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十五章 初见大师兄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031 2017-05-05 19:19:38

  “还不滚!”岚长风瞥了一眼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的千山,漠然冷声。

“阁主,再怎么说,千山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千山放下茶杯,不经意的向后退了一步,指了指床榻上的唐叶,委屈的抱怨。

“再多说一句,去刑堂领罚!”对千山的抱怨视若无睹,岚长风冷峻的脸上毫无表情。扔下一句威胁的话,走到唐叶面前。

千山无奈地叹了口气,赶忙转身离开,他可不想真的去刑堂领罚!

“既然你醒了,换了衣服跟我走。”把手中的衣服放在床榻上,岚长风抿嘴略嫌弃地瞅了唐叶一眼,转身就走。

“去哪儿?”这个家伙,绝对是禁欲系的。唐叶翻了一个白眼,一脸看不惯岚长风冷厉的样子。

唐叶不知自己经历了那似梦似真的事情后,心性在慢慢地转变。以前是对任何事情满不在乎,现在是乐在其中。

“麻烦!让你换就换!”岚长风皱眉离开。

一辆黑色的马车慢悠悠地从香山之巅驶出,朝着大都扬长而去。

“阁主,为什么要我赶车?”坐在马车外的大汉逐月,一脸无辜。被千山突然抓到阁主房间的门口,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就被阁主赶来做了车夫。

“本阁主看你们一个个是真的皮痒了!”岚长风没有开口,传音给了逐月,吓得他一惊,皮鞭险些落地。

“去清风楼。”马车进了大都,岚长风才冷言说出去处。

他端坐在马车里,对面是一袭豆沙色窄袖劲装的唐叶,长发梳于脑后,大方又干净。岚长风虽面对着她,却一眼都不看向她。

“大胆,敢挡住我家公子的去路!”马车吱呀一声,突然停了下来,外面一人趾高气昂的说话声响起。

“呦呵,你这个小崽子,敢这么跟爷说话,皮痒了吧?”身形壮实的逐月跳下车时,马车轻晃了一下。

一甩手中的皮鞭,直冲那厮脸上劈去。眼看着鞭子就要落在脸上,那人没了方才的气势,吓得发抖,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危急时刻,一只男子的手撩起了车帘,刹那间抓住了皮鞭的另一端,为那人挡下了毁容之祸。

“小六,还不道歉?这位壮士,是我的小厮失礼了,还请你先行。”开口之人语话轩昂,声音低沉浓厚,让人一听便神清气爽。

听话的小厮赶忙低头道歉,不敢再说什么。

唐叶听到声音,好奇不已,想要瞧瞧他的长相。她笑着伸出手,欲掀开车帘,手指还未触及到帘子,就被一只手打了回来。

“你干嘛!”唐叶揉揉手指,挑眉瞪向面前的人。不过是看看而已,为何出手拦着她?

“一个女儿家成什么样子!”岚长风没有看她,语气很是严厉。

而唐叶则是撇嘴不语。

“逐月,回去让千山查查那人的来历。”逐月坐回马车,听到了岚长风秘音传话。

他们的马车穿过闹市,停在了一座清幽雅致的酒楼门前。

逐月跳下马车,掀开了车帘。岚长风先走出马车,轻身一跃,潇洒地落在了地上。唐叶紧跟着出来,作势要扶着车沿跳下来。

“啊……”唐叶惊呼一声,腰间被坚实的手臂揽住,天旋地转间,稳落在地。为什么这里的男人都一样的大男子主义,非要抱她下马车,明明她自己就能跳下来好吗?不然,搀着也可啊。

唐叶瞪了岚长风一眼,岚长风拍拍衣袖,嫌弃地转过了头。

站在一旁的逐月挠头疑惑,看着二人无声的交流。他们的阁主,怎么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

倚在二楼栏杆处的男子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侧头对身边的人吩咐一声,回了雅间。

“岚阁主,我家少爷已恭候多时,这边请。”清风楼里走出一个身穿青碧色简装的男子,腰间悬挂佩剑,拱手颔首。而后侧过身,恭敬地将三人迎进。

“小姐!”一个青衣女子倏地跳到三人面前,险些泣声哭出来,正是担忧多日的青佩。

“青佩!你怎么在这儿?”唐叶的反应更加直接,一把抱住青佩,笑意盈盈。这样亲昵的动作让余下三人看呆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青佩是她亲妹妹呢。

“小姐,你没事就好。大少爷来了,就在楼上!”青佩对唐叶突如其来的拥抱很是惊讶,心里却涌进一丝暖意,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对她。青佩真的掉下了眼泪,小声回禀。

“大师兄?”唐叶诧异,瞥了一眼方才开口的男子,他对自己眼含敬意。

几人走上二楼雅间,唐叶抬头就瞧见了侧倚在窗沿旁的男子。

与她遇见的男子皆不同,男子袭玄青色绣有翠竹的宽袖广身长袍,拢起的墨发间斜插一支羊脂玉的发簪,眉间一点痣,目若秋波,唇似涂脂一般红润。额前几缕碎发随风逸动,他没笑,但眼底却含着笑意。青莲风骨,高雅韵致。

“岚阁主,许久不见。”他起身相迎,颔首以示敬意。

“小师妹,叨扰了岚阁主这么久,还不过来道谢?”他看向岚长风身后的唐叶,嘴角上扬,露出宠溺的笑容,招呼她到他身边。

“墨先生不必客气。”岚长风没看唐叶,凝眸看他。

“岚阁主替墨言照顾小师妹,不知可有何想知晓的事,墨言定帮忙分忧。”唐叶的大师兄名为墨言,可却不是一位寡言之人。他依旧面带笑容,话语真诚。

可这话中的意思却让岚长风有些挂不住脸面,漠然的脸上有些不悦。墨言的话里话外都在告诉他,他救下唐叶是别有用心,是为了得到墨言的帮助。

“不必。”他堂堂敛书阁阁主,还没到恬不知耻的地步!

天哪,她这个大师兄说话太刻薄了!好像人家救了她就是要趁机图他些什么似的!唐叶暗自摇头不语。

“岚阁主,墨言实在担忧师妹伤势,先行告辞。”墨言一把攥住唐叶的手腕,礼数周全的示意后,转头离开。

留下不知喜怒的岚长风与心中憋屈的逐月,站在门口看向一行四人离去的背影,一言不发。

疯作

如果大家喜欢,还请多多投票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