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第九章 贵客驾临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Apple朵朵 1556 2017-05-04 16:12:22

  华灯初上,待回到上元宫已近酉时,夜幕之下,紫寰殿烛火通明,丝竹管弦声声入耳,更有那天仙舞姬尽展风姿,三两成群传菜仙娥上了一拨又一拨……

“往常上元宫多半是清静的,今日竟一反常态,这般热闹景象全无帝君之风韵,也不知这贵客究竟有多金贵?竟劳帝君如此大费周章。”无念领着我一路碎碎念往后厨而去。

“长依,无念你们总算回来啦,后厨那正催着紧,快去快去啊!”路上偶遇小仙初尘,匆匆照了个面,我与无念便不敢再停留片刻。

天界里头的宴席泰半也都以素食为主,除却一些时令瓜果鲜蔬,便是糕点、茶水、美酒之类……

“长依,无念,你们速去将这些蟠桃洗一洗,摆上盆与墨琴等人一道送至前厅”。说话之人便是我们上元宫的灶君爷爷,关于宴请宾客一事皆有他安排妥当。

我们随着队伍进了大殿,悠扬的笛声正起,帝君正端坐着品茶,那不紧不慢的姿态,除了他,别人怕是学不来。

我们候在一处等,待前头的摆放好再过去,我不由得好奇那贵客身在何处?但目光所及之处,并未寻见此人,自然我也不识得贵客如何尊容,可帝君如此费心安排,可见此人定与帝君有着不一般的交情。

“帝君,少君驾临……”行羽大人从门外匆匆进来,我闻声望去,只见一道七彩华光直直落在帝君身侧的紫檀交椅上,待光华渐淡,一袭华丽红衣的男子映入大家的视线,神仙一旦位高,连出现的方式都那般特别,不过他身上自带的仙灵甚是好看。

笛声尽,我们候在一旁的几人欲将蟠桃一一摆放上去。心下之余,也想好好瞧瞧帝君老人家的好友是如何模样。

“东华,近来可好?”这声音慵懒却不失魅力。

“百年流云与本君而言算不得什么,彼时心血来潮去了趟凡间,你倒是变化不小!”帝君与贵客相互寒暄。

我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摆放着果盘,心想,大抵声音好听的人长得也不会太差,就好比帝君大人,其次该是这位红衣贵客,我悄然抬头欲窥视其容…这一抬头…竟使自己目光瞬间停滞……竟是他?红衣,红衣……长得如此人神共愤的,我早该想到了,哎呀,这该怎么办,万一他在帝君面前告我一状,凭他与帝君的关系,倒霉的人自然是我……

我内心有几分凌乱,红衣神仙似早有察觉,抬手拿起一个蟠桃略有深意地打量,桃花眼正落在我脸上,嘴边竟浮现出浅浅笑意,我急急低头欲退下,不料却听那红衣神仙对着眼前的一盘子蟠桃说了句:“东华实在盛情,这些蟠桃怕是蟠桃园内最好的了……”我脚下一顿,他这是在赞赏帝君还是桃子?还是……在告诫我这些蟠桃是他用法术从蟠桃园内摘来赔我的,且这些比我失落的那些更好?还是……罢了,想他一界尊神,该不会为难我们这些小仙的……

“无念,你不是见过少君吗?为何今日不告诉我那红衣神仙便是三清境来的贵客,这下倒好,得罪大神了,早知道是他,那蟠桃没了便没了吧……”我在外头忧心忡忡,无念红了红脸却是语塞,这番表现则说明她根本未见过少君,所谓的几百年前之事,皆是她道听途说的。

殿内,帝君缓缓吃了口茶,红衣男子浅浅含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今次来,所谓何事?”帝君幽深的目光一扫整个紫寰殿。

“东华是否记得千年前,本王下凡历劫之事?”红衣男子说到此,神色微微一顿,这其中似有难言之隐。

诸如大神下凡历劫,大多也是历情情爱爱的劫,旁的不说,东华帝君这般清心寡欲之人也被沾染了红尘,何况是他?

殿下歌舞升平,少君的眸光浮动,却像是在寻找内心深处的一丝缺口。

“昆仑镜正值修缮期,若此时过去,犹为不妥!”东华淡淡说道。

“千年来,本王一直心有介怀……千年变化,这数十亿凡尘,唯有昆仑镜方可追查,此次,本王自有办法。”红衣贵客盯着手里的酒杯,深邃的眸子深不见底,仰头,他又喝了一杯……

“凡间之事何必执着太深,因与果早就注定了,但你若执意如此,本君可替你护法。”东华帝君晃了晃手里的杯子,与红衣贵客继续对饮起来。

“这酒……甚为奇特!”红衣贵客边饮边道。

“帝后的新品,后劲足,本君从未敢贪杯!”从帝君口中听到帝后二字已然不是一次两次,可见这位帝后在帝君心间的份量之足。

紫寰殿内一紫一红的两大尊神对饮畅快,我靠在菩提树下远远观望许久,还是莫再思虑过多,不过是那么点芝麻绿豆的小事,大神何以这般小家子气?

“寻你半天,不想你竟在此处偷闲……”

行羽向来深得众人之心,此时他出现定是有事找我,但我做贼心虚,便称自己乏了要回去歇息。

行羽靠在菩提树下,负手于胸前,难得的一副洒脱之相:“我不过是想问问你在上元宫的近况,你如何要避开?”行羽好笑地看了我一眼,我想是自己太敏感了些。

“行羽大人,那位贵客今日到此是为了何事?”我想行羽等同于帝君的左膀右臂,应该是知晓几分,我对上他的眸子,银光映照出这位年轻仙官的一抹温情。

行羽笑了笑,与我在紫寰殿外的菩提苑中漫步,星光之下,偶有几只萤火虫飞过,给黑夜带来了一分静谧,菩提苑的小径弯弯曲曲有些怪异,行羽告诉我说此处含有阵法,一般外来之仙若进入去却破不了阵,便只能在里头转悠,而穿过这里便可到达雨华阁,是条捷径,也是险路。

原来上元宫乃步步藏有玄机之地,跟着行羽倒也能很快走出菩提苑直至我的雨华阁,行羽离去后,我便进了紫竹亭内打坐,这段时日下来的适应,我竟发现自己的仙灵比以前调息得顺畅不少,这块风水宝地倒像是特地为我所用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