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8上架
  • 4914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穿越?殉葬?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376 2017-04-28 17:14:08

  楔子

战国末年,秦国在秦王政的领导下,用了十年的时间,一举灭掉六国,结束了春秋以来长达五百余年的诸侯割据纷争的战乱局面,并建立起秦朝,以王号不足以显其业,称皇帝。修整一年后,欲一举收复北方匈奴,却因自家官场内斗以失败告终。

若说秦帝提前统一六国,得益于身边的一位谋士——唐乾。

唐乾本就足智多谋,恰巧生于乱世,一身抱负,追随秦王左右。在秦国成立后,提议废除分封制,又完善国法制度,压制诸侯气焰。秦国因唐乾的政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繁荣。秦帝感念一直追随在侧的唐谋士,钦点为正一品的开国丞相。

时日不长,秦帝的暗卫查到唐乾密谋造反的证据。生性多疑的秦帝早就忌惮唐乾的实力,听后大怒,不听谏言,执意赐死隐藏中的祸患。为防止春风吹又生,特赐唐丞相腰斩,九族皆诛不留活口,即日执行。

这一失人心之举动逼得唐乾为保族人,与手下门人自拥为朝,隐世世间,告知秦帝他无意于帝位。

唐乾一走,深受压迫的各方势力揭竿而起,发起暴动。自此,秦国在有心人的算计之后,只存世半年,便四分五裂。

原本秦国的地域因战争逐渐变小,其后人艰难防守,最终占据东方中原。改嬴为秦,国都为大都,名东朝。

一些不甘于秦帝之下的诸侯们,结成联盟,占据南方江南水乡。国都为临阳,名南里江。

还未来得及被秦帝征战的贫瘠北方,趁机自立成国,分成部落,统称北外丘。

而当年隐世的唐乾一族,据说占据西方落霞之海角,名西乔。

第一章穿越?殉葬?

“娘娘,药奴婢已下,还请您放过奴婢兄弟!”

“姜木,把叶妃扔给承欢殿的王贵,他知晓该怎么做。”殿外闪进一人,将倒在地上的女子抬起。目送着人被送走,坐在椅子上的女子才回首,瞧向跪在地上的宫女。

“姜合,带她去见她兄弟吧。”女子话音未落,站立在她身侧的太监两步走上前,挥手落下,先前开口的宫女顿时没了气息。

“知会内侍监一声,人死了,把这破殿给本宫封了!”起身刚走出大殿,女子冷言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思虑再三,感念昔日佳人,不忍分别,特赐七尺白绫一条。”

东朝秦恒帝,秦帝第十个皇子。六岁登基,十岁亲政,在位三十年,驾崩时仅三十有六。

秦恒帝生性残暴,为独揽大权,杀害兄弟族亲近五十余人,却独留十三皇弟秦郁。近女色,却只喜家世清白女。

临死前,留下一道圣旨,决定了数十位女子的命运。

东朝皇宫的承欢殿,此时传来阵阵撕裂的哭喊,划破了宫闱寂静的夜晚。

“皇上,您之前最疼臣妾了,如今怎能这般无情……"

“不,不可,本宫乃正三品婕妤,怎可……怎能……”

殿内,约莫十几位女子,皆着泛黄的白色布衫,瘫坐在大殿摆放的太师椅上,低垂着头,披散着凌乱的头发,被站在身后的太监围住。女子们显然并没有顾及此时狼狈不堪的样子,抬头看着悬挂在房梁上的七尺白绫,或是挣扎,或是哭闹,不肯安静。

“咱家劝各位娘娘乖乖听命的好,毕竟能追随先皇那是无上的荣宠,旁人想求还求不来呢?”

穿着深蓝色衣服的太监慢慢悠悠的开了口,轻抖拂尘,掐尖儿的嗓音回荡在大殿让人不寒而栗。

“你们瞧瞧,连先皇最疼爱的叶妃,不一样逃不过这命运?有这些个妃嫔做个伴儿,黄泉路上也不害怕了不是?”王贵指了指角落里那位自将她带入殿内便一直沉睡不醒的人儿。没曾想,惠妃娘娘竟这般本事,敢暗中将她与这些妃嫔一并处置了。

既然圣旨上有叶妃的名字,他一个奴才,也不敢多言。不管她之前多受宠,如今皇命难违,只有一死。

“罢了,猴儿崽子们,还不动手。”王贵叹了一口气,转过身一甩拂尘,吩咐道。一时之间,大殿里哭喊声不断。

“皇上,臣妾这就随您去……”

“不,不要,我不想死,我还年轻……”

胆大一点的妃嫔早已绝望,一咬牙站在太师椅上,将头伸向白绫结成的套扣内,脚用力一蹬太师椅,不到一刻便没了气息。

胆小一点的见此情景,吓得跌坐在冰冷的大殿上,浑身颤抖。太监们两人一起,将吓破胆的妃嫔搀起,扶上太师椅,不待她挣扎,把头摁向白绫里。

“干爹,这叶妃娘娘还昏死着,您看……”难道要把叶妃娘娘扶上太师椅,再把她立直了身子,将头放进白绫不成?站在一旁的小太监犯了难,求助王贵。

“没脑子的猴崽子,你不会先弄死了吊上去!”王贵气得险些把拂尘扔过去,他们做事的,不论过程如何,最后是吊着死的不就行了。

这先皇的遗诏,他可不能办砸了。

吵死了。

嗯呃……唐叶只觉头痛欲裂,这辈子第一次因为分手酗酒,没想到这么严重。难道昨晚跟莫文喝的是假酒?脑袋里有一种被针扎的感觉,唐叶皱着眉,用手按摩着太阳穴,睁开了眼睛。

“干爹,叶妃娘娘……叶妃娘娘她……醒了……”小太监白绫刚要套进叶妃的头,两人四目相对,吓得他跳了起来,手中白绫落地。

“你是谁?这是哪儿?你们在干什么?啊!!!”唐叶看见了小太监,又看了看四周,才问出三句话,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尖叫。

面前不远的白衣因白绫的摇晃而转过身来,发青的脸和那双没了气息还不肯闭上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还不抓住她,动作都利索点!”听到叶妃醒了,王贵早坐不住了。见叶妃起身向外跑,赶紧嚷道。

“惠妃娘娘可吩咐了,叶妃非死不可!待会太子来了瞧见她,你们脑袋甭想保住了!”他不是不知道叶妃是太子心尖尖上的人,这事儿是惠妃娘娘暗中交代的,就是怕太子知道消息,会来阻止。

太子爱慕先皇的妃子,这也不怪惠妃娘娘想要除去叶妃,更何况,叶妃是先皇最疼爱的妃子。

这两点,叶妃今日必须死!

惠妃娘娘不是说下了药不会醒吗?

“你们干什么!”唐叶被四五个小太监围住,看着白绫,脑子飞快地运转起来。

宽敞的大殿里除去房梁上的白衣飘飘,立着四个直达殿顶的龙纹金色圆柱,殿内灯火通明,能看清角落里一人多高画着仕女图的瓷瓶。再看向殿外,是或高或低的宫墙楼阁暗影。面前的小太监,他们口中的娘娘,唐叶从来不认为会有哪个清闲无聊的剧组把她抓去当个演员!

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疼痛的感觉让她得出了一个事实。

穿越了!

来不及让她惊讶,她又得出了一个事实,她要死了!

殉葬?!这穿越之后就要立刻被弄死,给不知哪个变态的皇帝殉葬?天哪!她可真是个万年难遇的倒霉鬼!

疯作

喜欢np的小妞们多多支持!小疯子作揖鞠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