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十二章 生杀予夺敛书阁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081 2017-05-04 10:41:52

  黑夜,东朝郊外的树林里,嗖的一声,一道白光冲上天,三道黑影从各处窜动,去的地方,正是白光乍现之处。

当年三国混战,获益最多的便是这些江湖中人。没有朝廷的人把守各处据点,江湖中各方势力蔓延开来,无声无息的扩大着自己的地盘。有了地盘也需武艺高强之人,众势力暗中以重金招揽高手。

在这种情形下,四方势力拔地而起。

万里追踪楼外楼,变幻莫测千面生。生杀予夺敛书阁,无影无形青叶宗。

其中,千面生月子衿,江湖人人皆知他早已投靠北外丘。楼外楼处于南里江境地,敛书阁坐落在东朝香山之巅,而青叶宗则无影无形,神秘到江湖中只有传说,无人知晓在何处。

天已微亮,香山之巅,敛书阁。

“连南,阁主伤势到底如何?”内室的床边站着两人,还有一人正坐在床边的木凳上为床榻之人把着脉。站在边上的其中一位红衣冷颜女子担忧地询问。

“阁主体内似是内力反噬。”被叫做连南的正是把脉的男子,一袭白袍,皱眉道出脉象。

“这位貌美的姑娘呢?”另一位站在床侧的男子伸出纤长的手,指着正被阁主右手揽在怀中同样昏迷的女子,眼露精光。

他们三人赶到时,阁主怀中正抱着一个昏迷受伤的女子。阁主强撑着意志,见他们到来,便抵不住伤势昏了过去。原本他们想将阁主怀中女子扔下,谁知阁主手劲极大,若是强硬拆开二人,这位姑娘的双臂就得废了。无奈,三人只要将女子一并带回敛书阁。

“她的伤势,似乎是被阁主的金刚指所伤。”连南拿下搭在女子手腕处的手帕,心中思虑。

他原就对阁主因内力反噬而受伤感到疑惑,如今见阁主怀中女子受伤竟是阁主金刚指导致的,恍然大悟。

金刚指这门武功,寻遍江湖,只有敛书阁阁主一人独会,练至大成。他想不出还有第二人伤了这位姑娘,那么,是阁主在施展之际,强撤回功力,以致内力反噬,女子受金刚指余力,震伤五脏。

“连南,怎么样,阁主没事吧?这这……怎么有个女人与阁主躺在一起……”

门外一阵焦虑的男人粗音传来,一个强壮的大汉摇摇晃晃的跑来,地上跟着他的脚步震动。见到床榻上两人紧紧抱着,嗓门大开,惊讶地喊道。

“阁主昏迷时,死死的抱着她不松手,我们能有何办法?”红衣女子冷艳的脸上有些无奈。

“这么多年,从未见阁主与女子亲近。怎的如今……”红衣女子愈想愈觉阁主反常,不知为何会这般。

“你一个女子自是不了解男人,阁主二十有二,早该娶妻了。这男人,应在冠礼之时便有女人。我们阁主辛苦,憋了这么多年,终于开窍了。”方才询问女子伤势的男子,一袭雪青色宽袖长袍,双手环抱于胸前,侧倚在床边,侃侃道来。

“千山你若找死,本护法可以成全你!”红衣女子听罢,抬手打向开口之人,却被其一个侧闪,躲了过去。

“连南,你瞧瞧,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凶巴巴的,没一点女人样儿!”千山站稳后,挑眉看向连南,一副受了欺负的委屈模样。

“千山你是说,他和她……他们……”大汉面露惊讶的指了指红衣女子,再看了看把脉的连南,目瞪口呆。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不等大汉说完,千山拂袖转身,头也不回的匆匆逃离满是杀气的内室。

“千山!连南,你拦我作甚……”红衣女子踮脚欲追,倏地自己的手被连南温热的大手握住,脸色腾地变得通红。转过身刚要问,便瞧见了床榻上一身黑色夜行衣的男子睁开了眼睛。

“阁主,您醒了。”三人齐声开口,均恭敬地躬身站在床侧,没了方才的放松。

男子先是瞥向怀中之人,冷漠疏离的脸上闪过一抹愠怒。手臂却异常轻柔地撤出女子身下,在三人诧异的目光中坐起了身。

此人正是敛书阁阁主,岚长风。亦是第一次假作太监救下唐叶,后夜半闯入秦郁别院伤了唐叶,将她抱走的男子。而躺在他怀中的女子,正是昏迷的唐叶。

这一刻的岚长风,没了面对唐叶时多变的表情与情绪。多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然,喜怒不形于色,深沉的星眸里尽是冷色。

“这次是谁打探消息?”男子从容不迫地在三人面前脱下夜行衣,露出里面白色的里衣。接下连南递来的玄色袖口绣着雪莲的外衫穿上,边系暗扣,边冷声问道。

“回阁主,是黑刹的人。”红衣女子上前一步,抱拳垂头回禀。而后,转身走出门外,将人带进后,再次回到原位站立。

“阁主,您找属下有何吩咐……”被带进来的劲衣女子感觉到身上落下的四道目光,忙跪在地上,颤抖地声音愈来愈小。怎么回事,难道事情败露了?

“你是宫里谁的人?”岚长风静坐在床榻之上,侧身凝视安静的躺在身旁的唐叶,将她耳边碎发掖回耳后,尽是柔情,说出的话却是威严冰冷。

“阁主,您说什么属下不知。”岚长风话音一落,女子不经意间身体一抖,咽了咽口水,故作冷静的说。

“连南。”岚长风看向站在一旁的连南,目光凌厉。

“是,阁主。”连南会意,向前一步走向女子,俯身一手扣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张开嘴,一枚黑色的药丸扔进了女子的嘴中。

“阁主,您给属下吃的是什么……咳咳……”女子掐住自己的脖颈,用力地咳嗽,想要咳出药丸。却发现药丸入口即化,根本咳不出。体内一股热气涌上头,女子只觉脸颊灼热,亦痒痛难忍。

女子双手不自觉的挠着脸,疼痛之后的麻木让她察觉不到自己光滑的脸早已挠得面目全非。

唐叶睁开眼清醒之际,一眼就瞧见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啊!!!”

敛书阁阁主的内室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听得门外众阁中人颤栗不已。

他们阁主折磨人的手段真是凶狠万分,右护法黑刹根本不及阁主一二。

疯作

喜欢疯作文的亲,可以加群436928342,备注八夫文中人名即可加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