补丁,老百姓的清贫日子,他这样的出生是无从体会的。

“走,等娘把篮子里的鸡蛋卖了回家给你做菜馍馍,菜馍馍很香的,大宝最爱吃菜馍馍了对吧。”女人将原先手中挎着的篮子放在地上,她蹲下身子安慰要吃肉包子的儿子。

“哎,香喷喷的肉包子。”包子铺的老板对路过的沈竹风吆喝道:“公子,肉包子,来点吧。”那个想吃肉包子的男孩,不听母亲的安抚已经坐在地上大哭。

“老板,来十个肉包子。”

沈竹风将裹得严严实实的包子递到男孩的面前说:“吃吧,以后要乖乖听你娘的话。”

旁边的人纷纷开始议论,这不是沈家的三公子吗,真是个好人啊。沈竹风没听进路人的议论,他也想吃娘做的肉包子。

吴婉卿离开沈宅的时候沈竹风七岁,自从母亲离开后,他日夜思念着她。回头再看看那对母子,他真羡慕普通人的生活,如果娘可以回到他身边,他愿意从此粗茶淡饭,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云山寺,云山寺是云州城香火鼎盛的一座宝刹。

善男信女来往穿梭甚是热闹,据说这里的菩萨最灵验,有求必应,沈竹风是不信拜佛烧香就可以达成心愿这一说法,然而此时此地他却想进去虔诚的拜一拜,愿上苍怜悯菩萨显灵,他想见母亲,非常想念。

“哟,这不是沈家的三少爷吗,是来求财的吧,你们沈家那么有钱,你还来求财。难怪沈筠腰缠万贯,原来都是些贪得无厌之徒。”说话的人正是乔文彬,云州城人见人躲的恶人。沈竹风不愿与他正面发生冲突,也不想得罪他,虽说沈家是名门望族,这乔文彬终究是他们开罪不起的。

沈竹风一只脚刚迈过门槛,胸前已被一支折扇横着拦住,顺着折扇的方向望过去,乔文彬一脸轻浮的笑着:“这么急着走,看来不是来求财的,求财要诚心,可不能初一十五的上柱香敷衍了事。”

沈竹风不耐烦的答道:“不求财,我现在有事需要离开,还请乔公子借过。”

乔文彬的随从狗仗人势的叫嚣着:“我说沈竹风,乔公子也是你叫的吗?怎么着,沈筠见了我家公子都该叫一声乔爷,你这没大没小的东西,你娘把你生出来都没教你怎么做人嘛。”沈竹风谨记着沈筠平日里的教诲,遇到乔文彬就绕道走,今天不知倒了什么霉,被姓乔的奚落就算了,连他手下的狗都来朝他吠几声。

他仍旧选择了隐忍:“对不住乔爷,在下真的有要事在身,还望乔爷行个方便。”

乔文彬张着血盆大口露出满嘴尖细的牙齿狂笑着:“既然沈公子那么忙,乔爷我也不为难你了。”

沈竹风乘他拿着折扇的手一落下,赶紧溜走。

乔文彬的随从又展开了溜须拍马的本事:“乔爷,您看沈家的人见了您就像老鼠见了猫。还云州的大户呢,我看哪,他们连给乔爷您提鞋都不配。”

沈竹风远远的听着,将拳头紧紧握着。

“总算甩了那帮疯狗。”沈竹风叹口气拍拍衣袖,想把今日的晦气全部拍走。他在云山寺的后山选了一处光洁的大石头上躺下,看着天空浮动的云彩,阳光刺眼,他仍旧想着自己的母亲。想着想着,睡意袭来。

沈竹风在梦里见到了吴婉卿,吴婉卿正被一群恶人追赶,一边跑一边喊:“求求你们饶了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沈竹风见母亲手里还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难道那个就是自己吗?可是自己明明已经是堂堂七尺男儿了,那襁褓中的又是谁?这么一想,脚下又用力踢了踢,

突然一种踩空的感觉把他惊醒,原来是梦,看来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己近来实在太思念母亲导致了这样的梦境。

他带着刚睡醒的嗓音喃喃的低声说着:“娘,您现在过得好吗?”

