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十七章 无耻墨言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026 2017-05-07 13:24:00

  清风楼,位于大都的繁华地带,是大都除去如意楼最外最好的酒楼客栈,清风楼和红巷的莳花馆皆是楼外楼的产业。

“小师妹,早啊。”次日清晨,唐叶睡眼惺忪,打着哈欠刚走至二楼的雅间,就瞧见了墨言那张笑靥如花的脸。带有目的的笑容,让唐叶看罢打了个寒颤。

“大师兄,说实话,我还真是不习惯你的殷勤。”唐叶看向自己面前盛满稀粥的碗,又看了看盛粥的人,再俊朗的脸,也让她无一丝悸动。

“不习惯那就慢慢习惯,反正以后我们也要成亲,有的是时间磨合。”墨言玉簪束发,依旧是一袭玄青色衣袍,优雅地喝着粥,平淡的叙述。

噗!唐叶一口粥还未咽下,听清墨言的话,转头瞪向他,嘴里的粥粥也毫无保留的皆喷在了墨言齿白唇红的脸上,一丁点儿也没浪费在他处。

“咳咳……师妹失礼了,抱歉,你……赶快去梳洗一下吧!”唐叶看着满脸白粥的墨言想笑,又觉得不妥,毕竟是自己闯的祸,总不能嘲笑他。于是,一边咳嗽一边道歉。

站在门外的青果与墨言的手下白芥见到了推门而出满脸污秽的墨言,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也没敢说。

“青果,进来。”里面唐叶悠闲的声音传来,青果推门走了进去。

“青果,大师兄出去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你看到了吗?哈哈哈!”

明眸皓齿,不施粉黛的小脸上尽是幸灾乐祸,青果刚进来,瞧着阳光下的佳人出了神。

小姐好似与从前不一样了,这次回来她就能感觉到。小姐原先沉着冷情,凡事皆藏在心中,肩上重担让她脸上从未出现过笑容。

而她回来后却发觉,小姐情绪从不掩饰,喜怒哀乐一眼就能看出。说是失忆,但话里话外试探她们时又比以前更为冷厉,似乎让人越发琢磨不透了。

但不得不说,小姐比以前更加灵动活泼,没了阴郁之气。

青果从唐叶五岁时便侍奉左右,平时在暗中保护。青果是唐家挑选出来的武功最强又最沉默寡言之人,她稳重冷静,这些年,在东朝皇宫明里暗里替唐叶挡下了无数的危险。

而青佩与青心是后来楼外楼的人,这次大少爷将她与青心借走,她本放心不下性子单纯的青佩服侍小姐,但小姐好像不太在意大少爷借人,没敢多言的她也就跟着去了。

她这次与青心出门,察觉到了青心与大少爷之间的异样。原本想私下告知小姐,可昨日小姐试探的话,好像知晓一切。

清风楼外,一阵喧闹声突然传来。

“青果,外面怎么回事?”还在享受着美食的唐叶头也不抬的吃着,喊了一声出神许久的青果。

“小姐,是楚丞相的长子迎接南里江来朝庆贺的使臣。”青果早已得知消息,如实禀告。

“楚尚文的长子?秦睿言怎么派个世家公子去迎接使臣?”难道不应该是秦郁去吗?想到秦郁,又想到她被他强吻,唐叶甩了甩脑袋。

“楚尚文的长子楚晟楠,乃东朝户部侍郎,加之珏亲王随行,更显东朝太子看重南里江。”青果沉声回道。

原来秦郁来了啊,她还真是想得太多了。唐叶放下手中碗筷,起身走至雅间外的栏杆处,看向相对碰面的双方仪仗。

清风楼正坐落在皇宫直达城门口的大道一侧,望下去,迎接使臣的仪仗正巧在楼下不远处。

两顶墨蓝色的轿子被轿夫压下轿,先是左边的轿子里走出一个人,紧接着右边轿子里的人也走了出来。

后出来的人正是秦郁,秦郁一袭青蓝色绣云纹的长袍,腰间挂着两枚玉佩,玉冠束发,周身阳刚气息,面无表情。

唐叶撇了撇嘴,将目光转向先出来的人。

通身紫檀色绣白兰的宽袖长袍,青丝上部分用玉冠束起,下半部分随风轻扬。鬓角处放下几缕碎发,比墨言的慵懒多了一丝桀骜。

他的位置离唐叶很近,向下看去,正巧在楼下客栈门口几步之远,让她能清楚的瞧见他的脸。

先是见了岚长风、秦睿言、秦郁、到如今的墨言,唐叶觉得他又是另一种不同于他们的人。岚长风冷傲,秦睿言俊俏,秦郁刚烈,墨言潇洒,而他则是豪放不羁。

眉如利剑,鼻似斧劈。一双杏眼半眯半睁,尽是锐利。略厚的嘴唇抿紧,器宇轩昂,举手投足间有种指点江山之霸气。看着男子肌肤白得如雪,唐叶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

怎的古代的男子都这么白,难道不晒太阳么?

“小师妹在看什么?”背后一阵男子笑声传来,唐叶没敢回头,吓得险些腿软。

这墨言真是贼心不死啊!她早就拆穿了他的别有用心,怎么还一脸献媚的样子,她可不想以后的夫君是个表里不一,精神分裂的人!

“大师兄梳洗好了啊,哟,真是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风姿卓越!”唐叶扯了个笑转过身,厚脸皮的夸赞着墨言。

她可是看到了他出去时的最后一眼,他总不会打她,那样可太没风度了,唐叶心想。

“小师妹嘴真甜,我知晓你是有意的,没关系,我不介意,就算你口水留我一身我也不介意。”墨言向前走了几步,正对着唐叶,二人衣袂飘起,缠在了一起。墨言双手抓住唐叶双肩,将头凑近她的颈窝,轻声细语,他的气息拂过她的耳朵,痒得她一颤。

唐叶挣开束缚,忙摸向嘴角,却没有湿润的感觉,倏地她听到了头顶上男子的笑声。

无耻墨言!敢调戏她?

瞪了墨言一眼,唐叶发觉自己正处于栏杆与墨言的怀抱之间,赶紧抬脚欲离开。

“客官,有人要我交给您一封信。”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哦?进来吧。”墨言话音刚落,走进来一个小厮,低垂着头,手举着信,慢慢走至墨言与唐叶的身边。

“小心!”唐叶清楚的看到,小厮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径直刺向站在她一旁笑意盈盈的墨言。

疯作

更新晚了不好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