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第三十章 恨意暗生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Apple朵朵 2305 2017-07-20 10:00:00

  无忧池上乌云密布,这阴沉沉的天似要掉下来一般,偶有几只蜻蜓低飞,足部点了点水面,湿答答的翅膀猛扑了几下,又往别处飞去。

  莲心境内时不时发出串串似清铃般的笑声……

  朱红色床榻之上,雪依与银蛟雲初正翻雨覆云,二人于情天幻海之中如痴如醉……

  “雪儿越发的美艳动人了,本君甚是喜爱。”银蛟边说边蹂躏着身下的雪依。

  雪依面色绯红,满目情欲胀满,一双玉手却不停推着银蛟,有些吃力道:“你我这般厮磨,就怕,就怕影响了腹中那个,你……可要当心些。”

  银蛟面色一顿,随即嘴角上挑,诡异的笑道:“只怪雪儿之美令本君神魂颠倒,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本君的孩儿何以如此不中用,哈哈……”

  不多时,蛟龙从雪依身上满足地下来,随手扯过一件月白色长袍合与光洁的身上,床上雪依软软伏在枕边喘气……

  “你那个好妹妹似有许久未曾看你了……我们的孩儿若能得其仙灵滋养,他日定能叱咤魔界……届时,也不枉我们这对做爹娘的一番苦心生了他。”银蛟背对着雪依整理衣衫,面色渐渐晦暗下去,阴险的目光,字字咬牙切齿。

  此时银蛟提到长依恨不能将其生吞活剥,那日若非她自作清高,也不至于中了那红衣神仙的奸计,生生被废了近八百年修为,此仇不报不如灰飞烟灭,他恨……

  雪依无力地支起柔软的身子,满面潮红尚未褪去,她抬手摸了摸腹部,低声道:“是啊,许是忙了些便不得空下来,不过……我倒是可以与她建立传心术,我若是要她来,她一定会来,只不过又要向她讨要仙灵之气我……我是实在说不出口。”

  “你与她不过半路结缘,并非至亲,而你腹中的才是与你血脉相承,本君未来的王妃莫非连这层道理都不明白?雪依……你试下……”银蛟面无表情地替自己倒了杯水,仰头一口吞咽了下去。

  只不过那冰冷的眼神充满了仇恨的怒意,他所遭受的,必将从其身上双倍讨回!

  面对银蛟这般急切,雪依默了默,心里虽觉得不妥,但他毕竟是腹中孩子的父亲,他所做的,自不会害了孩子。

  雪依调息半晌,盘腿而坐与长依送传心之术,奈何试了许久未果,她欲强力冲破结界,终是遭到了不小的反噬……

  玄青峰

  玄青峰上呆了五日,这五日里头本是受苦受难的煎熬,却因着少君来此,不论白日里的火刑,或是黑夜里的冰刑,我皆有幸免过,甚至是桌案上头那一叠高高的经卷,此时亦成了摆设,说白了,我像是借着受过的名躺在此处休养生息。

  脚下那点伤被他每日的灵力修复已愈合得差不多,不过他却要我躺着莫走动,还说一应事务与我做好了,待时日一到便带我回去。

  “这几日少君将小仙照顾得甚好,这叫小仙实在惶恐,虽说少君有一半责任,但将眼前之事皆做了去,我这实在得了不少便宜,若能回去,这份情谊自然得回报一二。”

  我低头将话说个透彻,却又察觉自己不该将此话说得这般美好,他乃一方尊神,位高权重,多少仙人肖想能与其攀上些关系,他若以为我存了与那些仙人一般无二的心思该如何是好?

  我瞅了瞅他依旧静默的完美侧脸,见他手下笔走得颇快,心下蓦然有几分感动,若换作行羽他们尚说得过去,不过是道个谢,请个饭皆是常情,但他这身份实在局限于我。

  正思忖之际,少君优雅地搁下手里头的毛笔,转身看我,好看的桃花眼眯了几下,负手胸前与我漫不经心说道:“本王不过是见你脚下伤得深了些,怕你随意走动牵扯到伤口,伤口若是恶化需得消耗本王仙灵,于此封印之处滥用仙灵倒不如教你休息来得妥当。”

  “……”我半句话卡在喉咙里头说不上来,他这番说辞倒像是在回应我先前的回报之意,小仙娥,你委实是多虑。

  我清了口嗓子,眉目转了转,未免自己尴尬故转了转话题道:“早听闻三清境少君道法高深,侠肝义胆,不求回报,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想来少君从不缺少什么,既然如此,那……小仙……自然也不再与少君客套了。”

  “哦?”少君恍然间似听到颇为感兴趣之事,栖身靠近我,桃花眼浅浅含笑,低声问道:“方才竟不知……依儿是在与本王客套?”

  他这声依儿唤得我心儿连着打了几个哆嗦,脸上红霞漫天,竟不自觉飞倒了脖子根处,我略往后缩了缩,没得与他耍嘴皮子。

  “嗯?”少君垂眸看我,身上时而飘来淡淡幽香。

  我本不愿被他这般低头看着,奈何后背已靠着墙壁无法再退,故压低了声,似求饶道:“滴水之恩尚涌泉相报,少君相助小仙多次,小仙……自当鞍前马后以效犬马之劳,诚然,少君……身份尊贵,道法自然,何须小仙忧思半分,少君你说是与不是?”

  少君嘴上笑意渐深,起身端坐于软塌边上,我不由得喘了口气,但听他背对着与我说道:“三月初三,王母寿辰之日,本王要去赴个蟠桃宴,算算日子便在这几日之后……此番离开,本王需静养几日,予备礼一事定然延误,你既要予本王报之以琼瑶,不如做几日本王身侧侍奉,待过了蟠桃宴你再回你的上元宫也不迟。”

  我甚是惊讶少君会要我做他几日侍奉,不过几日……倒是时短,一眨巴眼睛便也过去了,人家几日费神费力将我照抚实在不易,他说要修养几日,其口风里头我似探知这修养该与强行动用灵力有关,他虽贵为少君,但照样有所限制,却不知他受的影响是大是小。

  抬眸我欲言又止,少君这点要求自然算不得什么,但我此刻乃受罚之人,应当回去同帝君复个命,告个假,正想着如何回去,不想少君俯身而下,在我耳畔轻轻说道:“本王在下头等你……”

  话音刚落,其化作一道彩色光华消失而去,那洞外进来一白衣天将,我隐约记得是那日带我进来的那位,他身后跟着面目清秀的掌刑星君,星君大人俊目一扫洞内各处,眉间微蹙,我心发慌,莫不是被他发现了蛛丝马迹,忙着从地上起身与他行了个礼。

  “今日刑满,你可离开此处了。”掌刑星君温声与我说道,我理了理桌案上头的一叠经卷交我倒好奇他这身斯文之相如何担当得起掌刑二字。

  我轻轻应了一声,掌刑星君一双俊目在我身上顿了顿,吓得我不敢抬头,他这分明是察觉到了异样:“本君好奇你是如何熬得住这冰火两重天的煎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