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八章 神秘的龙凤纹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104 2017-05-01 21:55:30

  勿视手上利索地卸着伪装,心里浮现的是方才一张绝美容颜的诱人身体。他早知东朝太子与先皇叶妃之事,本不在意。如今见到了传说中的红颜祸水,真是人如其名。

一张纯真的小脸,饱满的胸型,不盈一握的腰肢,纤细白嫩的手臂,与光滑紧致的双腿,组成了最完美的人儿。

想到唐叶放出的狠话,一口一句的淫僧。不知她见到自己这副样子,会不会如其他女子一般,倾心于自己。

他最不喜女子爱慕自己的皮囊,但见到唐叶后,却觉得只有自己这般的人,才可站在她的身侧。

心中想到她受到惊吓后的眼眸和张开的水润朱唇,鼻间一热,一股液体从鼻子里流出,证明着他健壮正常的身体。

“原来北外丘的月公子藏在东朝的寺庙里做了和尚,难怪连楼外楼都查不到!”禅房床榻之处有个人影坐立,声音便是他传出的。

“阁下武功高强,本公子一时出神,竟未发觉。”被称为月公子的勿视心中一惊,暗想来人的身份。没想到方才的一幕,影响得他都忘了戒备。身边来人了,却不自知。

月公子将镜子旁边的烛台点着,步子优雅地走到桌子边,将烛台立在桌上,坐在了椅子上,侧目望过去,看清了来人的真容。

“本公子也没想到,原来楚家的大公子深藏不露,乃一位高手。”知晓了是谁,月公子抬起手,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我记得楚家老夫人月初刚来寺中上过香,难道佛祖显灵,楚大公子替长辈还愿来了?阿弥陀佛,楚大公子真是孝子中的典范。”月公子端起了主持的架子,映着烛光却能看见他眼中的挑衅。

“变幻莫测千面生,月公子知晓我的来意。”阴暗中的人走到桌前坐下,盯着他,脸色别扭,语气郑重的说。

“我花重金,愿买一张月公子的面皮。”

千面生,月子衿。江湖中四大神秘人之一,擅制作人皮面具。与其他神秘人不同,月子衿从不隐藏自己的真面目与身份。江湖人皆知其绝世美艳,也知他是北外丘可汗的人。

但没人能真正知晓他真正的行踪,若不是楚公子借助楼外楼的消息得知他出现在东朝大都内,又恰巧发觉无相寺勿视的异样,没有第二人会想到月子衿在东朝国寺做主持。

“哦?与本公子做交易?本公子的原则你应知晓,钱财乃身外之物,本公子不缺。”月子衿如玉的左手上戴着一串佛珠,此时他正习惯的将其取下,一颗一颗拨动着。仔细看去,十八颗佛珠每一颗上都刻着一副复杂的图纹。

火光摇曳,人影晃动。

“不知月娇娇的下落,月公子是否感兴趣?”

楚公子说出的人名让月子衿手中佛串险些掉落,一双桃花眸瞬间瞪向楚公子。

再说这边,唐叶自己将衣服穿好,坐在床榻上发呆。还未擦干的墨发垂在一旁,水珠滴答滴答得落在了地上。

“小姐,这样会生病的。”青佩将屋中的狼藉收拾妥当,回来见到唐叶,焦急的说道。拿过毛巾,站在唐叶右侧,轻轻擦拭着她的湿发。

“小姐,您不瞧瞧包裹里是些什么吗?”看着勿视送来的两个包裹,青佩转移唐叶的注意力,好奇的问道。

唐叶听到青佩的话,才想起还有包裹。方才被淫僧气得,只剩下了愤恨。

看着床上一蓝一黑的两个包袱,唐叶拿起了黑色的打开。是几件金缕缎绣衣裙与贵重繁琐的首饰。最底下,有一封叶儿亲启的信与一个黑漆漆似白梨的物件,仔细看,上面有几个不规则的小孔。

“叶儿,见字如见吾。多日不见,甚是挂念。先皇遗诏,言暂不可违。莫急,过些时候,待处理好公务,必与叶儿一聚,解十七日不见之相思苦痛。此物为埙,乃言贴身之物。如今,作你我二人定情信物。勿念,言。”

信纸上,字迹笔力劲挺,力透纸背。唐叶好似能看见秦睿言写信时,温柔如水的俊颜。

字虽少,连在一起,却让人觉得感觉到情深义重。原来,他竟数着日子呢。这个家伙,还真是痴情郎。

“小姐,这是梨形埙,颜色暗红表面细腻,乃是上好的陶埙,没想到太子殿下这般痴心与小姐。”青佩拿起陶埙,仔细的看了一遍,对唐叶惊讶的说道。

“小姐,你快看,陶埙背面有花纹。”青佩一脸喜悦,将陶埙递到唐叶手中。

陶埙光滑的一面上,清晰的雕刻着一副花纹图案。复杂的花纹绕成了一个圈,圈里一条龙与凤相对缠绕成太极八卦的样子。

这副图案看起来有些眼熟啊!这是……

“青佩,将柜子里的令牌给我!”唐叶出声吩咐道。

“呀!两个图案一模一样!”青佩见唐叶将两物放在一起比对,惊呼出声。

神秘的龙凤纹,出现在二者不相连的物件上。一个是俊俏男子身上的令牌,一个是秦睿言的贴身之物。身份不同的两人,竟拥有雕刻着同样龙凤纹的东西。

这预示着什么?难道两个人是失散多年的兄弟不成?

唐叶摇了摇头,放弃了自己狗血的想法。

让青佩将两个物件收起放好,唐叶打开了另一个蓝色的包袱。

里面是一个雕花木盒,唐叶掀开盒子见到了一封信与一本写着神医无痕的旧书。

唐叶拆开信件,一行龙飞凤舞的字映入眼帘。

“三年期限将至,我已归来,小叶子可还记得你我的承诺?”落款是一字,郁。

唐叶疑惑的放下信,拿起旧书翻开,意外的是,第一页没有字,赫然印着一个古老的复杂图纹。

“啊?”看清图纹的唐叶张大了嘴,皱着眉头,一脸诧异的喊出了声。

青佩忙将头凑了过去,也是啊的一声,奇怪不已。

书页的正中央,一条龙与凤相对缠绕成了太极八卦的样子,圈成了一个圆。圆外花纹拥簇,将其包围,一个与之前的令牌和陶埙一般无二图案出现在了书里。

令牌,陶埙,旧书,三个不同的东西上有着相同的神秘龙凤纹。难道这个郁与他们两个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唐叶不得不再次狗血的联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