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第三十二章 凡界之行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Apple朵朵 2025 2017-07-22 10:10:00

  行羽提前一日回了上元宫,此番在玄青峰并未吃得太多苦头,故一回宫,便着手替帝君准备三月初三王母寿辰事宜。

  东华帝君乃上古尊神,平日里玉帝王母见其也须得礼让三分,但尊神吃人家酒水宴席也不好空手而去,好在上元宫里多珍宝,帝君不善挑,惯着已闹了多日性子的帝后逛起藏珍阁来。

  二人进了藏珍阁内,帝君家的宝物可谓件件奇异稀罕,但送王母需得选些细软之物,甚么光华萦绕的七彩玛瑙石,赤珠珊瑚玉,金丝砗磲,紫色夜明珠,水晶雪玉轮,摆在一处闪闪发光甚是夺目。

  诚然,面对这些宝物帝后只一脸茫然,只因瞧不上自然入不得目,杏眸似搜寻更多之物,果然在一方紫檀架上收住了神。

  “东华!”帝后指着紫檀架上头挂的一袭红色软烟罗锦目光灼灼。

  帝君寻声望去,那架子上头挂着的乃是件上古神兽用自身羽泽之灵幻化成的裙衫,名为凤锦天衣。

  “衡儿独具慧眼,此衣名唤凤锦天衣,上头存有上古神兽之灵识,本君当年得之便将其存于此处,然,凤锦天衣寻的是有缘之人,只在缘主身上方可使其神力显现。”

  帝君说了几句,顿了顿旋即又道:“此物不送。”

  不想这几句惹得帝后不悦,她斜眼瞟了下帝君,几步上前,欲抬手往凤锦天衣处摸去,但未触及,那凤锦天衣突现光障将帝后隔与外头,虽不至于伤了她,但也因此叫她心里耿怀了数日。

  “我要这衣裳,东华,你替我取来。”帝后满腹委屈拉过身后的帝君,她不知帝君方才话里之意,即便不显神力,穿穿亦是无妨。

  帝君嘴角上扬,伸手将帝后揽进怀里,稍加安慰道:“她不仅仅是件衣物,更是灵识寄宿的法器,在她自己未觅得缘主之前,本君也奈何不了她,衡儿你可明白?”

  听帝君这般说,帝后闭口不语,玉容微沉,她面上看似默认了此事,但心里头却再想试上一试。

  想自己嫁入上元宫多年,竟不知东华他还有这么一件入眼的宝物,妖艳的红,迷人心智,心神往之。

  另一处

  少君带着我去了凡间,落脚之所乃一处红墙绿瓦,雕梁画栋的殿宇,殿宇正下方朱色大门之上悬一匾额,上头写着“策天揽胜”四个鎏金大字,大门前左右各一座石雕麒麟,怎么又是麒麟,莫不是眼下盛行此物?我于少君身后细细碎语,此处建筑气势不凡,亦不晓得里头住得是何方神圣?

  朱色大门朝两边敞开,两侧各守着一身着青色长袍的清俊男子,其手里挚剑,气度不凡,好一副冷漠姿态。

  少君负手立于门前,淡淡的眸子与我对视一眼,我见他嘴边浅笑,看似心情不错,便胡乱猜测一通,莫不是那里头之人乃是其相好?

  思忖之间,大门里头涌出一群人来,为首的是位年过半百的男子,长发束冠,面色红润,一袭华丽锦衣托得其浑圆身躯更加圆润,正匆匆向我们走来。

  其身后跟着一群清一色素衣女眷,那女眷个个如花似玉,年轻貌美,细看总共有十来个之多。

  人多自然话也多,我听得那窸窸窣窣议论之声飘来,无非也就是些少君如何英明神武,清俊如玉之话。

  少君一副气定神闲之相,等着底下那一群人行跪拜大礼后方开口说道:“应大人,本王此番下来需叨扰贵府几日。”

  那被唤作应大人的为首之人忙拱手作揖道:“少君大驾令陋室蓬荜生辉,不枉小人日日祷告,诚心上达天听,终盼得少君再次亲临,莫说是几日,就算是住一辈子也是小人心心念念求之不得的事……”

  “是啊……少君难得来一趟,不如多住上几日,让我等姐妹好好服侍少君……”后头几个岁数稍长些,姿色秀美的女子掩嘴浅笑,一双双含情目对着少君暗送秋波。

  此种情境,她们竟能毫无顾忌地说出这番愿与君近身侍奉的肺腑之言,真真是羞煞旁人。

  女子话音方落,便听其他女子纷纷附和,我于少君身侧瞥了眼他,见他正满目含笑接受众人的膜拜,心头似蒙上了一层灰,不免有些毛燥地皱起了眉头。

  我不知自己细微的动作亦能被某人捕捉到,他别过头与我依旧笑得如沐春风,我实在觉得无趣,干瞪了他一眼,便想撇开他去一旁静静,不想他一把将我的手握住,凤眸微沉,宽大的袖子正好遮挡了拉住我的那只手。

  “你……”我欲挣开来,但明显觉得其手力道加大,甚至有些弄疼我,他不动声色,左右我也挣脱不了,想想便不再与他抗衡下去。

  应大人在少君跟前点头哈腰甚是热情,见到少君更如获珍宝,左右关怀备至,装得比爹娘老子还要亲,这般姿态在我看来,他们这一家子委实奇怪。

  说话间,我们被那一家子莺莺燕燕拥簇进了府中。

  这应府实在是大得惊人,入目处亭台楼阁,流水轩榭,就连铺地用的石头皆是晶莹剔透得好看。

  里头奴仆早已排列整齐候着,好似早就知晓少君要来一不知众人要做什么,那凌空建造的楼阁高耸入云,此种建筑与凡界来说甚是难求。

  飞阁流丹绝妙,上头提有流云二字分外醒目,我们沿着通往流云阁的石阶一路而上,难能可贵之处,乃石阶两旁围栏边上皆种满花卉,那幽幽芬芳沁人心脾。

  我身后一行女眷银铃般笑声不断,倒全不顾忌因着少君在此而收敛稍许。

  我忍不住回头探了探,不偏不倚正好与那年岁稍长些的美貌女子瞧了个正眼,从她那柔媚眼眸里头我寻着了几分蛊惑,我后知后觉忙将眼神抽了回来,心头无名浮焦躁。

  她倒是不惧生客,与我抛来个媚眼如丝,樱桃小嘴动了动,旋即妖艳般笑开,对着身旁一行女子又聊了起来,虽听不大真彻,但也使我觉得此处绝非凡人之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