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第四十一章 红衣神仙

小仙恨嫁,少君欠思量 Apple朵朵 1230 2017-07-28 00:00:00

  两位尊神难得的兴致,在街上兜转了一些时候,便寻了处茶楼择了个雅间坐着听书。

  我竟不知少君兄弟二人有如此喜好,想来当个上神平日里除了被众生膜拜之外,怕也只有在别处寻得一些滋味了。

  譬如此时听书,他们可抛却上神的身份,与凡人一处品茶论书,只道是随了大流便是人生美事。

  但少君同我说,他其实鲜少来凡间做这等趣闲之事。反倒是子柟上神,他身为天界炼药师,常行走于三界之内,如茶楼,戏馆一类的地方,那也是常客。

  因那雅间座落在二楼临窗的位置,此处不仅采光好,格局也甚为宽敞。前一面可听说书人讲书,后一面可欣赏到庸郡街头热闹的街景,此种欢愉宾客的设计颇为周到。

  茶楼伙计替我们上了壶刚泡好的佛动心并着几碟子桂花稣,笑容可掬地与我们又介绍了几种新式小吃。

  面对伙计的殷勤,子柟上神颇有几分烦躁,扬手示意其退下,那伙计也是明眼之人,此时见讨不着好,便哈了个腰悻悻而去。子柟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挚起茶壶替我们各自添了杯茶来。

  上神替我斟茶我自然得还之以礼,急急道了声谢,转而悄悄瞥了眼少君,见他正专心听堂下之人说书,便慢慢收回了神。

  初泡的茶水冒着氤氲热气,细闻之,尚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子柟上神是个善于言谈的神仙,他不似少君一般深沉淡漠,脸上总挂着一抹令人心暖的笑意,故而我与他熟络甚快。

  我忽然有个念头,若是少君也如他这般爱笑,那又会是如何的模样。

  “昨晚庸郡塔一夜大火直到卯时方被熄灭,方才听我那衙门办事的叔父说那塔身摇摇摆摆,怕是要坍塌了。”不知从何处飘来一道声音,我探头往下头寻去,但见几个听书客围在一处闲谈。

  “我还听闻昨夜四更天之时,庸郡塔上方祥云缭绕,云中端坐着位红衣女神仙,那女神仙天姿绝艳,悲悯世人,为灭庸郡塔之火,救塔内百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我听着底下众人聊得传神,心觉好奇,抿了口茶,然心思有几分游离,他们口中的红衣神仙……莫不是他?

  我搁下茶盏看向少君,他一贯得红衣加身,但他们说得是女神仙,如若不是少君又会是谁呢?我指着窗外的高塔望去:“庸郡塔,可是那座高塔?”

  子柟闻之与我笑了笑,略有讨好的口气道:“长依果然聪慧,没错,就是那座高塔。”

  我凝视远方高耸于云雾之中的庸郡塔,心中无限感慨:“那么高一座塔,想来年代已久远,即是古刹该有专人管着才是,如何叫它着了火,真是可惜了。”

  少君静静品茶,眸光淡淡,似乎那塔高与不高,塌与不塌与他皆毫无干系。

  子柟上神见我有几分感慨,顿了顿方与我说道:“可惜的不是塔被烧,而是上百条人命被活焚在里头。”

  “上百条人命?”诚然,听到子柟上神的一番话,我心间漫过无限的失落与痛惜,脸色瞬间惨白如纸:“视众生之命为草莽,此乃穷凶极恶之徒,亏得那红衣女神仙出来解救,竟不知是哪方救苦救难的圣者。”

  我喃喃自语,子柟上神忍不住低笑,挑眉观了眼对面的少君道:“昨夜你醉了酒不省人事,自然不知那火烧庸郡塔之事。”

  子柟微微一顿,继续又道:“我大哥千里传音命我送来解酒之药……至于那救火的红衣女神仙,怕是凡人肉眼凡胎不识少君真颜,便与女子混为一谈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