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十四章 一念去留,继承记忆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027 2017-05-05 12:54:56

  “唐叶,别怪爷爷狠心,你注定是我唐家未来的家主,若不去试炼,那又有何能耐掌管西乔整个国家?”唐叶睁开眼,周围混沌黑暗,不远处的光亮处,有两个人在说话。她走过去,听清了其中一位老者的话。

“爹,她还是个孩子,她才五岁!”另一位中年男子沉声反驳。

唐叶看见了老者身后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眼神清澈,看向了她。

“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慧的丫头,走,我带你回家!”场景变换,她成了那个小女孩,抬起头,看见了一个和蔼的老人,伸出满是皱纹的手,朝她笑着。

这是自己在福利院被收养的那年,六岁的她解开了老人带来的九连环,被他带回了家。

“丫头,你要是能把整墙的书都背下来,我就带你去见那个臭小子。”场景再次转变,唐叶看着整个墙壁上堆满了书,想起了老人当时哄骗自己的话。

十岁的时候,她想念莫文,想去找他。老人把她牵到一间房里,对她许下承诺。

“丫头,你要是能下棋赢了我,我就带你去见他!”一年后,她背下了所有的书,老人又叫她跟他下棋。

“我默默守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不是让你被其他男人欺负的。”眼前猛地一黑,渐渐浮现出莫文那张温柔的脸。他摸着自己的头,细声细语,眼神坚定。

“唐叶,做回你自己,别强迫自己为别人改变。”那是自己为张扬改变后,依旧得到分手的短信时,莫文告诉她的话。

莫文的脸慢慢在她眼前暗淡,她努力的想要抓住,却怎么也不能靠近。

“不……我不想醒来……”从被扔进福利院起,除了收养她的老人,只有莫文对她最好。这里陌生的一切人与物都不是她想要的,她想回去!

“小姐!青佩舍不得小姐!”身后一阵呼喊,唐叶转过身,看见了青佩一脸焦急的模样。

“叶儿!你是我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别离开!”青佩右边,秦睿言纯净的脸上尽是悲伤。

“小叶子!你对我许下承诺后,怎能这般不负责的抛之脑后?”秦郁阳刚成熟的脸上有悲痛,也有落寞。

“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为了我,也为了你!”唐叶不知所措之际,身旁出现一个与她如今样貌一模一样的女子,她目光冷淡,语气却坚定万分。

“这是你的身体,不是我的!”唐叶咬牙转过身,继续走向黑暗。

“好,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毁了他们!反正我生性冷情,无须朋友亲人!”那抹身影飘向三人,背后传来青佩的惨叫。

“住手!你怎么能……青佩可是你的人!”唐叶一下跃到人影面前,阻止她接下来的招式。她竟真的无情至此?

“去留在你一念之间,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他死了,我便追随他同去。这辈子,只为他动情!”人影掩下伤心,继续说道。

“我找到一位大师,费劲心神,寻到了与我命格相同的你,将你带至此处。一是想让你帮我还了唐家的养育之恩,二是帮我还了欠下的情债。”

“呵呵,不必问为何你要替我承受这些,这是命里注定的。别再逃避了,你属于这里。”人影走到她面前,将近似透明的手指伸出,点至她的眉心。

“我将我的记忆一并给了你,愿你在这里好好活下去。做回你自己!”

唐叶只觉眉心热流涌进心脏,扑腾扑腾,用力的跳动着。脑海里画面闪烁,是唐叶之前的记忆。

从出生便注定了是唐家未来的家主,唐叶刻苦的学习琴棋书画,治国之道。幼时喜欢一只兔子,却被告知唐家家主不准有任何情感。那年她才四岁,抱着死去的兔子哭了三天。

五岁时,唐家将她送进东朝皇宫,名为试炼。东朝皇宫里杀机暗涌,她早已学会将计谋权势玩弄于鼓掌之间。秦恒帝秦阳生性残暴,对她却很尊重。

唐叶每次跟在他的皇子秦睿言的身边,总能瞧见秦阳认真批阅奏章的模样。她十二岁的生辰时,秦阳欲将她封为东朝公主。她说什么也不同意,本着试炼的名义,她让他纳她为妃。

秦阳沉默不语,回到了自己的承欢殿。一个时辰后,她接下了封妃的圣旨。

她知晓她住在承欢殿那晚,门外秦睿言苦苦的恳求。可她不在乎,她只想站在秦阳身侧,安静的看着他。

这样一个男人,从他第一次拉着她的手带她入宫时,她的心就挂在了他的身上。每日的深夜,她躺在他身旁,总能瞧见他眉间的忧愁。

第二日,他依旧按时早朝,回到承欢殿与其他嫔妃嬉闹。一言不合便砍了大臣的脑袋,依旧随自己的心愿做事,可深夜他的忧愁却只多不少。

秦阳的病逝,是他的惠妃暗中做下的手脚。她知晓,却没有阻拦。她派人查到秦阳因皇位的困扰早已身心交瘁,心中心疼,更坚定了她的心意。

秦阳死前,她拉着他的手问他,对自己到底是何心思。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封你为妃,绝不后悔。

唐叶暗中叫手下寻找大师,希望能实现自己大胆惊人的想法。她早已做好准备,无论能否实现,她都会随秦阳同去。

老天愿意帮她,一位无机上人找上门,帮她换魂。若不是她事先早已吃下其他毒丸,惠妃的毒根本伤不到她。

上穷碧落下黄泉,她虽冷情,却重情。对秦阳,二人既然活着时不允许在一起,那就死后再在一起。同生同死!

唐叶猛地坐起了身,伸手摸了摸脸。眼角落下一滴热泪,泪痕犹在。

原来,她喜欢上了秦恒帝。

“阁主,你的女人醒了。”坐在床榻不远处桌旁的一位男子,端着茶杯,看着清醒过来的唐叶,冲着门外喊道。

没想到这个貌美的女子眼眸这般深邃干净,阁主选人的眼光不错。千山轻嘬了一口清茶,暗自打量着唐叶。

砰!门被一脚踹开,岚长风冷傲的身形出现在了门口。

疯作

下午六点多还有一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