“求求你们饶了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一个女人绝望悲哀的声音。

沈竹风奇怪,难道还是在做梦,他跳起来猛拍自己的脑袋,不对不是梦。声音来自他背后的那座低矮的山头。他寻声而去。

看来今日真是出师不利,下次出门记得看天气,在风和日丽的日子就很容易碰见乔文彬这样游手好闲的人渣。

乔文彬一伙人正围着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姑娘,那姑娘村里人的打扮,生得几分清秀,不知怎么今日和沈竹风一样倒霉撞到了这恶人的手里。

“求求你放过......”她对着乔文彬哀求着。

“你们听见了吗,她求我呢?你们说我要不要放了她?”一伙人淫荡的笑着。

“你求我啊,你可知道我是谁?你要是跟了我,保证享尽荣华富贵,放心吧,乔爷我会好好待你的。”乔文彬伸手去摸姑娘白嫩的面颊。

那姑娘还算机敏,在乔文彬伸手之际,她向左边一闪,躲过了他肮脏的手。

“乔爷,还望您自重,我已有了心上人。”那姑娘认真的说道。

“是吗?乔爷我一向喜欢抢来的东西,顺手可以随便拿来的多没意思。有了心上人,那正好,我会对你比他更好的。”说着扑上去撕开了姑娘前襟的衣衫。

沈竹风耳际回荡着梦里母亲的声音,“乔文彬,你放开她。”他在不远处早已看不下去:“朗朗乾坤,你在这里轻薄人家姑娘,就不怕遭雷劈吗?”

乔文彬回头厌烦的看着他:“又是你,你真的是阴魂不散,快滚!”

沈竹风道:“你若放了这姑娘,我立刻就走。”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还不快滚,别搅了大爷的好事。”

沈竹风双手环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既然你不识好歹,你就等老子快活完了再来收拾你。”乔文彬不再与沈竹风作言语上的争执,他转过身将那姑娘的胳膊硬拉着往怀里拖。

“放开我,你这个禽兽......放开......”

乔文彬感到背后一阵劲风,接着咚的一声,他的后脑狠狠的挨了一块石头,拿石头当暗器使的人正是还站在原地的沈竹风。

他捂着后脑的右手渗出血来滴落在衣服上。

“找死!”他狠狠的咒骂,示意手下对沈竹风进行围攻。

沈竹风道:“找死的人是你们,今日就让你们都去做那散不尽的阴魂。”他右腿出击,左手出拳,拳脚所到之处皆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乔文彬见他带来的人皆被打翻在地,他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准备暂且退避,改天老账新账一起算。

沈竹风这边见他要逃,心想日后必定遭他报复,不如今日就让他吃点苦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他抬腿一跃飞身拦住了乔文彬的去路。

乔文彬这厢傻了眼,看似文弱书生的沈家三公子居然怀有一身武艺。

沈竹风道:“今天就让我替云州那些受你祸害的百姓教教你怎么做人。”话音刚落拳脚相加的如雨点般打在乔文彬身上,直打得他在地上打滚求饶,哭天喊地。

“沈三少爷有什么话好好说,何必动真格?”

“我沈竹风一向都是个认真的人,打你也不例外。”

“你娘的,沈竹风,你个王八蛋,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你就是云州城的一条疯狗,我教训的就是你这样的疯狗。”

“沈竹风,你他娘的,我若有个什么,我姐姐和姐夫一定不会放过你!”乔文彬继续呼喊:“我姐夫一定会将沈宅夷为平地。一定会,一定会......”

叫喊的筋疲力尽的乔文彬在沈竹风的拳脚下奄奄一息。他蜷缩着躺在地下,沈竹风停下拳脚后还不忘了补上一脚,这一脚将乔文彬腾空卷起飞出几丈之外。也正是最后补上的这脚送了乔文彬的命。他飞出几丈落下后,脑袋硬生生的砸在一块尖锐突出的岩石上,顿时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之前被打倒躺在地下的随从们,见状赶紧爬起来准备拔腿就跑,刚弯起膝盖就被十几根棍棒控制住,正是闻声赶来的僧侣。

云山寺后山的打斗惊动了寺内的住持,是他带武僧前来将一干人等团团围住。

其中一个黑脸的光头和尚向住持问道:“师傅,怎么处置这些人?”

住持双手合十转身念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他又回身对方才问话的黑脸和尚道:“杀了他们!今日若不杀他们,明日他们便会害死沈公子,会牵累沈老爷,就是为了云州的百姓,杀他们,菩萨也会原谅。让所有的罪过都算在老衲头上吧!”

众武僧眼疾手快,一干随从立时毙命。从此云州城的街道迎来了太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