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第四章 初入雨华阁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Apple朵朵 1366 2017-05-03 09:59:56

  帝君紫色身影渐行渐远,一头银发衬着残阳,凉风之中衣袂翻动,如此冷清的背影,似是内心无尽的孤寂。

我跟着行羽出了紫寰殿,回头看着身后的殿门吱吱呀呀地落了锁,余晖落幕,天尽头的那颗星隐隐闪烁,心里一点一点泛起惆怅来。

行羽大人处事细腻,他将那本记载着众仙的仙籍握与手中,一手负于身后,温润如玉的神情叫人看了颇为暖心。

“你叫……长依?”行羽忽然这般问我,我微微错愕,这天界之上他该是第一个唤我名字的人,听起来甚是暖心。

我点头应道:“……是吧……”长依二字是雪依送与我的,至于我真正叫什么,我是真的不知。踱步而去,路上时而飘来淡淡暗香,无端与我添了些好奇。

行羽与我并肩而行,观了我半天才道:“我见你眉间带郁结之色,莫非长依并非你真名?”

我暗自苦笑,内心深处不由得染上阵阵凄凉,故叹了声道:“真也好,假也罢,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我本体是颗雪莲,存有的记忆便只有在无忧池,你若问我真姓名,怕是无人知晓!”

见我有些闷闷不乐,他便收起独有的笑意,顿了顿方道:“为仙者本就该抛却凡尘俗事,你便是你,无人可替代,一段过往可悲可喜,该记住的自会记住,不该记的,便可选择遗忘……”

他的话略有几分道理,我先前总日夜悲叹自身之不幸,如今倒被行羽大人点醒,心间霍然开朗,连着抑郁之感都烟消云散。

“大人不愧是大人,我这几百年来的心结竟被大人一语点透,今日这上元宫我算是来对了。”我对着行羽微微施礼。却听行羽自以为傲地说道:“你以为进上元宫这般容易?”

这话听得我满是不解,各宫各殿不都有安排去的人吗,为何上元宫进个人便不容易?这有何不同?我抬头问他此话怎讲?

行羽见我一头雾水,便颇有耐心地讲道:“上元宫乃帝君的仙府,帝君在六界已成一种象征,每隔百年从凡界飞升上来的仙不在少数,然,能进上元宫的寥寥无几……”

“这么说来,此番我能进来是几世修来的福果了?”对上行羽我露出一抹浅笑。

他不予回应,也算是默许了我这番说辞。

路上我们聊得颇为投机,期间最多的话题便是帝君他老人家了,许是上元宫向来进新人少,这位大人自然也不吝啬与我多说些话:“帝君好清静,平日里鲜少出门,你住的雨华阁是处清幽之地,左有紫竹林相伴,那紫竹林里仙泽深厚,最适宜修行打坐。右侧有一菜园子,那是帝后的宝贝,只因帝后有事出了远门,往后便交于你来打理。上元宫里住的虽是天界里头曾经最高位的神,但帝君从不苛责底下的小仙,所以,在上元宫当差也极为轻松。然而,帝君赏罚分明,若是犯了错,亦是绝不轻饶的脾性……”

行羽说的话,我细细将其记在心里。路两侧的五色花开得媚态无常,我不禁皱眉问他:“这花……为何我总觉得这些花开得甚为妖艳。”

也不知是哪来的独到见解,我指着那五色花便去碰了下,不想,行羽忙抬手将我的手抽了回去,低沉地道了句:“此花碰不得!”

对上行羽凝重的脸色,我不禁唏嘘为何他如此紧张,不过是朵花而已。

转眼间到了雨华阁,对于那妖艳之花行羽大人依旧再三嘱咐我千万不可再碰,既然他说得这般谨慎,想来该不是什么好景,我自不能再去做。

月色朦胧,雨华阁并不小,算来也有十来间的房间是空的,每间屋子内的摆设极尽雅致,我住主屋,里头一切用度不缺,莫非这天上的小仙都能享如此待遇?

这一夜,我无心睡眠,硬是将整个雨华阁里里外外探了个仔细。

若说雨华阁是个住人的老地方,那紫竹林便是仙境中的仙境,次日清早我便忍不住跑去感受了一番。

因天色尚早,林中雾气较浓,棵棵紫竹被雾气浸透,竹叶上头露珠晶莹,显得紫色更为深沉,若不细看,连着雾气都似变成了紫气。

林中一座小亭子孑然挺立,我看那亭子上头并无题字,也不知叫什么亭,不过既然在紫竹林里头……不如就叫紫竹亭吧。

我抬手释放出灵力,一道粉色光华随着我的手指游动,在亭子一侧的石碑上浅浅刻下紫竹亭三字……

待回到雨华阁,我欲推开房门之际,身后忽地出现一白色身影,转身看去,但见一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正笑盈盈地向我走来,手上托盘之中放着一些衣物及简单钗环。

“你是……”我好奇与眼前的女子,不禁上前去问她。

“我叫无念,与你一样是上元宫的守宫仙女,只不过比你早来了三百年,昨日行羽大人吩咐叫我送盥洗的衣物过来,往后啊,你就该换了身上的衣服,与我们一同穿这身!”无念边说边将托盘置于我手上。

我接过有些沉重的托盘,道了声:“有劳仙子了!”

无念笑笑,一副俏皮地模样继续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顿了顿,回她道:“长依……”

“长依……这个名字不错,快进去换了,我在外头等你!”无念看起来颇为热情,半推着我进了屋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