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三章 太子秦睿言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1866 2017-04-29 17:38:45

  皇宫正东方向,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

“太子殿下,叶妃娘娘是先皇的人,在东宫怕是不妥……”

“滚!本王看你是愈发大胆了,还不去唤太医!”不顾身后太监的话,将怀中的女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铺着锦被的床上,回身骂道。

“叶儿,是本王不好,一时疏忽竟让你受了这么重的苦。”男子坐在床侧,握住了人儿的手,言语中尽是愧疚与心疼。

床上的人,正是体力不支,再次昏睡的唐叶。

“太子殿下,叶妃并无大碍。只需修养一段时日,颈上的伤外敷也就好了。”被传召来的太医,心惊胆战的号完脉,声音略颤,如实说道。

先皇的妃子怎么躺在了太子的床上?虽说宫中传言,太子与先皇的叶妃有染,但如此明目张胆,太医心中骇然。

“太子殿下,惠妃娘娘早有口谕,叫内侍监封了无忧宫。属下进去时,发现了叶妃娘娘的贴身宫女死在了宫里。”太医走后,一个身影闪了进来,在太子耳边禀告。

“本王的好母后真是威武,做事干净利落!”太子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也好,本王也有理由留叶儿在身边了。王林,把今日承欢殿的王贵处理了,他也有狗胆敢自作主张!”看着安静躺在床上的唐叶,方才脸上的冷漠覆上了一抹温柔。

叶儿,无论是谁,伤你一次我便伤他万次。

这世上,除了你,我再无其他亲人。

唐叶醒时,盯着床顶上的帷幔,发呆了好一会。她记得昨日因为和张扬分手,她拉着莫文要一醉方休。也不知道喝了多久,喝了多少杯,反正最后一点意识都没有了。只记得莫文在自己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就昏死过去了。

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承欢殿一幕了。穿越,殉葬,险些被杀,到如今醒来,唐叶之前可能一辈子都经历不到的事,一夜之间全都经历了。还真是前所未有的刺激!

想到自己从那个变脸男人身上顺来的令牌,她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刚要拿出来仔细瞧瞧,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早不是之前的衣服了。

“主子,青佩趁太子出去空隙,才敢过来请罪。青佩让主子身陷险境,罪不可恕,请主子赐死。”

太子想让唐叶好好静养,早就吩咐旁人不得打扰。这时的内室没有宫女,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青衣女子,利落的跪在了地上。

“青佩怕引起太子的怀疑,方才主子换衣之时,将它拿走了。”见唐叶掀开被子又翻开方枕,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忽然想到那块令牌,说着起身双手将令牌奉上。

“你倒是警觉。你既叫我主子,却又不侍奉在我左右,是为何?”唐叶将令牌放入枕下,倚在床侧,轻声问道。

“主子您?难道惠妃下的药有遗留之症?主子不记得青佩了?”青佩疑惑,心中暗自记下惠妃的账。

唐叶身边的青果与青心有事不便留在身边,大少爷派了她暗中保护主子。可自己才被调来几日,就让主子受此危险,真是罪该万死。

“惠妃?下药?是啊,青佩,我一想起之前的事就头痛。你能跟我说说吗?”无奈啊,唐叶只能用蹩脚的理由获取些事情。毕竟,她也没有继承这个身体的记忆。

不过,惠妃这个人,她倒是听之前要勒死自己的老太监提到过。是她单独下令,后加她入殉葬嫔妃里的。

从青佩的口中,唐叶知晓了一些事。

方才被叫做太子的人,是秦恒帝的第三个皇子,东朝琉郡王,秦睿言。因幼时天资聪慧,颖悟绝伦,冠礼之时便赐了封地,封了郡王。

先皇驾崩,其十三弟珏亲王秦郁只比秦睿言年长四岁,虽年轻善武,却无意于皇位。秦恒帝壮年驾崩,本就子嗣稀少,母家位高权重的就更是少之又少。琉郡王秦睿言从小由先皇后抚养,且生母乃东朝四大家族楚家长女惠妃,且惠妃的父亲是当朝丞相楚尚文。于是,十八岁的秦睿言顺利入主东宫,成为东朝太子。

怕是守丧一月后,便顺势坐拥江山,成为下一个皇帝。而生育他的,也会坐稳皇太后的凤座。

唐叶这个先皇的叶妃,待太子登基,也能封个太妃,皇太妃什么的。

只是,自己是秦睿言父皇的妃子。现今,又住在他的东宫。虽说惠妃下令封了她的无忧宫,她无处可去。但住在太子的宫里,是不是也不太妥啊?

“叶儿醒了吗?”唐叶此时正与青佩在殿里内室交谈,厅堂处传来阵询问的声音。片刻间,有人走了进来。来人刚踏入内室,青佩一闪消失。

唐叶寻声望去,一位身袭暗金色龙纹袍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墨发金冠高束,剑眉轻扬,目若朗星,柔和的面容下目光有掩饰不住的紧张。

好个俊逸雅致的男子!唐叶一眼就知,他是东朝太子秦睿言。他周身尽是贵气,细看下去乃一翩翩少年郎。

四目相对,秦睿言见唐叶也望向自己,三步两步走到了床边坐下,一拽唐叶的胳膊,顺势搂住了她。

鼻间满是男子的气息,唐叶心扑通扑通地快速跳着。真丢人,又不是没被男人抱过,她为自己本能的反应感到害羞不已。

约一刻钟,放开唐叶的秦睿言,一眼瞧见了她变得红润的脸颊。眼中含笑,探头过去,薄唇轻轻落在了唐叶的眉间。

冰冷的唇贴在了自己因害羞而变得温热的额头,唐叶却脱口说了一句。

“你的唇好凉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